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章 歪理邪说

    渡来人,是古代倭国对中原或朝鲜半岛渡海而来之人的称呼,急着回家的宇文温却莫名其妙成了渡来人,心情之恶劣已到极点,所以周围的人要倒霉。

    郑通见势不妙以“探察倭国风土人情”为由开溜,张\定发趁机借口随行保护郑通也开溜,周法明和田益龙见着宇文温黑着脸,知道情况不对,也借口去看海景来个‘海遁’。

    除了宇文温,随行的护卫们都没见过大海,所以即便是寒风凛冽都要去观海,同行的史万宝见着人多也跟了去,留下无法脱身的张鱼,还有愣头愣脑的马五。

    所以马五合该倒霉!

    宇文温毒舌功力日渐增长,虽然对手是马五这等‘渣渣’,但依旧是火力全开,这位是世代养马的牧户出身,算是相关领域的专家学霸,所以宇文温今日要挑战权威。

    “乱\伦!乱\伦!乱\伦!!”

    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,宇文温如今来了个当头棒喝,将马匹繁殖过程中的一种手段,用世论坛常见的“标题党”行为,来了个耸人听闻泼污水。

    马五闻言急得满头大汗:“郎君!这和人有什么关系,培育马匹本来就是要如此,否则血统哪里能延续下来!”

    “有关系,父母生下儿女,又让女儿和父亲生下儿女,再选这又是孙女又是女儿的母马,在和又是父亲也是祖父的公马配种,这不是乱\伦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郎君,这是不一样的啊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?人伦纲常你还要不要了!”

    “马又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“道理就是这个道理!父亲和自己的女儿配种,和既是女儿又是孙女的自己后代配种,和即是女儿又是曾孙女的自己后代配种,还有天理么?还有王法么!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歪理邪说是一套一套的:“儿子和自己母亲配种,又和姐妹配种,又和这些既是姐妹又是女儿的自己后代配种,再和下一代配种,天理难容啊!!”

    马五嘴巴一张一合,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,宇文温的歪理他不服,可是嘴皮子又说不过,见着祖辈传下来的心得,被人说成是‘乱\伦’,心中委屈至极。

    张鱼在一边听得如同身处云山雾罩之中,他不懂养马所以插不上嘴,马五是个中好手,所以他觉得马五说的好像有道理,可郎主说得似乎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父女又是夫妻,母子也是夫妻,祖孙亦是夫妻,如此荒谬绝伦之法,天理何在?”

    “可若不如此,马匹的血统会被冲淡的,胡乱和劣马配种,生下的后代真就是一代不如一代,即便是大宛良马,如此折腾哪里还留得纯正血脉下来!”

    “是血脉重要,还是伦理纲常重要!”

    “呜啊!!!”

    马五不能忍受祖传的养马心得被污蔑成“乱\伦”,却又说不过宇文温,急得眼眶发红一副要哭的样子,起身夺门泪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张鱼,去劝劝他,我是说着玩的,莫要当真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有些无奈,这个马五果然是愣头青,嘴炮胜负其实都无所谓,结果竟然会被气哭,脸皮还真是薄得很。

    他们所说的,是培育马匹时如何保持种马血统的问题。

    马五家传的心得,是为了确保公马(牡马)的血统能延续下去,或者换句话说不被劣马串种,对于配偶的血统也要严格把关。

    如果良马数量有限,甚至只有公马没有母马(牝马),那么为了保持血统,只能和自己后代中的母马配种。

    当然要是有同一马种的母马那最好,反过来母马也是如此,这样一来经过数代之后,优良马种的血统可以经过优选稳定下来,而种群也能渐渐扩大。

    牧场里绝对不允许有其他劣质血统的马存在,就这么悉心培育,又过了数代之后,优良血统的马群规模就愈发庞大。

    这种理论和近现代的马种繁殖理论很相似,所以宇文温其实内心是赞同的,而这种养马的方法,在中原宋代以前已经为各地马监广泛运用。

    然后有宋一代,读圣贤书考科举出身的官僚对这种方法嗤之以鼻:这是乱\伦!

    养马我不懂,伦理你不懂,区区一个养马的穷措大,竟然敢和本官狡辩!拖出去打一百棍!

    外行指导内行,加上马政不受重视大规模荒废,不光人和马争地,就连羊也和马争地,据说没有草场养马的北宋,却有大量草场养羊。

    无他,澶渊之盟后宋辽两国休战,加上宋人眼中羊肉鲜美乃肉中极品,再多的草场也只养利润丰厚的羊而不愿养马。

    到了王安石变法推行“保马法”,为了节省官府开支让百姓自己养马,寻常百姓哪里知道保持良马血统的重要性,随便找个杂种马配种,导致马匹血统大规模劣化。

    从两汉以来好容易引入中原的优良马种,在唐代和兴盛的马政一起达到巅峰,历经安史之乱和五代战乱残存下来的良马血统,却在急需好马的北宋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同了,即便是乱\伦,这马也得保持血统优良,培育出好马,才有强大的机动力啊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又开始走神,他想着自己率领着坦克突击集群冲向。啊,是率领无数骑兵疾驰在草原上,将危害中原的游牧民族一举荡平,横扫欧亚大陆。

    沦落为渡来人的宇文温,也只能靠找茬发泄心中不满,他怕张鱼劝不住马五,决定亲自去安慰这个愣头青,未曾料刚出得门,却听到远处港口方向有喧嚣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宇文温扯住刚跑回来的一名护卫问道,对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:“郎主,那边。港口那。边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方才有大船靠岸,又有许多人在接船,我等几个围上去凑热闹,却是从船里请了一尊佛像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莫非佛像不小心跌落碎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又有一批人冲了过来,不许佛像下船,说信佛会招来天神震怒。”那护卫好容易顺了气,满脸愤慨的样子:“他们说佛学是歪理邪说,不许佛像入国境!”

    “哦,叫他们都回来,这热闹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转身回房,这种事情与他无关,他只想平平安安的等到船修好,然后平平安安的渡海回中土,入长江口后平平安安的回家。

    “郎主!周郎君还有田郎君和他们打起来了!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