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章 求学

    周、隋、陈三国纷争不断,隋、陈与周对峙,各国厉兵秣马修生养息,寻找机会再战,光阴如白马过隙,转眼已过两年。

    周国正统六年初,春寒料峭,山南黄州总管府,治所黄州西阳城内熙熙攘攘,城北郊官道,孔颖达坐在四轮马车上,看着车窗外大片农田。

    “郎君,小的已在州学报了名,手续均已办好,一会是直接去州学么?”

    “不,先去住处梳洗一番,风尘仆仆的去见博士,太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,这四轮马车坐得惯么?”

    “山南的四轮马车果然名不虚传,走起来十分平稳,只是要道路平整才能有如此效果吧?”

    “郎君说得是,小的打听过,当年这四轮马车在山南出现时,因为只能在好路上走故而未能推广,如今各州之间平整官道,四轮马车又不断改进,用的人才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这是邾国公当年力主推广的?”

    “小的也是这般听人提起,只是无法求证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听人说过,邾国公任巴州刺史时,为了抑制鼓胀病,四处扑杀血吸虫,那血吸虫长得什么模样?”

    “郎君,巴州如今已改称黄州,总管府治所也移驻西阳城,至于血吸虫,小的没见过,听闻此虫生在水里,人畜一旦误入疫水,蛊虫便透皮入体,想来十分细小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没再说话,静静的看着窗外景色,他今年十二岁,随着父亲在青州居住,听闻经学名家、二刘之一的刘焯在山南黄州办学授业,不远千里赶来黄州治所黄州西阳城求学。

    官道一路向南,穿越一条河流,孔颖达指着河边一车轮状物体问道:“这是。水车?”

    同车的老仆点了点头:“是的,此为水车,沿着河道两岸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水车有何用?”

    “用处很多,舂米、碾米什么的,借用水力替代人力、畜力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长居北地,来到这荆楚之地,许多风土人情都没见过,自从沿着官道,从光州翻越大别山南下,进入黄州总管府地界后,所见所闻愈发与家乡迥异。

    首先是口音和方言,他说的话别人不大听得懂,别人说的话他也不大听得懂,当然若是和驿站吏员交谈还勉强,无非是口音不同,可要是与当地人说话,那就是睁眼瞎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来到西阳城,看着城门处熙熙攘攘的人群,又看看西阳城那宏伟的城墙,孔颖达有些疑惑:“这西阳城似乎人口很多?”

    “郎君,巴州。黄州如今的户数据说已过三万户,还不包括南来北往的客商,以及携家带口暂居西阳的人。”

    因为进出城门要排队,看样子还要一段时间才轮到自己,老仆便开始介绍起来,说的是西阳城的变迁。

    西阳城原本较为狭小,后来东侧扩出新城名为东城,只是定居的百姓越来越多,加上总管府治所要移驻西阳城,于是在原先的东、西城北侧,再度扩出新城。

    故而如今西阳城分为南北城,南城又分为东西两端,即便如此,西阳城如今也挤得满满当当,毕竟总管府一众官衙占地也不会小,搬来的吏员及其家眷也不是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“曾闻邾国公将巴州。黄州治理得百业兴旺,聚拢许多百姓,如今正是闻名不如一见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感叹着,不久后顺利入城,来到老仆事先租下的院子,卸下行装后抓紧时间梳洗,换了身衣裳,随即赶往州学,面见州博士刘焯。

    黄州州学有许多先生,也有几名州博士,但求学之人都是奔着刘焯来的,孔颖达也不例外,相传这位比较“讲究”,所以该有的礼数一点可都不能少。

    州学位于西阳旧城,也就是所说的南城西端,距离住处不是很远,孔颖达很快便来到州学正门附近,下了车后整了整衣裳,步行向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却见前方立了一个雕像,峨冠博带似乎是个大儒,真奇怪间却见抬头匾额上书“先师尼父”四个烫金大字,孔颖达赶紧再整了整衣裳,恭敬地行了一个大礼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行如此大礼,莫非是先师后裔?”

    孔颖达转头一看,却是一名年纪相仿的年轻郎君,面若冠玉仪表堂堂,身着样式有些怪异的蓝色衣服,他抬手行礼自报家门:“在下信都孔颖达,为先师后人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,在下兰陵萧瑀。”

    “兰陵萧氏?听兄台口音,莫非是梁国江陵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孔兄是来拜见刘博士的么?”

    萧瑀把话含糊转了过去,他如今是来求学,不是来摆场面的。

    “正是,不知萧兄?”

    “同往,同往!”

    两人一见如故,在州学杂役指导下,先是登记了孔颖达的名讳,办理“入学手续”,然后向着刘焯刘博士的讲堂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走一路聊,两位不过十一二岁年纪,言谈间却文绉绉,如同小大人。

    萧瑀年方十一,比孔颖达小一岁,不过他似乎对州学情况颇为了解,所以开始热心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“孔兄此来可曾带有书籍?从河北到此千里之遥想来带得不多,没带也不要紧,州学有图书馆,以小弟看来,藏书量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图书馆?莫非是供人翻阅书籍的藏书馆?”

    “正是,州学学生均可在图书馆看书,游学士子登记后亦可,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可借阅书籍,午间不中断。”

    “八点?这八点是何出处?”

    “啊,是时钟的说法,一日十二时辰,细分二十四小时,早八点大约是辰时。嗨,州学会派专人讲解,孔兄迟早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萧瑀卖了个关子,但还没停:“还有,图书馆晚上有长明灯,当然只有阅览室才有,要想通宵看书,得占座位,不然抢不到位置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越听越糊涂,他还没来得及消化对方说的话,萧瑀又透露出新的消息:“图书馆里收藏有全套华林遍略》,是求学社整理出版的,每本装订精良,每日可都得去早些,不然会被人借完。”

    “华林遍略》全套么!”孔颖达闻言来了兴趣,但更让他摸不着头脑的是另外的词汇:求学社?出版?每本?装订?借完?怎么听不懂啊?

    “呐,书呢,都是一卷卷的,不过求学社出版的书却是装订成册,叫做本,大概就是卷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求学社为何社?”

    “求学社?就当他是书肆吧。这出版,就是印制,不是手写,就是。嗨,州学会派人讲解,孔兄自然会懂的。”

    萧瑀不停地说,孔颖达每个字都听得懂,但合起来的词汇就完全陌生,就这么走着,来到一处学堂外,大老远便听见内里一人正在讲学,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见着有人近前,门口有杂役上前询问:“两位郎君,是来听讲还是寻人?”

    “听刘博士讲学,不知此处是否是刘博士讲学处?”

    “正是,不知两位郎君是否州学学生?”

    孔颖达闻言眉毛一挑: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州学学生都可以听刘博士讲学,若非学生只要事先在州学登记过即可,但在堂上只有州学学生方可提问。”杂役的语气很平和,“对了,这位郎君下次来,可得穿上学服,这样以便刘博士辨别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孔颖达点点头,他今日是来拜见刘博士,不过既然对方在讲学,那他就顺便旁听一二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二人在杂役的带领下,从侧门进入学堂时,见着里面一片黑压压的人头随即愣住:没位置了!

    众人都是静静的坐着,侧耳听上首一名中年男子讲话,没有一个人看向发出动静的侧门,孔颖达和萧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正两难间,忽然人群中有人向萧瑀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萧瑀如同溺水之人捞着了根稻草,扯着孔颖达往那人方向挤过去,不时歉意的对旁人说“抱歉,抱歉。”

    好容易来到那位身边,却是个年纪和孔颖达、萧瑀相仿的年轻人,见勉强腾出些位置,萧瑀也没顾那么多,拉着孔颖达赶紧坐下。

    那位年轻人和萧瑀相识,拱了拱手向孔颖达低声问道:“在下宇文理,不知兄台如何称呼?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