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九章 策划

    两辆四轮马车行驶在街道上,在护卫的簇拥下向着邾国公府方向驶去,第一辆马车中,王越正和李东家交代着一些事宜。

    “李东家,实不相瞒,虽然国公要求见李东家,可国公如今身上有伤,见客时间不能太长,请长话短说。”

    “啊?既如此,李某不如改日再来?国公养伤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既然国公要见客,想来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那李某一会便长话短说。”

    李圆通答道,面带笑容看着对坐的王越,强忍着心中杀意,作为隋帝杨坚的心腹,他,终于可以进入宇文温的府邸,接触到那个人。

    作为杨府的家生子,他比如今的大隋天子还要年长几岁,虽然当时年幼,但可以说是看着杨府大郎杨坚长大的,同样,也是看着小女郎杨丽华、小郎君杨勇、杨广长大的。

    那年,小女郎杨丽华被选做大周的太子妃;那年,太子妃杨丽华成为皇后;那年,皇后杨丽华成为太后。

    那年,大周太后杨丽华被一个禽兽拐走了!

    李圆通看着杨府小女郎杨丽华长大,郎主杨坚、主母独孤伽罗的失女之痛,他也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那个禽兽的巢穴就在眼前,而那个人,大隋公主杨丽华,就在眼前的巢穴之中!

    当年的郎主,如今的陛下,偶然间得知在皇宫离奇失踪的杨丽华,被西阳郡公宇文温拐到了山南安州州治安陆,后来又转到这长江边上的巴州西阳城。

    为了救女儿,杨坚派出了许多人,但大部分都折在了西阳城。

    卑鄙无耻的宇文温,为人狡诈异常,西阳城里到处都是其安排下的眼线,奉命潜伏的“邺枭”损兵折将,但总算有人顽强的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吸取教训不再鲁莽行事,只是暗中观察收集情报。

    强攻是不行的,宇文温做贼心虚,把整个府邸防得水泄不通,去年除夕陈国始兴王陈叔陵率兵围了府邸,强攻之下伤亡惨重,自己还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强攻不行所以要智取,但如何智取是个难题,杨坚亲自主持策划相关行动,各种方案研究了许久,花费无数心血。

    杨丽华是要救的,还有小公主宇文娥英也要救走,如果能顺便把那禽兽解决那就更好,今日是个好机会,李圆通作为最合适的人选,领着投效的“邺枭”进行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‘可惜,宇文温却不在府里。’李圆通如是想,但也只有这样,才让他们有了机会,一个偷天换日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个邀请蜀地“李东家”来府一见的邾国公,并不是宇文温!

    按照杨坚的指示,李圆通暗地里组织人手,花了许多功夫,找到了一个和宇文温样貌高度相似的人,一个二十多岁的乞丐,一个老天赐予的机会!

    这个乞丐经那些见过宇文温的人辨识,又经杨坚亲自观察,确实样貌和宇文温相似,虽然不敢说一模一样,但短时间内足可以假乱真,所以下一步计划就可以进行了:

    趁着宇文温外出,用这个假宇文温蒙混过关,进入其府邸将杨丽华和宇文娥英带出来,然后和外边接应的人汇合立刻撤离。

    整整半年,李圆通都在进行相关准备,首先矫正乞丐的口音,然后训练基本的礼仪、谈吐,又把巴州官府的情况汇总让其反复温习,为的就是最后那一击。

    今年的三月底,李圆通潜行到黄州州治黄城,找了个隐秘的院子安置这个乞丐还有相应人员,就等着宇文温领兵外出时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结果宇文温不久后却前往邺城,反倒让这一步棋尴尬起来,后得邺城那边的细作来报,说宇文温要到九九重阳之后才返回。

    后来又有同州粟特安氏密报,说宇文温和他们定下买卖,让其在九月底派人到巴州,用十三万五千斛粮食交易十二面琉璃镜,权衡利弊后杨坚决定计划变更。

    动手的时机,改在九月底,宇文温即将返回西阳城前夕。

    李圆通扮做前来交易的“李东家”,而假宇文温以受伤昏倒路边\水边的办法,在交易前夕进入宇文温府邸,然后“邀请李东家”前往府邸会谈。

    于是李圆通可以协助假宇文温“演戏”,把杨丽华和宇文娥英“带”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顺便连宇文温的夫人尉迟氏及嫡子也带走,那种悲痛欲绝的滋味,也要让宇文温好好的品尝品尝!!

    为了配合此次行动,杨坚甚至选择和南朝陈国秘密缔结盟约,来个公私两便:北线隋军进攻幽州,南线隋军进攻山南荆襄,陈军趁机北伐,收复淮南州郡。

    陈军进攻合州,于公来说切断了山南和邺城朝廷的联系,对于隋军攻打山南荆襄有很大好处;于私,宇文温就无法返回山南,而女人当家的府邸,更加容易出现漏洞。

    这个偷天换日的计划很大胆,但成功几率也不低,只是九月初的一场变故,却险些让此事出了个大纰漏:北线隋军差点捉到周国天子,而宇文温在那场袭击中受重伤。

    在长安的杨坚收到急报后立刻改变计划,用尽一切办法将消息传到潜伏在黄州的李圆通,他收到这个消息时是九月下旬,距离动手就差几日。

    此时陈军还未进攻合州,而宇文温负伤不可能如期返回,在驿路通畅的情况下,巴州这边肯定收到消息,那么如果宇文温突然在巴州出现,不能不让人生疑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似乎老天在保佑此次行动成功,经过仔细研究,考虑到宇文温的养伤日期,行动日期定在十一月,而假宇文温进入府邸的方式,依旧是“受伤”昏倒路边\水边。

    陈军果然攻入合州总管府地界,道路已经断绝,这样一来宇文温也许不会回来,但没关系,邺城无法和山南联系,所以其府邸家眷也许知道其遇袭受伤,但未必知道会何时回来。

    既然重伤,那么养伤至少要月余,所以十一月的这个时候,宇文温不可能回来,所以“宇文温”就如期回来了!

    偷天换日,就是今天要在西阳城上演!

    合州走不通,宇文温也许会翻越大别山,西阳城东面的巴水,就是源于大别山脉,所以宇文温翻山时身负重伤,落入巴水漂到下游,就于情于理。

    随从去哪里了?肯定是没于大别山上了,这样也解决了随从去向的问题,而伤重的情况也有好处,那就是方便遮掩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那个乞丐,和宇文温本人很像,但也只是像而已,其他破绽也不是没有,尤其是身体特征,而这些特征是没办法伪造的。

    首先没人知道宇文温具体有哪些身体特征,例如身上哪里有痣、痦子、胎记或者明显的疤痕;其次,宇文温府里的各种事务根本不懂,一旦时间久了必定露陷。

    所以,需要身负重伤,那么其家眷的关注点就是在身上伤口、脸部擦伤,所以身体的细微不同也不会立刻察觉,重伤之下的半昏迷半清醒,更是最好的借口。

    家事,可以装作神志不清推掉,无需说太多话,也就不会露馅,而时不时的“清醒”,却可以恰到好处的“邀请李东家”过府一叙。

    另一个重点是,浑身是伤的情况下,这个假宇文温不会有和妻妾同眠的想法,一来免得被熟悉宇文温身体的妻妾发觉不对,二来是避免把杨丽华给那什么了!

    许给这个乞丐的好处,是封伯,还有土地宅院、仆人、美婢,可谁知道这人会不会见色起意。

    即便是谨遵吩咐不动杨丽华,可据说宇文温夫人尉迟氏貌若天仙,万一这假宇文温起了心思,结果把事情搞砸了,那就一切都完了!

    所以昨日重伤的“宇文温”漂在巴水上顺流而下,被人救起随后送回府邸,今日,“李东家”如期而至,“受邀”前往府邸面见“恢复神智”的邾国公,时间很紧凑免得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个梁掌柜做帮手,他们三个人,就可以展开行动,李圆通担任杨坚的随身护卫多年,身手不错,而那一位梁掌柜,更是个中好手。

    只要会见顺利进行,到了那时选择就很多:首先李圆通“挟持”他,带着杨丽华母女离开,这是最简单的流程。

    看情况,把尉迟氏也抓走,最好能带上其子,然后一行人离开府邸,在外围人员的接应下离开。

    不用走多远,出了城登船直接南渡,到对岸的陈国郢州武昌城,那里有自己人在等着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有变,李圆通派了人手,冒险在西阳城各门和宇文温府邸附近盯梢,防止宇文温真的回来,可老天保佑,一夜过去之后,真正的宇文温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邾国公府,也没有异常,一切的一切,都预示着此次行动会顺利完成,一会即将上演的,将会是一场精彩的演出,救出杨丽华,让那个宇文温遭到报应!

    为了力求逼真,假宇文温的伤是真的,而李圆通亲自赴险,也是为了防止有变:那个乞丐,未必镇得住场面,其他人也不行,只有他才能胜任随机应变。

    换做别人来做,隋帝杨坚不放心,只有李圆通这个杨府的老人,才真正靠得住,因为只有杨府的老人,杨丽华才会认得,也只有李圆通才能说服杨丽华。

    怕就怕,杨丽华对那个畜生动情,不愿意走!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