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一章 大学僧对阵炼丹士

    邺城一隅,发生大爆炸的那个院子内,宇文温正袖手旁观,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一个小道童,这位头大眼大身子小,活脱脱一个外星人ET。

    “清风,过来帮为师捡东西。”牛鼻子道士喊道,他自己在院内一片狼藉之间走动,不时弯腰翻捡着什么。

    &。小道童闻言应了一声,随即跑过去帮自己的师父收拾残局,看着小家伙晃悠晃悠的样子,宇文温真担心那脖子承受不住头的重量,突间就晃断了。

    他把视线从小道童身上挪开,打量起身边的一个木箱来,那里面装着个炼丹炉的残骸,按照牛鼻子道士的说法,这炼丹炉大若米缸,如今却化作片片废铜烂铁。

    院子里就宇文温和这师徒俩总共三人,而院外围着一圈士兵,严禁围观群众入内旁观,不过为了避免欲盖弥彰,对外宣称是道士炼丹惊扰百姓,如今官府正在协助道长“搬家”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人表示不服;“我这院子,租给这老道士不足五日,如今闹出怎么大动静来,弄坏了院子许多东西,如今说搬就搬,也没个什么赔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院子是你的,可有何凭证?”

    “哎哟,街坊邻居都能作证,这不还有里正么?”

    “一贯钱,莫要吵闹了!”一名士兵说道,用钱把倒霉的房东打发走。

    宇文温听着外面的动静,又看向院内的师徒俩,不由得摇了摇头:这位刘道长,还真是“流窜作案”的老手。

    方才在秋官府大牢,他正要教对方做人,不过事有轻重缓急,宇文温决定先收拾残局,等局面稳定了再“论道”,所以便带着牛鼻子道士回来捡东西。

    牛鼻子道士自称今年四十有三,不知籍贯何方,被师父捡回来后跟着姓刘,因为是被老刘道长在路边杨树下捡到,便得名刘杨,做了道童跟着师父一起炼丹,自己的父母则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时光流逝,刘道童也变成了刘道长,老刘道长驾鹤西去,他便继续炼丹,也同样收养了一个弃婴,便是如今的小刘道童,又叫“清风”。

    老刘道长没有道观,所以刘道长自然也没有道观,反正炼丹在哪里都能炼,所以这数十年来刘道长都是四处漂泊,主要是在物产丰富的城池附近,方便收集各类炼丹材料。

    邺城为故齐国都,物产丰富权贵云集,不但炼丹材料好找,也方便找活计养活自己,所以刘道长带着小徒弟在邺城外村落定居下来。

    数日前,刘道长在邺城市集上发现一个破旧炼丹炉,买下来后觉得搬运困难,他和徒弟扛不动,又不愿意雇劳力扛出城,算了笔账觉得还是在城里就地炼丹比较划算,所以就租下了这个院子。

    今日,他按着自己构思的丹方凑齐材料,在院里摆好炼丹炉后生火,没一会便出事了,那突如其来的大爆炸颇为恐怖,也亏得刘道长当时回房里拿东西,而清风则是去城外捡柴禾,方才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刘道长见街坊邻居围上来旁观,见着院内一片狼藉,担心被房东揪住要赔钱,便急急忙忙跑了出来,迎头撞见一群人凶神恶煞冲过来,做贼心虚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结果撞见了身着道袍的宇文温,误认做是“道友”,便要“一起跑”,结果两人一起被抓。

    外出捡柴禾的清风回来了,跟着师父品性的清风也没什么心机,见着一群人围着院子指指点点,也没想什么便要“回家”,结果被气急败坏的房东抓住,但又被随之而来的士兵给控制起来。

    后来宇文温带着刘杨回来收拾残局,也一并将清风带了回来,他见着满院的垃圾,等的有些不耐烦,便让刘杨把要紧的东西收拾好,然后招呼士兵进来收拾残局,对方那些和破烂没区别的宝贝悉数装车运走。

    “方才刘道长说炼丹数十年,想来精通炼丹之术?”宇文温开始挑起话题,然后要教对方“做人”。

    “精通不敢当,只是颇有心得。”刘杨捻着小胡须答道,颇有自得之意,宇文温见状心中冷笑,便继续问下去:“想来道长看过抱朴子》?”

    “郎君所问是内篇还是外篇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内篇了,不过我听闻抱朴子有云‘丹砂烧之成水银,积变又还成丹砂’,不知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确有此事,贫道炼丹时亦见过此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长如何解释这一现象?”宇文温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这得从五行转换。”

    “此乃谬论!”宇文温忽然打断对方,也不管失礼直接来了个当头棒喝,“丹砂,即为硫化汞,加热后发生还原反应,硫逸散剩下汞,也就是水银,而汞加硫磺发生氧化反应,又生成硫化汞,初为黑色,后变红色,也就是丹砂了。”

    刘杨差点把胡须扯下来,他望着宇文温如同望着鬼一般,对方说的每一个字,他似乎都能听得懂,可连起来却基本听不懂。

    硫画汞?还圆反映?仰话反映?那是什么东西?你在说什么?

    他嘴巴一张一合,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,若是对方说的是炼丹术,他自然有信心将其驳倒,可如今说的让人摸不着头脑,想反驳都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“郎君,方才所说硫画汞、还圆反映、仰话反映不知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宇文温瞥了刘杨一眼,对方方才的神情他都看在眼里,看不出是穿越者的可疑之处,于是他继续说道:“道长颇为精通炼丹?不知练的是何种丹药?”

    一说到炼丹,刘道长立刻来了精神,没顾得纠结方才的那些名词,他说抱朴子的九丹都试炼过,不知郎君想知道哪种。

    宇文温只知道抱朴子就是东晋大名鼎鼎的道士葛洪,但不清楚九丹具体是什么,便做虚心请教状:“九丹只闻其名,道长不如解说一二?”

    “抱朴子内篇》有云,九丹者,长生之要,非凡人所当见闻也。”刘杨开始侃侃而谈起来,丝毫未见牢中那番蠢萌模样。

    他说九丹之第一丹名曰“丹华”,当先作玄黄,用雄黄水,矾石水,戎盐、卤盐、誉石、牡蛎、赤石脂、滑石、胡粉各数十斤,以为六一泥,火之三十六日成,服之七日仙。

    又以玄膏丸此丹,置猛火上,须臾成黄金。又以二百四十铢合水银百斤点火烧烤,亦成黄金。金成者药成也。金不成,再把药封起来继续用火烧烤,所需日数如前,最后必然炼成。

    第二丹名为神符,服食后一百日便成仙,此后便能行走于水火之中,以此丹药涂抹脚底可步行水上。服之三刀圭,三尸神和九虫皆即消溶坏死,百病都能治愈。

    第三丹名曰神丹。服一刀圭,一百日后成仙。给六畜吞服,也能长生不死。又能够刀枪不入。服用一百天后,仙人玉女,山川鬼神,皆来侍奉,均化作人形。

    第四丹名曰还丹。服一刀圭,一百日后成仙。朱鸟凤凰在头顶飞翔,玉女也来到身边。以一刀圭混合水银一斤,用火烧烤,立成黄金。

    以此丹涂在钱物上,即便用出去后也能当日回到主人身边。以此丹药涂抹在凡人眼睛,百鬼躲避。

    第五丹名饵丹,服食三十日后成仙。鬼神来侍,玉女至前。

    第六丹名炼丹,服食十日后成仙。又以汞混合后用火烧烤,亦成黄金。

    第七丹名柔丹,服一刀圭,一百日后成仙。以缺盆汁混合后服用,九十老翁,亦能生子,与金公混合用火烧烤,即成黄金。

    第八丹名伏丹,服食当日就成仙。把大小如枣核般的丹药拿在手中,百鬼躲避,将丹药写在门户上,万邪众精不敢前,又能让盗贼虎狼避开。

    第九之丹名寒丹。服一刀圭,一百日后成仙。仙童仙女来侍,飞行轻举,不用羽翼。

    “此九丹,只需得练得其一即可成仙,服用之后,若要升天亦可,若要留在人间即可,亦或是出入两界,来去自由。”刘杨说道。

    ‘这么多名堂,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,实际上炼出的这些玩意,汞、铅等重金属严重超标,吃了轻者脑残变成慢性中毒,重者直接就挂了。’宇文温心中吐槽,作为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人,他自然是不信仙丹的。

    面前这位,正经的炼丹士无疑,还是有数十年炼丹经验的那种,他说的许多药物名词和后世的名词不一样,宇文温不太懂,除了知道“刀圭”是一种量取药物的工具、“金公”就是铅之外,有些名词完全不知道指的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不要紧,他有绝招,之所以让对方说这么多,就是为了将其驳得一文不值,让其‘三观’尽毁。

    “道长所说九丹,可曾炼成一二?”宇文温问了个废话。

    “惭愧,贫道悟性不高,迄今为止未曾练出一枚。”

    “道长,抱朴子所言多有错误,不才曾学秘法,不如切磋一二?”

    “郎君学了何种秘法?”刘杨闻言来了兴趣,如同饥汉见着了炊饼,双眼发光的望向宇文温。

    “此法与中原炼丹术不同,名为化学。”宇文温进入回忆状态,开始回忆其他那所剩无几的初、高中化学知识,“欲学此法,须得为僧。”

    “学这‘化学’还得剃度出家?”刘杨闻言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此僧非彼僧,且听我慢慢道来。”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