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三章 心急如焚

    大街上,张鱼奋力的奔跑着,一路上不慎撞中数人,他都是告一声罪,脚也不停继续前行,有人被撞倒后爬起来破口大骂,甚至想追上去理论,可紧随而至的数人让其打消了念头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服色看上去似乎是哪家大官的护卫,邺城里满街都是大官,即便是小小护卫都不是好惹的,正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,所以被撞倒的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一路撞中许多人,张鱼没顾得内疚,如今他心急如焚,就想着赶紧“亡羊补牢”,他方才跟着郎主宇文温,向着发出巨响的地方跑去,一直担心会出事情,结果真就出事情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从皇宫里出来时身着道袍,当然这本没有什么问题,回到使邸换了就是,可那声巨响过后,马车惊扰前行,跳下车后宇文温便入了魔似的,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狂奔,张鱼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更不知道为何郎主不申明其身份,任由官差带走,这样托大可有些不妙,官差如狼似虎,推推搡搡的少不了打上几拳、踢上几脚。

    官差抓人的时候,张鱼要冲进人群拼命,郎主的安危比他的命更重要,所以即使是敌我人数悬殊,他也不会胆怯,只要能喝止领头的,表明郎主的身份,那就能免得被人拳脚相加。

    但是郎主却用眼神制止了他,也不表明身份,似乎是就要让人抓,张鱼只能眼睁睁看着郎主变成“妖道”,然后被官差带走,而如今要做的便是赶紧找救兵。

    邺城他不熟,但是几次护送郎主从使邸到皇宫大门,张鱼和护卫们都暗暗记下沿途情况,所以对于这条线路他倒是熟悉,见着郎主被带走,他赶紧往回跑,找到此次随行的护卫。

    虽说郎主的身份高贵,事后肯定会被释放,但张鱼就怕途中出什么意外,正所谓“虎落平阳被犬欺”,落在不明就里的胥吏手里,很容易吃亏。

    “快,你们几个,去安固郡公府求救,你们三个,跟着那官差,看看他们把郎主带到哪里,你跟着我回使邸!”张鱼指挥着手下,分成三拨。

    他已经简要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护卫们都知道情况紧急,便按着张鱼的指示分头行事,郎主执意要入狱,那张鱼就要去找救兵,在郎主刚进去就立刻赶到,至少能保住郎主不要吃大亏,所以救兵要来得快。

    他们和邺城的官府不熟,邺城即是相州州治又是京师,官府有两套牢狱系统,抓人的按说应该是秋官府,所以郎主被带去的应该是秋官府大牢,可要上门救人,光凭他们几个三脚猫可不行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官职,和平民百姓没区别,光是冲击大牢搞不好门都进不了,若是要找上官,怕也是没人理,徒劳无功不说,一来二去耽搁了时间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主要是时间不能拖得太久,万一那些掌囚、狱卒来个下马威,见着宇文温被押进来,不由分说上来就打,皮肉伤倒是其次,万一把人打坏了,事后杀再多的人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没拦住呢!”张鱼后悔不已,郎主的命令他当然要毫不犹豫的执行,但是现在越想越怕,就怕郎主吃大亏。

    郎主宇文温在山南,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首先巴州是他自己的地盘,然后去各州或者安陆有大批护卫跟随,宇文温基本不会轻易独行,或者只带个把护卫前往某地,所以不会出状况。

    可这里是邺城,到处都是大官,张鱼知道郎主虽然是正九命郡公,但邺城里的郡公们也不少,最关键他们是外地人,很容易被欺生。

    以刚才为例,空口无凭嚷嚷着自己是贵人,别人最多半信半疑,只有把事情闹大了,原地僵持着,官差才会认真查证,结果郎主又不许。

    张鱼虽然急,但是条理还很清晰,事情的关键是找救兵,越快越好,符合这条件的只有两处:使邸,安固郡公府。

    使邸的吏员知道宇文温的身份了得,也知道其中利害关系,得了消息要比谁都急,定然是赶到秋官府捞人,这捞不捞得出先别说,至少有使邸的官出头,秋官府那帮狱吏才不会使坏。

    让狱吏客气些,莫要误伤了郎主,这才是张鱼首要解决的问题。

    另一个救兵就是安固郡公尉迟顺,这位即是宇文温的岳父,也是丞相的儿子,若去秋官府要人可是易如反掌,先不管人在不在府里,只要消息一送到,那安固郡公夫人自然会立刻去通知。

    换做别人可能会拖延,可是安固郡公府的人绝不会拖延,所以算是烧香拜对佛。

    再就是派人尾随官差,万一对方不是去秋官府大牢,那至少能弄清楚郎主被带去哪里,若是情况危急也可以撞门喊冤救人。

    虽然做了如此安排,张鱼也不敢耽搁,他和护卫凭着平日里练出来的脚力,很快便冲回使邸,先是去找邸令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,说宇文温被人当做妖道抓走。

    邸令闻言大惊,立刻带着人出门去秋官府捞人,而张鱼也转到己方住宿的院子,留守的张\定发和郑通已得另一护卫通知,抓着他问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张小郎,你糊涂啊!”郑通一跺脚,他听了张鱼所述,颇为焦虑,“使君一时不查,你怎么也跟着糊涂,那牢狱可是轻易能去的?”

    郑通当做梁国的基层浊官,知道各种龌龊,无论什么事只要落到那些胥吏手上,都是雁过拔毛,牢狱更不用说,黑得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天下乌鸦一般黑,梁国胥吏如此,周国胥吏也必定如此。

    一个人被拷入大牢,不管冤枉不冤枉,狱卒先折腾一番美其名曰“杀威”,杀威的花样很多,例如泼一身凉水然后关到湿漉漉的牢房里,让人躺在冰凉的地面熬上一夜。

    或是将人倒吊着挂在牢房里,亦或是让人喝洗脚水或者馊水名曰“洗胃”,亦或是和一帮犯人关一起,到时自然有牢头帮忙“教规矩”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变着法子折磨人,让犯人受不了,那么家属自然会急得团团转,花钱给犯人换牢房。

    但这不是最重要的,宇文温的身份摆在那里,迟早有人心急火燎的来放人,但就是入狱和放人之间,这段时间里宇文温的性命是在狱卒或者掌囚手上。

    所谓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”,正是最危险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若是皮肉伤倒还是其次,若是有牢头用下三滥手段,把使君弄坏了可如何是好!!”郑通说到后面差点要用手指戳张鱼。

    他的说法很委婉,弄坏了算是文雅的说法,牢狱中的黑暗非常人所能想象,即便是楚霸王再世,一旦被投入狱中,那就是猛虎被关进铁笼,任人宰割,那些狱卒就喜欢指使牢头折磨人。

    牢头折磨新来犯人的手段令人发指,轻一些的,能在身上留下伤痕。

    比如手指脚趾少了几根,要么就是轻度残疾,手掌脚掌残疾,或者手被打折,能愈合但拿不了重物;或者腿瘸了,能走路但却是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
    甚至残疾程度再严重些,断手断脚,愈合后也长不直;严重些的甚至耳朵听力下降,眼睛的视力变差,亦或是把嗓子弄坏,更严重的是把人弄瞎,或者变成聋子。

    这还算是好的,万一再坏些,把人毁了容,亦或是把子孙根废了,若是那个牢头有龙阳之好,把人的“旱道”给走一遍,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宇文温是大周宗室,正九命爵位的郡公,还是朝廷命官,真要出了这种事,杀多少人都没办法挽回!

    听着郑通如此说,张鱼愧疚的无地自容,急得眼泪水直流,张\定发则是召集了大部分护卫,带上佩刀,又找来吏员作为向导,要冲去大牢救人。

    “小鱼儿莫要慌张,毕竟是京城大牢,事情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。”张\定发安慰道,他的经历丰富,自然是知道牢狱之黑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。”张鱼已经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郎主的命令他不由自主的执行,只是眼见着极有可能让郎主受伤害,张鱼愈发恨自己为何不违抗命令,即便是事后吃多少鞭子都行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,郎君不是那么容易吃亏的。”张\定发拍了拍张鱼肩膀,事已至此光埋怨没有用。

    他今日没有外出随行护卫,听得张鱼所说之后,大约能猜到宇文温‘自愿’被抓是为了什么,但是此举确实有些冒险,不怕别的就怕狱吏们一时不查,酿下大祸。

    不过张\定发认为这里毕竟是京城,又是‘惊天动地’的案子,不会轻易草菅人命,所以他觉得不用太悲观。

    隔壁的田益龙也匆匆赶来,他听说宇文温被人当贼抓走,也急得要跟着一起出门,不过张\定发请他和郑通一起留在使邸,以做后援。

    “郑主簿,请在使邸坐镇,还有十余护卫听你调遣。”

    “张头领勿忧,有田武威在,不愁人手。”郑通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\定发点点头,转身向门外冲去:“事不宜迟,马上出发!”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