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九章 排列组合

    五味斋,验货完毕的李东家和王掌柜来到包厢,十二面琉璃镜都一一仔细看过,李东家十分满意,片刻后刘掌柜带着其他人来到隔壁包厢,两边筵席同时开始。

    “王掌柜,琉璃镜果然是宝贝,李某从未见过如此神奇之物,能将人照得纤毫毕现,下次李某定然筹措更多的粮食,来买这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李东家,若真的能运来粮食,想必王某东家也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“西阳郡公年轻有为,李某能为郡公效劳不胜荣幸。”李东家说道,宇文温是琉璃镜买卖的幕后东家,对豪商们来说已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“李东家,王某东家如今已经进位邾国公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李某孤陋寡闻了,失言,失言。”李东家拱了拱手,“李某受安氏所托而来,不知国公是否回到西阳?如果国公有空,李某斗胆想面见国公,蜀地能提供的,不光是粮食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最近身体微恙,怕是不凑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李某唐突了,失礼,失礼。先罚酒三杯!”

    宾主双方开始把酒言欢,此次交易进展顺利,李东家运来的粮食成色不错,没有掺沙、以次充好或者发霉,十三万五千斛是实打实的分量。

    琉璃镜更不用说了,做工精良,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交易双方都很满意,一手交粮一手交镜,对于王掌柜这边来说,粮食运进粮仓即可,这是在自家地盘,没什么难度,关键是对方。

    “李东家,是否需要在下安排返程事宜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王掌柜,李某自有办法平安回去。”

    从上游到下游,乘船很轻松,可要是返程就麻烦许多,再乘船就是逆流而上,即便是小船也颇为费力,全程需要船夫划船。

    但关键是一路上未必平安,沿途各国水军巡哨的战船倒还好说,打点打点就行了,就怕遇见水匪。

    一如山贼通常由农民转换而来,各地的水匪和渔民根本就是一个人的两个面目,在江河湖泊打渔为生的渔民,见着落单的旅人、客商,可以瞬间变成杀人夺财的水匪。

    十八艘船规模的船队,沿途的渔民未必敢起歹心,可要是回程时李东家一行乘坐几艘小船,难免就遇见歹徒,可能整村的渔民,瞬间变成凶神恶煞的水匪。

    水战和陆战不同,船翻了以后,那些旱鸭子甚至不用人扯,自己就会溺死,水性一般的人,被扯到水下一会就断了气,水性好的人可以轻松干掉许多人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走陆路也是相对稳妥的选择,但也好不到哪里去,沿途的山村、豪强地盘,某个偏僻路段,都有被杀人越货的危险。

    这年头出远门行商不容易,除了水、陆路要躲避各类匪、贼,即便官府都不是好打交道的,随时有黑心的刺史、郡守等地方官见财起意,按个“贼赃”的罪名杀人夺货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王越对于李东家很佩服,他本人当年也有远赴千里做买卖的经历,但那是作为陈国某权贵羽翼下的掌柜,在己方国土郢州做买卖。

    对方横跨数个国家,不畏艰辛做的是大买卖,这才是豪商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王掌柜,李某听安氏提起,邺城那边也有商家不远千里南下,来到巴州收购琉璃镜?”

    “正是,但亏得水运之便,只有李东家这边能运来大量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如有机会,下次李某定能运来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,想来国公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那位年长者,是李东家手下的梁掌柜,喝到一半后告退更衣,归来时入座前暗暗向李东家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“王掌柜,李某先派人带着镜子返程了,只是我和梁掌柜留在城中叨扰数日,看看是否有幸得蒙国公召见。”

    “那李东家和梁掌柜便请安心住下!”

    宾主双方觥筹交错间,有侍者进来,王越听其耳边低语片刻后惊讶道:“此事当真?”

    “是,小的奉命传话,绝无半句虚言。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邾国公府附近,街口处行人匆匆,宇文使君自从就任之后为巴州百姓做了许多事情,为人随和,深得民心,但稍微让人有些惊讶的是,府邸周边防御“过度”森严。

    也不能不如此,去年年初除夕之夜,陈国的始兴王陈叔陵率领陈军渡江偷袭,在内奸的带领下围攻当时的西阳郡公府,也亏得防御严密才没让对方得逞。

    有鉴于此,宇文温的府邸附近民宅盘查甚严,大家也都没什么怨言,毕竟有了西阳郡公(邾国公)府邸在,周围的治安都好了许多,蟊贼再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邾国公府附近时常有府邸护卫巡逻,所有无故张望府邸的行人,很容易招来护卫的询问,至于马车一类更是不能无故停留附近。

    一名行人瞥了一眼府邸方向,继续前进,在街道上左拐右拐几次,进入一个小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如何,今日府邸外围警戒用的是哪套方案?”

    “丁。”

    “丁?今日一早,我等勘察的结果,他们用的是乙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改了,大概是今日不同寻常,所以临时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套方案,每日里换,也不嫌累得慌!”

    一人冷笑道,旁人闻言都是面露鄙夷之色,他们个个身穿环锁铠,又在外面套上了寻常衣服,精心准备了许久,终于等到了动手的日子。

    在西阳城潜伏了一年大半,宇文温养的看门狗疯狂异常,他们的无数同伴失去了生命,用血泪记录下宇文温府邸外围据点的警戒方案。

    西阳郡公府,如今已改称邾国公府,其外围街坊民宅之中分布着许多暗岗,这些隐藏于民宅之中的建筑,形成了府邸的外围防线。

    一如天上的星辰,按着各自的排列组合形成星宿,这些暗岗建筑,并不是同时都有人值守,根据不同的组合,形成了不同的防线。

    统计了一年多,他们归纳了这些暗岗曾经出现的排列组合,总共有十套,为了方便区分,他们用地支“甲乙丙丁。”等分别命名。

    每一种排列组合,会导致府邸周边小巷通行路线不同,这种不知基于何种心理才出现的布置,对他们的行动造成不便。

    并不是说直接堵路封巷,而是随着护卫的值守,那些机关也随之处于待命状态,陷阱、拒马、绊马索、渔网甚至强力弩箭,随时都会成为袭击者致命的隐患。

    所幸经过一年多的观察,他们确定了这些排列组合,每日值班换岗的护卫,暴露了这些暗岗的启用规律,当然,也付出了许多血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诸位,一年多了,今日便要决出胜负!”

    一名男子忽然说道,手腕上一只怪鸟猎食的纹身展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用了半年时间,分成数人一批,分了不知多少批才潜入这杀机四伏的西阳城,在场的你们,还记得丧命于周人手下的伙伴么!!”

    “没有!!”

    “他们被俘之后,全部当场嚼舌自尽,为的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为了今日事成!!”

    “很好!陛下有旨,杀宇文温者封郡公,救公主者亦封郡公,其余人等皆有封赏,今日开府亲临指挥,我等唯有进,没有退!!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