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七章 问题

    后花园,宇文温打着哈欠陪着儿女们玩乐,他在倭国博多港时从海边捡了许多贝壳,这些在后世孩子们看起来还不算稀罕的东西,让小家伙们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阿耶,大海是什么样的呢?”

    “到处一片蔚蓝,全都是咸咸的水,看不到尽头。”

    “有长江那么大么?”

    “大,天晴时娥英在城头还能望见南岸,大海可是看不到边的。”

    宇文娥英化身问题宝宝,不停地问着各种问题,她手上拿着许多奇形怪状的贝壳,都是从来没有见过的,贝壳内壁五颜六色,就如同雨后彩虹一般好看。

    两岁多的鹊哥和棘郎,拿着贝壳欢喜得紧,咿咿呀呀的比划着,“阿耶”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有些陌生,所以昨晚刚见面时个个都往后躲。

    然后见着这些稀奇玩意,两个小家伙都被勾了出来,但拿了东西瞬间翻脸,继续往后躲,直到今日“阿耶”和他们玩了一会,才亲近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这是。石头?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拿着一块奇怪的石头,乍一看上去和普通的石头没区别,只是拿在手中细看,却见上面布满小洞,如同被许多小虫蛀过一般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,三娘觉得此物放在水里是沉是浮?”宇文温提出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石头放在水里,当然是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九娘说呢?”

    “啊?妾也认为这石头入水便沉。”

    宇文娥英得到的礼物里,也有一块这样的石头,鸡蛋大小,拿在手上还是有些分量,宇文温便让人端来一盆水,然后在众人围观下,将这石头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漂着,竟然没有沉!”

    “所以咯,这就是传说中的浮石了。”

    见着大家惊奇的不停实验,宇文温纠结了片刻还是放弃了科普的想法,毕竟现代人普遍知道的知识,在这个时代要进行科普太费劲了。

    他带回来的小玩意,成功拉近了鹊哥、棘郎和自己的关系,作为一个不称职的“阿耶”,如今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宇文温,平日没能陪着儿子,只能事后抽时间来弥补了。

    昨晚解决了“克隆人”,宇文温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,一夜无眠故而时不时打哈欠,不是因为心存愧疚,而是有人不知死活,竟然只身挑战他。

    勇者杨丽华,被大魔王宇文温教做人,如今“身负重伤”躺在榻上休息,而今晚,就轮到萧娘子单挑了。

    家庭的温馨没享受多久,管家李三九近前禀报一事,却是大行台宇文亮派来的信使,宇文温来到书房拆开信细细看过一遍,开口问来人:

    “国公如今安好?”

    “回二郎君,郎主身体安好,只是荆州战事紧,郎主如今坐镇随州主持战局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有什么口信让你带过来么?”

    来人闻言干咳一声,面色有些尴尬:“二郎君,郎主。让二郎君老实些,这几日先在巴州和家人团聚,处理积压的州务、军务,过几日郎主会找个时间,请二郎君过去详谈。”

    老实些?我一直很老实哎!在建康和陈叔宝谈笑风生,没把他怎么样,这还不老实么?

    宇文温有些无奈,不过父亲这般安排倒也不错,他离家将近一年确实要陪陪家人,顺便处理积压的州务、军务。

    抵达蕲口之后,他不但派人通知巴州这边,也派了人赶往安陆去给父亲传消息报平安,就是让父亲早作安排,而在邺城时小皇帝的血书内容,宇文温必须亲口转述以防外泄。

    李三九领着来人出去,宇文温再度看起那封信来。

    于私,自然是询问他的情况,尤其是怎么从邺城溜回来的,还有那三十艘船盐的来路;于公,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。

    那就是好消息,至少说明局面还没有崩,那么宇文温在巴州就能好好喘口气,继续“不老实”。

    李三九再度回到书房,见着左右无人,宇文温转入正题:“那件事情,你有何见解?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巴州狱,某牢房。

    刘桃枝静静地坐着闭目养神,从十一月被抓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个多月,他不是没有机会逃走,却选择了身陷囹圄等死。

    部下也冒死递进来消息,说要营救他,可都被刘桃枝拒绝,他已经风烛残年,没必要让部下再无谓送命,更重要的是,他在这里可以见到儿子。

    自从那日和吴明对话之后,对方只来过一次,阅人无数的刘桃枝从对方那慌乱的眼神里,看出了他想要的答案:对方确认自己是其生父。

    那个十几年前失踪的婴儿,终于长大成人,左肩胛上的印记再明显不过,而其左脚掌上同样也有相同的印记,这是刘桃枝亲自留下的记号,绝对错不了。

    吴明第二次来的时候没说什么,只是看了他几眼就离开,之后再也没有出现,刘桃枝决定就这么等下去,等到儿子下一次的到来。

    结果儿子没来,反倒是另一个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刘桃枝?”

    “郎君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郎主,邾国公宇文讳温。”

    正主来了,刘桃枝饶有趣味的打量起对方来,此人他是第一次见面,可却不陌生,长安的那位对宇文温可谓是咬牙切齿,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。

    护卫拿来一张胡床,宇文温坐下之后开口问道:“刘桃枝是吧,虽然头一次见面,但你应当对本公不陌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郎君想要从刘某这里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又能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是些许生平了。”

    刘桃枝从容的说着,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在今日就要有个结果,所以这一生大约就快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静静的看着这位老者,李三九已经向他禀报,说自从此人被抓关入大牢之后,除了守口如瓶之外,一切吃喝拉撒都很正常,也没见心神不宁或者试图越狱。

    故齐皇室的御用刽子手,邺枭的头目,侍奉齐神武高欢祖孙三代,见证了高氏王朝从崛起到覆灭的全过程,脑子里的信息量可不会少。

    “听闻刘老汉找到失散多年的儿子了,真是恭喜,却不知此人现在何处?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