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章 鸡肋?鸡腿!

    使邸,宇文温正在房里研究东西,他摆弄着案上一个木盒,里面有一枚疑似三棱镜,还有两片琉璃碗残片组成的透镜组,这就是炼丹道士刘杨鼓搞出来的分光镜。

    分光镜是进行光谱分析的必要设备,在经历了最初的兴奋之后,宇文温也冷静下来,毕竟以这个时代的理论、技术水平,即便是出现了光谱分析,其作用也有限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个分光术(光谱分析),对他来说是鸡肋。

    化学分析一是定性,二是定量,定性就是确定样品里有什么物质,定量就是确定样品里的物质含量有多少,可有生之年内,宇文温不敢奢望这种原始的分光镜能做到定量那一步。

    这需要化学、物理(光学)、数学相关领域的强力支撑,他不是学霸,化学、物理、数学的知识水平停留在高中阶段,而且能回忆起多少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光谱分析术出现在十九世纪,那是工业时代,还有诸多化学、物理学的技术大能进行研究,光谱分析法才逐渐完善,所以身处农业时代的宇文温有自知之明,要看菜下饭。

    定量,精确分析矿石、合金中的金属成分含量,也许这辈子都不可能实现。

    即便定量做不到,也不会影响炼铁炼钢,反正又不是要做渗碳装甲,建造多铆蒸钢的神器,制作刀枪箭镞还有铁犁、铲、锄、镐以目前的冶炼水平也够用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定性,宇文温觉得定性就有用处,至少能知道矿石里有没有铁、铜、铅或金银,也就是协助探矿,这总好过讳莫如深的古法探矿。

    但是静静一想,又觉得靠光谱分析来协助探矿有些鸡肋,这跨时代的光谱分析似乎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
    古代对各类矿石有五花八门的称呼,很难和后世的矿物名称‘无缝对接’,宇文温也不打算变成探矿专家,他唯一关心的,只有四种金属:金银铜铁,所以需要探的就是这四种矿。

    金银铜就是钱,没谁和钱过不去,而铁则是打造兵器工具必不可少的资源,宇文温只觉得多少铁都不够用。

    其中铁最优先,但即便如此,他也不用去探矿,‘已知’有一座超大规模的铁山和一定规模的铜山,就在巴州附近,而他迟早要抢过来。

    大冶,超级铁矿山,从唐代起大规模开采了将近千年,直到晚清洋务运动,汉冶萍公司便是以大冶的铁矿为原料炼钢。

    大冶附近的白雉山富含铜矿,历史上隋平陈后,晋王杨广便在白雉山炼铜铸钱,这两个地方就在巴州对面、陈国郢州武昌郡地界,是宇文温梦寐以求的地方。

    结果陈国却对这宝藏无动于衷,没有大规模开发的迹象,这让他觉得是占着茅坑不拉屎。

    有了超级铁矿,不要说军队武器、防具全铁器化成为现实,民用工具铁器化也不是梦,铁犁、铁铲、铁镰、铁锄、铁镐全面普及,无论是种田还是兴修水利都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光谱分析法唯一的用途,就是找金银矿,绵延的大别山脉,怎么都会有些金银矿,发动山民四处探寻,然后把矿石带来分析,至少能确定里面有没有金银。

    金银矿没人嫌弃,但从勘探到开采需要时间,这对于凭着玻璃镜赚钱的宇文温来说,不是很急切的事情,同样是赚钱,两者的地位没法比。

    玻璃镜对于宇文温来说是雪中送炭,让他以极小的成本短时间赚回大量钱财,独力支撑了发军饷养兵的重任,而寻找金银矿是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看着原始的分光镜,宇文温有些无奈,但是炼丹道士刘杨无意中发现的分光术,他觉得好歹要传承下去,所以得找事情来做。

    “就当是花钱办慈善了。不对,要是做出分光镜的成品,卖给那些炼丹的道士,搞不好是一笔大买卖啊!”

    宇文温想到这里不由得面露喜色,他觉得自己找到一条新财路,虽然利润未必有多高,但蚂蚁虽小也是肉,没人会嫌钱多。

    炼丹图的是什么?长生不老啊!这年头谁不想长生不老,就算不能真的长生不老,那益寿延年总该可以吧,那就是个巨大的‘市场需求’。

    丹药哪里有得卖呢?自然是找炼丹术士了,面对这么巨大的市场需求,炼丹术士自然也是苦心钻研炼丹术,要炼出好丹药‘为客户服务’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炼丹术士,类似于后世的化学家,搞化学研究、生产的自然需要设备、科研仪器,宇文温觉得自己可以做仪器供应商,做出‘高科技’仪器卖给这些炼丹术士。

    丹药炼不成、丹药吃了拉肚子、丹药吃了死人!怎么办?

    这位道长,想知道丹药里多了什么不该多的东西么?想知道丹药里少了什么不该少的东西么?这有宝物分光镜,可以帮道长明察秋毫!

    这宝贝不贵,才几千贯嘛,能窥破天机的宝贝,道长不想要么?

    钱不够就卖肾。卖仙丹就够了!钱还是不够?让香客买了再捐嘛,反正信徒捐田捐地都不在话下,捐个分光镜也没问题不是?

    一想到这热血沸腾的广告词,宇文温似乎看见无数的铜钱向自己涌来,想想炼丹术士们排队抢购的样子,那得有多带劲。

    炼丹术士穷不穷?穷!炼丹术士富不富?富!

    正如世人分贫富,炼丹术士也分贫富,像刘杨这种连个破道观都没有的道士很多,可是那些有祖传道观、有大量香客上供香油钱的道士也不少,所以里面商机很大。

    一想到商机,宇文温笑得眼睛都眯起来,脑子飞快的转动着。

    分光镜的原理很简单,一枚三棱镜负责分光,两片透镜组成的小望远镜负责放大光谱,当然具体结构还得研究优化,把性能提升上来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包装,分光镜的外壳要拉风,镶金嵌玉太俗,最好是各种玄幻风,得有仙气,道士们追求长生不老,品味很高也很刁钻,不好伺候。

    什么仙鹤啦,灵芝啦这些图案都得有,最好还有裸女。呃,仙女之类,总之分光镜质量要过硬,耐摔耐碰,毕竟这宝贝搞不好要师徒相授,一代代传下去的。

    不对,不许一代代传下去,要不每个道观买了一个分光镜就不买了,找谁说理去?

    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分光镜会被山寨,别人不会做玻璃,难免土法上马直接磨水晶,所以核心部件要一体化,一拆就坏,坏了就得再买。

    光卖分光镜还不行,炼丹用品也得卖,那种土不拉几的炼丹炉(丹鼎、丹釜)太挫了,宇文温决定花点时间,设计出“二十一世纪玄幻风”的炼丹炉,让那些炼丹道士见了就想买。

    名字也得拉风,什么虚天鼎、神农鼎、乾坤鼎、盘龙鼎都行,怎么大气怎么用,质量不能太好,免得买了个就够用了,但质量不能太差,这是要砸招牌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忽然脑海里灵光一闪:炼丹术士就是古代化学家,那么玻璃实验器皿同样可以用。

    什么烧杯、平底/圆底烧瓶、试管、锥形瓶这都可以卖,还有温度计,这些东西宇文温的工坊里都已经小批量制作,给自己的实验室做试验用,要提高产量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他又担心这些东西会让人如虎添翼,万一给哪个天才用的炉火纯青,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出来祸害他,那可就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虽然不太可能,可万一哪个天才批量制作出了白磷,白磷燃烧弹那可是要命的!

    宇文温越想越多,思绪一放开就差点收不回来,不过有一点他已经肯定,就是要赚钱,把刘杨及其徒弟养起来,每日就研究这分光术,优化分光镜,再加派人手一起研究,区区十来人他养得起。

    什么玻璃实验器皿都用上,组建一个炼丹实验。化学实验室,分光术(光谱分析)能达到分辨常见金属的水准就行,技术上能够简单协助探矿,那他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把分光镜商品化,卖给那些执着炼丹的牛鼻子老道,这才是‘正道’,也算是为中原的炼丹事业添砖加瓦。

    然后搭配售卖一本秘籍,就叫做窥破天机分光术》,把光谱分析的原理粗略介绍一遍,配上常见几种金属的简单谱图,最主要是列出观测这几种金属的具体方法,让使用者能够做实验自己观测出来。

    正如武侠小说所述,光有神兵利器还不行,得有同步的心法口诀配合,所以秘籍的商机无限,舍得花钱买分光镜的土豪道士,根本不在乎再多掏钱买秘籍。

    那么下一个问题来了:这么好的东西,哪里有得卖呢?

    也就是广告的问题,这年头要‘广而告之’的难度不小,尤其炼丹这种行业,寻常百姓关心得少,要想让天下的道士都知道分光镜这宝贝,那可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,那就没有购买的想法,怎么让炼丹的‘从业人员’知道世上有分光镜这宝贝,是宇文温要面临的问题,他总不能雇人满大街找道士,然后神秘兮兮的问:“道长,听说过分光镜么。”

    这样做的逼格太低,会砸牌子的,所以宇文温又开始想着如何打广告,在炼丹业掀起一阵抢购分光镜的潮流,自己赚得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似乎是鸡肋的分光术,如今转换思路变成商品,那就是鸡腿了!

    宇文温正暗自高兴间,听得外面有些喧嚣,似乎是有人在争吵,于是叫来张鱼问道:“外面怎么回事?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