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六章 影武者(续)

    自从事泄被抓之后,阿狗一直提心吊胆,同时又后悔不已,不是后悔参与这件事,而是后悔为何那晚没有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天仙般的美人,不,真的就是仙女,不止一个而是三个,就在自己眼前,握着自己的手,可自己竟然缺心眼没有和她们一夜云雨!

    身上的伤口是真的,浑身疼痛也是真的,可是若要行房,要和这三位仙女行房,就算事后伤口崩裂而亡,那也死而无憾了。

    我当时为何那么蠢,装什么伤重昏迷啊!!

    阿狗自幼困苦,是一个明日还能不能活着都不知道的乞丐,沿街乞讨被人欺负,甚至一条流浪狗都能欺负他,苦日子不知何时是个头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几名彪形大汉在街角拦住了他,然后带到一处院子里,见到了一个叫自称是“新安伯”的人,于是时来运转了。

    “你,今日起按着我的要求做事,不要问为什么,只需要服从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不过是个要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你就是西阳郡公宇文温,不再是臭要饭的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当日的对话,又在阿狗耳边回荡,有幸被人选做假货,赚入邾国公府里来,要救那什么杨丽华。

    事成之后会有回报,有大房子,有吃不完的米饭,有大片良田,还有随自己任意摆布的侍女。

    阿狗毫不犹豫的答应了,也由不得他不答应,一切都得按照步骤来,那个新安伯很凶,所以对方的要求他不敢不听,包括不许“动”杨丽华,不许打西阳郡公(邾国公)府邸女眷的主意,以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结果呢?早知如此,还不如,还不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阿狗脑海里浮现出三张面孔来,那是让他永远忘不了的三位女子。

    那日,浑身是伤的阿狗顺利被人救入邾国公府,见着邾国公的妻妾,瞬间那话儿就有了反应,只是勉强压了下来,才没有引起别人注意。

    他见识少,却真的觉得三位女子真的是天仙下凡,他体内一个男人的欲望,从未如此强烈过。

    如果那晚,他把新安伯的告诫抛诸脑后,至少和其中一位仙女共度良宵,那该是多么的快活!

    所以阿狗被抓以后,一直祈求老天再给他一次机会,让那个宇文温看重自己,看重自己的样貌与其一致,然后留在身边随时“备用”。

    总有一日,会有机会让我得到其中一位仙女!而现在,终于成功一半了!

    狗屁的毁容后带着钱财远走他乡,那日子有什么好过的,要是能和仙女共度良宵,即便是随后就死那也值得了!

    想到那三位貌美如花的仙女,阿狗只觉得小腹发热,他决定服服帖帖听从宇文温的使唤,安心做一个影子,安安分分。

    等对方放松警惕,而自己又将其生活习惯还有各种底细弄清楚,不要说得尝美人,就是取而代之也未尝不可!

    到时候,死去的宇文温就是卑贱的阿狗,而卑贱的阿狗,就成为尊贵的邾国公,三名仙女就是他的,还有享之不尽的。

    腹中一阵剧痛传来,阿狗只觉得有无数把刀在自己肚子里绞着,他捂着肚子倒在地上打滚,拼命的抠着肚皮想要把刀取出来。

    胃部一阵火辣,随后一股水涌了上来,从口溢出的却是鲜血,阿狗的意识很快便消散而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。怎么会。”

    血如泉涌,从嘴中潺潺流出,年轻的生命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牢门打开,面无表情的宇文温走了进来,见着口吐鲜血倒在地上的阿狗,忽然拔出别在腰间的气铳,对准阿狗的脑袋,打光所有的弹丸。

    血腥味弥漫开来,阿狗的脑袋如同开瓢的瓜。

    “郎主。”

    宇文十五和李三九见着这场景面色发白,虽然已经提前知道了结果,但还是为宇文温的决绝所震慑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,也只有我亲自动手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收好气铳,他人性中的阴暗面小小的展示了一次,为了避免毒不死此人,直接来个爆头。

    “郎主,此人自己寻死,若刚才选择被毁容然后拿着钱财远走他乡,那就能保住命了。”

    李三九感叹着,方才他拿的茶壶并没什么玄机,宇文温在进来之前,给阿狗喝的那碗水就已经下了毒,只是距离发作还有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宇文温决定给对方最后的机会,给出两个选择,若是选对了有解药,结果。

    “郎主说得对,不作死就不会死,这厮主动要求留在郎主身边,肯定是动机不良,也就是想日后趁着大伙不注意,来个鹊巢鸠占!”

    宇文十五冷笑着,宇文温事前已经把如何处置阿狗的决定告诉他俩,而且只带他俩个进来“行事”,正说明两人是宇文温心腹中的心腹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收拾收拾,把他的脸毁了,然后寻块好墓地,让他安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郎主!”

    宇文温转身离开,丝毫没有为“暴殄天物”而感到后悔,影武者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,可宇文温并没纠结多久,立刻做出决定:此人不可留。

    一个音容笑貌和自己无异的影子,一个熟知自己生活习惯和日常行为的人,随时都有可能取而代之,所以是一个巨大的隐患,一定要铲除。

    日防夜防家贼难防,有这么个影子在身边,宇文温知道自己迟早会被鹊巢鸠占。

    怕妻妾被祸害,可以阉了此人,但由此造成的心理扭曲,只会让其日后的报复愈发疯狂,宇文温不想那么麻烦,所以要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所谓影武者,他怕是要被其反噬。

    并不是没有给对方机会,只是这位心思果然不单纯,竟然要求留在他身边,既如此,解药是没有了,去投胎到一个好人家吧!

    走出外面,夜色下院子角落里转出一人,却是尉迟炽繁,她快步走近,见着宇文温做了个奇怪的手势,随即冲上前紧紧抓住夫君的手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身后跟着数人,当先的符有才见状松了口气,示意几名手持棍棒的健妇散去,

    “二郎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淡淡的说道,将夫人揽入怀中,他布下的最后一道防线,就是由尉迟炽繁负责,一旦从地牢里出来的“宇文温”没能作出那手势,那就说明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,三娘不要犹豫,该动手就动手,出来的既然是假货,那十五和三九恐怕至少有一个已经。那就都杀了吧!”

    这是宇文温叮嘱她的话,每个字都如同针一般,刺在尉迟炽繁的心头,她怀中那杆气铳,真是不想有用到的时候,成日里防来防去的,真是让人身心疲惫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,眼角怎么有泪花?谁欺负三娘了?为夫为你做主!”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