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二章 飙诗(续)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不喝酒么?来来来,与我再喝三百杯!”宇文温起身扯着孔先生,他心中悲凉,满脑子想着的就是‘我老婆被**害了!’,基本上和悲痛欲绝没区别。

    孔先生手中已酒杯落地,听得此言一时间举措失当,而坐在上首的关郎君起身拿着酒杯下来,身边女子则端着酒壶紧随其后:“妾为余郎君满上。”

    抬起芊芊玉手,为宇文温斟酒,刚至半杯,却被宇文温一把握住玉腕,瞬间花容失色,而一旁的郑通拦之不及,见着关郎君面色一变,他心中叫苦不已。

    宇文温握住女子手腕,另一只手将酒杯向后一扔,随后夺过那酒壶,松开手腕,看着女子端详片刻,随即开口说道:“美人,美人啊。出门在外,却不知美人。忆往昔,长相思。对,长相思。”

    “美人在时花满堂,美人去后花馀床。”

    “床中绣被卷不寝,至今三载闻余香。”

    “香亦竟不灭,人亦竟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相思黄叶落,白露湿青苔。”

    言毕,将酒壶盖子扔掉,直接对着壶大口喝起酒来,心中依旧悲凉,想的还是‘我老婆被**害了!’郑通见状前进抢上前来,要把那酒壶拿开。

    “关郎君见谅,我家郎君为情所伤,方才多有得罪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好诗!”

    关郎君回味着诗句,满是惊喜之色,那名女子握着手腕,也是口中念着诗句,完全没有把宇文温失礼行为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长相思。诗中那淡淡的悲凉之意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叹道,不由得些许伤感,此时孔先生回过神来,去一旁拿先前的纸笔,提笔要将这首诗记下,却被激动之情感染,手腕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,纸笔来了!”

    沈先生推门而入,却见屋内情景与先前大有不同,而孔先生则是提笔写着什么,上前一看,却是一首新诗,正奇怪间,却听得关郎君笑道:“你可是错过一首好诗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愣着作甚,快把先前那。将进酒》记下来!”

    见着郑通正在抢酒壶,而宇文温却丝毫不让,关郎君面露同情之色:“如此佳作却有一丝悲凉之意,余郎君想来真是为情所伤。”

    “见笑了,见笑了,我家郎君心情烦躁,这般饮下去怕是会伤身,在下冒昧,与郎君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郑通勉强笑着,心里只是叫苦,如今宇文温眼见着就要发酒疯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,万一嚷嚷着“宇文氏定要大举南下,踏平建康”,那真是万事皆休。

    “莫要闹了!”

    宇文温一把甩开郑通的手,晃了晃酒壶发觉已经见底,喷着酒气将酒壶拎到那女子面前:“美人,斟酒!”

    郑通不住说着“失礼”,而那关郎君却不以为意,见着宇文温确实醉意上头,他也不着恼,向着女子说道:“那就替余郎君满上。”

    “关郎君,使不得,我家郎君喝多了,真是失礼啊!”

    “无妨,郑先生,正所谓一醉解千愁,余郎君遭遇何事,竟然如此伤心欲绝?”

    “此事,唉,一言难尽呐。”

    女子再拿来一壶酒和酒杯,满上之后奉了上来,宇文温见着那杯中之物,又哭又笑的说道:“世事无常,原以为。奈何不过镜花水月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请饮酒,那烦恼之事,便让其随风而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随风而去?”宇文温忽然瞪着那女子,“不,不行,恨不得仗剑前行,将那些狼心狗肺之人砍得七零八落!”

    “郎君何出此言,莫非家人被贼寇所害?”

    “所害?是啊,被害了。”宇文温说到这里,又自行脑补出尉迟炽繁、杨丽华还有萧九娘被人“拱”的各种画面、姿势、表情,不由得杀心大起。

    他来到这个时代,最初的“动力”就是要保住夫人尉迟炽繁,然后小夫妻俩好好的活下去,后来有了杨丽华,有了萧九娘,就想着大家平平安安。

    所以得螳臂当车,逆历史潮流而动,只有周国在,他的小家才在,所以为了小家保大家,拼命的养兵、练兵、用兵。

    如今小家都完了,那一切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我老婆被**害了!

    “恨不得!行走江湖,快意恩仇!”

    “余郎君此言差矣,游侠者,豪爽好交游、轻生重义、勇于排难解纷,听起来不错,但侠以武犯禁,无论哪国官府都极力打压,若真是胸中有抱负,还不如为朝廷效力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听得孔先生所说,却是不停的摇头:“非也非也,游侠者,并非只是混迹街头,自古燕赵高寒之地,多慷慨悲壮之士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燕赵高寒之地,多慷慨悲壮之士。”关郎君念着这句话,不由得默默点头:“余郎君果然是出口成章!”

    一旁的女子,看向宇文温的眼光也多了佩服之色,而郑通来不及品味,冷汗已冒了出来,他担心宇文温说漏嘴,后面搞不好会说自己一行是从邺城而来,或者被对方察觉出不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沈先生开口问道:“听余郎君所说,莫非对北地颇为熟稔?”

    “然也,某曾游历河北,于侠客之说颇有感触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此时心中想的,就是要把那个拱了他大小老婆的混蛋活剐,所以不由自主想像自己是快意恩仇的侠客,要仗剑天涯,杀光所有隔壁老王和黄毛。

    “郎君所感触的侠客,所指何人?”

    “协助信陵君窃符救赵的侯赢、朱亥,此二人担不得侠客之名?”

    关郎君闻言点点头:“侯赢、朱亥,一为守门人,一为肉贩,隐于市井之间,却为信陵君座上客,危机之间挺身而出,担得起侠客之名。”

    “某曾途径魏国大梁故地,颇为侯赢、朱亥二人故事感慨,如今酒助诗兴,不知诸位愿意听否?”

    关郎君等人面露喜色:“我等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“侠客,呃。”宇文温打了个酒嗝,继续说道:“侠客。行。”

    “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。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”

    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”

    “闲过信陵饮,脱剑膝前横。将炙啖朱亥,持觞劝侯嬴。”

    “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。眼花耳热后,意气素霓生。”

    “救赵挥金锤,邯郸先震惊。千秋二壮士,烜赫大梁城。”

    “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。谁能书阁下,白首太玄经。”

    他把自己最喜欢的那首李白所作侠客行》背诵了一遍,只觉得自己已经快意恩仇,把全天下的隔壁老王和黄毛都阉了,心中快意非常。

    而众人听了之后均是目瞪口呆,房内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一个豪爽的侠客形象出现在脑海之中:燕赵侠士,头系武缨,腰佩吴越宝刀,身骑银鞍白马,疾驰如流星,十步杀一人,独行千里却无人知道踪迹。

    行侠仗义,却无人知道姓名,一如当年侯赢、朱亥与信陵君相交,三杯酒后慷慨许诺,为信陵君救赵奋不顾身,即便身死,其事迹却名扬千秋。

    “好。好,好,好!好一个侠客行!好一个余郎君!”

    关郎君不顾形象,双手扶着宇文温肩膀,不住赞叹着:“余郎君如此文采,胸中有才气,胸中有豪情啊!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