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六章 第一嫌疑人

    使邸,宇文温正在和邸令交谈,此时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,本该登门拜访的席胜没有出现,那么局面就有些微妙了,如今交谈的两个人,心情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邸令谢华觉得要出大事了,那席胜没来,说明行程出了什么问题,也许是故意拖延以便激怒宇文温,或许是半路上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其实那不算意外,谢华前几日就担心席胜遇刺,所以按理说是意料之中,本来他还抱有幻想,觉得今日会虚惊一场,宇文温和席胜两个全须全尾,结果还是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位席二郎是怎的,莫非消遣本官么,这都什么时辰了。”宇文温说道,“莫非是半途迷路了?又或者是改变主意不来了?”

    “宇文使君,席郎君也许是因为什么事耽搁了,还请使君莫要放在心上。”谢华答道,见着笑眯眯的宇文温,他心中无奈至极。

    “这乌云满天的,似乎要有什么大事发生,莫非是邺城里有妖物作祟,上天要用天雷诛妖?”

    “使君说笑了,邺城乃京师,天子脚下哪里会有妖物作祟。”

    “很难说哎,当年长安城里,窃国之贼杨坚不就差点给白日落雷给劈死了,本官觉得今日邺城也许有混世魔王现身,这种事情很难说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啊。。使君说笑了,说笑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谢邸令久居邺城,想来知道不少故事,不如说来让本官长长见识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下官所知都是街头流言,粗鄙不堪,哪里入得了使君耳朵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入宫说与陛下听的故事,也都是街头流言,谢邸令莫非是意有所指。。”

    “使君莫要误会,下官绝无此意啊!”谢华急得方寸大乱,这位西阳郡公口舌功夫了得,他一不留神就给带到沟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既无此意,那就说来听听,邺城里有何趣事?”

    谢华无奈的说起自己所知道的各种奇闻异事,作为邸令,平日里接来送往笑脸迎人,谢华说话都是滑不溜秋不得罪人。

    他察言观色的本事不敢说很高,但也不算得低,可谢华觉得和宇文温说话有些困难,不是说对方粗鄙不堪,而是不着调,本来好好的一场交谈,他经常被对方弄得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‘据说当年还在大殿上撩拨杨坚,真是不知所谓啊。。’谢华心中哀叹道,宇文温连辅助丞相都敢撩拨,他也就认命了,不过心中还是颇为不屑:‘这种人能成什么气候?’

    见着谢华就范,宇文温心情很好,所以话也多起来,不断找话题和谢华聊天。

    奇闻异事什么的可以听听,当然最主要目的是为了拖时间,为外出执行刺杀任务的张\定发争取时间,等张\定发带着人从地道回到使邸,那么完美的不在场证据就有了。

    今天要来使邸登门拜访的席胜肯定会出事,也必须出事,出的事不会是拉肚子、马车坏之类小事,为了达到预期效果必须是遇刺,而幕后主使就是宇文温。

    所以席胜今日在往返使邸的路上如果出了什么事,第一嫌疑人就是他宇文温,有鉴于此,从宇文温开始,到他的每一个护卫、随行人员都得没有把柄。

    周法明、田益龙就不说了,收拢各自随从在下榻的院子待着,就等一会席胜来了之后互相“理解”,接着就是恶俗的把酒言欢。

    在扬州寿春城外的那场冲突,因田益龙多看了席胜一眼引发,周法明被对方骂的“岛夷”激怒反骂“索虏”,于是事态恶化,最后是宇文温出马抽耳光。

    此次席胜登门拜访,说要给宇文温赔礼道歉,其实连带着也得和同在使邸的周法明、田益龙见面,所以两人都在使邸老老实实的等着。

    而宇文温的手下也“都”在使邸内,免得让某些人怀疑来怀疑去,担心他派人出去东搞西搞,到时候搞出事来大家都难办。

    但他的手下就真的是出去东搞西搞,要是搞大了说不定能把席胜给干掉,然后从地道溜回使邸,到时候谁都抓不到把柄。

    算计的很好,但宇文温不敢太乐观,正所谓“未算胜先算败”,万一事情败露之后该怎么办?

    怎么办?凉拌!派出去刺杀席胜的人被抓,然后顺藤摸瓜摸到他这里来,局面若是恶化如此,尉迟丞相必然会发飙,那么就到了宇文温本色演出的时候了:

    “我爸是宇文亮!”

    典型的官某代嘴脸,还是令人咬牙切齿欲杀之而后快的那种,不过很符合外界对宇文温的‘看法’,更别说如今他可以略微的‘有恃无恐’。

    对,是我指使的!是我逼他们去的!席胜要阉我,我就要杀他!

    不就是被打耳光么?不就是挨鞭子么?不就是被天下人嗤笑么?要我把责任推给手下?没门!

    宇文温安排手下做事,奉行的一个准则就是“背黑锅我来,送死你去”,手下为他出生入死,或者去做‘湿活’,或者去得罪人,那他该背的黑锅就得背。

    这年头兵荒马乱的,不这样做,谁会给你卖命啊!

    他在现代没当过官,但新闻看多了知道官僚的第一本能就是“甩锅”,千年的官场积习如此,若是太平时节也就罢了,如今王朝正是风雨飘摇中,手下又不是傻瓜,敢甩锅的结果就是没人肯卖命。

    不是宇文温自作多情,或者有背黑锅的奇葩嗜好,实在是前车之鉴,不能不让他谨记于心。

    以许多人关心的明末局势为例,崇祯皇帝要励精图治力挽狂澜,奈何有心无力,而他的“领导艺术”就颇受后人诟病。

    例子一,崇祯十一年,为了加强北京西南咽喉要道卢沟桥的防卫,廷臣建议在卢沟桥头修一座小城作为桥头堡,“有关衙门”报出的造价是三十二万两白银。

    崇祯命御马监太监武俊再估价,结果武俊估价为十四万九千五百两白银,比“有关衙门”估价少了将近十七万两,皇帝很高兴,任命武俊主持卢沟桥头堡的修建工程。

    经过三年的建设,桥头堡建成是为拱极城,也就是后世的宛平城,实际的造价是十三万两千八百两,比武俊自己的预算还节约了一万七千余两。

    为朝廷省了一万七千余两银子,武俊很高兴,皇帝也很高兴,但有人就不高兴了:本来可以报三十二万两的项目,你只花将近十五万两就搞定了,那十七万两白花花的银子,大家就没得分了!

    利益集团疯狂反扑,验收时吹毛求疵,说武俊偷工减料,又说他中饱私囊,吞了一万多两银子,皇帝见群情激愤、舆论哗然,赶紧实力甩锅,对武俊“问责”。

    武俊丢官罢职,倾家荡产,凑够了“贪污所得”归还朝廷,从此以后,没有傻瓜再敢阻挠利益集团对国库的鲸吞。

    例子二,由于辽东战事不利,崇祯觉得可以试探着和满清缓解关系,先让朝廷喘一口气对付农民军,于是秘密让兵部尚书陈新甲负责议和。

    结果事情暴露,言官上奏,崇祯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,背锅侠陈新甲丢官丢命。

    崇祯为了好名声频频实力甩锅,整顿京营的李邦华也倒了霉,后来到了李自成进逼北京时,皇帝必须要下决心南迁保得大明半壁江山,但他希望有大臣站出来倡议迁都,免得自己被人说是逃跑皇帝。

    奈何没人再当武俊、陈新甲、李邦华这种傻瓜,后来就没有后来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不想关键时候没有手下拼命,那么实力背锅就是他的选择:领导是用来干什么的?领导就是用来承担领导责任的!作为幕后主使,他已经做好了被问责的准备。

    至于事情败露造成的负面影响,宇文温也算计过了,席胜指使人要在秋官府大牢阉了他,这事情就是明摆着的,虽然没有证据,但不代表上位者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席二郎做初一,那宇文二郎就做十五,大不了掀桌,事情演变成权贵家的郎君们“狗咬狗”,让天下的不明真相群众看热闹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名声肯定受损,对于宇文温来说都无所谓了,男人嘛,畏头畏尾的像什么话。

    连杀人都不敢,还敢说报仇?生死看淡不服就干!

    “使君?”谢华小心翼翼的问道,他正说着话,却见宇文温似乎在冷笑,第一反应就是对方要发飙,所以赶紧‘问安’。

    “啊?啊。。如今是何时间了?怎么席郎君还没到么?”

    “使君,要不下官派人去打探一二?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有劳邸令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交谈间,张\定发从一处回廊里走来,谢华见着了他,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,而同时暗暗松了口气的,还有宇文温。

    “使君,下官这就安排人去席府打听。”谢华说完之后告退,而宇文温则若无其事的向着自己院子走去,张\定发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有人先下手了,会是什么人干的?”宇文温问道,他既是问自己,又是问在场的张\定发和郑通,如今房间之内只有他们三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席胜的仇家动手了?”郑通猜测着,“虽然与我等无关,可使君怕是会变成第一嫌疑人,无论席胜情况如何,秋官府都会上门来一探究竟。”

    奉命刺杀席胜的张\定发安全回来,还带回来了一个好消息:他还没来得及动手,席胜就在其府邸大门遇刺,不过对方如今生死未知。

    张\定发只看见府邸大门处一片混乱,似乎那刺客骑马逃离,又有许多人追了上去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席胜今日应该不会来了,所以宇文温在研究,那刺客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宇文温都要赞叹一句:义士啊!

    “使君,虽然我等知道那刺客与使君无关,可还得提防有人借机发难。。”郑通说道,宇文温闻言眉头一拧,便问有何妙计。

    “使君,可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。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