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二章 保护期

    傍晚,一辆马车在护卫簇拥下来到邾国公府侧门,一身酒气的王越走下马车,他来之前刚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只是那股酒味还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在府邸护卫的引领下,王越来到前院侧厅,这里他再熟悉不过,邾国公宇文温平日会见客人时大多在此,但仅限于私事,公事则是在书房。

    全黄州能到这侧厅的人没几个,因为他们没资格,能和邾国公谈私事的人屈指可数,王越作为大掌柜是其一。

    “王掌柜来了。”

    已经先到一步的刘彩云笑道,旁边的账房先生也是打了声招呼,王越拱了拱手随即在另一边坐下,大家都是这里的常客,所以没那么拘谨。

    “这一身酒气的,王掌柜是喝倒了多少英雄好汉?”

    “刘管事莫要笑话王某了,若不是其他几位帮挡着,王某如今可就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同在宇文温手下做事,管的又是府邸产业,王越和刘彩云很熟,那位账房李先生虽然一副老学究的模样,却也和这两位熟稔,见着正主没到,三人便低声闲谈起来。

    “刘管事,那些学徒出师了么?我这边人手不足,忙不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这边已经预定了,王掌柜不如再等等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!”王越有些着急,“再怎么少,算账的总不能少吧,要是我这里耽搁了,两位对账时莫要着恼!”

    “王掌柜消消气,这心急火燎的弄到嘴巴起泡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的,一人从转了进来,却是面色稍显疲惫的宇文温,他身着便服,身后还跟着两名女子,却是其侧室杨氏及萧氏。

    “国公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自己人不用如此见外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坐在上首,杨丽华、萧九娘则坐在他左右,两人虽然只是随意挽了个发髻,衣着也十分平常,但依旧遮掩不了各自那神采照人的风韵。

    “本公公务繁忙,许多事情就劳烦各位了,王掌柜,都谈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国公,谈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王越答道,随即开始汇报今日发生的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黄州的布坊生意红火,凭着神秘的机器,织出来的布不但质量好价格还低廉,热销之余自然引得四方客商闻风而动:那机器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黄州的布坊都在三台河边,那搞大的水车,还有同样显眼的水轮,外人光是看着这些大约就能猜出一二:机器是用水来推动的。

    只是光知道这点没用,没见着实物结构根本仿造不出来,但想见到实物结构那是不可能的,因为各位东家把这些赚钱的宝贝捂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敢翻墙进来的蟊贼全都失踪,从此在人间消失,反正州衙、郡衙也没接到苦主报案,就当没有这回事。

    那些水力纺车、织机,都是宇文温工坊出品,关键部位是用木板加封条挡住的,具体构造连操作工都不清楚,“售后维护”也是宇文温工坊的专人负责。

    这些纺车、织机出售给各东家时也三令五申不得泄密,有敢吃里扒外的,宇文温保证让对方“合家铲”,各位东家也很看重这赚钱机器,所以各种手段下来,秘密一直没有外泄。

    黄州的水力纺织业是宇文温一手策划扶持起来,一如书肆般严格限定布坊、染坊的数量,加上各种“行为规范”,所以大家能够开开心心的赚钱,而如今宇文温打算让更多人受益。

    水力纺车、织机的秘密,他要开放了。

    先期投资布坊、染坊的人,如今已经收回成本,还大赚特赚,黄州布的名声已经打响,规模效应形成,宇文温不打算吃独食,免得被人杯葛,所以“保护期”一到,新的买卖就开张。

    想买水力纺车、织机的人,可以到黄州来谈,谈妥了,可以手把手培训对方如何使用水力纺车、织机,而这些机器的构造也不再保密。

    有本事自己制作机器出来,能运行是一回事,能长期无故障运行那可是另一回事,搞不定不要紧,宇文温这边可以出售成品机器。

    宇文温要的,就是让山南纺织业大发展,这也是他对父亲的承诺,让百姓和士兵穿上物美价廉的衣物,所以这个市场他的团队不能吃独食。

    汉沔地区水力资源丰富,开展水力纺织可以省下大量人力物力,换句话说可以调集更多人手去打仗,虽然上阵杀敌不行,但帮忙运送粮草总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今日,便是各地大户来黄州“共襄盛举”的日子,接待他们的,是黄州的各位布坊、染坊东家们,双方漫天喊价、坐地还钱谈合作。

    初步成型的黄州商团,开始拉拢潜在的成员,因为“黄州”两个字,不是狭义的黄州,而是黄州总管府的那个“黄州”。

    今日与会的,大多是黄州总管府治下各州本地大户,他们有的之前已经和黄州的东家们合作,供应葛、麻、竹料、石料等原材料,有的则是从黄州进货,贩卖各类热销货物。

    书籍、布匹,肥皂、火腿,甚至包括针、线等各类日用小玩意,眼见着纺织如此赚钱,许多人也起了心思,如今黄州这边松口,所以挤破头都要来。

    来便来,黄州的布坊借着“保护期”,不但回本还获利颇丰,各位东家商议之后发现,即便水力纺织的秘密传了出去,甚至传到陈国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因为更高的利润不在布匹,而是给布染色。

    布的买卖是薄利多销,而染色布就不同,按着宇文温的说法,是“附加值”很高,这年头给布染色容易,但是要让染色的布耐洗,那可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钱人家,那些精致的衣物也不耐洗,当然有钱人的做派不一样,穿一件就扔一件,至于洗过的衣服那是从来不穿的,大户人家可丢不起那脸。

    衣服不禁洗,洗了便褪色所以“掉价”,历史上对隋文帝皇后独孤伽罗的美誉,其中之一就是这位竟然穿洗过的衣服,以此证明独孤皇后是多么的节俭。

    然而黄州的染色布却耐洗,至少比一般的布耐洗,黄州染坊的独门秘籍,用的是宇文温工坊里弄出来的助染剂,其中成分都是“不可名状”。

    在利益的驱使下,各染坊东家绞尽脑汁改良配方,甚至把宇文温的助染剂成功改良,青出入蓝而胜于蓝,当然好处自然是大家共享,其他人适当出点“专利费”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黄州的布坊有恃无恐,不介意织布这种“低端产业”被别人分享,因为他们已经牢牢控制了染色这门“中端产业”。

    各地用水力纺织所得的布匹,正好成为各家染坊的原材料,而成功染色再外销的染色布,利润比素布高得多!

    “国公,今日会谈已经谈妥,新入行的这几位东家,会得到我方‘大力支持,而关于葛、麻的货源,他们会和我方一起分享,想办法从各地收购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闻言一笑:“很好,产业在扩大,这是好事,可人不够用了该怎么办?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