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八章 马匹

    邺城远郊,宇文温一行人正在参观马监,马监牧场里,一群群战马在驰骋着,一望无际的平原,是北地常见景色,而习惯了出门就见山的‘南方土鳖’们,正不住地惊叹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这牧场里的马,怕是不下万匹吧!”周法明叹道,他见着如此规模的马监,除了羡慕已经没空想其他的了。

    “据说有两万匹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。”宇文温笑道,他在关中见过的御马监,规模也不比眼前的小,这年头的骑兵,就和后世的坦克一样,是一国陆军实力的重要支柱。

    “北朝果然骑兵多。。”周法明有些失神,虽然如今已为周国人,但他潜意识还是南朝的想法,毕竟祖祖辈辈都是南朝官宦,潜移默化可不是几年就能完全扭转过来的。

    南船北马,南朝凭着强力水师扼守长江天堑,北朝凭着大规模骑兵驰骋沙场,南朝的骑兵在大部分时候都比较悲催,因为马匹不够,所以数量不多。

    南军马少,步骑之比好看一点时,一般在二十比一,也就是出征时步骑十万,其中骑兵不到五千,某些罕见的时候能达到十比一,那也不过是一万,和动辄数万骑规模的北朝骑兵一比,就是气短。

    骑兵光一人一马还不行,怎么都得备用一匹以防万一,做不到一人双马,也得有一些马匹备用,否则一人一马的骑兵打完一场恶仗就残了,而北朝骑兵一人三马甚至都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备马多,突击速度就快,昼夜疾驰两三百里,跑死两匹马还有第三匹投入最后的作战,北朝军队就是用这种极度暴力的战法,屡屡让南朝军队吃大亏。

    “不要发呆了,去看看自家的马儿!”宇文温大手一挥,豪气万千的说道,这牧场里围起来的一隅,里面可是有他们买回来的马匹。

    “使君,这些马不会被人调包吧?”田益龙问道,他对于马只能是算“懂”而已,进了马市就两眼发黑,也亏得有人帮忙,才选了些好马,如今最怕的就是买回来的好马,寄养在牧场时被人调包。

    “放心,都打有印记,再说张头领带着人日夜守着,没人敢乱来。”宇文温不以为意,见着正在巡视马匹的张\定发,他先是挥了挥手,然后带着周法明、田益龙几个过去看马。

    “使君买牝牡马回去,想来是要繁衍生息,只是如此大费周折,不怕远水解不了近渴?”周法明问道,他对宇文温雄厚的财力很佩服,但也惊讶这位竟然买公马、母马回去配种、繁衍。

    巴州那地头没正经草场,哪里有这么多平地牧马,就算找块地塞下了,马儿也活动不开。生下小马怎么着都得数年后才能上战场,靠着这些马作为骑兵的坐骑,那时怕是菜都凉了吧!

    “十鸟在林,不如一鸟在手。”宇文温答道,“如今山南州郡能从朝廷那里获得调拨的马匹,也能从马贩手里零星收购,但保底还是要的。”

    周法明没再说下去,这位钱多想法也多,不是他能驳倒的,周、隋两国的争斗何时是个头,谁也说不清楚,要是斗上数十年,那宇文温买马繁殖倒算是有远见。

    宇文温一边看着马匹,一边听着张\定发的介绍,对方自从买了马回来后,安排人手日夜轮流到牧场值班,防的就是出状况,当然每匹马已经做了记号,防止有人浑水摸鱼调包。

    田益龙担心出问题,而宇文温比谁都怕马匹被掉包,周法明买了百来匹马,田益龙买了数十匹,而他的马可是数以千计。

    难得来一次北方名城邺,宇文温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要在邺城里大肆采购一番,最想买的自然就是马匹,而全权负责马匹采买的张\定发,折腾了数日后花费无数,买回来两千余匹各色战马、挽马。

    一掷千金买马的宇文温,在邺城引起不小的轰动,其热度仅次于售卖罕见的“琉璃宝镜”,一时间各路奸商人人都知道“宇文肥羊”莅临邺城马市,此时不宰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买马卖马很有学问,买马人和马贩勾心斗角,一下子是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”,一下子又是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”,积年奸商肚子里的弯弯绕绕多了去,对付起宇文二郎这种锦衣玉食的富贵郎君,不要太轻松。

    用常见的手段来糊弄,对奸商们的手艺是严重的诋毁,他们已经修行到用秘药的地步了,一匹蔫不拉几的病马,服用了精心调制的秘药后,精神抖擞容光焕发,看上去就是好马。

    花大价钱买回家,不出半月病发倒地身亡,买家哭都没地方哭,若气势汹汹找上门,奸商们一脸无辜:“马在我手上活蹦乱跳,你买回去才十几日就死了,还诬赖是我害死的,我要去官府击鼓伸冤!”

    事情闹大了,让仵作去验死马,绝无可能查出病马能精神抖擞的原因,故而只能推断是买家看马看走眼,亦或是买回去后照料不周,除非买家实力雄厚能以权势压人,否则都拿奸商们没办法。

    宇文温有自知之明,虽然当年在长安经常飞鹰走狗,见过的名马不知凡几,但关于相马术不过是半桶水,要是到马市买马迟早挨宰,本着“奸商奸,你要比他更奸”的原则,授权张\定发负责购马事宜。

    张\定发因为‘职业原因’,对马市颇为了解,对其中的门道不敢说全懂,但耳闻目睹之下有资格称为“内行”,主薄郑通没日没夜的购书、检查,而张\定发也是废寝忘食买马。

    亲自和各路马贩打交道,看马、砍价、检查、验收,张\定发带着十余护卫连轴转,将一匹匹好马买下,打上记号牵到牧场圈养,等着时日一到便带回山南巴州。

    一千一百匹战马,其中牝牡马有五百一十三匹;一千二百匹挽马,其中牝牡马有六百二十五匹,无论是作战还是用来拉车,宇文温买的马里半数都是用来繁衍的牝牡马。

    牝牡即阴阳,牝马为母马,牡马为公马,一般来说除非留着育种,战马大多都会去势,以免遇到发情期难以驾驭,而宇文温特地选的就是品种良好的牝牡马。

    宇文温在邺城大采购,骑乘的战马当然要,但是育种繁衍的牝牡马更重要,因为他可以在兴旺的邺城马市里现场挑选,若是等马贩运少量马匹到巴州,那可选择的余地就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钱财还剩多少?”宇文温问道,他当甩手掌柜,买马之事由张\定发自己看着办,不过自己心中也大概有数:他带来的琉璃镜,售卖后所得大约没剩多少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张\定发将账单一摆:

    首先是战马,牝牡马有五百一十三匹,以铜钱计算,花掉了八万两千五百九十三贯,平均每匹马的价格是一百六十一贯左右,这是因为牝牡马要作为种马,所以选的品种一定要好,故而价钱不低。

    单纯用来作战骑乘的战马,五百八十七匹,以铜钱计算,花掉了四万七千一百一十五贯,平均每匹马的价格是八十贯左右,买来的马算是战马的平均水准以上,负重能力不错,可以披挂马甲。

    然后是挽马,这一类马就比战马便宜许多,育不育种价格差别不大,以铜钱计算,共花了九千八百四十一贯,平均每匹马的价格是八贯多。

    购马花费以铜钱计,合计十三万九千五百多贯,取整就当是十四万贯,全部靠着售卖琉璃镜所得支付,若真是十四万贯铜钱,那这些钱的重量可不轻。

    不过刘掌柜已和镜子的买家们进行合作,买马的费用从对方那里扣,马贩直接去这些店家结账拿钱帛,也省的几家之间转运铜钱或抵价物折腾得够呛。

    马匹到手,代价是十四面琉璃镜,买书买种子以及其他杂费占了一面镜子,又有三面作为礼物送给小皇帝,宇文温手中如今只剩下两面镜子。

    “两面镜子怎么着都能售得两万贯左右,有着些钱在手,即便是滞留邺城到年底,这些钱拿来花都绰绰有余了。”宇文温笑道,示意张\定发莫要为如此‘挥霍’钱财担心。

    “郎君,果真要过完年再走么?”张\定发问道,他知道宇文温的一些事情,按说九月九重阳节之后就能回去,却被皇帝盛情挽留,要过完年才能脱身。

    “未有定论呐,怎么,张头领难得故地重游,不想待久些?”宇文温笑道,张\定发闻言笑着摇摇头,而周法尚和田益龙在旁边听了,却未见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难得来一次北方名城,住多几个月也没什么嘛。”周法明丝毫没有回家的念头,他在家中被母亲和二兄管得严,好容易有机会名正言顺出远门,哪里在乎晚几个月回去。

    而田益龙亦是如此,他之前就只在江北各州打转转,偶尔去过江南郢州,如今来到千里迢迢的北方长见识,也不想急着回去。

    他两个出发前就定下行程,要和宇文使君“共进退”,除了来邺城长见识外,就是给这位宇文二郎作伴,等郑仆射先行回山南后,能勉强“劝诫”宇文温的,就只能指望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陛下对二位非常感兴趣,若时机成熟,说不得要入宫面君,亦或是陪着一起出游、打猎哟!”宇文温笑道,笑容充满神秘。

    周法尚和田益龙闻言面面相觑,他俩个是挂名的使团成员,来邺城权当是出游,按说不会有谁记挂,怎么在大周天子那里就挂上号了?

    “使君,陛下如何会对我两个感兴趣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自然是事出有因了,两位行侠仗义、奇遇不断的少侠,且听本公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。。”宇文温笑得眼睛眯得弯起,如同奸计得逞的狐狸。

    “行侠仗义?奇遇不断?”周法明和田益龙闻言愈发摸不着头脑,尤其那“少侠”二字,让他们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。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