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九章 你们也配?

    秋官府大牢一处院子里,那名身着道袍的年轻男子被人抬走,尉迟顺不停的揉着太阳穴,他的年纪和篡国逆贼杨坚相仿,而今日总算是体会到“同龄人”当年的感受。

    人生大悲大喜来得太快,实在是太刺激了!

    三年前,大周的天元皇帝宇文赟忽然去世,皇后杨丽华之父杨坚趁机把持朝廷大权,周国内战随即爆发,起兵反杨的安州总管宇文亮,一度虚与委蛇同杨坚媾和。

    到朝廷面君的安州使者,正使为西阳郡公宇文温,也就是尉迟顺的女婿,这位年轻郎君在大殿之上,当众质问时任左丞相的杨坚是不是要“谋反”。

    尉迟顺一家当时被杨坚软禁在长安,也亏得女婿来长安才把他一家救出来,当尉迟顺事后得知女婿的‘壮举’时,只恨杨坚为何不是当场吐血身亡。

    而今日,轮到他这个做岳父的亲临其境,就差点被女婿吓得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“郡公,郡公,还请郡公宽恕一二,还请郡公帮忙说些话。”一名官员哀求道,在其身后,黑压压一片都是惶惶不安的吏员。

    “李刑部,本公何德何能,能把这天大的破洞补上?”尉迟顺问道,面前的官员,是掌管大牢的秋官府刑部,周国设天、地、春、夏、秋、冬六官,秋官府掌刑狱之事。

    “下官驭下不严,乃至让狱吏有机可乘,险些害了西阳郡公性命,还请郡公与西阳郡公诉说实情,此事下官等着实不知啊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刑部便和一众属官频频出声请罪,不由得他们不如此,今日不但误抓了身份了得的西阳郡公宇文温,还差点让这位大周宗室受辱,事情处理不好怕是从上到下都得完蛋。

    刑部中大夫,正五命,掌五刑之法,附万民之法诏刑罚,属大司寇。被抓入大牢的犯人,所要拷问则需刑部、小刑部负责,结果今日刚被抓进来的西阳郡公宇文温,就差点完蛋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差点“完蛋”,心急火燎冲进大牢要救女婿的尉迟顺,见着为狱吏所害,在地上捂着裆部哀嚎的年轻道士,他差点没气爆血管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尉迟顺只想拔刀乱砍,将可恶的秋官府吏员杀个精光,也好为女婿报仇,为女儿出气,正不知如何向父亲交代之时,女婿的仆人却发现那人不是正主。

    一惊一乍之下,尉迟顺差点背过气去,见着受私刑的不是自己女婿,他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也疑惑自己女婿到底在哪里。

    贴身仆人张鱼说郎主确实是被禁暴抓了,在大牢外蹲点的护卫也说亲眼看见郎主被押了进去,宇文温下榻的使邸,邸令闻讯赶来大牢救人,刑部得知消息后查证,也确定有一老一小两个道士被抓进大牢。

    当然他们只知道这两个是“妖道”,那个年轻道士也没说自己是西阳郡公宇文温,根本就没表明身份,故而他们只当一般犯人处理。

    未曾料黑心的狱吏不知怎么回事,私自将宇文温提出来,方才刑部带着人往牢里冲时,惊慌失措的狱卒说人已经提出去,所以他们没入牢房便往刑房赶,却依旧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事情很明显,有人将宇文温提出来动私刑,更加让人不解的是,他们提出来的年轻道士,竟然不是宇文温。

    尉迟顺让刑部派人去牢里找,他则是先缓缓再出发,方才那一惊一乍,尉迟顺只觉得头昏,要先缓一缓。

    “刑部。郡公,疑犯带上来了!”几名吏员押着数人走进院子,向着站在上首的尉迟顺说明情况:涉嫌对西阳郡公动用私刑的一众人等,从狱卒到掌囚,全部都抓来。

    而那位西阳郡公,从外面抓他进来的人又去牢里瞄了一眼,据他说这位还好端端的待在牢里,正在和同牢犯人“谈笑风声”,那个年纪大些的道士也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狱吏们不敢声张,派人暗暗盯着之后,赶来请示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。”尉迟顺问言愣住了,底下正磕头的刑部问言如获新生,赶紧讨好的说道:“郡公,老天保佑,老天保佑,西阳郡公无事,下官这就去请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请?”尉迟顺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,确定女婿无恙,他终于放下心来,只是这些可恶的秋官们,必须要有教训。“你们自己去请!”

    “这。是,下官遵命,下官这就去请。”

    刑部转身便要走,却被尉迟顺叫住,他看了看那几个被抓的狱卒、掌囚,又看向刑部之后问道:“这些人呢?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“下官一定。还请郡公亲自问话,彻查这些魑魅魍魉!”刑部答道,他本来想说“下官一定彻查”,但考虑到就是在自己眼皮子地下出的事,只能是请对方来主导了。

    “名不正言不顺,去,叫你们的大司寇来亲自审案!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刑部领着吏员灰溜溜的走出院子,他之前已派人去告知大司寇这突发事件,现在最主要是他要去“请”西阳郡公宇文温出狱。

    尉迟顺又揉了揉太阳穴,总算是理顺气息,他看看站在一边的张鱼等人,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走吧,去看看你们的好郎主,要演什么戏!!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大牢内,宇文温成功把话题带歪,和牛鼻子道士开始解诗,诗句很简单只有两句:“苟利国家生死以、岂因祸福趋避之”,正是说得精彩之际时,牢房外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一群男子快步走了进来,来到牢房外站定,正听“布道”听得云山雾里的矮子等人,见着平日里熟悉的掌囚如同小厮般跟在队尾,而领头的俱是身着官服,都是平日里罕见的“大官”。

    矮子见状不由自主站起,爪牙们也是随后站起,一帮人都是心中惴惴不安,矮子作为本管牢头,听从掌囚张翎的指使,各种龌龊的事情做了不少,和其他牢头一样欺负、压榨犯人,只是平日里都有掌囚遮掩,不怕传到上官耳边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这一大群“大官”都来了,矮子可从没有见过如此阵仗,他原以为对方是到隔壁牢房,可怕什么来什么,还就真是奔着己方牢房来的。

    ‘怎么回事,这两个道士那么大面子?’矮子惊疑不定,见着如此场景他不由得摸了摸腰兜,方才那年轻道士“铺监”交来的碎银就装在那里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虽然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但“大官”们倾巢而出来这里,想来两个道士来头很大,所以矮子只觉兜里那些碎银子瞬间变得滚烫。

    ‘怎么办,怎么办!’他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,正常来说,他是秋官府大牢里一名犯人,因为把数人打残了便被关在牢里服刑,刑期漫漫可他不甘心苦熬。

    掌囚们需要打手,来做一些不便出面做的事情,所以矮子便察言观色投其所好,变成了一个特殊的犯人——牢头,然后凭着出色的表现,又做了张掌囚手下的本管牢头。

    料理犯人的勾当,他这些年来不知道做了多少次,被他活活折磨死的犯人也已经记不清了,只是一直有掌囚照应着,上官也只能捏着鼻子,把那些暴毙的犯人认作是“瘐死”。

    事做多了也就习惯了,可是如今就要被人拆穿,等待他的除了死就没有别的下场,一想到自己的人生就要走到尽头,矮子目光呆滞双脚一软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之声连绵不绝,矮子坐地之际那些官员也陆续跪下,为首官员高声喊着:“郡公!下官有眼无珠啊!”

    矮子闻言心中大惊,手下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什么是“菌公”,但他可是知道“郡公”是很大很大的大官:这两个道士竟然是当官的?

    不对,那年轻的肯定不是,一定是那年纪大的,可是方才我们还围殴。

    矮子想到这里只觉得万念俱灰,死有很多种死法,可是根据罪行不同死的利落程度也有不同,他指使手下围殴一个“大官”,这罪过哪里小得了。

    就在矮子吓得浑身抖若筛糠之际,却见得那官员手脚并用膝行爬到年轻道士面前,随即猛地磕头喊着:“下官驭下不严,请郡公恕罪,请郡公恕罪!”

    “道长,您的亲人来接您了!!”宇文温大叫一声随即把牛鼻子道士扯到面前,让他如同一尊雕像般接受众人磕头。

    “这这。贫道并未有家人啊?此话从何说起?”牛鼻子道士满是诧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有了么?都是您的亲人啊!”宇文温故作惊讶的说道,心中却是怒火万丈,他差点就玩脱了,全都是拜这帮无能之辈所赐。

    黑狱,黑狱!多少无辜之人因你而死!!

    “郡公!下官自知犯下大错,一时不察让宵小欺侮郡公,实在是。”

    “道长,您儿子正在给您磕头啊!!”宇文温不给对方任何的机会。他是正九命的郡公,武职是正九命的大将军,文职是正七命的州刺史,比秋官府的大小官员不知高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莫要胡说,贫道自幼为师父收养,何曾来的儿子?”牛鼻子道士依旧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一片不都是么?都是道长的儿子们啊!”宇文温喊道,见着满地磕头的官员,可不打算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即便是秋官府大司寇,也不过是正七命的官而已,磕头求饶?你们也配?!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