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章 图书馆

    州学,图书馆,孔颖达看着借阅处后面一排排望不到头的书架,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,这么多的书,肯定是花费许多人力物力才收集来的。

    每个书架都有一人向上伸手那么高,密密麻麻摆着书籍,而那些书和孔颖达所熟知的书有些不一样,他自幼读书,所看的书都是一卷卷的,可如今看到的书,果然是“一本本”。

    “郎君要查什么书?”

    “呃,在下先看看书单。”

    面对借阅处“借书员”的询问,孔颖达有些讷讷,他今日来的主要目的不是看书,而是要看看萧瑀称赞有加的图书馆是何模样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果然实力雄厚,孔颖达觉得书架上的书若都是真的,那这图书馆的藏书量可真是不简单,而要看书的话,手续也有些特别:统一在借阅处办理。

    借阅处是一个长条柜台,里面坐着十余名身着统一服色的男子,是为“借书员”,胸前还有标牌,上面写着名讳。

    想要借书的人,可以拿到一本书单,上面写着这个分馆内所有藏书的目录,当然为了方便访客查阅,借阅处对面墙上还有布告栏,贴着字体硕大的书单方便众人查看。

    确定下来之后,把相关书名、卷数告诉借书员,片刻后便有人从书架上把那本书拿来,花费时间并不长。

    书只能到一旁的阅览室看,想要外借书籍的话要办借书卡,还得是州学学生方可,而黄州州学图书馆,共有四个借阅处,对应书籍分为“经、史、子、集”。

    每个借阅处收藏的都是相关名目下的书籍,想要阅读的人得到相应借阅处办理“手续”。

    经部,收录经书及相关著作,包括易类、书类、诗类、礼类、春秋类、孝经类、五经总义类、四书类、乐类、小学类等。

    史部,收录史书,包括正史类、纪事本末类、杂史类、别史类、地理类、职官类、政书类、目录类、史评类等,其中正史又有史记》、汉书》、后汉书》等纪传体史书。

    子部,收录诸子百家著作和类书,包括儒家类、兵家类、法家类、农家类、医家类、天文算法类、术数类、艺术类、谱录类、杂家类等。

    集部,收录诗文词总集和专集等,包括楚辞、别集、总集、诗文评等。

    孔颖达如今是在“经部”的借阅处,仔细的看着书单,发现种类十分齐全,自幼熟读的相关书籍全部都有,足可以和许多世家大族的藏书相媲美。

    虽然借阅处有十几个借书员,可同时接待相同的访客,但如今柜台前均已排满人,孔颖达身后等待借书的人也渐渐增多,虽然没人抱怨但他不敢耽搁太久。

    “劳驾,论语·公冶长第五。”

    借书员口中重复了一边以做确认,然后拿出一对木牌,分一块给孔颖达拿着:“郎君请到那边柜台等候。”

    书很快便拿来,那名借书员将书交给孔颖达时低声交代着:“郎君请到阅览室看书,离开时须得将书归还,切记莫要喧哗,如有需求或疑问,那里有书僮可帮忙解决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点点头拿着书向里走,转入隔壁阅览室,却见里面几乎已是座无虚席,服饰、年龄各异的男子,个个都伏案看书,偌大的阅览室里除了翻书声,几乎没有别的声音。

    正张望寻找空位之际,有一名年轻人上前,引导着孔颖达来到一处空位坐下,一案一席,书案上摆着牌子,上书“丁字,巳午”。

    “郎君请记住这个书案号,以免更衣回来之后找不到位置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低声道谢,待得那人轻轻离开后,他抬头四顾,发现阅览室有身着同样服色的年轻人,静静坐在墙边的胡床上,想来就是方才借书员所说“书僮”。

    现在是上午,阅览室采光很好,各个位置的光亮都不错,而房间当中立着几个奇怪的小柱子,末端有琉璃盏,却不知是何用途,孔颖达琢磨着莫非就是萧瑀口中所说的“长明灯”。

    ‘想来是要到夜晚时才点灯吧,那柱子末端的琉璃盏,莫非是放灯油的?’

    孔颖达如是想,随即翻开手中的那本书,论语》对于他这个先师后人来说再熟悉不过,公冶长第五》也不知看了多少遍,他之所以看,是要看看书的质量如何。

    这种线装本的书,所称“书籍”上有书名,还有卷名,一眼看去真是一目了然,只是孔颖达觉得既然是“本”,上面又写着“卷”,看起来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但这种形式的书,确实翻阅起来方便许多,书的封面上写有书名及卷名,然后从右往左翻开,行文从上到下,从右往左,没什么别扭的地方。

    关键是每一张书页正反两面都有内容,而纸张的质量不错,上面的字迹清晰,正反两面内容的字迹不会在另一面看到,这样一来,一本书的内容就有很多。

    细细的看了一遍,孔颖达发现该书没有错漏之处,错字别字也没有,也就是说书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让他感兴趣的是书的每一页的页脚都标有页码,而所谓的“页眉”处则有一小行字“正统五年出版”。

    如今是周国的正统六年,也就是说这本书是去年出的,但孔颖达关注的其中两个字代表的意义:这本书不是手抄本,是“出版”的。

    何为出版?

    孔颖达百思不得其解,翻着书,想起前面有“前言”,随即再次翻到前面仔细看着,前言主要说明本书基本内容、编著意图、成书过程,

    “校书,吴兴章华。求学社正统五年七月出版。”

    求学社,出版,这两个词引起孔颖达的注意,他知道这书肯定是一个叫做“求学社”的书肆“出版”的,所以想要解惑,就得找到这个求学社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发现一行小字:求学社,黄州西阳城,南城东端,书肆街南侧贰拾叁号。

    ‘地址都有了?这样都行?!’

    孔颖达只觉得无法用语言描述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,他从未见过书中会有如此明目张胆的“广而告之”,但也正是如此,他的好奇心愈发不能遏制。

    “求学社,我定要一探究竟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