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六章 从撒马尔干到长安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面前这位胡人,邺城西域番商多,其中的豪商巨贾也不少,所以有胡人上门到不觉得意外,他微笑着问道:“安伽之子安吐罗?令尊如今还好么?”

    “回郡公,家父已病故四年有余。”安吐罗答道。

    “本公依稀记得,安萨保是葬在长安东郊外吧?”宇文温忽然说道,安吐罗闻言略微一愣,随即点点头:“家父正是葬在长安东郊七里处墓区。”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郡公。”安吐罗又一礼,随后坐下,他笑着对宇文温说道:“家父名讳竟然能为郡公所知,安某不胜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昔年在长安,本公时常到东市走动,安萨保的名讳自然是知道的,未曾料安掌柜竟然在邺城,如今杨逆篡国,本公也不知何时才能回去看看,不过想来这难不住安郎君吧。”

    “郡公说笑了,安某经商为生,冒险穿梭各地习以为常,可不敢勾连敌国。”安吐罗即要展现自己的能力,又要避免对方怀疑自己是隋国细作。

    宇文温笑了笑,这位粟特人安吐罗,果然是做生意的料,说起话来圆滑得紧,如此年纪就能上门谈大买卖,想来在家族中地位也不低。

    安伽,字大伽,粟特人,周国同州萨保,于四年前也就是大象元年去世,却未在同州本地下葬,而是葬于长安城近郊墓区,想来是朝廷给予的待遇。

    粟特人,中原又称之为昭武九姓、九姓胡、粟特胡,是汉代至宋代时期活跃于丝绸之路的商业民族,以擅长经商闻名于欧亚大陆,多豪商巨贾,富可敌国。

    粟特本土位于中亚阿姆河与锡尔河中原所称为乌浒水和药杀水,是为河中地区之间,其主要范围为后世的乌兹别克斯坦,还有部分地区在塔吉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。

    在粟特地区大大小小的绿洲上,分布着一个个大小不同的邦国,其中以撒马尔干为中心的康国最大,它通常是粟特各城邦国家的代表。

    撒马尔干即为撒马尔罕,意思是“肥沃的土地”,为。亚名城,亦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枢纽。

    又有以布哈拉为中心的安国,位于苏对沙那的东曹国,劫布坦那的曹国,瑟底痕的西曹国,弭秣贺的米国,屈霜你迦的何国,羯霜那的史国,赭时的石国等。

    中原以其国数为九统称“昭武九姓”,即康、安、曹、米、何、史、石、火寻、戊地,当然粟特城邦国家不止九个,而九姓亦未必都是粟特人。

    粟特人从未形成统一帝国,凭着经商的天赋,为一个个征服者帝国服务,随着西域时局变乱,大量的粟特人沿着丝绸之路东行,经商贸易,许多粟特人就此移居中原,子子孙孙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每个粟特商队少则数十人,多则上百人,他们一路向东定居,从撒马尔干开始,沿着丝绸之路进入中原,在疏于勒、龟兹、沙洲、凉州、并州、长安、洛阳、相州,甚至幽州都有粟特人的定居点。

    数百年不断经营下来,从撒马尔干到长安,甚至到中原东北隅的幽州,形成了一条完整的粟特人贸易链,中原的粟特人购买丝绸或者生丝,卖给西域的粟特人,而西域的粟特人亦带来西域奇珍,卖给中原的粟特同胞。

    粟特人在草原上的定居点称为部落,在中原的定居点称为聚落,粟特商队在行进途中,也吸纳其他许多西域民族,如吐火罗人、突厥人,所以粟特聚落也被称为胡人聚落。

    粟特商队的首领称为萨保,同时也引申为粟特聚落的统治者,而粟特人信仰袄教(拜火教),所以聚落里大多立有袄祠,萨保亦是主持宗教仪式的祭司,算是政\教合一的首领。

    中原历代朝廷为了加强管理,有效控制这些粟特聚落,把萨保纳入传统的官僚体系中,在各地设州一级的萨保,专门授予粟特聚落的首领。

    安吐罗之父安伽,为同州萨保,即为同州粟特人的首领,同州毗邻长安,同州粟特人在长安的买卖很大,名气也很大,所以在长安长大的宇文温亦有耳闻。

    粟特人以康、石姓居多,当然安姓的也不少,自我介绍时喜欢用“某某之子某某”这种格式,深目高鼻又喜着白衣,基本上特征很明显。

    方才安吐罗自我介绍“安伽之子安吐罗”,宇文温知道安伽已去世,为防对方冒名使诈,便故意问“令尊安好”,若是对方说“家父安好”,那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郡公,安某此次前来,确有诚意收购琉璃镜。”安吐罗开门见山,他知道邺城各路豪商都在抢琉璃镜的货源,但若未得面前这位点头,就算跑到南方的巴州上门去磨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“安掌柜有什么东西能做货款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郡公需要何种奇珍异宝?”

    “安掌柜说呢?”

    “说到马匹,安某确实比不过前几位,但西域马和产出,安某均能提供。”安吐罗有备而来,他知道近日在邺城一掷千金的宇文温最需要马,但他也确实比不过有本地门阀士族做靠山的商人。

    但也只是略逊一筹,草原上的马,凉州的马,他们同样能运来,只是数量上就差一些,毕竟这些马得穿过突厥、隋国地盘,数量太多就过于显眼了。

    “西域马倒不错,只是西域产出么,于本公未必有太大吸引力,况且真要买,西域离中原相隔千山万水,怕是今年下的订单,要到三四年后才能运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郡公所指西域为何处?”安吐罗问道,这个时代的西域,通常的概念已经确定,但他知道宇文温所指西域,怕是西域以西,离中原万里之外了。

    “极西之地有波斯,又有拂菻,也就是大秦,不知安掌柜可知?”

    “波斯、拂菻自然是知道的,安某不才,拂菻未至,倒是去过波斯。”安吐罗答道,随即从腰间解下一个锦囊,将锦囊打开后恭敬的奉上,囊中几枚黄白之物跃入宇文温眼帘。

    “白者为波斯银币,黄者为拂菻金币。”安吐罗介绍道,他的用意很明显,如果宇文温不需要什么西域奇珍异宝来抵价,那么他们可以直接用金银来买。

    市面上流通的是铜钱,金银极为少见,但金银的价值却是响当当的,拂菻金币亦是丝绸之路里常见货币,粟特人从中原收购生丝,运到波斯甚至更远的拂菻,对方即是用金币付账。

    粟特人的贸易线路,有大量的拂菻金币流通,所以安吐罗愿意用黄金来买琉璃镜,宇文温则是饶有趣味的打量起这些金币来。

    金币为不规则圆形,其正面有人物半身像,头部略偏带盔并饰有翎羽,脑后有两条飘起的绦带,身披战甲,右手持标枪扛于右肩上,枪尖露于左耳上侧,左手似手持盾牌护左肩。

    冠带及盔甲均用联珠纹来勾画,铭文依顺时针方向分布,被头部翎羽分为两部分,依次为“dnthbodosivsppavg”。

    背面为站立的侧身带翼女子,似乎站在一平板上,右手持一长柄十字架,左手自然下垂,衣服微微飘起盖于左手之上。

    周边铭文有些模糊不清,似为“voyxxmvltxxx”,底部铭文为“conob”。

    宇文温掂了掂这枚金币,份量十足想来含金量不错,又看了看其余几枚金币,有的和此币形制类似,而个别却稍有不同,想来是不同时期所制。

    有了黄澄澄的金币,宇文温对于波斯银币便没太多兴趣,当然这不代表他嫌弃银子,如果按着一两金子约等于十两银子,一两银子约等于一贯铜钱来算,携带金银可都比携带铜钱方便得多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一个‘批发价’五千贯的琉璃镜,约合五千两银子,亦或是五百两金子,按一斤十六两换算约三十一斤多点,已是半石(斛)米还多的重量,买一面镜子少说得用掉数千金币。

    他本想问对方是否有很多金币,不过还是没说出口,若买卖真定下来,对方如何筹集金子他不管,反正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

    豪商巨贾做买卖的营业额,是以万贯为单位衡量的,陈国豪商就有夸张的例子,一艘长江上贩货的普通货船,就能满载号称价值十余万贯的各类奇珍异宝,

    而琉璃镜一转手就是不小的利润,这对于商业民族粟特来说不成问题,把这东西运到波斯、拂菻,能赚回更多的金币。

    相比大量金币,琉璃镜重量轻、容易携带,最主要是卖价极高,简直就是为超长距离经商准备的最佳商品,从遥远的东方到遥远的西方,这玩意的性价比是最高的。

    “郡公在巴州,要应对江南陈军,想来会为粮食发愁吧?”安吐罗问道,宇文温闻言心中一动,面上却不动声色,他看了看对方,随即笑道:“安掌柜的买卖都做到江南来了?”

    粟特商队的活动范围,大概是在黄河流域及以北,也就是北朝地区,不过山南荆襄这边也有,想来是因着武关道的缘故,不过宇文温听安吐罗的意思,似乎对方在长江流域也有门路。

    “郡公若不嫌弃,安某亦能贩来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走海路么?”

    “顺流而下罢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闻言眉毛一扬,对方的意思很明显,他们能贩来粮食,不是从北地千里迢迢运来,而是从长江上游用船来运,省时省力。

    巴州的上游,江南一侧是陈国的巴州、湘州等地,也算是产粮区,江北的梁国就免了,那么在上游一些,可就是蜀地,那里是隋国的地盘。

    且不说蜀地的粮食是否丰收到能外销的地步,光是卖粮食给敌国这一项,这个安掌柜身后的能量,那可真是不小了。

    粮食都敢卖,这和卖国资敌没什么区别吧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