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章 奴隶

    官道上,大批骑兵护卫着数辆马车北行,其中一辆车上,宇文温正和兄长宇文明交谈,所说内容不太适合在公众场合谈论。

    “灌钢法虽好,只是大冶铁矿的矿料如何炼出钢来还得摸索,宿铁刀的产量要上去还得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铁制铠甲、刀已经不错了,上了战场,再好的刀砍多了一样崩口。”

    “兄长,今年朝廷会用兵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父亲说朝廷还在斟酌。”宇文明说到这里,看了一眼宇文温后笑道:“即便是打,也轮不到二郎上阵吧?”

    “隋国那边轮不到,可陈国就未必了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肯定要先对付隋国,拿下洛阳把隋军赶到潼关以西,最好把太行山以西的并州等地拿下,免得哪日隋军又从太行八陉中窜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放着南边不管?这么不把淮南陈军当一回事,可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宇文温开始吐槽,虽然陈军鱼腩了些,但背后捅刀的本事还是有那么一些的。

    “陈国守有余攻不足,实力不是隋国能比的,说实话,我觉得朝廷的想法不错,要是先攻陈国,即便拿下建康,要防止江南各地叛乱,需要撒下许多兵马镇守,一旦隋军大举东进,这就太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宇文明的看法,宇文温不置可否,他目前关心的是如何“修炼内力”,也就是把黄州总管府的实力大幅提升,首先面临的问题,就是消化鄂州。

    鄂州即是原本的陈国郢州,如今归入黄州总管府管辖,也是周国在长江以南唯一的州郡,直接把陈国东西两端水路联系掐断。

    若按常理,陈国会拼了老命抢回郢州,可如今陈国为了保住好不容易拿到的淮南州郡,已经无暇顾及郢州的死活了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温要争分夺秒,在陈国缓过劲之前,把鄂州经营好,即可对抗上游的陈国巴、湘二州军队,又能顶住下游的江州陈军。

    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当年是宇文温定下的策略,把郢州折腾得连续几年颗粒无收,现在到他还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依然是实力甩锅,任命周法尚为鄂州刺史,呕心沥血什么的由这位周二郎去做,宇文二郎当无良的“大领导”:鄂州治理好了,是本总管领导有方,治理不好,借汝人头一用!

    这种无良的话也就是说说,宇文温作为黄州总管还是很给力的,周法尚是他任命的鄂州刺史,怎么着都得力挺,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人。

    鄂州(郢州)原来的百姓,当年都被迁到江北,土地大面积抛荒,要想恢复农业首先就得有人。

    没人就没办法种地,没有收成那么鄂州自己就养不起驻军,需要别处输血,郢州当年成为陈国的溃疡,如今处理不好的话,那么鄂州就会成为周国的溃疡。

    那些北迁的百姓,当时大多已在现在的居住地分有土地,经过数年的垦荒收成已经上来了,许多人思念家乡,但更舍不得这些田地,所以他们宁愿不回江南故土,也要守着好不容易得来的田产。

   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没人就没收成,但这个问题也很好解决,

    连年的用兵,导致山南荆州地界动荡不已,虽然人口众多却无法安心的耕种田地,从数年前开始,官府就已经开始将荆州百姓南迁,到汉沔及其他地区垦荒,所以继续南迁到江南鄂州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人,宇文温给周法尚弄来了,相应的物资他也调集黄州下辖各州之力运来了,要是这位周二郎最后搞砸,他可真敢借人头一用。

    车队来到武昌,顺利入城,宇文温和宇文明换了一身便服,转到武昌一处日益兴旺的集市去参观。

    天下的集市有很多,无论大小都是一样的,市场里只有三种人:买家、卖家,还有路人,此处集市也不例外,但和大部分集市稍有不同的是货物。

    这里卖的是奴隶。

    奴隶贸易,充满血与泪的营生,用一群人的累累白骨,为另一群人铺起高升之路,在后世看来是十恶不赦之罪,但在这个时代却稀松平常。

    集市里一字摆开许多木笼,里面关着形形色色的人,但无论年龄大小,清一色都是男性,这是最直接的劳动力市场,出售的奴隶都是从大山之中抓来的男性蛮民,可充当劳动力。

    到处都需要劳动力,首先是矿工,大冶的矿山过半矿工是奴隶,而黄州各地的采石场、石灰窑也需要大量的奴隶,这些人不需要工钱,是东家们利润最大化的保障。

    而开发汉沔地区的荒地需要修建水利设施,也大量需要这些奴隶,眼前的这个集市,是面向民间开放的“散货”市场。

    各色买家在挑选“货物”,一如在选鸡鸭牛羊,许多“货物”在买家付了钱后,被带出木笼押往城北码头,宇文明皱着眉头问道:“二郎,这就是你说的奴隶买卖么?”

    “是,说实话有碍观瞻。”

    宇文明有些不太适应这种场面,看了片刻后便收回目光坐在案前,宇文温将窗户关上,开始接受“质询”。

    “这些奴隶,都是从山里抓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鄂州以南群山连绵,一如江北大别山脉般,居住无数山蛮,他们结寨自立,当然是不听任何官府差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些奴隶,是如何抓来的?”宇文明继续发问。

    “各山头的寨主自己会动手,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,只要让寨主们知道,奴隶可以换回盐、布甚至铁器,那就够了,集市不会缺货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还是和江北大别山故事一样?”

    “正是,这是他们自相残杀,官府基本不用动手。”宇文温说到这里又补充了一下:“当然,要是哪个寨主敢纠结他人对抗这种买卖,一定要清除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效么?万一这些人袭扰州郡,劫掠百姓当做奴隶贩卖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可能,所以要立规矩,首先,会说汉话的人,无论出身如何不许买卖,其次,敢袭击州郡的寨子,全寨鸡犬不留!”

    “如果故意把人弄哑了,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举报有赏,抄没的财产里,过半归举报人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举报之人不怕事后报复么?”

    “谁敢报复杀全家!”

    宇文明无语,宇文温的应对措施简单粗暴又血腥,但也是最有威慑力的,该问的问了,话题转入他最关心的内容:“鄂州,能抓来多少奴隶?”

    “兄长,汉沔荒地开发实际就是用人命来填,官府治下的百姓不能这么糟蹋,所以需要奴隶,只要官府明确大开发需要劳力,愿意付出合适的‘劳务费’,那么自然会有‘卖家’送货上门的。”

    湖广地区,要到唐时才大规模开发,到了两宋时期才成形,这个时期的湖广,要快速开发只能用人命来填。

    要治水就得修河堤、沟渠,在血吸虫密布的芦苇荡、荒滩等地方修水利,堤还没修好人就废了,积水多的地方又大量滋生蚊虫,疟疾或瘟疫一旦爆发,垦荒团就是全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官府治下的百姓缴纳租调,又要服兵役、力役,每个人都很宝贵,所以,那些大山中的蛮民,就对不住了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