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武关

    秦岭,弯弯曲曲的武关道穿梭在秦岭那无数山岭之间,作为关中和山南之地相互间往来的要道,武关道自古即为兵家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隋军扼守着武关,防的就是山南周军攻破关隘,然后顺着古道一路向西北方向的关中挺进,一旦让其顺利突破隘口,长安就暴露在周军的兵锋面前。

    武关南侧高山,一处崎岖山路上有十余人正在爬山,他们向着山南方向前进,看样子是要绕过武关,只是山路狭小,甚至连一人都难以行走需要手脚并用,也不知能否平安通过。

    如此危险但也不能不绕路,武关如今‘此路不通’,所有试图从武关东进之人都会被视为周国细作,当然手持密令的人不算在内,而往来关中、山南的商贩们只能另辟蹊径。

    “先休息一会吧,待会再前进。”领头之人说道,随行人员随即各自找了块安全的地方坐下,拿出竹筒喝起水来,吴明从怀里掏出一个炊饼,递给身边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先吃吧,要不没力气爬山。”

    那人嗯了一声,接过炊饼吃起来,只是和旁人那狼吞虎咽的样子不同,吃得是细嚼慢咽,虽然身着男装扎着发髻,但其肤色却十分白皙,一副细皮嫩肉的样子,而胸脯鼓囊囊,明显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司马姑娘,还受得住么?”贾牛问道,见着对方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,他转向吴明打趣:“我说你当时为何要留下来,原来是内有乾坤呐!”

    “莫要乱讲,我和司马姑娘清清白白。。”吴明难得的脸红起来,这话他说得有些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那位女扮男装的姑娘闻言面色发红,只是低着头吃炊饼,贾牛一脸促狭抢过吴明的竹筒,讨好的递到姑娘面前:“阿明说他要清白,那我贾牛便来献殷勤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人见状哑然失笑,做和尚还俗的吴明,竟然比他们还先搭上一个姑娘,这真是让人无法咽下那口气,大伙决定回到巴州后要好好折腾一番。

    他们是宇文温派往长安‘潜伏’的府邸护卫,负责与沛国公郑译保持联系,顺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如今按照计划返回山南巴州,而提前返回巴州的贾牛等人先赶到长安,负责带路穿过秦岭。

    走的当然是武关古道,只是要在武关附近绕行山路,贾牛上次是跟着沛国公郑译的人一起走,把路径记得清楚,回到巴州之后带着信件和替班的同伴再度折返长安,然后当向导再走一次。

    经过一年多的历练,吴明、贾牛和其他护卫行事愈发老成起来,十余人翻山越岭难免遇到心怀叵测之人,但他们也不是吃素的,该带的武器一件不少,不怕剪径的贼人。

    “秋天了,想来能在下雪前回到巴州,也不知府里诸位如何了。”一人叹道。

    贾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:“府里的别院应该修好了,李管家说了,到时大家去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再加把劲,到了山南地界就不用躲躲藏藏,有车船代步,一路上就不用那么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要坐船?是从樊城上船么?”

    “在穰城就能上船,一路下来入了汉水再入长江,一路顺水顺风很快就到巴州了。”贾牛解释道,他回了巴州一趟,对此次归途的路线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还要入长江?陈国郢州的水师莫非是吃干饭的?我等乘船不会被拦下吧?”

    “嗨,郢州如今被虎林军还有官军折腾得吐血,水师战船又被烧了一轮,哪里还敢出来巡江,如今汉口到巴口,都是官军水师的天下。”贾牛解释着。

    吴明听了点点头,有了车船代步,确实是省事很多,其实长途跋涉倒无所谓,其他护卫也熬得住,只是身边的这位就不行。

    他关切的问那位姑娘双脚有没有起泡,毕竟走山路可不比平地,寻常人走山路久了都未必受得了,更何况前皇后了。

    司马令姬,周国皇帝宇文阐的皇后,两年前因为其父司马消难涉嫌谋反,宇文阐将其废为庶人,当然实际下令的自然是相国杨坚。

    四年前,当时的周国皇帝宇文赟,别出心裁的要做太上皇,把太子宇文阐立为皇帝,改元大象,虽然小皇帝只有七岁,但皇帝必须有皇后才像样,所以就有了皇后。

    司马令姬嫁给宇文阐时才十二岁,而宇文阐那时更是只有七岁,夫妻俩不过是幼儿和少女,所以这是一场纯粹的政治婚姻。

    两年前司马令姬被废为庶人赶出宫,其父司马消难下落不明,是跟着嫡母高氏还有两个异母哥哥生活,只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,她只能成日里看着嫡母的眼色行事受尽苦楚,这就涉及到司马家纠缠不清的家务事。

    其父司马消难原为齐国权贵,司马消难之父司马子如,为齐神武帝高欢的心腹,父子二人在齐国身份显赫,司马消难更是娶了高欢的女儿为妻。

    奈何后来被宗室叛乱牵连,司马消难携带家眷出逃投奔周国,并与当时的隋国公杨忠结为兄弟,如今的隋帝杨坚,一直对司马消难以叔礼待之。

    司马消难到了周国后纳了妾,有了新人自然厌恶旧人,其妻高氏失宠渐生怨恨,司马消难外出赴任只带着宠妾及其所生幼子,让高氏愈发不满。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司马消难谋反案发潜逃后,留在长安的高氏及其两个儿子未受责罚,只是庶出的司马令姬被废为庶人,无依无靠只能回来与高氏居住。

    高氏见着庶女司马令姬便想起那个小贱人,心里自然是不痛快的,动辄打骂是家常便饭,所以被赶出宫的司马令姬处境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她的小丈夫宇文阐不久后便‘病故’,一日晚上司马令姬偷偷在后院烧纸钱给亡夫,被嫡母呵斥打耳光,随后高氏请来老妪召唤猫鬼去惩罚负心人司马消难,这一幕正好被隔壁躲藏的吴明看到。

    此事原本就这么过了,某日吴明于长安街头撞见一女子为泼皮欺负,他出手赶跑泼皮后认出这位是那晚隔壁的可怜姑娘,便要‘仗义相助’。

    一来二往渐渐频繁接触,天长日久后两人已是互生好感,只是最近司马令姬嫡母高氏为其说了一门亲,要把赔钱货早日嫁出去,吴明此时正要返回巴州,情急之下便来了个‘私奔’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多了个累赘,还是个女的,自然会对一行人返回巴州的行程造成影响,吴明拍胸脯保证后果自负之后,征得领队同意带着司马令姬一起上路。

    他已经下了决心,如果司马令姬走不动,那么他就背着走,一步一个血印也要回到巴州,带其逃离苦海。

    休息片刻,一行人正要继续前进,用千里镜查看周边情况的领队忽然惊叹一声,他指着山脚之下武关方向,让其他人用千里镜观望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好像有很多人在出关。。”

    吴明接过千里镜向武关方向看去,随即愣住了,因为他在千里镜中看见有无数身着黄色衣服的人,正在列队通过武关向着东南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“是隋军,他们是要去山南,要打仗了,要打大仗了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