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五章 怎么会这样

    席府外,突如其来的变故导致场面大乱,席府护卫没有想到日防夜防家贼难防,他们对外围警戒,反倒是自己队伍中出了刺客。

    而席府西侧街道上那辆泔水马车上,张\定发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如此突发状况,听得身后震天响的“抓刺客”,他不由自主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席府大门前一片混乱,许多骑兵吆喝着向远处(东侧)冲去,而马车处人影晃动,也不知那刺客得手没有,张\定发关心席胜的生死,但更关心己方如何离开现场。

    凡事谋定而后动,张\定发此次行刺,从开始到结束的所有细节都考虑过了,最后还得宇文温把关再审一遍,确定了各种可能出现的不利因素,衡量利弊后才确定行动。

    地道,原本是作为宇文温逃跑所用,内壁撑有木板不怕坍塌,若是最后能平安离开邺城,那么离开前会填土;马车,是早就备好的,挽马脾气温顺,又不在发情期,不会莫名其妙失控。

    参与此事的所有人,家属都在宇文温府里做佃农,不怕有人敢吃里扒外。

    拉泔水的人已经被他们弄昏藏起来,而平日里收泔水的时辰就是现在,所以张\定发不怕被人质问;用藏在泔水车上的大弩发射火油弹袭击席胜后,他们就立刻逃跑。

    接应的人坐在另一辆马车上,就在附近街道停着,张\定发一行人的逃跑路线已经规划好,杀掉那几个可能会跳出来的席府眼线,然后钻入小街小巷,三两下就能甩掉追兵。

    然后立刻换身打扮,转移到使邸北侧的院子,然后便可顺着地道回到使邸内,再次出现在使邸吏员面前,借其耳目证明自己“不在事发现场”。

    一切计划得都很妥当,结果千算万算还是出意外了,竟然还有别人行刺席胜,那么行迹没有暴露的张\定发该怎么办?

    行踪没有暴露,那么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现场,平安回到使邸?

    这可未必,席胜遇刺,那么他撒在附近的护卫便会动作,很可能会拦截现场附近的所有人,这就包括张\定发这辆泔水车。

    车内藏有上好弦的大弩,虽然从外表一扫而过看不出来,但若是被人认真检查起来是瞒不住的,当然对方未必会检查这臭烘烘的泔水车,可只要被拦下来,那么就是任人摆布。

    秋官府的兵丁会赶来,然后询问所有可疑之人,而张\定发冒充拉泔水的事情极有可能被戳穿,到了那时除了毁容后自尽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但平安离开的可能性也很大,比起杀出一条血路突围且伤亡未知,其诱惑力不小,所以突如其来的变故,导致张\定发有些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是浑水摸鱼,还是按计划杀出一条路?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下车!!”

    数人喊叫着,拔出佩刀从泔水车前方跑过来,他们是席府的眼线,和泔水车后边路口的护卫是一明一暗,不过张\定发方才过来时,已经看破其身份。

    用脚碰了碰身边的年轻人,张\定发与其保持着看热闹的姿势,甚至站起身来做出举目远眺的样子,一个劲的看着席府方向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张\定发做出了决定,他要按计划杀出去,免得被人拦下来,结果各种意外频生然后身份暴露。

    路口的几个护卫,都愣愣的看着自家府邸方向,浑然忘了别的事情,而路上即将走到路口的几个行人,也是驻足观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下车!”跑来的人喊着,他们来到马车边,把明晃晃的刀对准车上之人,满是戒备之情。

    “下车?做什么要下车?”张\定发装疯卖傻,“那边是怎么的?莫非是遭了贼?”

    “叫你下车就下车,信不信老子砍死你!”

    “砍啊,砍啊,往我这里砍,砍啊!!”张\定发叫骂着,扯开衣襟露出胸膛,“一家老小就指望拉泔水挣粮养活,你要抢,就先把我砍死!!”

    “叔,叔!”年轻人拼命扯着他,为了避免口音暴露身份,他说的就是最简单的“叔”,正宗本地口音。

    看上去是在扯,可实际上年轻人却在准备着,怀中的石灰包触手可及,一甩出去能把车边几个人弄得睁不开眼,然后就是头领出手的时候。

    席府护卫见着这车上中年人如此‘刚烈’,就像护崽的母狗般护着泔水桶,个个都是没了先前的气势,他们不过是基于最初的反应,觉得这马车有可能是刺客同党。

    他们对于席胜今日有可能遇刺有了心理准备,可那准备都是对外的,也就是说根本没想到在家门口就出了事,刺客如今往另一边跑了,府里的人正在追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也拿不准,拿不准这一头的马车是不是刺客同党,也许是,也许不是,不过看着这位如此护着那宝贝泔水桶,席府护卫们觉得对方大约不是什么贼人。

    “嚷嚷啥!不就是几个破泔水桶,谁稀罕抢你的,快点走!”

    “叔,叔!”年轻人扯着张\定发,一脸哀求的模样,张\定发气鼓鼓的坐下,扬鞭赶着马车前进,他两个暗暗提防着席府护卫发难,不过待得拐过街角,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迎面跑来一队巡城兵丁,领头的将领见着异味连连的泔水车赶紧捏着鼻子,领着队伍让过一边,随即向着席府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头领,方才是怎么回事啊,怎么会这样。。”年轻人问道,他受郎主宇文温信任,得以参加如此重要的行动,既紧张又兴奋,而事态的发展又出乎意料之外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不要想那么多,留意后面有没有尾巴,我们赶紧撤!”张\定发低声说着,迎面看见路边一辆停着的马车,那是接应他的护卫,不过如今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张\定发做了个手势示意对方撤退,两车错身而过,那辆马车随后掉头,跟着泔水车一前一后离开。

    听着远处传来的呼喊声,张\定发心中颇为纳闷: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。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席胜被人抬起向着府内跑去,腹部传来阵阵剧痛,让他哀嚎不已,方才刺客胯下那匹马的后腿,将他踢个正着,被踢飞的那瞬间,席胜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大锤接连锤中。

    身子在那瞬间似乎已经断成两截,马腿的力道如此之大,甚至让席胜飞了起来,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就像落叶般,软弱而无力。

    落地时一股血腥味透鼻而来,席胜随后看见了青砖铺成的地面,慌乱的脚步,还有管家那已被开瓢的后脑,红白之物飞溅出来,落到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席胜杀过人,却没有在如此近的距离,看着一个人的脑袋喷射红白之物,那血腥味让人作呕,可他顾不得呕吐,因为疼痛让他几乎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蜷缩着身子,捂着肚子打滚,席胜几乎要把自己的牙齿咬碎,他听着耳边传来的惊呼声,看见刺客那策马而去的背影,又见着护卫们那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快拿药来,郎君受伤了!”

    “快,找医生来,找医生来!”

    “把大门关起来,小心刺客!”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喊声响起,传到席胜的耳朵里,但他已无力说话,喉咙里都是腥味,一张口就有液体流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殷红的血液,从嘴里流出来说明内伤不轻,他将右手抬起,看见的是满手鲜血,哆嗦着用手摸索,他摸到了自己的大腿,好像还连在身上。

    似乎身体没有断成两截,可那剧痛让他几乎昏厥,席胜脑子里一团糟,还没有从方才那一幕回过神来,他实在搞不懂,怎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为了防备刺客,他穿上了刀箭不入的西域环锁铠,护卫安排的十分妥当,不怕宇文温有可能派来的亡命之徒,一切都在掌握之中,可为什么。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是自己的仆人刺杀自己,那可是自己信任的仆人啊!

    “呜啊,好痛啊!!”席胜哀嚎着,眼前景象阵阵发黑,他右手抓着一名护卫的手,指甲几乎要掐到肉里,恨不得要把自己的痛,传给他人分担一二。

    “快,拿干净的纱布来,帮郎君止血!”

    “快去烧水!”

    席府的护卫还算有经验,知道医生赶来之前得帮席胜止血,毕竟这个时代的部曲们要随着郎主作战,战场上断手断脚等各类伤情见得多了,基本的急救常识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府邸的管家为了救席胜,已经被刺客当场砍死,还好有二管家在主持,众人的慌乱很快平息下来,有的帮忙抢救席胜,有的去找医生,有的戒备府邸四周。

    “你,还有你们几个,把守寝室,不许闲杂人等接近二郎君!”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去秋官府报案!”

    二管家有条不紊的安排人手,事发突然,二郎君重伤而管家身亡,府里如今不能群龙无首,他再惊恐也不能乱,该做的事情必须立刻要做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赶紧收拾一下,去徐州给郎主报信!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们几个,马上赶去丞相府那边报信!”

    “二管家,丞相府哪里容得我几个乱闯啊!”护卫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就说二郎君遇刺,快挺不住了!”二管家急得直跺脚,“丞相看在总管的份上,不会不管的!”

    “那,要是丞相问具体情况如何,我等该如何说?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说,是府里仆人被西阳郡公收买。。不,就说是府里仆人行刺,也许是被人收买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