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宇内文采温润

    忽然出现的日食,让倭国上下陷入恐慌之中,这个凶兆预示着天神对人间朝廷不满,而为了天神到底是对何事不满,让朝廷上下吵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如同之前的大瘟疫导致的争论,朝臣分成两派,相互间泼污水,数日后一艘百济船抵达难波,将一尊佛像送到京城,更是引发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崇佛派、排佛派于京城城门附近对峙,一方要运送佛像入城,一方要誓死捍卫神道尊严不许蕃神入侵,双方剑拔弩张差点动手。

    排佛派的代表、大连物部守屋,愤怒的声讨其妹夫、大臣苏我马子,说苏我氏从外域引来佛像导致国神震怒,请当今敏达大王下令毁掉佛像,保国民平安。

    崇佛派的代表、大臣苏我马子,同样愤怒的声讨其姻亲、大连物部守屋,说物部氏在博多港冒犯佛像,引来佛祖降下灾难惩罚,请敏达大王下令在京城立佛寺,保国民平安。

    两位重臣在御前相互指责,各自派系亲信在一旁摇旗呐喊、助威帮腔,折腾许久都没个定论,最后以敏达大王率领群臣筑坛祭天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至于那尊已经来到京城外的佛像,由苏我马子在苏我氏家庙供奉,但不得在国内弘扬佛教。

    相传日食的出现,是一个渡来人诅咒所为,朝廷招来当时在博多港现场之人询问后,判定此为谣言,不足为信。一场风波纷纷扰扰半月之后结束,一切都和之前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飞鸟,石川精舍,苏我氏家庙,苏我马子率领家人参拜新供奉的弥勒佛像,事毕之后转入书房,从百济携带佛像来倭的鹿深臣,在博多迎接佛像的司马达等已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在座的还有一人,是上月出使周国归来的大荒麻吕,他们准备向大臣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上月,在博多港来了一群渡来人,稍后奉命从百济携带弥勒佛像来倭的鹿深臣也抵达港口,早已恭候多时的司马达等迎接佛像时,被物部氏的人马骚扰,是那群渡来人出手打跑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那位余。郎君,郎君对吧,真是周人么?”苏我马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臣,渡来人之中有一位周郎君,是在下故乡之人,距其自我介绍,为中原北朝周国人。”司马达等很肯定,“后来在下于酒席间和他几人攀谈,听其言谈所称,应该属实。”

    “中原的北朝?他们坐船入海又是何故?”

    “大臣有所不知,中原局势纷乱,这位余郎君家乡在长江边,只是南北之间战乱道路断绝,便想着乘坐海船南下,入长江口逆流而上返回故乡。”

    “长江啊。曽听司马村主说过许多次,那是一条宽得看不见对岸的大河,流域绵延上千里。”苏我马子赞叹着,司马达等来到倭国后,和同行渡来人聚落成村,是为村主。

    “这位余郎君所说要收集佛经、佛像送来,在下觉得不似戏言,所以还请大臣认真对待,要提前做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原到我国的海船也不算多,他们当真能顺利渡海而来?”苏我马子有些担心,他不是不相信司马达等所说,但也知道漂洋过海的风险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佛祖定会保佑,若得此人相助,我等在国内弘扬佛法的力量要充沛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大臣,百济时常与中原往来,这周国六年前攻灭齐国,把长江以北悉数纳入治下,只是三年前发生变故,国力大衰。”

    鹿深臣说起他所知道的消息,当然也只是道听途说,关于中原局势,只有刚出使归来的大荒麻吕最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见着苏我马子看向自己,大荒麻吕随后说道:“周国内乱是真,不过现在已大致稳住局势,中原长江以北沿海港口,都在周国境内,这位余郎君若真是有心,想来是会派出船队东来。”

    苏我马子关心的是这个“余郎君”身份如何,司马达等根据他和余文的数次交谈,以及余文的表现来看,大概判断要么是豪商,要么是世家子弟。

    “中原的世家有姓余的么?”

    数百年来,倭国多次派使前往南朝京城建康,衣冠南渡的侨姓士族和南方本地士族里面,耳熟能详的是王、谢、顾、陆等,北朝的士族也大概熟悉知一二,可从没有听说过“余”姓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新兴的豪强吧。”司马达等倒不会很在意,他离开故国已经六十年,中原早已物是人非,谁知道这些年里又有那些高门大姓族崛起。

    苏我马子也只是大概一问,他是想评估一下这位“余郎君”的实力如何,不过即便对方不是什么世家大族出身,他也不在乎,只要真能运来佛经、佛像,那真是天赐良机。

    从其父苏我稻目起,苏我氏一直致力于在倭国推广佛教,而重用渡来人也是苏我氏的一贯宗旨,这些从百济、新罗、高句丽甚至中原渡来的人们,掌握着许多先进技艺和文化,对增强倭国国力有很大帮助。

    纺织、冶炼、文学、礼仪,渡来人的本事都是本土豪族望尘莫及的,苏我马子对于物部氏这些浑身散发着霉味的旧豪族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

    不合时宜的东西,就该扔掉!

    大荒麻吕事先已经知道这位“余郎君”叫做余文,只是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寻了个机会开口问司马达等,这位“余郎君”的样貌如何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在周国听过这个名字?”

    “大臣,在下去年渡海西去中原,将近一年时间未曾听说‘余文’此人,不过。”大荒麻吕有些迟疑,“不过周国皇帝姓宇文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周国皇帝年幼么。”司马达等说完愣住,“宇文,余文。莫非是谐音,为的是隐去姓氏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,还请司马村主画出那人样貌。”

    见着司马达等提笔在纸上画着“余郎君”的头像,大荒麻吕陷入沉思,他不确定自己所想是否正确,不过按着司马达等所说,对方浮海南下赶回长江附近的故乡,这到让他想起个人来。

    周国的西阳郡公宇文温。

    大荒麻吕是去年年底抵达中原周国京都邺城,在邺城待到今年九月才启程回国,启程前周国皇帝宴请他们和突厥国使者,在座的就有这位西阳郡公宇文温。

    他曾听四方馆的陪同人员闲聊时说起宇文温的事,据说这位周国宗室是从什么山南来到邺城,过了九月就要返回,那山南似乎就是在长江附近。

    当时对方就是这么一说,大荒麻吕也就是这么一听,如今想起来,似乎和博多港的“余文”勉强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司马达等画了几张纸,最后终于画出满意的一张画像,大荒麻吕拿起画像看了片刻,觉得真的有些像那位,惊疑不定的问道:“村主,此人果然如此样貌?”

    “呃,老夫的画工差了些,大约与真人有六七分相似吧?”

    “那此人是否有什么。呃。例如印信之类的痕迹留下?”

    司马达等望向苏我马子,见其点点头,他便将那张写有暗语的纸张拿了出来,上面有余文私章留下的印记。

    大荒麻吕拿过来看了许久没看出个究竟,尴尬的将纸张交还司马达等:“村主,在下不太认得汉字。”

    “是老夫疏忽了。”司马达等笑道,他开口解释那印章上的字迹:“宇、内、文、采、温、润,共六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宇、内、文、采、温、润?”

    “正是,中原所用印章,其上行文是从右至左,由上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那那那。”大荒麻吕惊得说起话来都是结结巴巴,“那么头一行的三个字,莫非就是宇文温?”

    “呃,确实如。”司马达等说道这里回过神来,“余文,宇文,宇文温?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