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三章 手

    尉迟炽繁看着面前下跪请罪的宇文十五,叹了口气说道:“国公说过,计划赶不上变化,何况这计划是我首肯的,与你何干?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主母!是小的考虑不周,差点让贼人伤了主母,还请处罚!”

    “那你便陪棘郎和鹊哥玩上几日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小的遵命。”

    宇文十五起身,李三九见状上前禀报:“主母,袭击府邸的贼人,除了少数几个之外,其余未死的贼人已经被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府里护卫伤亡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首先关注的是自己人的伤亡情况,听得李三九说府里护卫只有受伤没有死亡,算是松了一口气:“也亏得有环锁铠护身,否则这刀来刀往的不知会死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那两个人刚进大门没多久便发现不对,否则也不会让他们攀上屋顶,直接往后院冲来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十五有些扼腕痛惜,周密的计划,按说没有什么漏洞,结果还是半路出纰漏,也亏得事先把家眷和小郎君们都转入避难所,否则还不知会闹出何种祸事来。

    “无妨,既然抓住了贼人,那便是好的,逃掉的贼人呢?”尉迟炽繁问道。

    “主母,杨司马正在领着人全城大索,任长史那边也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府里还要多久才能恢复正常?”

    “还需一个时辰,符头领正在领着护卫搜查漏网之鱼,方才后院已经过了一遍,没有发现异常。”李三九答道,“小的已经派人再查一遍,以免有疏忽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一切就按事前商定的办,绝不能出现差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待得宇文十五和李三九退下,尉迟炽繁转入书房一隅的屏风后,在侍女的协助下,脱掉外面罩着的衣服,露出里面穿着的环锁铠。

    这是宇文温给她量身定做的环锁铠,杨丽华和萧九娘也各有一件,这东西尉迟炽繁本不想穿,只是事情太过危险不得不如此。

    脱下环锁铠再度穿上外衣,想着刚才急匆匆撤退的一幕,尉迟炽繁叹了一口气:“现场坐镇,还真是不容易,也不知夫君何时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抚摸着制作精良的环锁铠,那冰凉的手感让她不由得回想起昨日发生的一暮暮来:

    全身是伤的宇文温被巴东郡守许绍从巴水救回,尉迟炽繁见着夫君如此惨状几乎哭成泪人,和杨丽华以及萧九娘跪在榻边握着宇文温的手不肯放。

    这一握就握出剧烈心跳来了:那手有问题!

    一开始,尉迟炽繁心乱如麻,就担心着宇文温的伤势,只是后来发觉情况不对,夫君的手,和记忆里熟悉的手不一样。

    首先,宇文温的手是轻微起茧的,因为平日里拿着那些奇怪的“杠铃”、“哑铃”锻炼,还有每日不间断练刀,所以双手手掌有些许茧子。

    可此时所握的手掌并没有茧子。

    当然,宇文温去邺城到回来经历六个多月,也许这六个月没有锻炼,所以原先的茧子也许真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,尉迟炽繁稳住心神,在医生给宇文温处理伤口时,又试着握了几次,愈发觉得不对头,还是那个原因:手感不对,真的不对。

    莫非人是假的?这念头一冒出来,尉迟炽繁自己都吓了一跳,看卧榻上躺着那位的样貌,除了自家夫君还会有谁?

    正纠结间,杨丽华把尉迟炽繁拉到一边角落,纠结着说出一个‘惊人’发现:手感不对,这双手,不像是宇文温的手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把自己的发现也说了出来,两人见着有另一人发觉不对,不由得心中打起了鼓,后来萧九娘也找来,支支吾吾的说夫君的双手手感不对,似乎不是原本的手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发现问题,那就说明不是错觉,一个可怕的可能,让三人心里惶惶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她们会熟悉宇文温的手?道理很简单,某人的手不老实,成日里在自己身上摸、捏、抓、搓、揉,想不熟悉都不行。

    更别说十指相扣是常有之事,尉迟炽繁和两位‘妹妹’,同宇文温朝夕相处,那种手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。

    不用拿身体某个部位去试,光是握手就能感觉出来不对。

    也许是某种缘故导致手感不一样?

    世间无奇不有,也许是宇文温在邺城有了什么‘奇遇’,导致双手给人的感觉不一样,所以尉迟炽繁不敢妄下定论,需要通过别的途径来“验明正身”。

    方法很简单,还是看手,杨丽华注意到一个细节,如今躺在书房榻上的那位,中指和无名指的长度是一样的,而正常人的中指要明显比无名指长,宇文温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除非中指受伤短了一截,可杨丽华当时注意了一下,那位的中指并无受伤的痕迹,所以躺在书房榻上浑身是伤的那个人,不是宇文温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太过惊悚,待得杨丽华说出疑点,尉迟炽繁还将信将疑,借故再度入书房握住“夫君”的手,待得确认无误之后,她只觉得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三人不约而同去洗了手,然后尉迟炽繁心急火燎的找来管家李三九、宇文十五、刘彩云商量对策,很快得出结论:有人要对府邸下手,这个假宇文温混进来只是计划中一部分,肯定还有帮手。

    帮手会从哪里来?

    明日便有蜀地过来的粮船,极有可能就在粮船上潜伏着人手,或者随行的人员就是帮凶,所以对方所图盛大,而目标也很明显:奔着杨丽华来的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尉迟炽繁找来住在侧院的杨济,把相关情况一说,杨济也是呆了半响,最后众人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那个人是假的,所以肯定要抓起来拷问,可问题随后也来了:谁去拷问?

    人是假的,但样貌极度相似却是真的,拷问自然要动用手段,光看样子有谁下得了手?谁又敢下手?这和对真人下手感觉几乎没区别。

    日后郎主回来得知此事,难免心里会有想法,除非是宇文温亲自动手,否则他的身边人没谁敢动,宇文十五不敢,李三九不敢,符有才也不敢。

    总不能让尉迟炽繁动手,何况尉迟炽繁更加不敢。

    杨济也下不了手,但他纠结了一会还是下了决心来当这个恶人,一切很顺利,那个假宇文温一开始还拼命喝骂、又是各种装可怜,弄得尉迟炽繁心如刀绞,但杨济问的一个问题,对方却无法答上来。

    呼保义是谁?及时雨又是谁?

    呼保义是宋江的绰号之一,另两个绰号是“及时雨”和“孝义黑三郎”,来源于明代施耐庵所著水浒传》,这个问题,在这个时代只有宇文温和杨济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结果对方答不出,所以肯定是假的。

    没怎么用刑,对方便把一切都招了,众人随即制定出应对方案,决定来个将计就计,一切照旧,到了次日,“宇文温”邀请李东家和梁掌柜到府一叙。

    然后就来个一网打尽,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相应准备工作都已做好,按说尉迟炽繁应该带着家眷们入避难所躲避,可尉迟炽繁却要效法宇文温,来个“稳坐中军帐”,作为府邸众护卫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奈何“计划赶不上变化”,困兽斗的邺枭竟然从屋顶强行突袭,攻入后院,宇文十五不敢让主母涉险,安排护卫护送尉迟炽繁转移,差点给人误打误撞追上。

    也亏得应对得当,否则让那帮贼人近身,真是会弄巧成拙。

    “差点就弄巧成拙。唉。真是不经历就不知道风险啊。”尉迟炽繁叹了口气,转身走出书房。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