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三章 回味

    关郎君身旁的女子,看向宇文温的目光已经变得佩服不已,虽然身为女儿身,但却依旧被这首侠客行》的慷慨之情感染,只觉得一个鲜明的侠客形象几乎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郑通已经惊得忘记要阻止宇文温“失言”,这首诗的气势真是让人惊叹,他不知道宇文温是有何种经历,才能做出如此慷慨激昂的五言诗来。

    孔先生和沈先生则是激动地用笔记下这佳作,只是提笔之手不住颤抖,无论怎么写,那字迹都是歪歪扭扭。

    “关郎君。过誉了。某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余郎君!如此文采,世间罕有啊!!”关郎君兴奋的喊着。

    “呕!!”

    宇文温胃部翻腾,随后口一张把对方喷了一身,摇摇晃晃要倒,郑通回过神来,赶紧上前搀扶并且忙不迭赔罪:“关郎君恕罪,我家郎君酒后失态!”

    “无妨,无妨!!!”

    关郎君哈哈大笑,浑然不在意身上都是污秽之物,女子唤来仆僮为其清理,他却饶有兴趣的看着宇文温:“郑先生,似乎余郎君没有在朝廷任职?”

    “我家郎君并未出仕,区区乡野村夫,让关郎君见笑了。”郑通不住赔罪,“弄脏了关郎君,在下愿意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无妨!今日能遇见余郎君,朕。真的高兴啊!”

    郑通不敢再让宇文温待下去,满头大汗的赔罪,最后招来门外候着的张鱼,连着几个护卫一起,将宇文温背了离开,临走前郑通再度向关郎君行礼赔罪。

    通过窗户,看向楼外街道上匆匆离去的身影,孔范转身来到关郎君面前,行了一礼之后笑道:“恭喜官家,贺喜官家,竟然遇到一位才子,今日可真是双喜临门呐。”

    “官军收复淮南,我等竟然在此遇见这位文采出众的余郎君,果真是天佑大陈!”沈客卿在一旁恭维着。

    “此人文采出众,应当为朝廷效命,必须为朝廷效命!”

    陈国天子陈叔宝看着那远去的身影,脸上现出赞许之色,其身边侍立的,是他最宠爱的贵妃张丽华。

    恰逢新年,而官军在淮南连战皆捷,陈叔宝心情颇佳,接连数日在宫中大宴群臣,又招来宾客于亭台楼阁间游乐,让贵妃们及有才学宫女与狎客一起作诗,当真是逍遥快活。

    他今日心血来潮,要微服出访体察民情,化名“关郎君”携张丽华换了便装出宫游玩,要感受大陈的勃勃生机,随行的还有素来亲近的幸臣孔范、沈客卿。

    漫步秦淮河畔,游人如织人声鼎沸,酒肆、茶肆许多人都在热议当今天下局势,为着官军战况议论纷纷,个个都是喜上眉梢,见此情景,身为一国之君的陈叔宝颇为自得。

    父亲为了丢失淮南、江北之事郁郁而终,而他继位刚满两年,便轻而易举收复了淮南,也不知那些平日进言“官家请以国事为重,莫要沉迷酒色”的大臣,会是何种表情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几个成日里板着个驴脸的“铮臣”,如今个个哑口无言,陈叔宝只觉得快意非常,刚好路过这家酒肆,见着环境不错便选了个雅间,一边饮酒一边欣赏窗外景色。

    正饮酒间,闻得捷报传来,官军收复淮南州郡,陈叔宝有感而发,念起了故梁吴均的胡无人行》,未曾料被隔壁一人骂做“狗屁不通,不合时宜”,正恼怒着兴师问罪之际,却遇见了个才子。

    “官家!这首闻官军收复淮南州郡》当真是让人。让人看了感同身受,若是传颂开来,谁人不激动?谁人不感慨?”

    “对,说的对,官军连战皆捷,百姓闻得捷报俱是欢呼雀跃、奔走相告,这首诗当真是应景,应情,若换做微臣,那是断然作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乡愁,余郎君定然是寓居江南,方能有如此心情。”

    陈叔宝沉吟着,拿起另外一张纸,上面写的是将进酒》,也是让人看过之后觉得酣畅淋漓,尤其是“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”,这两句可是说到陈叔宝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人生一世就应该如此,身为天子,若是像父亲那般成日里忧劳国事,愁眉不展,那这个御座有何意义?

    还不如做个逍遥快活的富家翁,每日里揽着美人,与同好游山玩水、饮酒作乐,人生就是要如此才叫做快活!

    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,这位余郎君应当是怀才不遇,所以有如此感慨,只是不知官家是否愿为那明主?”

    张丽华笑道,她聪明灵慧,从这首诗里品味出余郎君胸中那股愤懑之情。

    “用,当然要大用,这是一匹无人赏识的千里马,朕便要做那伯乐!”

    “五花马、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,也不知这位余郎君有多少愁呐。”

    张丽华美眸流转,看向另一张纸,“长相思,美人在时花满堂,美人去后花馀床。莫非这位余郎君是个多情种子,为情所伤?”

    “美酒佳人,自当如此!”

    陈叔宝哈哈大笑,将张丽华揽在怀中,余郎君的这首长相思》,虽然凄婉了些,却也颇对他的胃口,貌美如花、善解人意的张丽华,他离了三个时辰都不行,诗句里的相思之意,还真是映照出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另一首侠客行》也是豪情万丈,让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。

    身为天子,陈叔宝手握杀人剑,正所谓“天子之怒,伏尸百万,流血千里”,其一怒之威可谓天地变色,可那侠客行》中所写,气势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”

    陈叔宝又反复念了几次,只觉得身临其境,化身孤单侠客,手提三尺剑,面对万重敌,十步杀一人,无贼敢抵挡,就这么独行千里,飘然离去,没有留下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一如出世高人,仙踪难觅,这种侠客生涯,当真是让人向往。

    “官家,微臣已派人跟着这位余郎君一行,想来其住所不久便可知,只是不知官家要如何再与其见面?”

    “能作出侠客行》,这位余郎君想必性格洒脱,不喜繁文缛节,若朕立刻以天子威严见他,怕是会不辞而别,如此反倒不美。”

    陈叔宝沉吟着,张丽华见状笑道:“官家,和余郎君偶遇的是关郎君,官家何故烦恼?”

    “关郎君?对,对!改日,朕。关某自当邀请这位余郎君过府一叙!”

    “贱妾愿侍奉左右,为余郎君斟酒递茶。”

    “关郎君!还请让沈某列席,再听那余郎君把酒吟诗!”

    “孔某不才,愿附骥尾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