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决断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隋军骑兵,让宇文温一度怀疑起人生,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身处游戏世界,系统出错把不该出现的怪刷出来了,否则无法解释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脑袋乱糟糟,最初以为是自己撸多了出现幻视,转念一想自己可从没撸过,那么这帮身穿黄色戎服的就肯定是隋军没错。

    特么说好的太行八陉都堵住了呢?这帮隋军是从哪里蹦出来的?一千多骑兵啊喂!

    千余骑兵的规模,总不能是骑马爬山过来的,那么就是说太行八陉中的某一陉被隋军打通了,看着对方来袭的方向,大约走的就是襄国以北真定以西的井陉。

    据说井陉口距离襄国有两百余里,襄国到此处大约四五十里,这么说来就是典型的骑兵昼夜疾驰三百里突袭的战术。

    能够夜间行军的骑兵可是精锐,一千精锐用好了可以击破数万敌军,更何况宇文温这边的天子出行队伍还掺杂着许多宫女、宦官、杂役和文官,根本就不是实打实的军队。

    怎么办?是收缩起来硬抗骑兵冲击,还是让领导先走?哪一样都不好办啊!

    这只队伍有禁军骑兵护送,加上武装宫廷侍卫,战斗人员也不下一千,看起来可以搏一把,可坏事就坏在还有大量非战斗人员,这帮猪队友只会坏事。

    如今是常规的行进队列,总体来看是一字长蛇阵,要想马上缩成几团,如果是虎林军倒是没问题,因为这可是必练科目,但那些宫女、宦官等非战斗人员哪里做得到。

    步兵硬抗骑兵,靠的就是长矛结阵外带弓弩反袭扰,如今的形势哪里做得到快速结阵,更何况大部分人手里连长矛都没有。

    禁军可以下马和侍卫一起抱团,可是一大堆非战斗人员四处乱窜会阻扰聚集速度,隋军骑兵如今距离队伍也就两三里左右,顷刻之间就冲到了,哪里有那么多时间。

    结阵不成,骑兵一个冲锋就可以把数倍于己的步兵冲散,随后就是惨烈的大屠杀,散兵形态的步兵根本无力反击骑兵的收割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就只有“让领导先走”,因为隋军的目标显然是皇帝。

    隋军是如何知道周天子在此处的?这已经没时间想了,皇帝安危事关重大,既然守不住就得将其转移,趁着隋军还有一段距离,赶紧带着皇帝开溜。

    往南跑,还有十余里就到易阳城,进了城就安全了,易阳是洺州州治,守军不会少,只要关闭城门,就能据守待援,甚至在冲过洺水时就能死守石桥,将追兵隔断在后。

    然后召集四周的周军勤王,易阳离邺城也就百里左右,军队很快就会赶来支援,偷袭的隋军肯定不敢久留必定后撤,这样一来皇帝就不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但是问题来了:皇帝先走,那谁来断后?

    隋军骑兵已进入冲锋状态,速度很快,他们这边带着皇帝上马开溜,马速起来后那些隋军怕是也逼近了,所以要组织人手拦截,那么谁来组织?

    按说是要皇帝下令,只是这位年纪小,如此紧急情况搞不好都吓傻了,那么就是负责安保的左宫伯尉迟靖负责,但这位不可能留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使命是保护皇帝,同时也是监视皇帝,为尉迟家看住这一尊佛像,所以贴身护卫皇帝是必须的,只会护送皇帝撤离,不可能留下来指挥拦截。

    从看见敌军就要杀到,电光火石间宇文温已经做出了决断,他翻身下马跑到天子车驾前,不顾宦官阻止,强行突破拦截冲进去,一把将宇文乾铿从车上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西阳公,你。你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陛下快走!”

    宇文温顾不得失礼,把宇文乾铿扛在肩上,向着赶上来的尉迟靖说道:“卢国公,带着陛下快走!!”

    尉迟靖闻言愣了一下,随即用力点头,告了一声罪便把小皇帝抱上他的坐骑,随即翻身上马,宇文乾铿稍微回过神来,向着宇文温问道:

    “西阳公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陛下,隋军杀来了,请陛下快走!”

    “啊!那怎么办?”宇文乾铿吓得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卢国公,带着陛下快走,我来断后!”

    “你们,跟着本官护送陛下,你们,留下来断后!”尉迟靖高声喊着,宇文温决定留下来断后,这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不过眼下情势危急,也只有这样做才妥当。

    “西阳公,你也走啊!”宇文乾铿喊道,他看见了远处飞扬的尘土,似乎有大队兵马冲来,知道如今情况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请先走,微臣为陛下断后!”宇文温向着小皇帝笑了笑,随即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宇文温和尉迟靖已经做出决定,宇文温留下和几名禁军将领压阵断后,而尉迟靖带着皇帝同骑一匹马,向南疾驰而去,数百骑兵紧紧跟随。

    “隋军来了!大家向马车靠拢!准备接战!”

    宇文温高声喊叫着,消息传了出去,整个队伍开始波动,有反应快的人已经吓得面色发白,而有的还没回过神,相互间面面相觑,有人回头看去,随后吓得大喊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隋军来了,隋军来了!”

    “快,向我靠拢,向马车靠拢,拿起所有能拿得东西当武器,结阵,结阵!”禁军将领高声喊着,指挥手下向自己聚集,宇文温分开人群,向着队伍中部跑去。

    他做出了决断,那就是亲自断后,不是脑残要搏出位,实在是只能如此,如今的周国可以没有西阳郡公宇文温,可不能没有皇帝宇文乾铿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若是死了,谁来继位?杞国公宇文亮?杞国公世子宇文明?还是西阳郡公宇文温?这都不可能,成年宗室上位,尉迟一系会甘心么?

    那么让下一辈的小宇文们来继位?那他们的爷爷宇文亮、父亲宇文明或宇文温怎么办?当摄政王?那丞相尉迟迥该如何自处?谁来掌握朝廷大权?

    如真是这样,也只有宇文温的嫡子宇文维城合适,因为他身上同时流着宇文氏和尉迟氏的血,能让双方都可以接受,可即便如此仍不能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个宇文称帝,肯定是遵循就近原则,留在山南自己的地盘,如果新帝不愿去邺城,那么邺城的尉迟丞相会来山南?

    所以尉迟氏很大的几率会冷眼旁观,任由隋军攻破山南,他们便可以‘无可奈何’的自立了。

    一如当年萧梁故事,梁元帝萧绎所在的江陵被西魏军攻破后,梁国最后的生机也断了,大将陈霸先在建康取而代之,建立陈国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现在不能死,他若是死了那么周国便会走向末路,所以宇文温面临残酷的选择,但答案也很简单:让宇文乾铿赶紧走,想尽办法保证他的生命安全。

    敌军杀来,皇帝必须走,指挥禁军、侍卫的左宫伯也跟着撤了,总要有个有些分量的人留下来压阵,指挥人员拦截敌军,宇文温虽然不是禁军或侍卫的上司,但好歹是宗室。

    若是宇文家的人都溜了,那谁还愿意为宇文家玩命?

    留下来的人就是肉盾,要尽可能阻滞隋军的冲锋速度,为皇帝撤退争取宝贵的时间,只有宇文温能用那也许不怎么灵光的宗室名号,来号召大家玩命。

    也许他会死,但只要小皇帝安然无恙,周国那微妙的权力平衡就能保住,只要周国在,那就有宇文氏的生存空间,也有了宇文温妻儿的生存空间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决断,一如当年在长安,他愿意以自己的命,对掉杨坚的命,换得大周江山稳固,换得家人生路。

    另一个原因是随行的周法明、田益龙以及护卫们,还在队伍的中后位置,时间已经不够让他们开溜,只能抱团硬扛了。

    他不能丢下自己人逃命!

    宇文温是宗室,所以能够骑马跟在天子车驾左右,而周法明、田益龙只能和其他随行人员一样,排在队伍中间前进,一旦队伍大乱,甚至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周法明、田益龙跟着宇文温来邺城,所以宇文温要将他们好好的带回巴州,如果就这么丢下自己人溜了,有何脸面回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军主帅丢下自己的兵临阵脱逃!

    他很快找到周法明等人,连着张\定发和张鱼等护卫都在一起,见着宇文温后都是不约而同的问道:“这怎么回事,隋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不管那么多了,现在听我指挥,抄家伙背靠马车结阵,阻塞道路拦截隋军,为陛下殿后!”

    马蹄声起,汹涌而来的隋军骑兵已经逼近队伍,人们惊慌失措的到处乱跑,有的听从指挥聚到马车边,而更多的人则是向道路两边的旷野逃去。

    面对着即将杀来的敌军,整支队伍果然瞬间大乱,将领们奋力高喊着,却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阵型,唯有那些禁军和侍卫回过神来,向着马车靠近,试图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骑兵冲锋其势已成,然而己方阵型散乱如待宰羔羊,唯有以血肉之躯硬扛,希望求得一线生机,宇文温攀上一辆马车,站直身子后拔出佩刀奋力高呼:“我乃大周宗室宇文温,诸军与我一起杀敌!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