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四章 鸦之言灵:大预言术

    翌日上午,宇文温刚梳洗完毕,司马达等已经来到其住处,要商谈引进佛经、佛像和僧人的诸多事宜,见着这位老人家如此真心诚意,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哎呀,这种罪恶感,要用加倍传播佛教的行动来洗刷了!

    见着宇文温刚起来不久的样子,司马达等表示歉意,他也是不得已才如此急切,因为今日要随船启程前往难波,随着佛像去往京城,所以要在出发前把事情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丈,那佛像直接往难波靠港下船即可,何必昨日在这博多港多此一举?”

    “余郎君,博多为渡海后船只必停泊之地,可视同一国之正门,我等请得佛像东来,自然是要以礼相待,一如在正门迎接贵客到来般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就言归正传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是居心叵测,但事情是肯定要做的,所以送佛经入倭国的相关细节得尽快定下来,否则到了具体实施的时候发现不对就晚了。

    司马达等要说服苏我氏,派人在博多港等“余文”(宇文温)派来的船,可一年四季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天,总这么等下去不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排佛派的物部氏不是傻瓜,要是也派人在博多等着,一旦船舶靠岸,赶在苏我氏的人之前,骗得船员信任把佛经、佛像甚至僧人弄走,那可就是白辛苦一场。

    所以双方都要有信物,宇文温派过来的船和苏我氏的人接头,双方都要有信物,各自出示约定好的信物后,才能放心的进行“交易”。

    另外也得防“奸商”冒名顶替,因为苏我氏必然要动用政治资源,和朝廷争取一些“特权”,为了宇文温的船只在博多港大开方便之门,不能让宵小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日期,这年头航海看脸,待得风信到来还得祈祷渡海时老天保佑,不要遇到惊涛骇浪葬身鱼腹,所以确切的到港日期是定不下来的。

    只能按照以往经验,也就是渡来人或者海商乘船抵达博多比较频繁的月份来初定。

    所谓频繁也频繁不到哪里去,这年头除了渡来人,也没多少豪商频繁往来中原和倭国做海贸,但总是有固定的季节。

    宇文温不太清楚这年头从中原到倭国的航线情况,具体哪几个月份适合启航、有什么讲究真的不懂,不过他觉得沿海船家大概清楚,所以表示等到了建康会打听清楚。

    每年派出的船抵达倭国时间,就按“行情”来定,佛经、佛像什么的自然是多多益善,至于弘法的僧人那就不一定了,毕竟宇文温总不能贩卖和尚。

    接头的信物,宇文温参考后世明代时中日勘合贸易的做法,具体操作就是对暗语,鉴于航海有风险,自然是以内容为主,纸张无所谓“原装”。

    商讨了片刻,定下暗语二十条,这些暗语写在纸上,一式两份,宇文温和司马达等各执一份,每份都同时盖上二人的私章。

    宇文温派出的船,依次选定其中一条暗语写在纸上,用自己在对方那里“备份”过的私章加印,这张纸给押船作为凭证,到了博多和接船的人对接。

    至于回报,宇文温表示第一次合作谈钱“伤感情”,佛经、佛像或者僧人当然是“免费”的,但也许会“顺便”捎带来一些中原物品,例如丝绸、布帛之类,到时“意思意思”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,这意思意思可不好把握,倭国亦有特产,是否需要我等准备一些?”

    司马达等一把年纪阅历丰富,当然知道宇文温搜集佛经、佛像再组织海船东渡可不是容易的事情,“白拿”这种事情有一有二绝不会有三,所以主动提出给一些回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和中原故土有了联系,他很珍惜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“特产?呃。硫磺吧,长江沿岸毒虫众多,需要许多硫磺入药。”宇文温说道,“山南硫磺紧缺,若老丈能让空船满载硫磺而归,我等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,硫磺之事包在老夫身上!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明年便请老丈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势力范围内没有海港,要玩大航海发财是白日做梦,但既然不远千里派船送佛经、佛像到了倭国,总得运些什么东西回来,好歹填补一下亏空。

    可这年头倭国也没多少东西值得他贩回来,土产什么的没意思,不过有一种资源倒是不错:硫磺。

    倭国火山多自然硫磺也多,宇文温拿到硫磺确实是要入药,但入的可是火药,硫磺这玩意山南确实缺,当然另外一种白花花的东西更缺,只是如今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倭国(日本)富产白银,而其石见银山是世界级的超级大银矿,要到将近一千年后才大规模开采,十七世纪时石见白银产量占全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在西班牙美洲殖民地白银于明代后期大规模进入中原之前,日本石见银山出产的白银,是明代绝大多数海贸白银的来源地。

    明朝海商满载各种货物抵达日本,往回运的就是白银,这种贸易利润丰厚,也不知养出了多少庞然大物,白花花的银子,甚至是实行银本位的有力保证。

    但问题来了:他如今自身难保,能不能站稳脚跟还两说,手头资源养兵都嫌不够,要有多蠢才投入资源玩大航海,一年内能平安抵达倭国的船估计也没几条,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硫磺,做爆破狂人。

    把各项事宜拟定,宇文温叫来周法明,一起送司马达等去码头,这位老人家为了在倭国推广佛教也是很拼命的,迎接佛像只是偶然,平日里在倭国各地奔波,寻访渡来的异国僧人。

    刚接近码头,又见两帮人在对峙,相互间指手画脚激烈争吵,叽里呱啦的听不懂吵什么,宇文温心知又是崇佛、排佛两派人在较劲,决定袖手旁观不惹事。

    而司马达等则快步走了过去,参与到争执中去,见着两帮人即将由动口切换到动手模式,宇文温又不消停了,他觉得自己不动手,动口总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,据说通倭语?”宇文温问身边一人,这是崔掌柜船队的一名水手,似乎懂倭语所以临时充当他的通事。

    “小的略懂一二,简单说一些也行,但也是只言片语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要说的话也不复杂,很简单。”宇文温沉吟着,他打算给司马达等帮个腔,好歹算是自己人,不发一言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要说什么呢?”那临时通事冷汗都冒了出来,就怕宇文温所说超出他能力范围。

    冷不防宇文温使出狮子吼,高声向着在场众人大喊道:“尔等如此阻挠佛像行程,就不怕天谴么!”

    声音很大,吸引了在场众人的注意力,见着有人叽里呱啦高声喊着,众人齐刷刷看向喊话之人,而那临时通事被这么多人盯着吓得一缩,却被周法明拎上前:“用倭语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不说?”宇文温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对方说道。

    临时通事见状一个哆嗦,硬着头皮用倭语把宇文温方才所说喊了一遍,见着众人没动静,又被周法明用手肘捅了捅,苦着脸又喊了几遍。

    和司马达等这拨崇佛派对峙的那帮人,听完喊话之后愣了数息,随即个面露鄙夷之色,还有几个指着宇文温方向高声叫骂着什么。

    宇文温听不懂倭语,但不妨碍他从对方动作、表情里感受到那种鄙视的意味,若是在国内他早就发动嘴炮,不过在这异国他乡就懒得多事,面对各种嘲讽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帮个腔,意思到了就行,反正倭国崇佛和排佛两派之间的争斗与他无关,见着远处那位苏我氏的“马仔”官员带着兵赶过来,双方对峙的氛围开始降火,宇文温和周法明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博多都闹得鸡飞狗跳,要是到了倭国京城,那双方撕逼要有多精彩啊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间阴风大作,原本阳光灿烂的朗朗晴空忽然渐渐阴暗,似乎有大片乌云忽然出现在天空,将阳光挡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一看,却见原本不可直视的太阳黯淡起来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吞噬太阳,片刻之后,太阳在天空中消失,白昼瞬间如同傍晚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混乱,许多人跪倒在地不停叩拜,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们来说,这种异象代表着天神发怒,而就在方才,便有人大声宣示着不尊佛必有天谴。

    民间传言,太阳消失之日,便是妖魔鬼怪冲入人间大开杀戒之时,也有传言是天狗要吃掉太阳,所以得敲起锣鼓,把天狗赶跑。

    “郎君。这这。”

    周法明看着昏暗的天空,又转头惊疑不定的看着宇文温,这位方才喊的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,虽然不太相信,可这也太。

    ‘日食。有没有搞错,这样也行!!’宇文温暗暗叫苦,心中有一万只***疾驰而过,‘就这么随口一说,特么随后就来日食,乌鸦嘴啊!’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