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六章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

    虎林军军营,昔日喊声震天的校场,如今摆满了食案和草席,而校场一隅打起了几十个炉灶,上面架着各类炊具,许多厨师挥汗如雨,烹饪着各类大锅(釜,镬)菜。

    刺耳的猪叫声此起彼伏,一身横肉的杀猪匠在帮手相助下,把一头头大肥猪开膛破肚放血,然后挥动削铁如泥的杀猪刀,将刮毛放血的肥猪剁成肉块。

    又有许多士兵围在一起,他们分工合作,一些人烧水杀鸡杀鸭,一些人借着一盆盆给放了血的鸡鸭拔毛,另一些人则是将处理后的鸡鸭开膛破肚,又有人负责将这些鸡鸭扔进烧滚水的釜里直接煮熟。

    虎林军有‘名菜’叫做“白切鸡”、“白切鸭”,就是将拔毛、去内脏的鸡、鸭直接放入滚水煮熟,然后剁成一块块,吃的时候蘸酱油。

    这样做菜主要就是省事,士兵们吃的时候按着自己的口味蘸酱油即可,唯一的问题就是要煮熟,要想鸡鸭肉好吃那么煮的时候要把握火候。

    鸡鸭煮不熟,人吃了之后会拉肚子,要是煮得太久那么肉就老了,吃起来如同嚼蜡,确保肉煮熟但又很嫩是个技术活,如何平衡好煮的时间是关键。

    这都不是问题,虎林军的伙头兵每日负责四五千人的伙食,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的经验积累下来,个个都是大厨。

    军营门口,又有十余马车通过检查驶入营区,这是进城采购的后勤马车满载而归,带来了更多的鸡、鸭、鱼、猪和青菜。

    更多的士兵围上来等着卸货,今日军里举行会餐,将领们把士兵都组织起来,一起动手做菜做饭,备好酒席之后为退伍的同袍送行。

    知道大祸临头的肥猪们垂死挣扎,一头肥猪侥幸挣脱束缚,嚎叫着向外冲去,一大帮士兵激动地‘布阵’拦截,又有人直接扑上去要‘徒手擒猪’,一时间弄得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“拦住它,拦住它!!”

    “往那边跑了!”

    “看我的。哎哟喂!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晴空下,校场上虎林军将士们按各自所属队聚在一起会餐,为退伍的同袍送行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!哭丧着脸做什么,干了这碗酒!”队主李石磨大声嚷嚷着,拿着酒碗起身,两小队共百人陆续起身,举碗大叫一声“干了!”,随即一个个将碗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他们都身着戎服,不过有些人胸前还带着大红花,这就是退伍将士的标记,看着一起操练、杀敌的同袍举碗为自己送行,所有退伍的士兵都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啊!刘老五!你在燕矶中了三箭都没哭,如今有什么好哭的,罚酒!!”李石磨嚷嚷着,他有部分部下退伍,其实心里也不好受,但是方才大会上将军们说得对,无论当兵不当兵,大家还都是好兄弟。

    “罚,该罚!”一众士兵嚷嚷着,那名被喊做‘刘老五’的士兵随即将碗中酒一饮而尽,刚喝完便被呛得一口喷出来。

    见着哈哈大笑的同袍们,他抹了抹泪水满满的眼睛,讷讷的说道:“队主,我。我家中父母还得照应,所以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,应该!做儿子的就得孝敬父母,大家伙辛辛苦苦厮杀立功分田地,就是要让父母和婆娘过上好日子!”李石磨哈哈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老李要不是有个弟弟帮忙,也得回家尽孝去了,我说老五,你新娶的婆娘有动静没有?明年的喜酒我可是一定要喝的!”

    “摆酒可别忘了我们,得生个带把的,要不是的话你可得罚酒!哈哈哈哈!”众人大笑起来,在笑声中几名退伍士兵都是泪眼朦胧。

    他们因为各自原因要退伍,只是面对着朝夕相处的患难兄弟,一起上阵杀敌的生死同袍,总觉得颇为愧疚,如今见着同袍们如此欢送,一个个都控制不住情绪。

    有的嚎啕大哭,有的则是默默抹泪,一想着就此告别熟悉的军营,结束两年多以来的军营生活,他们心中惆怅不已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哭什么,大伙都住在巴河。巴东城,左邻右舍的那么近,等到我们休假回家,还不得经常碰面?再说了,大家都是同袍,平日里还得靠你们多照应照应家里,莫要让外人给欺负了!”

    “说的对!说的对!大家都是好兄弟,好邻居!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再来一碗!今日这些酒可都是好酒,管够的!”

    “干了,干了这一碗再来一碗!”

    此情此景在校场中各处不断上演,虎林军摆酒为退伍士兵们送行,场面十分壮观,光是为了准备酒食便消耗无数,巴州市面贩卖鸡鸭鹅猪的小贩以及农民,以及酒肆食坊的掌柜们都赚得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虎林军全军会餐欢送退伍将士,这消息没有遮掩,巴州州衙不担心消息传到江南,惹来陈军趁机渡江偷袭,一来武昌那好容易重建的水军又完蛋了,二来他们也巴不得这些缩头乌龟出动。

    虎林军是在‘花天酒地’,可巴州州兵没有闲着,连同水军戒备森严,就等着陈军来江北送死。

    而这场送别会,也让巴州百姓颇为意外,为虎林军主帅宇文温的‘大度’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西阳郡公宇文温,招募青壮编练新军,两年多以来历经大小战斗数十场,凭着练三日休一日的操练强度,以及军纪严明、赏罚得当,如今已是闻名山南的强军。

    如今的新军已有名号是为“虎林”,而兵力也达到了将近五千余人,有这么一只军纪严明的强军驻扎在西阳城旁,可以让巴州百姓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只是随着局势变化,虎林军也有了大变动,那就是部分将士‘退伍’,解甲归田。

    宇文温招募青壮,应征的青壮基本上都是家境贫寒,家里没有地每日里都是饥一顿饱一顿,许多人之所以从军,就是用命换一口饭吃。

    虎林军的待遇很好,虽然操练强度不小但总能管饱,不但餐餐有些肉还能吃到盐,一日三餐不要钱,戎服也包了,每月还有军饷拿,这在许多人眼中就是美差。

    历经两年多的战斗,有的人战死沙场,为家人留下优厚抚恤,有的是落下终身残疾,则被西阳郡公安排在其府里做事,或者连同家属收为佃户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则是立下战功,最后在巴州分得梦寐以求的土地、房子,娶上媳妇接来家人在巴州定居,而这一情况也使得许多人的想法有了改变。

    他们有了自己的土地、房子,能够凭着辛勤耕作养活一家人,曾经遥不可及的白日梦如今化作现实,所以守着家人平平安安的过日子,便是最迫切的想法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的战场,开始让一些人心生退意,虽然不敢违抗军法,但心态的变化已经越来越明显,有的人不再闻战而喜,想到家中大腹便便的媳妇,想到白发苍苍的父母,他们的战意渐渐变小了。

    巴州大兴水利扑杀钉螺,许多荒滩野地已经可以开垦,只要劳作上数年那就能把生地变成熟田,分得田地的虎林军将士们,有的是家中唯一的支柱,他们害怕自己一旦有个三长两短,家就散了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他们家徒四壁死了也就死了,可是如今已分得田地,好日子就要开始,要为父母尽孝,要生儿育女延续香火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战死沙场,媳妇改嫁,家中父母即便有田耕种,可哪里还有人在跟前尽孝。

    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少,虽然不至于出现抗命不战的恶劣情况,但虎林军将领已经注意到一些将士心态的变化,随即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大禹治水,堵不如疏,虎林军主帅宇文温的想法便是如此,他认为士兵被招募从军没有签卖身契,虎林军不是囚笼,不会让一个兵有进无出:要么战死,要么病死。

    分了田的将士想回家务农过小日子,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,但就这么放人那后患也不小:万一走的人太多就会导致虎林军‘大出血’,战斗力急剧下降。

    人要放,但不能说走就走,否则军心就散了,辛辛苦苦操练出来见过血的战兵,留下的空位再让新兵填上需要时间,所以虎林军决定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采取的措施如下:基于将士们分得许多田地,又有许多人成家立业,或者一家人在巴州定居,为保家属不被人欺负,同时平日里也相互有照应,虎林军‘动员’一部分将士退伍。

    要响应动员的将士必须提出申请,然后经审批同意后方可正式‘退伍’,而之前开垦荒地的将士不再屯田,有想退伍的一并提交申请。

    退伍的人数有限制,立功人员优先,超过人数的只能等下一次,退伍的将士归入新置巴东郡的民籍,在郡衙登记名字,如遇战事应征守城即可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台阶,让那些想解甲归田的将士有个机会,能有名正言顺离开军队的理由,免得被人背地里骂“忘恩负义”,宇文温觉得大家好合好散,没必要把场面弄得太难堪。

    退伍的虎林军将士都是见过血、受过良好训练的老兵,所以协助地方官维持治安、操练郡兵、应征守城都是好手,而有他们在居住地帮衬左邻右舍的旧日同袍,也不怕虎林军将士家属受欺负。

    退伍的申请、审批折腾了数月,期间虎林军把江对面陈国郢州武昌郡折腾得够呛,新种的庄稼基本完蛋,今年绝收已成定局,收兵回江北的虎林军随后开始了退伍。

    这年头募兵的将军,除非迫不得已不会让好容易练成的兵走人,可虎林军主帅宇文温还真就这么做了,虎林军不光放人还来了场送别会,百姓们都说宇文使君是个好将军。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军营,议事厅,陈五弟正和几个老兄弟交谈,今日欢送退伍士兵,他们几个都喝了不少酒,待得各自躺了一个时辰醒酒,方才在这议事厅碰头。

    陈五弟,如今已晋升为正六命的别将,而田正月、郝大胆升任正五命的统军,继续统领虎林军,而梁定兴、陈七斤二人,则直接进位仪同大将军,品秩为九命。

    “一眨眼三年时间过去了,未曾料竟能走到今日这一步。”陈五弟说道,“末将预祝两位仪同,早日封爵。”

    “嗨!什么末将不末将的,老陈你这可是骂人啊!”梁定兴笑道,“我两个的战功,按说进位仪同勉强许多,可比不上你,本来就该你优先!”

    “这种场面话,咱们几个老兄弟之间就别说了,都是使君的安排,老陈、老田还有大胆,迟早也要进位的。”陈七斤挠了挠头,“你们跟着使君,总有仗打,立功的机会大把,搞不好来个‘后发制人’。”

    郝大胆闻言笑着说:“乱讲话,使君如今已是大将军了,你们府兵不一样听使君指挥?使君要打仗,我几个还不得一起上么。”

    “府兵还得从头练呐,也不能像咱们虎林军一般练三日休一日,谁知道何时能拉出去砍人。”

    “陈仪同,到了军府带兵,可别老是‘咱们虎林军’,免得那些兵都弄混了,还以为是虎林军分部呢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五人大笑起来,陈五弟、田正月、郝大胆、梁定兴和陈七斤,这五人原是安州军老兵,三年前的大象二年五月,随着安州总管宇文亮突袭黄州,然后跟着西阳郡公宇文温,寥寥数人就敢去北定州杀人夺权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他们就跟着宇文温编练新军,新军规模渐渐扩大,直到今日的虎林军,而陈五弟等人的命运也随之改变,从普通的精锐老兵,成了名副其实的将军。

    他们作为宇文温的‘元从’,为其牢牢掌握着虎林军,而随着形势的发展,却要分道扬镳,陈五弟、田正月、郝大胆继续掌握虎林军这个基本盘,而梁定兴和陈七斤则是要去掌握另一只军力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退伍,又是抽调人手,新兵接得上趟么?”

    “退伍了差不多一千兵,又调走了一千兵,也亏得使君提前计划,再过几日那招募来的两千新兵就要入营训练。”田正月有些惆怅的说着,“年年练新兵,都练出心得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使君说得对啊,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啊。”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