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九章 答案

    宇文温从州衙回来已是下午,在书房还没坐热却得通传说护卫吴明求见,待其进来之后说的第一件事,就是关于刘桃枝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他真的是你的生父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国公,在下身上的印记并非天生而成,想来不会错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对吴明的直白有些意外,不过想想也觉得很正常,事情经过他已经听李三九说了,刘桃枝那日和吴明交谈时,在场的不光是他二人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省得大家都在那里装,宇文温装作不知道这回事,吴明装作宇文温不知道这回事,这可真是累得慌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办?老人家赖在那里不走,想来真是要和你相认呐。”

    “生恩不如养恩,在下是师父捡回来养大的,早就当没有父母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此事你自己决定,本公就不越俎代庖了。”宇文温说到这里,话锋一转:“那位司马娘子,你总得给人家一句话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一说到司马娘子,吴明的舌头就打结,宇文温见着对方支支吾吾的样子,促狭着说道:“怎么,原来小吴只是和人家司马娘子玩玩而已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国公,在下不是那个意思!”

    “呐,凡是不以结婚为目的交往,全都是耍流氓!”

    “国公,在下并未耍流氓啊!”

    “天晓得,反正府里一众护卫眼馋得紧,你要是没那意思,那就把坑让出来,李管家成日里帮你盯着,不许有人打主意,这可是很累的!”

    见着吴明急得满头汗,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宇文温开始下套:“该过门就过门,趁着本公正好在府里,选个良成吉日,把事情办了!”

    “侧院的一个小院布置下,暂且给你两个当新房,酒席什么的,府里的厨房包了,不用你花钱,就当是本公的贺礼,至于聘礼什么的,你自己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新婚燕尔的,你再排班值守不合适,转到厨房当监厨,本公让李管家安排一下,只管中午和晚上两餐就行,监厨一个月为限。”

    “成了家,夫妇俩分居总不是个事,你在府里做事,那司马娘子便从庄园调过来在厨房帮忙吧,有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没,没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和司马娘子说一下,毕竟。李管家已经把她的来历告诉本公了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,令姬她到厨房做事肯定没问题的!”

    “是哦,你监厨一个月,她也在厨房做事,小日子不错的嘛,会不会徇私枉法啊吴监厨?!”

    “不会,不会!”

    宇文温顺便解决了司马令姬的问题,这位是已故小皇帝宇文阐的皇后,当然两人与其说是夫妻,不如说是小弟弟和大姊姊,而司马令姬与杨丽华,那可是婆媳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司马令姬认得杨丽华、小公主宇文娥英,还有女官阿奴(柳叶),如何安排司马令姬,也只能宇文温来下决定了。

    杨丽华的身份能保密尽量保密,司马令姬在厨房范围活动,双方交集很少,唯独柳叶有可能碰面,但这只需叮嘱其注意即可。

    等过段日子,宇文温会让吴明承担新的工作,也许就要搬出去住,小夫妻不在府内之后,司马令姬也不会撞见“不可名状之人”。

    婚事就这么定下来,吴明只是傻笑,宇文温见着火候差不多,开始图穷匕见:

    “新妇过门,自然是要拜见公婆的,你的情况特殊,所以有些为难,按说老师父对你有养育之恩,夫妇该跪拜老师父的牌位,只是他一个出家人被你们这么一拜,名声可都败坏了。”

    吴明闻言愣住,宇文温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所以呢,你自己想清楚,拜堂时要不要拜那位?一辈子可就只有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五味斋,王越正在雅间宴请邺城来的崔掌柜,崔掌柜组织船队装载着各类货物,走黄河入海再南下到长江口,一路溯江而上,好容易到了巴州,出发时的货物只剩下不到三成。

    这都是拜那场大风暴所赐,不光船队损失严重,还被吹到倭国,差点从此远离中原,在黑水洋以东的异国他乡了却残生。

    片刻后邾国公宇文温到来,作为东道主自然是端坐上首,崔掌柜坐在下首左侧,王越坐在右侧,雅间里只有他三人,所以把酒言欢之余,还可以谈一些具体事务。

    “崔掌柜看过镜子了么?”

    “回国公,崔某看过了,此物能将人容貌映照的纤毫毕现,当真是宝贝。”崔掌柜说道这里有些激动,“多谢国公,否则光凭崔某那所剩无几的货物,怕是无法全数换回琉璃镜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本公多亏了崔掌柜的船队,才能有惊无险的从邺城返回巴州西阳,权当路费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宇文温来说,自己制作的琉璃镜成本相比售价显得很低,他无所谓吃点亏,崔掌柜手上握着海路航线,维持双方的良好合作关系那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沿海航线,但好歹也是海路不是?

    以宇文温的身份没必要屈尊频繁进酒,所以王越频频和崔掌柜碰杯,以尽东道主之谊,崔掌柜在北地算是很有实力的豪商,所以日后打交道的机会不会少。

    更别说其后的东家们了。

    “崔掌柜,本公在倭国博多和那位司马先生的约定,想来已有所耳闻。”

    见着崔掌柜侧耳倾听,宇文温继续说道:“所谓应人事小,误人事大,本公既然承诺了,自然要不畏险阻,将佛经佛像运往倭国,只是航海一事本公实在无能为力,不知崔掌柜可有门路?”

    “国公,恕崔某直言,鄙店虽然有海路航线,但均是沿着海岸航行,若要跨越黑水洋,一来是风险重重,二来。”

    他斟酌着用词,生怕措辞不当引起这位不快:“中原往来倭国的海路,实在是少有商贩往返,主要是倭国并无什么值钱货物,而且也没什么财力购买中原产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崔某倒是知道青、幽地界几家掌柜,大概有能力组织东去倭国的海船,只是对方愿意与否,那就说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此事急不得。”宇文温能理解,这年头和倭国海贸真的没什么赚头,不过对方没有把话说死,想来不是没有解决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如今合州失陷,山南和朝廷的道路断绝,也不知何时才能打通,崔掌柜打算如何返程?如不急着走,本公让王掌柜安排好,崔掌柜和随行人员安心在西阳住下,等时局明朗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国公美意,崔某自有门路返回,若国公有意,崔某回去便联系海船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崔掌柜了,详细事宜,王掌柜会说明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知道对方定然是原路返回,大约是出了长江口入海,借着季风一路北上,毕竟二三月份,已经开始刮东南风了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,航海技术还在发展之中,可即便危机重重却依旧有商人不畏艰险,走海路往来南北,宇文温算是很好的体验了一回利润的吸引力转化成动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倭国航线确实是没什么好赚的,所谓无利不早起,可一旦有利可图,呵呵。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