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九章 心碎了无痕

    雅间,宇文温面无表情的坐着,案上佳肴一点都没有动,温好的酒一口也没尝,丰盛的酒菜就这么渐渐冷了,看着窗外柳絮般的飘雪,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也慢慢结冰。

    对坐的郑通,示意酒僮把酒菜拿下去重温,见着宇文温如此模样,他也不知道怎么劝,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作为一个男人,他能理解宇文温此时的心情,只是那流言怎么听怎么觉得假,别的不说,光是那细节听起来就不对。

    说得好像亲眼所见一般,当然听着让人那什么,可细细一想,肯定是无中生有,宇文温率领周军把陈国郢州折腾得鸡飞狗跳,陈国百姓难得有机会编排,自然是什么难听编什么。

    那个假宇文温入府,想来是确有其事,只是具体发生了什么,光凭千里之外歪了不知多少轮的流言,根本无法断定真相如何。

    正所谓三人成虎,也许是那个假宇文温入府之际就被识破,随后便被扭送官府或者“意外身亡”,可能事情闹得大了些,有些许风声传了出去,所以被人编排成粗鄙不堪的流言。

    男人嘛,就喜欢听这种调调,又能恶心宇文温,那陈国百姓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至于那个假宇文温是否真的样貌和真人无二,郑通持否定态度,不过天下无奇不有,万一真有人长得和宇文温相仿也有可能,但郑通不认为此人能装得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样貌也许相仿,言谈举止也许能模仿一些,可真要谈起事情来,肯定要露陷,家务、政务,无论哪一方面说多了肯定对不上。

    其他的不说,那个深不可测的司马杨济,郑通就知道宇文温时常与其折腾些奇怪的东西,他看杨济此人可不像是那么好糊弄的主。

    郑通的妻子在宇文温府里做事,据其所说,夫人尉迟氏并非无知妇人,而那位侧室杨氏,给人的感觉是气势很强,看起来出身不一般,也不是好糊弄的人。

    至于侧室萧氏,郑通知道这位其实是梁国公主,虽然自幼在民间长大,但也非外表所见弱不禁风,至少心思细腻是有的。

    所以那假宇文温即便混入府里,想来没多久也会被拆穿,郑通就怕宇文温想歪了,心性大变可就不妙,他觉得若是平常时日,对方肯定能想通其中关键,只是如今医者不能自医,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店家还没上酒菜么?”宇文温忽然问道,他似乎从走神状态中恢复过来,见着自己案上空荡荡故有此问。

    “郎君,酒菜已冷,在下让他们拿下去重温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走神了?”

    郑通默默地点点头,宇文温如此失态,他可是第一次见到,不过扪心自问,万一是自己出远门,在外听得别人在市井街头如此编排,大约也会心智大乱。

    “点了什么酒菜?”

    “在下让店家上些招牌酒菜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上最好的,最贵的!!”

    得,这位还是憋着一肚子火,郑通知道宇文温向来对吃喝不是很讲究,如今这模样分明是要发泄,于是无奈的点头说正是要上最好的、最贵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小娘子陪酒?”

    郑通闻言干咳一声:“郎君方才板着脸,陪酒的小娘子哪里敢吭声,在下将她们打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和她们嬉笑怒骂啊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,在下不敢造次。”郑通小心翼翼的回答,眼下宇文温明显想找茬,他可不想倒大霉。

    片刻后,温好的酒菜端了上来,宇文温总算动起筷子,而郑通也陪着一起吃了起来,没一会听得外边似乎有欢呼声响起。

    那动静越来越大,似乎是从城外向着城里传,越来越明显的欢呼声如潮涌来,似乎许多人都被感染,声嘶力竭的欢呼着。

    “正月十五已经过了吧,什么节日如此热闹?”

    宇文温自酌自饮,郑通则是侧耳倾听,但不用他劳神,那声音越来越清晰:“大捷,大捷!官军攻克淮阴收复淮南!!”

    欢呼声在城中各处引发共鸣,许多人涌出酒肆,在街道上为官军大捷欢呼雀跃,有的人热泪盈眶,有的人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被周国夺去逾五年的国土,官军终于收复了!!

    这一刻,建康城似乎沸腾了,官军大捷,对于陈国百姓来说是重大的好消息,而对于宇文温来说,却是无奈至极。

    周国五年派兵攻取陈国淮南、江北州郡,两国如今是敌国,他作为周人身在陈国京城建康,目睹陈国百姓的欢呼雀跃,既不能附和,也不能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他也就是一笑了之,然而此事心境大变,那欢呼声怎么听怎么刺耳。

    陈国收复淮南,周国局势恶化,而西边隋国咄咄逼人,腹背受敌之下往后有一段苦日子熬了,这对于宇文温来说是事业上的长远危机。

    我老婆被人祸害了!!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宇文温思维再度进入死循环,事业不顺,家庭破裂,所谓的“中年危机”在他身上提前上演。

    老婆被人搞了,公司濒临破产,股市大跌股票被套牢,房贷断裂房产被银行没收,宇文氏巴州有限公司总经理宇文温穷途末路。

    默默地走上天台,咬破手指血书一个惨字,随后纵身一跃,融化在蓝天里。

    心碎了无痕!

    仿佛有二胡声在耳边响起,凄凉哀怨的二泉映月回荡在脑海里,好容易回复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,事业、家庭双双失败的宇文温,几乎要看破红尘了。

    隔壁忽然有人高声念了一首诗,大约是引用他人诗句:“吴兴吴叔庠所作,颇应此景。”

    “剑头利如芒,恒持照眼光。铁骑追骁虏,金羁讨黠羌。高秋八九月,胡地早风霜。男儿不惜死,破胆与君尝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一阵附和的叫好声从隔壁传来,听在宇文温耳里要多假有多假,他本就心情极差,又听得如此诗句,不由得冷哼一声:“狗屁不通,不合时宜!”

    郑通闻言心中叫苦,宇文温的声音可不小,隔壁的要不是聋子肯定能听见,如此大煞风景的事情,对方肯定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这可是敌国京城,要是闹起来肯定露陷,他自己也就罢了,小鱼小虾而已,宇文温的身份可不低,搞不好会被拉去游街示众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隔壁瞬间沉默,不一会脚步声响起,只听门外候着的张鱼和什么人在说着话,片刻后门推开,张鱼苦着脸说道:“郎主,隔壁有人说要进来见你。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