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二章 大学僧对阵炼丹士(续)

    宇文温说若要学‘化学’,须得为僧,此僧非彼僧,不用剃度出家,不用吃斋念佛,只是一系列身份的称呼,是学习化学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僧有很多种,从低到高依次是小学僧、初中僧、高中僧、大学僧,若是天赋异禀,还可以继续学习,从大学僧可变成研究僧、博士僧,最后成为精通化学的无上尊者——院士。

    首先是做‘小学僧’,习得‘语文’之术,能读会写,又须精通‘数学’,习得‘九九乘法口诀’,亦能解‘二元一次方程’。

    小学僧修行六年,须得经历小天劫“小升初”,顺利通过之后便成‘初中僧’,修炼两年后便可学习‘化学’,何为化学?即为‘变化之学’。

    化学又分‘有机化学’、‘无机化学’,以初中僧功力要学习‘有机化学’颇难,只能先学‘无机化学’。

    化学之中,首要是知道‘分子和原子’,无论何物俱可分解为肉眼不能见之‘分子’、‘原子’,又有一秘籍名为“元素周期表”。

    此表列有世间一百一十二种基本元素,世间万物即为这一百一十二种元素之衍生物组成,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。

    有‘三酸两碱’,是为物质变化基础试剂,又有‘化学反应’,分为‘氧化’、‘还原’两大类,反应的过程用符咒。符号表示出来,便是“化学方程式”,为一切物质变化之奥秘所在,亦如炼丹术之丹方。

    正如丹方亦有错漏之处般,撰写化学方程式同样也会出错,所以勘误时需要学会‘配平’,同时要掌握‘分子式’、‘质量守恒定律’。

    化学方程式数以万计,‘初中僧’所学基础方程式有将近八十余条,又须得做‘化学实验’,将简单物质进行变换。

    “有鸡化学?圆树周七表?质量手横定绿?化学方城市?勿直变换?”刘杨目瞪口呆,听到的知识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,见着宇文温如同见着不明生物一般。

    “正是,此即为初中僧所学化学知识。”大学僧宇文温点点头,对于刘道长的表情十分受用,他可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宇文温说初中僧修行满一年之后,需经历中天劫‘中考’,若能平安过关便成为‘高中僧’,继续学习化学,而所学的内容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例如“阿伏伽德罗定律”,‘加成’‘置换’反应,还有‘有机化学’一类,然后是更多的化学方程式,足足有三百余条。

    习得高中化学,便可进行普通的物质变换,可以水生金银,亦可将金银化水,其他‘神通’不复多言。

    高中僧要修炼三年,迎来大天劫‘高考’,若能平安渡过便可飞升‘大学界’,成为‘大学僧’,而大学化学除了有机、无机化学之外,又有新的分类。

    物理化学、分析化学、生物化学等等不一而足,其中细分林林种种,须得大学僧选定‘专业’方可学习,待得四年修炼圆满之后,又有天劫名曰‘考研’。

    平安度过便是‘研究僧’,研究僧所学化学又比大学僧要深奥许多,苦修两年后再有天劫名曰‘考博’,如能渡过便是博士僧,之后天劫不断,渡过无量天劫之后可升为至尊,名为‘院士’。

    院士精通化学之道,可无中生有,可化有为无,可凝气成物,亦可点物成水,世间万物在其手中,可随意变换形态,亦水、亦物、亦气,可谓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刘杨听到这里已经是嘴巴微张,口水流出嘴角亦未曾察觉,他的双眼呆滞,浑身轻微颤抖,如同羊癫疯爆发的前兆,好容易稍微缓过来,艰难的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方才郎君所说,化学石砚是何学问?”

    “是实验,实际的实,检验的验。”宇文温纠正道,他猜出对方肯定误会实验二字,“实验,顾名思义,就是实际操作进行验证。”

    为了方便理解,宇文温以炼丹为例,炼丹术士寻得丹方,自然要备好材料,放入炼丹炉中点火烘烤,若是炼出来的丹药不理想得找原因,然后不断调整,直到最后炼出合适的丹药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就是实验,要记录各种反应条件,如炉温、加热时间、各种原料的用量等等,为了保证实验的‘重现性’,这些参数必须精确,以便让其他人在其他地方用同样的条件,也能做出同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就涉及到度量衡,炉温至少要精确到一摄氏度,时间要精确到分钟,原料的用量要精确到克或者毫升,所以实验器材也得讲究。

    许多化学反应还得观察颜色,所以用透明玻璃器皿做实验很重要,而各种指示剂的制备缺一不可,加热的话用柴火不方便控温,还得要火油灯,原料称重要讲究,所以精确的天平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许多化学反应需要以溶液形式进行,所以要将金属类、非金属类物质溶解成液态,那么“三酸两碱”是要有的,给器皿加热需要恒温,所以水浴、油浴也是主要手段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化学实验需要很多器材协助,就如同炼丹需要炼丹炉或炼丹鼎一般,学习、研究化学都需要做实验,而利用化学进行物质转换更是离不开实验。

    刘杨由即将爆发的羊癫疯状态,进入呆若木鸡状态,宇文温所说,在他听来如同天书一般,一个个词语,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看着对方那平静的表情,刘杨觉得应该不是在说谎,而是这“化学”确有其事。

    他就如初入蒙学的幼童,第一次听先生讲课,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,却又让人为之向往,刘杨好容易稍微缓过来,艰难的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这个,不知精通化学的至尊又有何许人?”

    “炼金术士诺贝尔、方块达人门捷列夫、元素召唤拉瓦锡等人,便是化学至尊!”宇文温赞道,见着刘杨一头雾水的样子,宇文温开始介绍诸位化学至尊的光荣史。

    “炼金术士诺贝尔,习得无上神雷之术,此术所制丹药,可开山裂谷,可于晴空之下引入无尽天雷,将千军万马化作齑粉!”

    “方块达人门捷列夫,窥破天机原子量,求得万物规律‘元素周期表’,之后无数学者借此发现新元素。”

    “元素召唤拉瓦锡,首先发现天地间基础之三十三元素,以一己之力证明‘质量守恒定律’,被尊为化学之父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!!这学问可教授于我?”刘杨气如喘牛,一双手紧紧的抓着宇文温肩膀,双眼露出饥渴的目光,如同干涸大地初逢雨露。

    “道长,不才只修炼到大学僧境界,也未选这‘化学’专业,如何教授道长化学之术?”宇文温笑道,他根据对方的神情,判断出并非穿越者,所以不忌讳说那些现代词语。

    “那高。‘高钟’化学也是可以的!”刘杨抓着宇文温肩膀不放,就怕一松手对方便开溜,再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他自幼随着师父炼丹,师父驾鹤西去后又苦苦追寻丹术数十年,无数个日夜殚精竭虑构思着如何炼制仙丹,云游四方风餐露宿寻求丹方,奈何这条路越走越看不到头。

    也曾和其他炼丹士交流经验,也曾试过许多稀罕丹方,甚至为了尝试丹药数次昏迷不醒,只是这么多年来刘杨根本就不得要领,练出的丹药丝毫没有仙气。

    一定是哪里错了,一定是哪里错了!

    刘杨脑子里的这个念头越来越明显,可是他又不敢深想,因为一旦想下去就会面临一个结果:炼丹修仙走不通!这会否定他师父,否定他的一生,否定他存在世间的意义,所以哪里敢想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除了炼丹还能做什么?他什么也不会,从记事时起就看着师父炼丹,然后就是自己炼丹,然后就是教徒弟炼丹,但炼丹修仙之路是条死路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日复一日的构思丹方,然后不停的炼下去,也许有一日真能炼出仙丹羽化成仙,但刘杨越来越迷茫。

    可如今有人在他面前打开一扇大门,那扇门名为“化学”,听起来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,别的不说,光是能够让物质随意变换那就是了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一窥究竟!

    “道长,这化学之术可不能长生不老,亦不能助人羽化成仙,道长学之何用?”

    “论语有云:朝闻道夕死可矣!”

    “此法须得有缘人方可学呐。”宇文温摆摆手笑道,“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,才学得这化学之术。”

    “那机缘何在?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道长的表现了。”宇文温左顾右盼道,如同一个索贿的贪官,在对方面前搓着手指,作数钱状。

    奈何刘杨不同世故人情,见着宇文温似有藏拙之意,不由得心如猫挠,他急得满头大汗,不住地问“机缘何在”,宇文温见其如此“蠢萌”,也只好出言提点:

    “道长,今日炼丹所用配方,除了徒弟之外,还有何人晓得?”

    “别无他人。”刘杨答道,他就像竹筒倒豆子般,将其在邺城民宅里炼丹的全过程都说了出来,连接触了什么人都悉数招供,为的就是那‘机缘’早些到来。

    宇文温将其供述的人名谨记于心,见着对方那饥渴的目光,他干咳一声提出了条件:“道长,这化学之术嘛。怎么都得拿些东西交换不是?”

    “贫道这里有毕生所学丹方!郎君要便拿去!”

    “我对炼丹没兴趣。道长炼丹多年,总会有什么压箱底的秘方之类吧,比如说。嘿嘿。”宇文温又开始搓手指。

    “秘方?秘方。有,贫道有秘术,有秘术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