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六章 随风而去

    “大臣!”大荒麻吕激动不已,不顾失礼大喊起来:“大臣,在下曾在周廷酒宴上见过他,他是周国的正九命郡公啊!”

    “正。正九命是什么?”苏我马子不太清楚中原官制。

    “他他他,他是周国宗室,宇文氏皇族为数不多的成员,地位尊贵,其父在周国一如大臣。稍逊大臣在我国的地位。”大荒麻吕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释,只能用这种办法说明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!”

    饶是苏我马子历练出来的修养,也惊得起身发问,司马达等如今也回过神来:难怪其他那些渡来人如此听令于这位“余郎君”。

    “大臣,这位宇文郎君可不能。可不能就这么走了!”

    “对,对!快,快,你和司马村主立刻去博多,把这位宇。文请到京城里来!”

    “记住,无论如何都要把他请来!”

    苏我马子当机立断,他第一个念头是要亲自赶去博多,迎接这位周国的贵人,只是他作为苏我氏一族首脑不能轻易远离京城,所以要派手下立刻赶去。

    倭国和中原大国的交往,从中原东汉起到现在有数百年,虽然交流不算多,但倭国君臣都知道,中原大国看他们的眼神,就和看蛮夷一般。

    即便是派出使访问倭国都没兴趣,更何况倭国、百济、新罗甚至高句丽,长年都把中原南朝奉为正朔,中原北朝为此也颇多不满。

    只是数百年下来,中原南朝国力日衰,看样子再过十余年搞不好都保不住国家,所以对周国的态度,倭国、百济、新罗甚至高句丽正在扭转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周国也照样对他们不感兴趣,此次大荒麻吕出使周国,也没见周廷派出使者随行到倭国,使者都没有就更别说有身份尊贵的人到倭国来。

    可如今就有一位来了!

    有大荒麻吕作证,这个宇文温的身份可以确认无疑,苏我马子知道若是能将这位周国宗室请到京城面见大王,那么将是倭国历史上一件了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能说服这位周国宗室,让周国朝廷加强和倭国的联系,那么两国间组织船队往来,可以引入大量渡来人,带来更多中原的先进技艺和文化,这不就是苏我氏追求的目标么?

    还有一个目标,那就是收复半岛上的任那地区,这是倭国在半岛上的立脚点,却在六十多年前被新罗攻取,如果能得到中原周国的帮助,整顿兵马收复失地,那可是不得了的功绩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司马达等和大荒麻吕立刻动身前往难波,在那里乘船西进去往北九州博多,这段距离单程要数日,加上司马达等从博多护送佛像到京城花掉的时间,来回已经大半月过去。

    而宇文温的船,大约也快修好,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!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“北风吹,秋风凉,谁家娇妻守空房,你有困难我帮忙,我住隔壁我姓王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心情极好,不忌讳自己的娇妻们正在守空房,哼哼着隔壁老王之歌,矗立船头感受着寒冷的北风,今日北风起,正是随风而去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十二月中旬,在上月大风暴中幸存的四条船,现在已修理完毕,破损船体已经更换船板,换了结实的主桅,风帆也是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还招募了一些倭国水手,尤其是其中几名熟知前往中原的海路,这队四条船组成的船队补充了干粮和淡水后,于今日借着着北风扬帆。

    海路凶险,但只有跨海向着西南方向航行才能回家,有了盼头那么再艰险他都要勇往直前。

    即便是漫漫荆棘路,我也要披荆斩棘!

    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,宇文温豪气万千,他乘坐的船连同另外三艘借着北风从博多港出发南下,再度踏上横跨黑水洋的旅程。

    后世遣唐使前往中原,航线有北路和南路之分,北路是沿着朝鲜半岛西岸北行,再沿着辽东半岛南岸西行,横跨渤海湾抵达山东半岛。

    南路是经过九州的五岛列岛南下,沿南方的种子岛﹑屋久岛﹑奄美诸岛,向西北横跨大海,在长江口登陆,这条航线的风险很大,但也是如今唯一回家的路径。

    要是想安全只能走北线,回到山东半岛后多半会被地方官“扭送”邺城,到时多久才能脱身就天晓得了,所以宇文温决意要冒险。

    借着北风一路南下省时省力,可即便如此,按照走过此条航线的倭国水手所说,即便一路顺风,要抵达长江口也得差不多三十日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风大一点的话,搞不好船队是抵达杭州湾,但这都无所谓了,到了长江口附近,怎么着都算是成功横渡大海,所以不由得宇文温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郎君!好像有船往我们这边赶过来了!”

    听得田益龙等人这么一说,他转向右舷向东北方向往去,只见不算太远处有一条船正借着北风向他们驶来,宇文温掏出千里镜向着船头看去,却见船头有人在高呼着什么。

    其中一老者,看上去似乎是司马达等,而其身边一人似乎有些眼熟,只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,宇文温看这阵势总觉着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国公,似乎是倭国有人要接近船队,是不是要等一下,也许是那位司马先生派来的人也说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崔掌柜小心翼翼的问道,如今对宇文温的称呼也没有必要遮掩,他见宇文温之前和那位倭国的司马达等似乎有什么约定,就怕眼前之船是为了此事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必,满帆,立刻走人!”

    “国公,在下是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崔掌柜留恋此处么?”

    见着宇文温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崔掌柜赶紧命令船老大指挥水手操帆,反正他已经尽到了提醒的义务,听不听就由对方了。

    “使君,当真不等一下么?”

    拍了拍田益龙的肩膀,宇文温笑道:“不必,本官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还是不要等了,免得出什么事,万一哪位倭国大官要请我等去京城做客,你说去是不去?”

    宇文温觉得自己先前的乌鸦嘴都能应验,所以十分小心谨慎,如今已经扬帆,绝不允许被什么事情牵绊,见着那艘船再无法缩短双方距离,他心血来潮让随从们齐声大喊:

    “不送,后会有期!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