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七章 府兵

    虎林军,田小七正在整理行装,今天是他告别虎林军的日子,三年来军营生活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,他只觉得心中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他要离开虎林军,但不是退伍,也不是解甲归田,而是依照主帅、大将军宇文温的安排,抽调到军府编练府兵,正式加入府兵序列。

    田小七因功得授大都督,品秩为八命,加入府兵序列后是实职带兵的将领,有俸禄,再加上自己分到的田地,他和家人可以丰衣足食了。

    他是因为吃不饱饭才投的军,原以为混个肚圆死也无憾,未曾想不但练出一身本事,还凭着战功分到田地,如今更是成为府兵将领,三年来的浴血奋战换来了一个大好前程。

    但田小七本不想走,他觉得做人要知恩图报,是虎林军给了他机会和回报,所以要继续在虎林军中为宇文使君效力,然而离开虎林军也就是宇文温的意思。

    宇文温进位大将军,朝廷在巴州设立军府编练府兵,这是由宇文温统领的军队,所以他需要人手去搭架子,让府兵早日成军,成为宇文温新的战力。

    田小七等人便是被抽调的骨干,虽然不是退伍,但也从此告别虎林军,成为‘友军’。

    一边想着一边整理行装,东西很简单,鞋子、戎服、被褥等一个大包裹搞定,而个人生活用具也是一个小藤筐装完,铠甲当然不能带走,但那把长刀却是例外。

    田小七练得是杨济所教授的辛酉刀法,三年来的苦练和实战磨砺了他的技艺,而那双手长刀非寻常刀制,他们这些近战兵又用顺了手,所以虎林军允许他们带刀离营。

    收拾完东西,田小七正要扛起包裹,一旁的士兵便抢上来帮忙:“幢主,我来帮你!”

    他们七手八脚把大小包裹‘抢’走,簇拥着田小七走出营房,而各处营房也有类似情景出现,营区外已有许多马车在外等候。

    田小七停下脚步回顾身后,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强忍着满眶温热,极力控制着自己激动地情绪说道:“大家,要努力啊!”

    “田幢主放心,每日的操练分毫不少!”

    “田幢主到了军府,可得好好操练那帮家伙啊!”

    “田幢主有空多回来看看!”

    听着同袍的话语,田小七无法再说许多,他点点头拱手向着大家行礼,千言万语汇到嘴边只吐出四个字“大家保重”。

    不远处,陈米斗也在和部下告别,他和田小七一样,在此次朝廷天使带来的诏命里,得授大都督进入军府加入府兵序列,虎林军的这两位双手刀法高手都被抽调,到新成立的军府带兵。

    虎林军的近战兵都要练习双手刀法,刚成军时是由队主杨济做教头,后来虎林军随着主帅宇文温来到巴州,杨济任职巴州司马,训练士兵双手刀法的责任就落到了田小七和陈米斗肩膀上。

    去年年初两千余新兵入营,田小七和陈米斗挑选了苗子练刀法,经过一年多的操练和实战,虎林军的近战兵终于成熟起来,而他两个离去后,也会有人接替位置扛起重任。

    不光近战兵,此次抽调了千余人去搭建军府的架子,又有将近千人退伍,但他们留下的空位立刻就能有人补上,立功的将士离开了,还有更多想要立功的士兵跃跃欲试,要在新职位上展示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虎林军的建制很完善,除了主帅宇文温外,离了谁都照样运转正常。

    包裹装车,田小七在上车前再度转身,向着同袍们用力挥手告别,满怀着离别的惆怅,还有即将赴任的喜悦之情,坐上马车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。八命。我还要努力!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虎林军牧马场,成群结队的骏马正悠闲的散步,史万岁看着数量翻了几番的马匹感慨不已,西阳郡公宇文温在邺城买了两千余匹马,如今都带回巴州在这牧马场放养。

    “北地的战马、挽马初来江南,很容易水土不服,你们要小心照料。”他交代着,“尤其江南多雨,一下起雨来到处湿漉漉的,不能让马匹吃了带水的草料。”

    “史军主。史开府放心,草料都是在库房干燥,绝不会被雨淋着,再说那些苜蓿之类的牧草,想来南北马儿都爱吃。”一人在旁边回答着。

    “史开府,选马一事当真要过几月后再进行?宇文使君去邺城前已下令,朝廷的任命下来之后,史开府便可挑选马匹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急不得,虎林军的战马得留着,以免战事再起,新买回来的马匹需要调理,军府的马场刚平整土地,人手不足经验也不足,把马匹贸然转过去怕是会病死一批,宇文使君辛辛苦苦买回来的马,可得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府兵的操练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史万岁看着牧马场说道:“军府成立,行台那边自然会调拨一部分马匹,这些马肯定适应了山南气候,就先用着吧。”

    他今日便要离开虎林军军营,到西阳城新立的军坊住下,作为新晋的开府仪同大将军,他是新晋大将军宇文温的部下,负责编练府兵。

    两年多以前,史万岁已经凭借战功位至大将军,结果受一起谋反案牵连,被当时掌握朝廷大权的左丞相杨坚夺爵罢官,发配边地做戍卒。

    恰逢朝廷组织大军入山南‘平叛’,要对付起兵的安州总管宇文亮,他争取到随军的机会,结果朝廷在两河口大战中溃败,作为普通一兵的史万岁被宇文亮次子宇文温俘虏。

    他投入宇文温的新军之中,两年多来浴血奋战,凭着战功终于再度回到府兵的序列,进位开府仪同大将军,距离当年自己的位置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周国还是魏国时,丞相宇文泰创建府兵制,设八柱国,其中六柱国领兵掌握兵权,每柱国下辖两个大将军,每个大将军下辖两名开府仪同大将军,每名开府仪同大将军下辖两名仪同大将军。

    仪同大将军之下又有大都督、帅都督、都督等。

    三十多年过去,这一序列发生了变更,周国对其进行了细分,柱国中又设上柱国,大将军又设上大将军,以此类推,增设有上开府仪同、上仪同。

    史万岁距离他曾经的职位,之间还隔着上开府仪同一级,按照目前的态势来看,他有把握超过原来的成就。

    ‘整军备战,西阳郡公已近按部就班了三年,即便是满负荷养兵也要咬牙撑下来,要是府兵练成,那么直属兵力接近一万。’史万岁心里如是想。

    按照周国制度,一名大将军下辖两名开府仪同大将军,府兵四千人,如此一来,大将军、巴州刺史、西阳郡公宇文温直接掌握的兵力很可观。

    作为大将军,统领府兵四千人;作为巴州刺史,统领州郡兵不下两千人;自己又练有募兵虎林军,如今退伍、离开了两千人,又招募了两千人,所以虎林军是五千兵力。

    加起来已近过万,考虑到州郡兵镇守本州,那么宇文温实际控制的兵力也有九千人。

    史万岁老于行伍,知道负担九千兵的压力有多少,巴州如今户数过两万,大约在两万四千余户左右,即便按三户养一兵的比例,也只能负担八千左右兵。

    当然全脱产的只有那五千虎林军,而府兵是耕种结合,所以目前巴州还算勉强负担得起,可史万岁已经看出来,他的上司宇文温依旧有扩军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顾实际养兵那叫‘穷兵黩武’,可是史万岁不觉得宇文温是穷兵黩武,这一位能想办法赚钱买粮食,所以养九千兵还算力所能及。

    九千兵,四千府兵刚开始组建,虎林军又有两千是新兵,所以作为核心战兵的只有三千老兵,但史万岁对这三千人信心满满,因为他也曾是其中一员。|

    “三千老兵,加六千操练得当的新兵,可要比号称数万的征召兵能打得多。”史万岁自言自语着,“关键领兵的也不是善茬,所以建功立业的机会不可能少,我要努力!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巴州军器监,炼铁炉正冒着浓烟,旁边的凉棚下打铁的声音此起彼伏,借着水力鼓风机还有水力锻锤,军器监正日以继夜的赶制兵器防具。

    巴水畔挑选的铁砂,还有别处的铁矿石、木炭一直源源不断,军器监的炼铁炉从年初开始几乎就没停过,一炉炉的铁水凝结成块,然后被用来制作各类军械。

    军器监的工匠们很忙,忙着制作长刀、长矛、长枪、箭矢和铠甲,巴州地界要扩军,需要大量的兵器防具,所以他们忙得连制作农具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州衙的监督下,一部分铁料以较低价格转给西阳城里打铁铺制作民品,军器监如今全力以赴打造军品,而随着工匠对灌钢法的掌握越来越熟练,钢制品的产量终于渐渐上升。

    军器监一隅,来护儿正和几名部下验收刀具,在本月初朝廷下达的诏令中,他已被授予大都督加入新成立的军府,如今负责到军器监接收军械。

    一名士兵拔出新打长刀,挥刀连续斩断十捆竹竿,之后再看刀锋依旧锋利无比,他向着来护儿点点头,随即收刀入鞘。

    “抽了十把,都是好刀,这一批五十六把钢刀,还有刚才那一百七十三把铁刀,本将领走了。”来护儿向着身边吏员说道。

    签字画押,将刀具打包装箱,来护儿又来到另一处院子,那里挂着一领领铠甲和兜鍪,有两档铠、筩袖铠,还有少量环锁铠。

    随行的士兵上前检查铠甲质量,他们和来护儿一样,是从虎林军抽调到新成立的军府来编练府兵,因为从军数年所以对铠甲的检查颇有心得。

    看着一领领崭新的铠甲,来护儿有些失神,想起自己的经历来,他两年前以战俘身份加入西阳郡公宇文温的军队,凭着战功终于走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朝廷诏令下达,确定自己得授大都督一职后,来护儿激动地彻夜未眠,虽然这是先前就已确定的事情,但尘埃落定之后他终于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周国实行府兵制,吸纳各地豪强入府兵体系内,将其部曲私兵为国所用,各地乡兵头领进入府兵,大多得授大都督、帅都督等。

    来护儿自幼父母双亡,是伯母抚养长大,来氏一族人丁不少,虽然来护儿勇力过人又识文断字,但乡兵头领断然是轮不到他来做。

    男子汉要想博取功名富贵,就得从军靠着一身本事吃饭,来护儿被陈军掠去当了兵,又在梁国江陵城外被周军俘虏,然后加入西阳郡公宇文温的军队,努力了两年终于出人头地。

    来护儿不是对虎林军没有留恋之情,只是他觉得能够进入府兵体系才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,虎林军是强兵种子,将领也有正经的官职,但怎么说都是私募性质的私兵,限制颇多。

    而军府设立后,进入府兵体系的发展前途就好很多,即便是统领五百左右兵力的大都督,品秩都有八命,而虎林军军职沿袭传统军制,统领将近千余兵力的军主,品秩不过四命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关键,关键是传统军制里,军主再向上是正五命的统军、正六命的别将,再上去就是戍主,这是郡守兼任的军职,纯粹的军旅之路也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戍主(郡守)之上是镇将(州刺史),然后是总管府佐官,这是属于外官的州郡官(镇戍官)体系,上马管军下马治民,没有家族、人脉撑着轮不到平民来当。

    出身平凡的来护儿有志建功立业,而从军立战功就是最好的途径,所以能够进入府兵体系,继续军旅生活是他的梦想,这年头没有家世撑着光凭读书可别想封爵,只有立下战功才能封妻荫子。

    府兵体系中,大都督再晋升上去就是仪同大将军、上仪同大将军、开府仪同大将军、上开府仪同大将军,然后就是大将军、上大将军、柱国、上柱国,足够他奋斗一生了。

    来护儿不敢奢望走多远,他就打算奋勇杀敌立功,凭着军功向上走,做到仪同大将军后就能开仪同府设幕僚、佐官,这样就能提携他的族人,让他们有机会入仕途。

    正所谓“有仇报仇,有恩报恩”,来护儿已经亲手报了伯父的仇,他要将伯母接来,让仆人们好好的服侍,让如同母亲般的伯母过上好日子,所以军旅生涯才是他实现理想的有力保证。

    “建功立业,我要努力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