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七章 时局

    中原战事如火如荼,九月初隋国于南、北两线对周国发动进攻,而江南陈国随即于九月底挥师北伐,进攻周国淮南地区,被夹击的周国也调集军队全力迎战。

    从河北幽州到淮南合、吴州,从山南荆、襄州到江北黄州,周军与来势汹汹的隋军、陈军作战。

    周国山南州郡被围攻,而与朝廷的联系已经中断,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反击,荆、襄、安、江陵、黄州五总管府军队全部调动起来。

    十一月初,山南荆州方城为隋军攻破,随后荆州军于上宛组织防御;不久后,隋国金州总管府军队攻破周国数道关隘,沿着汉水进抵襄州以西百里,襄州总管宇文明集结军队前往御敌。

    十一月中旬,隋国信州总管府派出军队,水陆并进攻打下游的梁国,而梁国隔江的陈国也派出军队渡江,隋、陈联军合力攻打梁国国都江陵。

    十一月下旬,隋、陈联军兵临梁国国都江陵,梁帝携皇室及重臣东迁安陆,而周国江陵总管府军队和梁军死守江陵,等待西进增援的安州军。

    隋、周于幽州交战,胜败反复,又在除井陉之外的太行七陉展开对攻,

    十一月底,周国山南黄州总管邓孝儒率领黄州军东进,水陆大军增援合州总管府,十二月上旬日,水军总管、衡州刺史周法尚,率领周国水军与陈国水军于江州附近桑落洲水域交战。

    连战三场,周国水军大获全胜,重建的陈国江州水军伤亡惨重,黄州军行围魏救赵之计,渡江南攻陈国江州州治湓口,以解合州之围。

    十二月中旬,陈国巴州水军沿江南下,协同郢州军北渡攻打江北汉口周军据点;十二月下旬,周国巴州司马杨济,会同开府将军史万岁、虎林军别将陈五弟,率兵渡江南攻郢州武昌。

    开府史万岁率八百骑击破陈国援军,随后周军三日攻破武昌城,挥师北进攻打郢州州治夏口,与夏口陈军交锋十余阵,陈军小败退守城池。

    陈军江北军队南撤据守夏口,其巴州水军东进,于峥嵘洲与周国巴州水军决战,陈军为火攻所挫撤回夏口。

    十二月下旬,周、陈军于合州总管府的濡须口水陆决战,陈国水军势大,周国水军总管周法尚指挥座舰率先冲阵,以受创十余处、先登死士阵亡大半的代价,撕开陈军阵型随后辅以火攻展开混战。

    周、陈水军打成平手,两败俱伤,而陆战陈军险胜,围攻江州湓口的黄州军渡江北归,合州军退守合州州治汝阴。

    同期,梁、周联军与隋、陈联军在江陵城下连番大战不分胜负,隋国信州蛮叛乱,攻打信州总管府各处州郡,信州军回撤,而陈军也随即南撤,江陵之围解除。

    围攻上宛的隋军与山南周军对峙,其豫州州治悬瓠为东侧周国亳州军围攻,隋国洛州军派兵南下意图增援,与东来周国青州军激战于荥州地区。

    双方战况胶着,一时间相互掣肘,正是乱作一团之际,长江以北淮河以南,陈国有了新进展。

    得隋国相助,陈军建造威力巨大的投石机全力攻打周国城池,又动用多方关系,说动吴州总管府多州叛离周国,重归“故国”怀抱,陈军在江北站稳脚跟,随即奋力抵挡南下徐州军的猛攻,并向西侧合州进军。

    次年一月,陈军攻占合州总管府大部州郡,周国山南与朝廷道路彻底隔断,而周国亳州军随后分兵进攻隋国豫州总管府下辖光州,要打通大别山南北麓通道。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建康,朱雀航,宇文温站在桥上,饶有兴趣的看着秦淮河沿岸风情,繁华的建康城果然名不虚传,秦淮河两侧房屋鳞次栉比,河上船只往来穿梭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经历一番波折,他乘坐的海船终于平安横渡黑水洋,顺利抵达长江口,然后溯江而上,在建康附近靠泊,因为要接受官府盘查得滞留数日,所以宇文温来了个微服私访。

    成日里建康长、建康短的周法明,因为在这里熟人太多不敢露面,田益龙等人晕船晕得腿软,史万宝、马五等几个北人更是吐得虚脱,所以宇文温便带着郑通和几个护卫出来走走。

    “六朝古都果然名不虚传呐!”

    宇文温转身看着不远处的建康城,对着雄伟的城池赞叹有加,他见识过长安、洛阳、邺等名城,如今终于来到这久负盛名的南朝都城。

    “郎君慎言,关中口音,在此处尤其显眼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南朝数百年,南渡的北人也不在少数,再说关中、蜀地的豪商来建康的也不是少数,要是藏头露尾连话都不敢说,那才叫人生疑。”

    郑通没有多说,他不赞同宇文温如此行险,只是这位心情不错兴致颇高,一定要在建康转转,给府里买些礼物回去,他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朱雀航东面,应该就是乌衣巷了,去那边走走,看看王、谢世家风度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,那一片大约是世家大族所居,我等面孔陌生,口音又不对,怕是会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那下次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点点头,他也不想当惹祸精,如今身份特殊还是不要张扬的为好,反正以后日子还长得很,也许下一次来建康就能光明正大游览了。

    建康是个大城,自然是分城和郭,朱雀航在城外郭内,其南端西侧就是热闹非凡的西口市,宇文温顺便去大采购一番,给家里的妻妾还有儿女们买些小礼物。

    离家大半年,然后从十月起杳无音信,如今好容易抵达建康却已是过了年,一想到除夕之夜府里就他这个做夫君、阿耶的不在,那场景要多凄凉有多凄凉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温心中颇为内疚,要带些礼物回去以表歉意,反正他手头上还有些钱,足够小小扫街一把。

    当然目的不光如此,宇文温要打探一下当今局势,别的地方先不说,首先要打听山南那边的战事,陈军似乎在淮南进展不错,其国人对时事关注度上升,正是打听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宇文温转入一处茶肆,和郑通坐了一处,护卫坐旁边一处,叫来茶水,一边喝茶一边听茶客们谈论时事。

    “听说官军击退了周国援军,拿下合州汝阴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“这下可好了,官军收复这些地方,淮南在手,北军别想再威逼建康了!”

    “不光如此,官军若是真的站稳了,那周国山南与其朝廷的联系中断,相互间救援不及,届时官军收复江北六州之地也是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“可是江北周军不是已经入寇郢州了么?听说武昌城都被拿下了?”

    “胡说,武昌好得很,官军如今赶跑了周军,集结十余万人准备北渡攻打江北巴州,要报仇呢!!”

    “那巴州的独脚铜人呢?不是说很厉害么?”

    “厉害?真要厉害他婆娘就不会给人祸害了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正在喝茶的宇文温闻言呛得咳起来。

    婆娘就不会给人祸害了?特么这是怎么回事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