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五章 善后

    地牢另一处,同样住着‘客人’,只是每个牢房之间的隔音效果很好,隔壁牢房的动静听不到,这也是为了防止‘串供’,毕竟会被关到这里的人,大多是需要从嘴里撬出些真实情报来。

    此处的‘客人’待遇很好,躺在卧榻上有人伺候着换药疗伤,当然手铐和脚镣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这个牢房被铁栅栏分成内外,内间再度被铁栅栏分成左右,卧榻在内右间,而有两名‘陪护’在内左间,伺候这位‘客人’饮水、用餐、出恭。

    而隔开内外间的铁栅栏,其门上有三个“铁将军”锁着,外间又有一人坐在胡床上值守。

    铁将军的钥匙分别在三个人手里,只是到了指定时辰才会有人过来开启铁门,以便里面的‘陪护’换岗,之所以这么麻烦,就是因为这个‘客人’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外头响起大门开启的声音,随后脚步声响起,片刻后数人走了进来,当头的是邾国公夫人尉迟炽繁,在其旁边的是侧室萧九娘,宇文十五跟在一边,刘彩云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来到铁栅栏门前,尉迟炽繁将手中一把钥匙交到刘彩云手上,让其和宇文十五一起,将三把锁打开,两名‘陪护’和一名看守随后和接班的三名同伴轮换。

    三把钥匙,分别在尉迟炽繁、李三九和刘彩云手上,每次开门的时候,不用劳烦尉迟炽繁到场,可以转由其心腹侍女翠云代劳,李三九可以转由宇文十五代劳,除此之外决不许其他人接触钥匙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麻烦,就是因为牢里的‘客人’实在是太特殊了。

    那‘客人’原已入睡,被动静吵醒之后挣扎着坐起身,刚换班的‘陪护’赶紧入内扶着,铁栅栏外的尉迟炽繁和萧九娘见着那人的模样,不由得心中难受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。”

    ‘客人’开口说话,声音和宇文温惟妙惟肖,不光尉迟炽繁和萧九娘,就连宇文十五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,因为这人和宇文温太像了。

    样貌、声音几乎以假乱真,若不是手上的蹊跷被尉迟炽繁等人发觉,又加上此人入府时身上都是伤,搞不好大家都笑容满面的“恭迎国公回府”。

    “你,不用再这般说话了,身上的伤自然有人照料,平日里饮食、起居也有人照顾,老老实实等候发落,不要有什么别的念头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“小的知道了。。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只觉得眼眶发热,急匆匆让人把铁门锁上,几乎是逃了出来,身边跟着的萧九娘也差不多,眼眶里有些许泪光闪现。

    这个人真是太像宇文温了,一见着面就想起不知何时回来的夫君,她二人在牢里根本都不敢多呆,每耽搁一下心就难受得紧。

    走上石阶转出门外,呼吸着新鲜空气,尉迟炽繁总算觉得好受一些,她带着萧九娘一起过来,为的就是让对方知道一件事:她可没有把这个人私藏起来,做什么丑陋勾当。

    “姊姊,我先回去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嗯,回去不要多想,此人等国公回来再由国公处置吧。”

    转入书房,尉迟炽繁和宇文十五以及刘彩云开始议事,处理善后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夫人,假国公混入府里,此事必须让官府立刻公布具体情况,说是贼人意图不轨,亏得府里立刻察觉,来了个引蛇出洞,所以有了那番动静。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要快,免得别有用心之人造谣,毁了夫人还有两位侧夫人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刘彩云提醒着,尉迟炽繁闻言点点头说道:“杨司马已经着手张榜公告了,我已经把此事来龙去脉向任长史和郝别驾说清楚,如果还有人敢嚼舌头故意传谣,官府不会坐视不理的。”

    见着尉迟炽繁心里有数,刘彩云放心许多,那个假宇文温入府时浑身是伤,兼之很快被识破身份,所以夫人和侧夫人没有被祸害,但外边的粗坯可就不会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毕竟事情过了一夜,到了第二日才把前来接应的贼人击败,万有什么人在外面乱传,说假国公在府里把女眷那什么了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“主母,万一逃掉的余孽到处造谣,我等可没法管啊!”宇文十五有些纠结,“那帮粗坯肯定会乱传,到时主母切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外头不是传国公嗜吃人肉么?嘴长在他们身上,不可能完全封住,只要把事情来龙去脉讲清楚,清者自清浊者自浊。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想着宇文温常说的这句口头禅,所以没怎么担心,只要夫君知道自己几个是清白的,那就没什么问题,之所以要赶紧把真相公布,也是避免谣言传到宇文温耳朵里,弄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“给大行台的书信送出去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主母放心,前后两拨人,马不停蹄的赶去安陆了,黄城那边也派了人,还有衡州周使君以及城外田氏那边也派人去说明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弄了这一出,也不知吓坏多少人,刘管事怕是也被吓得够呛吧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”刘彩云捋了捋头发,这话是说到她心里了,假宇文温被送入府的时候,她以为自己丈夫张\定发已经没了,当真是失魂落魄,回到院子里抱着儿子默默流泪。

    “谁曾想天下竟然会有人和国公长得一模一样,若不是。。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说到这里没再说下去,要是那假货不是遍体鳞伤,搞不好当晚她就被祸害了,回想起来真是让人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不要说她,搞不好连杨丽华和萧九娘都会被祸害,尉迟炽繁不敢想下去,真要出了这种事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收拾心情,她开始问别的事情:“捉来的人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主母,按着老规矩来,府邸里捉到的,那当然是‘死’了,府外面捉到的,送到州狱关着,当然具体拷问还是府里派人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你和李管家还有符头领按着规矩去做就行。”尉迟炽繁说道,这种阴暗的事情,宇文温尽量避免让她接触,所以现在也不想管那么细。

    “主母,当真要放那个姓李的回去么?”

    “放,这成日里变着法子要攻进来,他们不烦我都烦了!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说到这里惊觉自己有些情绪失控,赶紧补充:“要真是如二妹所说,从此以后不派人过来,大家都能消停了。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