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七章 卸货

    翌日,长江之上,十八艘大船顺流而下,左右又有十余艘周国战船随行,前方不远处是峥嵘洲,过了峥嵘洲后下游不远处,就是北岸的西阳城,也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船队是从长江上游的蜀地出发顺流而下,又借着秋风所以一路顺水顺风,虽然每艘船都满载但一样走得很快,如同这个时代的许多豪商一般,一趟下来穿越多个国家。

    蜀地为隋国国土,出了长江峡口,北岸是梁国,南岸是陈国,两国敌对所以江防甚严,而到了汉口一带,北岸又是周国国土,南岸是陈国郢州,双方也是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船队还是安然无恙行驶了千里,一路上不是没有遭到各国水军拦截,但都是有惊无险的通过,因为对于各国边将来说,没谁和钱过不去。

    船只启程时,装满了沉甸甸的粮食,共计十三万五千斛,这么多粮食要离开隋国,按说官府不可能查不出来,但真就是没人会管。

    十三万五千斛,按一人每月消耗二斛、一年消耗二十四斛计,足够五千六百士兵一年的口粮,不算多也不算少,但沿途的梁军、陈军、周军就是视而不见,无非就是钱开路了。

    长江南北两岸对峙,边将随时都会拔刀互砍,可私下里和对面做买卖的事情屡禁不绝,豪商们往来各地,相关人脉都已经营数十年,所以只要钱开路,运的货物不要太过分就行。

    十八艘船的船队规模不算太大,所以拿了好处的边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经过汉口时,又有周国水军战船随行,而已经被打残的陈国郢州水军,根本没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南朝水军向来犀利,未曾料竟然窘迫到如此地步。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人矗立船头,看着南岸樊口那破败的水军营寨废墟有感而发,顾及左右‘护航’的周国战船,特意压低了声音,其人年约四五十岁,精神矍铄身材硬朗。

    “东家,前方即为峥嵘洲,昔年桓玄兵败之地。”

    又一人走上前来,其人年纪更大些,头发花白但身形同样硬朗,说话中气十足,两人看着峥嵘洲上的周军水寨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有战船,看来是对付樊口陈国水军的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消息所称,和下游的伍洲一起把江面封锁了,若是。这峥嵘洲的战船顺流而下,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都顺流,就看谁快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低声交谈着,像是在评论江景,因为有周国水军战船‘护航’之故,峥嵘洲水寨没有做出反应,船队很快通过峥嵘洲,向着前方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西阳城就在眼前,只是江边有很多人在忙碌着,船上之人举目望去,只见江边正在修筑江堤,许多货船不顾水流湍急,直接靠在岸边卸下石料。

    “竟然在修长江大堤。好魄力,这么多的人手,这么多的运石船,工程量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“东家,准备到了。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码头上,王越正和一名中年人握手寒暄,对方姓李是蜀地的大商人,也是同州粟特安氏一族的生意伙伴,亲自押送粮食到西阳,交易琉璃镜。

    “王掌柜,这是安郎君转来的信件,请查验。”

    王越接过对方交来的信封,从中抽出一张信笺,仔细看了几遍,确定是宇文温的笔迹,行文中有约定的暗语,随即小心收起,笑着说道:“李东家,请,我们城里说话。”

    李东家登上早已等候在码头上的马车,那头发花白的老者紧随其后,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向西阳城驶去,而邾国公府的刘掌柜则与对方的其他人员留在码头,准备验货。

    十八条船,载有十三万五千斛粮食,其中六条直接停泊在西阳城附近江边,为了卸货特地搭建了临时码头,而剩下的十二条船,到下游巴口卸货。

    西阳城外的临时码头,已经充分准备好,六条粮船同时靠泊,等候多时的搬运工,在刘掌柜等人的指挥下一拥而上,开始卸货。

    一袋袋粮食从粮船里搬出来,扛到准备好的大秤上过一遍,然后扛到马车旁,割开布袋将米倒入木桶里检查成色,确认无误便倒入车厢,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岸上,几队全身披挂的士兵正在警戒,大盾摆成盾墙,他们就站在盾墙之后,看着岸边临时码头上的人们卸货,而不远处的城墙上,警戒的州兵也增强了守备力量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是增加了弓弩手,如今已升任幢主的全有,身着铠甲在城头巡视着,时不时瞄一眼岸边的临时码头,不远处的江堤工地,士兵的数量也明显增多。

    “幢主,这么多粮食,是从哪里运来的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别瞎打听,不该问的别问,不该说的别说。”

    提问士兵尴尬的摸了摸头,全有见状没再教训,看着岸边的那些大船,他倒没怎么纠结:既然是宇文使君弄来的粮食,那就肯定不是中饱私囊,对大家都有好处,所以哪里弄来的根本不重要。

    州兵们的生活越来越好,家里都分了田,杨司马赏罚分明,个个家里一大帮人吃得饱穿得暖,全有本来想着加入府兵,奈何州兵这边缺骨干,所以就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昔日穷得响叮当的大头兵,如今已凭着军功当了幢主,不光全有,许多伙伴都不同程度的晋升,训练积极、装备精良,都盼着再打仗立功。

    “都盯着些,有不对劲就听我号令!”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粮船渐渐搬空,刘掌柜和对方人员核对了数目确定无疑,随后把手一挥,开始接收货船。

    往来大江东西的商人,从上游贩货运到下游,做完生意后一般情况下是把船低价处理,轻轻松松带着钱帛往回走,要么车马走陆路,要么乘小船逆流而上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道理,大船顺流而下很轻松,可要逆流而上却很麻烦,若是东南风的季节也还勉强,若是到了秋冬时根本就划不来。

    路上花费时间太多不说,雇佣船夫划船费用颇大,尤其是豪商贩货,船队内十几条船,基本上做完买卖那船就贱卖脱手。

    这算是司空见惯,此次刘掌柜也特意提起要‘买下’这些船,己方要另做他用,当然这只是托词,实际上防的就是船有夹层,藏着一些不该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事先谈好的,当然李东家这边也没要费用,毕竟区区十八艘船的价格,比起琉璃镜的价格根本就是九牛一毛。

    西阳的船夫涌上货船,每艘船分别还有十余士兵随行,离开码头后顺流而下,前往下游的伍洲停泊,在那里检查无误后,将货船转作他用。

    见着一切正常,刘掌柜心中松了口气,笑着邀请对方人员登车入城。

    同样的场景,在巴口上演着,只是规模更加庞大,巴东郡守许绍,和邾国公府的人一起坐镇,指挥着青壮验货、拆船,虎林军也派出千余士兵在岸边‘围观’。

    粮船的来历没人问,也没人敢问,得益于人手充足、组织得力,卸货、验货、将船驶入下游伍洲,都顺利的完成。

    “诸位,请到巴东城,在下已经安排了酒席为诸位洗尘。”

    邾国公府的人领着粮船人员往巴东城走去,许绍向着身边的虎林军将领点点头,随后招手唤来下属:“他们要在巴东城过夜,今夜注意戒备,小心提防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‘希望一切顺利吧。’许绍心里想着,看了一眼远处的西阳城随后转身离去。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