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章 升棺发财

    郢州武昌城,这座被周军反复折腾的城池,最后还是没能逃出对方的魔掌再次失守,按着如今形势来看,周军来了就不打算走了。

    大将军、巴州刺史、邾国公宇文温如今正在武昌城头巡视,他回来得晚了些,东侧城墙那一处大缺口刚刚填上。

    攒了一年的火药,在此次攻打武昌时用了一半,地道掘进到城墙根下,将几副装满火药的棺材,通过地道堆在城墙根下,然后就是点火来个“升棺发财”。

    清季的太平天国,缺火炮的太平军就是用这种手段攻城,犀利无比,前提是挖地道的水平要高。

    宇文温训练出来的挖地道队伍很厉害,成功把武昌东城墙轰出了一个破口,陈军用投石机和周军投石机对砸,却没料到还有大杀器,所以周军三日破城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留守武昌的郝大胆跟在宇文温身边,介绍着相关情况:“使君,城墙已经修补完毕,在城外新修了六个堡寨护住城池,陈军要来攻,可得崩掉牙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敌军围城,那就晚了,外无援兵,守军的斗志能撑得了几久?”宇文温看着城外说道,“不过武昌不一样,有一侧临江,只要水军在,增援就断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使君说得对,燕矶就是这么撑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巴州撑下来的,如今要撑一个武昌,大家有没有信心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众将答道,他们大多是虎林军将领,也有即将换防的府兵将领。

    “光有心还不行,还得有更深的壕沟、护城河!”

    原本陈国的武昌守军挖有壕沟、护城河,但周军地道挖得更深,如今换了攻防位置,原本的壕沟、护城河均已加深。

    陈军新砌武昌城墙时进行了加宽,这是针对投石机的反制措施,实际效果很好,周军此次攻打武昌,用投石机抛石砸墙,再不能像当年攻打襄阳般砸塌城墙。

    只能砸出个坡道,周军倒是可以借此攀上城头,不过得要人命来填,如果不是此次用了轰天雷,靠着那巨大威力把城墙炸崩,强攻之下周军的伤亡不会小。

    宇文温沿着城墙走了一圈,让众将各自忙各自的事情,他随后来到城北的码头,查看施工进度。

    武昌的天然港口是樊口,那里比较适合泊船,一如巴口之于西阳,只是基于协防武昌的需求,直接在城北新建码头,以便敌军围城时北岸援军能直接坐船南渡增援。

    此处水流较为湍急,施工需要消耗的石材很多,不光如此,修葺武昌城防也耗资不菲,但为了守住武昌,宇文温也只能咬牙撑着。

    按照之前与众人商议的计划,他们本不该这么快就占据武昌,还得像前年那样反复给陈军放血,再折磨上一两年才动手,这样陈军的反扑力度会小很多。

    但如今形式不一样了,陈国攻下淮南州郡,集中兵力要保住这得来不易的地盘,相应对郢州的支援力度小很多,而周国黄州军已经大败陈国江州水军,陈军再无可能大举增援郢州。

    趁你病要你命,大战爆发时宇文温不在巴州,此次用兵是州长史任冲、州司马杨济还有虎林军、府兵将领商议的结果,对此宇文温觉得不错。

    他那弱小的军官团,总算是能根据实际情况,自己拿主意应变了!

    “杨司马什么时候撤回来?”

    “使君,如今就快春耕,等误了夏口守军屯田的农时,杨司马就撤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祸害郢州,想来陈国百姓又得编排本官了,不知此次本官又会是何种死法?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夏口城远郊。

    巴州司马杨济用千里镜观察着夏口城外陈军据点,双方围绕夏口攻防已经激战数月,如今周军好不容易进抵夏口城外,却已经是筋疲力尽无法真正攻城。

    夏口外围的据点还没清理干净,没办法逼到城下,也就不能挖地道直抵墙根,来个“升棺发财”。

    周军野战占优但要攻城则兵力不足,州兵两千、虎林军两千、府兵两千,不算运粮的青壮加起来六千人,看起来兵多,但陈军的兵更多。

    若不是周军野战能力强,如今被围的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“超过两万兵,却窝在夏口城里不敢出战,不像话嘛!”

    仪同将军梁定兴笑骂着,新练的府兵们表现出色,他作为府兵将领也颇为高兴,而跟着老伙计们搭档,兵临夏口城外,先前的担心都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能败,所以不敢冒险,反正知道我军也无力攻城,大约就是想耗到雨季,这样我军就只能撤了。”

    别将陈五弟分析着,陈国夏口守军良莠不齐,能打的战兵有,但更多得是征发来的百姓,这些人守城勉强,要出城在野外作战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“不用等到下雨,这些田都毁得差不多了,等农时一过就走,陈军这一年又是没有收成!”

    “两万守军,还不算增援的水军,一个月耗粮就是四万斛,一年就是将近五十万斛,加上那些青壮运送粮草也得吃东西,一年下来就不下六十万斛,再折腾下去,陈国的巴州那里撑得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陈国的巴州撑不下来,我大周的巴州可是撑得住!”

    众人商议着军情,又有数人风尘仆仆的走了过来,当先一人是开府将军史万岁,而跟在后面的则是其他将领。

    “史开府,陈国援军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击溃了,弩兵先射一轮,伏兵从两侧涌出,然后骑兵一冲就溃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陈军怕是愈发不肯出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出战也好,武昌那边有更多时间修葺城防了。”

    “弩兵们适应了么?”

    听着杨济发问,一名身形消瘦的将领闻言上前回答,不过说的官话有些磕磕巴巴:“司马,我们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自称没有用“末将”,不过众人倒不以为意,此次出兵,新编练的弩兵一千人也同行,他们属于州兵序列,却是由归化的山民组成。

    训练强度和州兵相同,特地强化了弩的训练,不指望短期内近战得力,就是要当做弓弩手射人射马。

    “很好,陈军已经失了胆气,但诸位要多加防范,当心陈军夜袭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进逼夏口的周军主帅是巴州司马杨济,若按常理他无权指挥府兵,而开府将军史万岁等将领也无需理会这位品秩比自己低的州司马,不过在巴州却是例外。

    他们共同的上级,是大将军、巴州刺史、邾国公宇文温,大将军统帅府兵,巴州刺史统帅州兵,宇文温本人统帅虎林军,所以他指定的主帅是杨济,那大家就得听令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宇文使君已回到巴州,方才使君已经传来命令,一切均按我等之前议定的计划行事,夏口周边的农田一定要毁掉,陈军敢出来那就正好吃掉!”

    “传令,夜间安排人敲锣打鼓,继续折腾夏口守军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