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章 团伙

    宇文温所问,章华自然有答案,最直接的答案就是成本,求学社和西阳城其他书肆一样,有足够廉价的纸张,光是这一项就比其他地方强。

    陈国京师建康,普通白纸一百张大约是八十文钱,这还是商铺繁多相互竞价的京城,别处只有更贵,而在西阳,质量相比还要好些的纸,一百张的价格是六十文。

    这还是平均价格,章华知道宇文温也有造纸作坊,最低价格是一百张纸五十三文,这还是最普通的纸。

    西阳城那么多书肆,每日出版的书籍不计其数,累积下来的价格优势很明显,建康的书商来到西阳进货再回去贩卖,其售价比当地雕版印刷的同种书籍还要便宜。

    更别说黄州书肆的书都是“线装本”,比之前的一卷卷书要好存放,一本书里纸张双面都印有内容,同样内容的黄州书所需纸张将近少了一半。

    价格明显便宜些,纸张质量又不差,用线装订的书也比较牢靠,还有封皮防止磨损,简而言之就是很实惠。

    书又分简装本,精装本,家境窘迫的人可以买简装本,家境富裕的可以买精装本,无论哪种都很好卖,别的书肆不说,章华知道求学社的书刚做好一批就被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纸价便宜,是因为造纸的成本低,黄州造纸作坊用的原料是竹,做出来的纸叫做竹纸,章华对竹纸不陌生,陈国江州一带就有竹纸作坊。

    但成本不算低,砍下来的竹子要在水中泡上超过百日是为“杀青”,杀青完毕之后才开始下一步处理,而黄州造纸作坊的工艺却很节约时间:用药物处理竹子,不需要泡那么久。

    用水力驱动的木槌打烂竹料,昼夜不停运转故而能省去许多人力,加上其他工艺的改良,用更低的成本造出质量更好的纸来。

    “纸是其一,还有其他因素,例如这雕版所用木板,就很有讲究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补充着,章华只知道纸价,而作为“幕后大东家”,他可是知道全部的内幕,比如这木板,也是很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木材有讲究,既要方便雕刻又要保证硬度,不能太容易损坏,木板的表面要平滑,当然若是数量少倒没关系,可关键是如何保证批量生产时的质量。

    宇文温的作坊制作木板,动用了水力驱动的木工车床,虽然和后世的同类相比十分简陋,但在这个时代就是利器:省时省力保证质量。

    大别山就在黄州总管府地界,所以不缺木材,而水力木工车床则不停地制作价廉物美的木板,供西阳城里各书肆使用,这也是成本之一。

    还有装订书籍的线,这东西看起来不值钱,可些许价格差一旦量大起来同样是成本,而水力驱动的纺线机制作的线,那真是价格便宜量又足,质量也不差,价格比同类手工纺出的线便宜四成。

    机械动力(水力)对人力,这就是优势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还有集体优势,黄州的“出版业”是宇文温一手推动的,各家书肆分工协作,各自都有主打书籍,然后互通有无低价供应,这样进一步降低了成本。

    雕版印刷术,宇文温拿出来和其他几个东家共享,形成价格同盟,本着薄利多销的宗旨抢占市场,即便是别处有了雕版印刷,书籍的价格没有竞争力。

    用到处都是的竹子来造纸,日益兴旺的“出版业”带动了造纸业的兴旺,各家造纸作坊很快收回成本,也同样采用薄利多销的策略,同样降低了出版书籍的成本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一家书肆能够做到的,建康虽然书肆众多但群龙无首,没人有这种魄力和能力,组织大家降低成本和黄州的书肆竞争。”

    “成本放在哪里,与其辛辛苦苦花钱制版印书还卖不动,不如到黄州来进货回建康卖,即便是过了几手才拿到书,拿去卖都比自己印还便宜,你说还有哪个傻瓜会做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国公所说规模效应。”

    章华能理解宇文温所说,他做过事务官知道许多民间事情,这种薄利多销的策略确实让别处的书商很头痛,难怪宇文温不对雕版印刷术保密,而其他书肆也不遮遮掩掩。

    你们知道了又如何?这就是阳谋!

    求学社的事务很多,章华很快告退忙碌起其他事情来,宇文温看着工匠们印刷,只觉得印的都是一张张钞票,当然这个时代是没有钞票的。

    纸,其价格在这个时代还不是很亲民,所以要发财就能从中找到巨大的商机,连带着出版书籍,如今已成为宇文温的又一财源。

    在路边摊买了几个炊饼,用一张纸包好回家吃。****吧你!竟然用比炊饼还贵的纸包东西,这不是糟蹋钱么!

    不要说有没有牛皮纸这种纸,这年头即便是上厕所都没有卫生纸用,因为纸不便宜经不起折腾,当然富贵人家用是用的起,绝大多数人可不会如此奢侈,大家用的是厕筹。

    厕筹又称厕简和搅屎棍,简单的说,就是大便后用来拭秽的木条或竹条。这种厕筹二十世纪还在许多农村使用着,更别说六世纪了。

    他刚来到这个时代时极度不适应,每次用那玩意时总觉得菊花一紧,就怕一不小心能唱菊花残,所以用纸包食物可想而知是如何的败家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纸不便宜,所以要降低书籍的成本,就得改良造纸术,长江两岸竹子多得是,而竹林的生长速度又很快,所以宇文温选择点亮“竹纸”这条科技树。

    结果点了几年才点亮,秘诀就是如何将竹料快速杀青,既节约时间又能很好的处理竹料,这药剂只有宇文温的作坊弄出来,然后敞开供应。

    配方自然是不能公开的,但要买也很便宜,所以造纸作坊如同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纸多了需要消耗,消耗的秘诀就是雕版印刷,历史上的雕版印刷就是在隋唐时期出现的,这个时候大约各地已经有了雏形,所以宇文温不打算保密。

    快速培育起一批书肆,连带着造纸作坊,大家一起抱团赚钱,用低价抢占市场,把有可能采用雕版印刷的各地书商掐死。

    迅速赚钱回笼成本,接下来就是纯赚,然后继续压价,让别处的书商们觉得“造不如买”,宇文温的构想就是如此,而实际情况至少现在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同样质量的书,黄州出版的书价格明显便宜;同样的价格,黄州出版的书质量更好;宇文温这几年四处收集书,所以书的种类相对齐全。

    这就是黄州书肆的本钱,所以各家书肆赚得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伐木制作木板、伐竹造纸、纺线、制墨、制版、印刷、装订书籍,一条龙产业链黄州都有了,雇佣了大批从业人员,规模化的效应就是成本大幅度降低,别处书肆有这种本事?

    单枪匹马的某地小书肆,要是打价格战绝对不行,比不上以求学社为首的犯罪团伙。的书肆团伙!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