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悸

    襄国,当年的赵王府如今已为行宫,宇文乾铿回到了自己当年的居所,看着熟悉的院落,回想着父兄的音容笑貌,心情既是高兴又是惆怅。

    赵王府改成的行宫规模不大,因为随行的宫女、宦官、侍卫及相关人员不少,宇文温及周法尚、田益龙这些随行人员是在别处下榻。

    三年来,宇文乾铿每年都要到襄国一次,在行宫住上一两日,他作为皇帝出行自然人员众多,所以襄国的接待水准也不错,随行人员在城中有邸院安置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日,金乌西落玉兔东升,宇文温在下榻之处和周法明、田益龙闲聊,毕竟作为一个穿越者,他觉得有必要把人生。历史经验和对方分享一下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闲得无事聊天,几个大男人又不能聊女人以免孤枕难眠,只能是没话找话说,如今宇文温挑起的话题,就是‘讲古’。

    襄国郡东北面南和郡,与东北面的赵州接壤,赵州有一郡为南赵,南赵郡有平乡城在南和郡以东,其境内有两处‘历史名胜古迹’,一为沙丘,二为巨鹿。

    宇文温先从沙丘说起,战国时的赵王赵雍,便是后来的赵武灵王,他继位后改革弊政推行“胡服骑射”,将赵国变成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功成名就之后这位开始潇洒人生,因为宠爱次子赵何,便废长立幼,还退位让赵何当赵王,自己做太上王称为“主父”。

    赵雍本想着做逍遥自在的主父,时不时惬意的指点儿子赵何如何治国,奈何赵何当了王之后羽翼渐丰,昔日围绕在赵雍身边的臣子自然也紧随新王,还不到五十岁的赵雍开始失落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赵雍又心疼起长子赵章,见其在朝会上向着弟弟跪拜颇为不忍,便封其为安阳君,甚至要立其为代王,赵章觉着似乎复位有望,开始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赵雍带着两个儿子巡游至沙丘宫,赵章伺机刺杀弟弟赵何失败,躲到沙丘宫里求父亲保护,气急败坏的赵何率兵围了沙丘宫,让父亲交出赵章。

    赵雍不许,然而如今的赵国不是他做主,赵何派人强行冲入沙丘宫把赵章抓走杀掉,事已至此,父子之间恩断义绝唯有下毒手。

    赵雍被儿子困在沙丘宫,活活饿死在内,一世英名的雄主,最后落得如此下场,是为沙丘宫变。

    “这。弑父也太恶毒了,若只是软禁起来,好歹能相安无事吧?”田益龙有些回不过神,他没怎么读过书,所以觉得赵何弑父的做法太过恶毒。

    “赵武灵王自己作孽,能怪得了谁?”周法明在一旁冷笑,“他既然废长立幼,那就别可怜长子,既然退位,就别指手画脚,既然立了新王,就得忍受大臣冷落他。”

    “平心而论,赵何既然做了王,就不会容忍王权受威胁,兄长赵章要杀他,父亲赵雍又护着,已经没有妥协的可能,弑父是恶毒,可是涉及权位之争,父子相残很奇怪么?”宇文温说道。

    千百年来为了权位,多少父子、兄弟、叔侄相残,当然按着历史轨迹,再过七八十年还有虎毒食子的武则天,那位真是达成了新成就。

    可当了千古唯一的女帝又如何?改国号为周又如何?江山还是得传到儿子手中,天下还是李唐的,死后只得立个无字碑,功过任由后人评说。

    “沙丘还发生过另外一件事,秦始皇统一天下后东巡,最后病死在沙丘,遗体和咸鱼装在一起,从沙丘出发经井陉入晋阳,走雁门过九原最后入咸阳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与咸鱼放在一起?”田益龙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要遮掩尸体腐烂发出的臭味,丞相李斯、宦官赵高要遮掩秦始皇的死讯。”宇文温解释着,这种‘常识’对方都不懂,看来真是需要接受‘再教育’。

    “据传秦始皇留下遗诏,让长子扶苏继位,可丞相李斯希望立年少的胡亥,他好控制朝政掌握大权,宦官赵高和胡亥交好,与辅佐扶苏的蒙恬一族有仇,也不想扶苏继位,所以两人篡改遗诏让胡亥继位,又矫诏命令扶苏自尽。”

    “若秦始皇死讯传出,扶苏未必接受诏令,所以他们压着死讯,结果扶苏收到诏令后没敢反抗,毕竟父皇还在世他即便起兵也没胜算,便不顾蒙恬的劝阻自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在沙丘的这一幕,是为沙丘之谋。”

    见着田益龙似懂非懂不停的“哦”,宇文温又讲解了秦末发生在巨鹿的巨鹿之战,那一战出了两个成语,一为“作壁上观”,一为“破釜沉舟”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时常听人说这两个成语,却不知出自何处。”田益龙恍然大悟,宇文温见状并未产生智商上的优越感,只是心中叹息连连。

    他作为现代人,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,又有了互联网的便利,生活在知识大爆炸的年代,所以相对古人有见识上的优势,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,真的就是‘愚民’。

    大部分百姓甚至连名字都不会写,若要签字就是画个圈然后按手指印,按着后世的说法是识字率很低,大部分都是文盲。

    相对于贫苦的生活,读书的成本很高,要脱产读书导致家中少一个劳动力,要花钱备下笔墨纸砚,还得交学费去学者开的学馆或乡学读书。

    如果有个好家族,那么就有族学,靠着族里的资助好歹费用低一些,可学出来又能如何?

    世家门阀的时代,魏晋风流的氛围,即便是寒门小地主出身的寒士,当官都当不了大官,身份更加卑微的平民就不要做梦了。

    要出人头地只能从军,凭着军功向上走,虽然机会渺茫但比做官要好上一些,只是这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如果是走猛将路线,那得力气大,也就是吃得好,有充足的营养支撑练武的消耗,然后家中还得负担养马的消耗,这对寻常百姓家来说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骑马要会,射箭也要会,练骑射或者步射得有场所,弓箭也要花钱,即便是训练用的箭价格也不低,还得请人指导免得动作不到位射不准。

    骑射有了还得练槊,打造一杆合格的马槊得花钱,槊法得请人教,这都得需要钱。

    如果要省钱,走‘智将’路线,那就得识字能看懂兵书,若有看不懂的地方还得有人教,若是不找人来教也行,就是看天赋自悟了。

    无师自通的帅才不是没有,将将的韩信就是其中之一,只是这种天才现世的几率很低,常人就别想了。

    要请人教兵法,不是你想请就能请到的,想学经史子集还有学馆,想学兵法的话可没学馆让你入学,除非有偶遇例如得仙人传授等等。

    宇文温想培养自己手下将领成才,就会遇到这种问题,当然按着穿越者的一贯套路,问题也很好解决——开军校。

    文雅点的名称就是讲武堂什么的,但问题随后来了,师资力量怎么解决?

    兵法是将门或者世家门阀的家传知识,凭什么教授给外人,他们的子弟还等着以此领军杀敌立功,没理由肥水流到外人田里。

    所以开设军校首先面临的是师资的问题,论行军打仗宇文温自己都是半桶水,做个挂名校长可以,让他去教的话,总不能教手下如何用狙击枪‘甩狙’吧。

    区区三年的时间,宇文温自己对冷兵器时代的作战指挥方法都还在摸索阶段,何德何能开堂授课,最多教教算术,做个文化课老师。

    他手下也有人才,史万岁就是唯一的一个,这位真是名将,只是愿不愿意教倒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初唐,唐太宗李世民让侯君集向李靖拜师学兵法,过了段时间侯君集密报说李靖要谋反,因为对方教他的都是粗略,精深之处不肯教,如此故意藏私,肯定是要谋反。

    李世民又问李靖到底怎么回事,李靖说交给侯君集的兵法已经足够制服四方,结果对方却要学去全部知识,肯定是要谋反!

    侯君集后来确实谋反,不过是不是李靖提前猜出对方心思那就不知道了,从此事可以看出,想让世家将门出身的人传授外人兵法,那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教会徒弟饿死师傅,更何况涉及军功封爵的天大本领,宇文温琢磨着也许史万岁愿意教,但能教几分就很难说。

    凡事从长计议,宇文温决定无论如何都得先让手下将领识字,能看得懂书会写字,会简单的计算,光是达到这几条都要花费数年时间,想来到时候他就能‘勉为其难’的开堂授课了。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深夜,宇文温忽然醒来,不知何故他有些心烦意乱,不是想女人,而是真的突然惊醒,那种心悸的感觉很久没体验过了。

    三年前,刚来到这个时代,看着怀中貌若天仙的娇妻,想着尉迟炽繁即将被那高高在上的天元皇帝强占,然后自己落得个屈辱受死的下场,那时他几乎每晚都会惊醒。

    那是危险逼近的感觉,只是宇文温有些想不通如今还能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刺客上门吧,譬如邺枭什么的?”宇文温喃喃自语,不过想了想有张\定发、张鱼领着护卫在外边轮值,哪里有什么高手能突破重围。

    又不是武侠世界,怎么可能会有超级杀手?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