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四章 铁窗泪

    邾国公府某处,不可名状之地牢内,关押着府邸的重要“客人”,当然这里和寻常的州狱不同,环境卫生通风良好,而且服务周到,地板一日一小扫,五日一大扫。

    地牢,在许多高门大户宅院里寻常可见,至于各地豪强坞堡里更是不可或缺,专门用来对付各种不听话的仆人、佃农、刁民还有各色人物。

    爱民如子的宇文使君,向来反对豪强私设刑堂动用私刑,为何其府里会有地牢?这是个哲学问题,不在寻常讨论范围内。

    李圆通被五花大绑,捆在一处牢房内的水平木板上,他的嘴里塞了东西,能呼吸但就是不能嚼舌自尽,但对于不愿苟活的人来说,这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严刑拷打么?想让我供出相关人员还有落脚点?休想!

    此次行动,李圆通在离开长安时已经写好了遗书,把家里的后事也安排好,作为杨府的老人,只要不触犯禁忌,当年的郎主、如今的陛下会照顾好他的家属。

    没能救出杨丽华,甚至连一面都没有见到,李圆通只叹天意难违,再周密的计划,实施起来也不可能有十足的把握,他原以为能够成功,结果还是输了。

    输在哪里?

    李圆通曾想过会在进入府邸时,和真的宇文温打了个照面,导致功败垂成,可如今看来不是这个问题,那个匆忙撤离的尉迟氏,说明宇文温应该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否则以宇文温狡诈多端的行事风格,不可能出现如此破绽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是输给一个妇人么?”

    他苦笑着摇摇头,事情的脉络大概猜了出来,假宇文温的身份还是被识破了,按着对方布置的情况,搞不好当晚就已经露陷。

    李圆通对假宇文温身份是怎么露陷的没有兴趣,事已至此,他的生命也快要走到尽头,人生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他,是杨府女仆与人私通后的私生子,生父是杨府护卫李景,一开始不承认这孩子是自己的种,所以李圆通那时是杨府的下人们帮忙拉扯大的。

    不对,是有了老郎主的关心,才有人敢帮忙抚养这个私生子,长大后父子相认,但李圆通对杨府的感情要深过父子之情。

    李圆通陪着杨府大郎君杨坚长大,作为随身侍从,经历了数十年风雨,又看着小女郎杨丽华长大,如今却没能把杨丽华从魔掌里救出,没脸回去见昔日的郎主、今日的大隋天子。

    回首往事正恍惚间,忽然有脚步声响起,李圆通知道接下来大约是要动刑,心中暗暗下了决心:一会只要口中之物去掉,就嚼舌自尽免受苦楚!

    先前在后院死战,李圆通热血涌上心头只想和对方同归于尽,如今想来还不如挥刀自刎快活些,所以想着亡羊补牢死个痛快。

    脚步声在牢门前停下,随即有人打开牢门进来将李圆通躺着的木板摇起,他正要演戏准备“招供”,以骗得对方把堵口之物去掉,可看见面前之人后,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面前站着的几个人,杨丽华就在当中,面色哀伤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李圆通奋力挣扎着,只是绳索捆得很紧根本无法挣脱,捆着他的木板摇起来后,其他人都离开牢房,只留下杨丽华和一名瘦弱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上前将李圆通嘴里的东西拿开,得了自由的嘴巴没有嚼舌而是奋力喊着:“公主!”

    “李伯。。”杨丽华凄然一笑,“没想到,是李伯亲自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!陛下想你,殿下也想你啊!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。”杨丽华说到这里已是泪流满面,“我在这里很好,只是不知父亲。。还有母亲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公主,陛下和殿下都好,太子也好,晋王也很好,就等着公主带着小公主回去一家团圆,只是老奴无能,没能救公主出去啊!”

    李圆通说到这里泪流满面,他怀着必胜的信念,来到巴州西阳城,原以为此次定能成功将杨丽华救出,奈何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一想到看着长大的小女郎,还得在宇文温魔掌下委曲求全,就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杨丽华当年还是周国太后,然后在皇宫里莫名失踪,当时的辅政丞相杨坚,对外宣称杨丽华病故,所以对于世人来说,杨丽华已经不在人世了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杨坚自从得知杨丽华下落之后,从没放弃营救女儿,如果能够将杨丽华救回去,自然是封为公主,所以李圆通便称呼对方“公主”。

    旁边的年轻男子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身份,但肯定是监视杨丽华和他对话之人,李圆通猜对方大概也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,顾不得这么多便直接和杨丽华对话。

    他是死定了,而杨丽华的身份,想来邾国公府除了宇文温,还有会有诸如夫人尉迟氏之类知道,所以也没什么避讳的。

    “李伯,你答应我,不要自尽,要好好活着,我求得夫人放你一条活路,回到长安后和父亲说不要再派人来了。”杨丽华哽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,公主!陛下一定会救公主回去的!!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很好,娥英也很好,不要为了我让无辜的人再来送命,这是我向夫人求来的机会,李伯,你答应我好么?”

    “公主,老奴无能,可陛下一定会救公主回去,还请公主不要如此!”

    “不!不。。和父亲说我在这里很好,不要再派人来了,否则,我就自尽,也免得累及无辜之人!无论是父亲的人,还是。。邾国公府的人,不要再为了我,做无谓的厮杀!”

    杨丽华面露决绝之情,她夹在宇文温和父母之间左右为难,这些年来,明争暗斗之中,也不知道多少人为了她的事情丧生。

    她一直和母亲独孤伽罗通信,母女俩一直瞒着杨坚,至少杨丽华一直请求母亲瞒着父亲,然而父亲还是查出她在宇文温身边,执着的派人要救她。

    杨丽华不想离开宇文温,也不想寒了父母的心,但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,即便她本人能够坦然处之,可作为母亲,她要为女儿还有儿子积德。

    所以只有这样,才能制止流血,让深受父亲信任的李圆通带话,他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。

    “李伯,求你答应我,带话回去给父亲,不要再派人来,一切随缘吧,届时我会写一份信,请李伯带回长安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。。是老奴无能啊。。”李圆通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李伯,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见着李圆通默不作声,杨丽华忽然跪下,不顾李圆通的高声喝止,磕起响头来:“李伯,你看着我长大,如今父母远在长安,丽华不能尽孝面前,便在此磕头,请李伯替我代父亲、母亲受了!”

    李三九见着杨丽华磕起响头,赶紧上前将她搀起来,待得两人又说了几句,便搀着杨丽华离开,临行前吩咐候在外头的护卫: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好好的看守此人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