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三章 浮想联翩

    逛御花园不光偶遇棉花,还遇见罪恶之花,宇文温只觉得这世界充满恶意,果然他提防“有人要害我”是再正确不过。

    为什么御花园里会有罂粟?这玩意可不是中原土生土长的植物啊!

    宇文温一边和小皇帝交谈,一边在心中琢磨着这问题,罂粟和虞美人外观接近,御花园里这两种植物同时存在,也许是不小心混在一起,也许是有人鱼目混珠。

    这事情可大可小,就如同行军打仗,未虑胜先虑败,他当然要往最坏的方向去想:有人堂而皇之在御花园种罂粟,然后提炼类似于底也伽的鸦片制品,至于目的么,当然是恶意的。

    大致上来说,这个时代无论东西方都对鸦片的功效有了初步认识,知道这东西能入药,治疗头痛、眩晕等症状,服用量大了会觉得心情愉悦,甚至出现幻觉,但对其致瘾性未必有了解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受限于提炼技术的缘故,低浓度的鸦片制品,要长期服用才会出现上瘾的症状,这年头长期生病还死不了的人很少,所以按道理来说不会有人知道鸦片的隐藏属性。

    但凡事就怕万一,罂粟进入中原,也许会有人发现其汁液可入药,先是能安神,然后能让人飘飘欲仙,这年头奢华之风盛行,为了享受那种感觉,小范围种植罂粟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万一哪个落魄郎君,遭遇退婚等之类强力打脸经历,机缘巧合之下,拾得上古秘籍,学会提炼之法做出“绝世好鸦片”,借此发家致富控制各大世家,出任门阀集团总盟主,迎娶美貌世家嫡长女,走上人生巅峰。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控制宇文温,强占尉迟炽繁,调教杨丽华,抢走萧九娘。。是可忍孰不可忍啊!

    “西阳公?”宇文乾铿关切的问道,他见着宇文温似乎有些走神,寻思着对方是不是有心事。

    “啊?陛下,微臣失礼了。”宇文温答道,方才他思维发散过度,浮想联翩差点走火入魔,表情变化被人注意到,所以赶紧圆场:“方才在御花园,微臣见到虞美人,回想。乌江之畔霸王别姬,略微伤感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美人?朕并无妃嫔。。哦,是虞美人啊。”宇文乾铿恍然大悟,“这花确实漂亮,山南之地有么?”

    “微臣在安州和巴州未见此花,至于其他地方去得不多,想来是没有吧。”宇文温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西阳公也带虞美人些回去栽培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微臣谢陛下赏赐,虞美人和白叠一红一白,要是混种在一起想来煞是漂亮。”宇文温谢道,既然小皇帝开口,那么他就顺水推舟。

    “西阳公,再说个故事吧。”宇文乾铿的关注点依旧是‘奇闻’。

    “微臣遵旨。”宇文温答道,“武威司马田益龙,世居巴州西阳郡,平日里好打猎,某日与友人进山狩猎。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讲起故事来,先前的话题随即略过,宇文温不想表现得太积极,免得让人起疑,这东西若是无意间种上的,那倒还好说,若是有人故意种上的,那么必然会对他要这虞美人起戒心。

    所以要表现得自然些,表现出纯粹是为了赏花而要这虞美人,免得幕后之人猜出他的用意,他希望是自己想多了,但还是按最坏的局面来处置。

    虞美人要带,至于其中某种无毛植物也是要带的,至于带回去怎么用,那倒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找个山旮旯大范围种植,大规模提炼后做出纯度惊人的成品,然后创建南洋公司专营,卖到什么东洋、高句丽、突厥、吐蕃哪里去祸害别人,把对方祸害成鸦片鬼,然后中原军队便可趁虚而入?

    宇文温认为这太理想化了,没有考虑到市场问题。

    鸦片能让人飘飘欲仙,所以王公贵族各类大户们自然是趋之若鹜,可是那些小国的消费能力有限,有钱人少,百姓又穷,所以最大的消费市场反倒是中原本身。

    江南的侨姓、本地土豪,关中的关陇集团,山东的士族和豪强,一个个都是财力雄厚挥金如土,一有这东西出现必然是四处疯抢。

    一如后世的某超级大国,消费全球60%以上毒品,是全世界排名第一的毒品消费大国,这个时代的中原,消费能力对于周边番邦是碾压性质的,鸦片这玩意一泛滥,首先祸害的就是中原。

    控制鸦片生产,严格把关货物投放方向?这不可能,罂粟非中原特产,一旦流行开来,那些闻风而动的番商,亦或是黑心中原商人,会本着利益最大化的原则,把贩卖到边境番邦的鸦片,收购后返销中原,那样获利更大。

    亦或是千方百计刺探这种东西的秘密,底也伽本就是西域产物,主要成分就是鸦片,番商们迟早能发现两者之间的关系,自己种植然后提炼,做出高纯度的产品来。

    销售体系内也会出现害群之马,把卖到境外的鸦片‘漂没’,然后改头换面拿到内地贩卖,再严密的管理制度,也防不了铤而走险的人。

    鸦片商品化,种植面积不会小,涉及的人多了,保密就越来越难,只要有人私自携带种子出来,那泄密是迟早的事,到时候就是一发而不可收拾,局面一片糜烂。

    一想到中原遍地鸦片馆,上至王公贵族,下至平民百姓,个个都变成面黄肌瘦的鸦片鬼,有识之士想禁又禁不了,而周边番邦磨刀霍霍向猪羊,那场景太惊悚,让宇文温只觉周身发凉。

    说实话这玩意他不太想沾,就怕一着不慎后患无穷,只是本着有备无患的想法,手头上有一些这东西,万一上次服用底也伽是有人策划,那他就要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真要是有人敢阴我,我就让他生不如死!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继续中场休息,宇文温装模作样的逛御花园,再度确认那片虞美人丛中,确实掺杂了几株‘无毛虞美人’,结合记忆中的宣传图片,先前的判断得到证实。

    看着这重建于故齐皇宫的新皇宫,看着这些曾经生长于故齐皇宫的花花草草,他不由得思维发散、浮想联翩,想起六年前覆灭的高氏齐国。

    南北朝,是中原多灾多难的时代,平常人对其了解不算太深,除了历史课本里列出的那几个著名事件外,说到齐国(北齐),许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兰陵王高长恭。

    深入点的,知道贺六浑(高欢)和黑獭(宇文泰)之间的龙争虎斗,贺六浑的东魏后来成了齐国(北齐),黑獭的西魏后来成了周国(北周)。

    再深入了解些的,就是高氏皇族的外号:神经病家族。北齐历经二十八年,几位皇帝各种行为艺术不断,又称禽兽王朝。

    高氏齐国共有六帝,他们分别是神武皇帝高欢(死后追授)、文襄皇帝高澄(死后追授)、文宣皇帝高洋(以齐代魏)、孝昭皇帝高演、武成皇帝高湛、后主高纬(亡国之君)。

    高家祖孙三代六人,高欢开创基业,高澄、高洋、高演、高湛均为其子,高纬为高湛之子,除了高欢表现正常,高演还没来得表现就病故外,其余的四位表现极度异常。

    首先是夺妻通奸,南北各朝也有奇葩皇帝行类似举动,但高氏皇帝们直接把这种事变成“皇帝日常”。

    高澄逼娶大臣之妻元氏立为皇后,又强夺大臣高慎之妻,强纳大臣崔括之妻,私通父亲高欢之妾,又娶父亲遗孀蠕蠕公主(算是他的母亲)而共生一女。

    高澄被人刺杀,其弟高洋掌权,踢掉傀儡魏帝建立齐国,然后强占嫂子、太后元氏,算是对哥哥高澄染指自己妻子的报复,又强夺大臣崔修之妻王氏,屠戮几个弟弟之后把弟媳们赏赐给大臣享用。

    宗室们的妻女,被高洋赏给亲信左右玩弄,他则在旁边‘观礼’;和皇后之姐私通,为夺佳人虐杀其夫。

    高洋很快便玩脱了病逝,其子高殷被其弟高湛夺了宝座,高湛首先强占嫂子李氏(高洋皇后)并生一女,又当着李氏之面虐杀其子高绍德,然后把高洋的妃嫔悉数纳入后宫。

    兄弟之间反目成仇,兄欺弟,弟仇兄,兄嫂弟媳沦为玩物,面容姣好的宗室命妇每次例行入宫觐见,和到青楼坐台没区别,皇室下限之低让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南朝亦有个别极品皇帝有类似行为,只是如此大规模集中在同一家族,高氏算是名列前茅,出一个极品难得,出两个极品十分难得,连续出几个极品那就是世所罕见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行为艺术,高澄除了通奸夺妻、嗜杀外还算正常,治政领军才能了得,其第四子高长恭即是大名鼎鼎的兰陵王,其弟高洋掌权后就开始暴走了。

    他父亲、兄长把持东魏大权,但名义上还是东魏臣子,如今轮到他掌权便要做皇帝,于是东魏为齐国北齐取代,然后成为皇帝的高洋开始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这位喜欢酗酒,通宵达旦的饮酒作乐,喝高兴了喜欢露体,无故杀人,朝会时不顾文武百官的诧异,一言不合就裸奔,在宫中不过瘾,还在城内大街上裸奔。

    然后是‘跑酷’,在皇宫大殿上,沿着屋脊裸奔疾走,身手之敏捷让人诧异,其母娄太后气不过,仗击酗酒不孝子,高洋反骂“再多嘴把你嫁给胡人!”

    妃嫔薛氏颇得高洋宠爱,然则某日他想起薛氏未到手时,曾与人通奸,想想自己有可能会戴绿帽,为防患未然便将其杀死,将头颅割下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然后在宫宴上将薛氏头颅往案上一摆,请赴宴大臣同赏美人,惊得满座宾客瞠目结舌,他回到寝宫再将薛氏遗体肢解,将一块腿骨加以装饰做成琵琶,边弹边哭思念美人。

    到了薛氏出殡之时,高洋又跟在队伍后面,蓬头垢面哭得伤心欲绝,这种行为艺术当真是惊悚至极。

    如今的大周相府长史崔达拏,当年娶高澄之女乐安公主为妻,乐安公主一日回宫时遇见叔叔高洋,高洋问她在夫家过得如何,乐安公主说一切都好,就是婆婆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高洋闻言“哦”了一声,随后把崔达拏的母亲杀掉扔尸漳水,正妻一句话导致母亲无端遇害,崔达拏欲哭无泪,后来周灭齐,便将乐安公主杀死,为母亲报仇。

    到了高洋的弟弟高湛即位,在位四年,除了花样屠杀侄子外,没来得表演新的行为艺术,其子高纬即位后玩得更夸张,各种行为艺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觉得兰陵王高长恭太能打了,杀;觉得被誉为“北朝明月”的国丈斛律光有威胁,杀。杀光了忠臣良将,周军也攻来了。

    周齐两军主力决战之际,高纬也不知道是脑子缺了哪根筋,和宠妃冯小怜玩得不亦乐乎,晚唐诗人李商隐有北齐二首》,写的就是高纬的事迹:

    其一:一笑相倾国便亡,何劳荆棘始堪伤。小怜玉体横陈夜,已报周师入晋阳。

    其二:巧笑知堪敌万几,倾城最在著戎衣。晋阳已陷休回顾,更请君王猎一围。

    想想这一群奇葩,宇文温不由得摇摇头,帝王手握无上皇权,正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一旦没了限制,肆意纵欲,看中的女人管她是谁想上就上,看谁不顺眼就杀。

    高氏这一家子,后人都猜测是神经病但无确切实证,按他看来,除了家族遗传精神病,还有别的原因促成这一现象,极度扭曲的心理是其一,有样学样是其二,借疯癫状行政治目的是其三,而酗酒、纵欲则是助纣为虐。

    先不说酗酒会行为失控,如今出现在皇宫里的罂粟搞不好也是诱因之一,类似于魏晋时助兴的五石散,酗酒时磕有鸦片成分的药助兴,兴致一上来见着女人就推,见着不爽的人就杀,喜怒无常,行事乖张。

    ‘罂粟,多少罪恶假汝之力!’宇文温心中骂道,一想到高氏皇帝们各种神经质的表现,那种受迫害妄想严重的症状,他就咋舌不已。

    整日里总觉得有人要害。。咦,好像我也是有这种感觉啊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