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二章 虞美人

    逛御花园偶遇棉花,宇文温兴致勃勃的继续‘寻宝’,许多后世常见的植物,在这个时代还是西域奇花,所以他想着再看看,以便撞大运,尤其期盼和辣椒来个‘久别重逢’。

    但那是不可能的,辣椒原产于美洲,在大航海时代还没开始的时候,中原不可能出现辣椒,就算是什么都有的西域也不可能有。

    御花园里花花草草颇多,宇文温走马观花转了一圈,见了许多不知名的草木,只是没见‘熟悉’之物,便散了兴致,纯观赏的花草树木,他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多铆蒸钢。。金戈铁马,才是男人的浪漫啊!

    在御花园里走走看看,见着红红绿绿,嗅着草木花香,倒是让人心旷神怡,宇文温酝酿着情绪,准备一会继续讲故事吓唬小朋友。

    他也曾‘年轻’过,知道这种不算太恐怖的故事吸引力极大,大多数人是即害怕又想听,所以只要讲故事的人能把剧情圆得没什么破绽,那就是大受欢迎。

    行走间,经过一片姹紫嫣红,宇文温为这片紫红色的花朵吸引驻足观看,这些花中某几朵他倒是熟悉,因为后世种过,名称倒是颇有意境,名为“虞美人”。

    花瓣为深红色,有绢纱质感,基部有黑斑,体被刚毛,此时的这些虞美人,已有部分花朵凋零,长出小小的果实,他细细一想,虞美人一般是春季开花,这些花如今还有零星绽放未结果实,想来是花季延后了。

    “使君,此花名为丽春花,又名虞美人。”内侍解释道,宇文温闻言心中一动,决定给这位热心的宦官表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虞美人?这名字倒是好听,莫非和楚霸王那虞美人有关?”

    “正是,相传西楚霸王项羽,兵败乌江之际,其宠爱的虞姬美人为其歌舞一曲,随即拔剑自刎,埋葬虞姬之处后来长出花朵,鲜艳如血,随风摇曳,如同美人般起舞,故而有虞美人之称。”

    ‘美好的传说啊。。只可惜虞美人并非中原所产,为西域传来之物,想来也是顺着丝绸。路进入中原的,楚汉争霸时,西域不通,所以那时大约是没有了。’宇文温如是想。

    他也不说破,只是笑着点点头说“原来如此”,这位宦官比较热情,他也不会不识趣,板着个脸以示和“阉人”势不两立。

    我那管家李三九,也是正经宦官,可没有丝毫歧视的意思哟!

    宇文温停留片刻便挪步前行,只是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,因为他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,但不对劲在哪里又说不上来,想了想理不出头绪,只是摸了摸下巴,随后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回到凉亭,宇文乾铿早已等候多时,见着宇文温到来,迫不及待的要听“下回分解”,宇文温潇洒的拿出折扇一甩,啪的一声展开扇面,摇着折扇继续“说书”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经典电影倩女幽魂》的改良版,女主角依旧是小倩,男主角则变成了安陆许绍,当然情节也做了大幅削减,尽量将少儿不宜的内容减少。

    改良版的内容,说的是许绍于破庙中遇见前来‘觅食’的小倩,小倩为许绍一身正气感动意图放弃,却为幕后主使黑山老妖责罚。

    许绍奋力救下小倩一同逃跑,后为奇人燕赤霞所救,一番争斗下燕赤霞诛杀黑山老妖,然后为小倩超度寻个好人家投胎。

    把未婚的许绍拿来当故事主角,宇文温好歹有点良心,没让他和小倩“一见钟情、私定终身”,只是属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少侠风格,又有奇人燕赤霞相助,所以故事有了个圆满结局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道可道,非常道,好一个燕赤霞!”宇文乾铿拍岸叫好,故事里的燕赤霞嫉恶如仇,虽然是虬髯大汉,却心如发丝,许绍和小倩每每遇到危险,都是燕赤霞施展神通一一化解。

    身背长剑,见着妖魔鬼怪肆虐,耍出个剑花随即口中念念有词,长剑化作万千光剑,以诛仙剑阵将邪魔外道悉数诛杀,真是个斩妖除魔的高人。

    宇文温编的故事,特意强化了燕赤霞的存在感,有意让其喧宾夺主,淡化了男主角许绍的‘戏份’,主要突出许绍‘一腔热血’、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’但依旧是凡人的特点。

    毕竟许绍是活生生的人,以后还得过日子,万一编排的太过,让人觉得他‘已非人类’,一旦故事内容走漏出去,坏了许郎君名声,许使君可真是要上门告状的。

    “此事为坊间传言,不可当真,陛下只当消遣即可。”宇文温不忘强调一下,他要让许绍在天子心中留下个好印象,但又不能太过荒诞。

    “西阳公勿忧,朕知道分寸。”宇文乾铿笑道,宇文温说的故事扣人心弦,连带着他对那巴州别驾许绍都有了好感,如此急公好义的郎君,想来会是朝廷栋梁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“孤臣孽子”杨济,虽说只是个梦,但宇文乾铿对其在辽东一梦中,为大明国飞蛾扑火之事印象深刻,而奇遇颇多的主薄郑通,也是让他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他也曾看过朝廷官员名录,那一个个某州刺史、某某将军、某某郡守,看起来枯燥乏味,没几个记得住名字,就连某某总管都没几个有印象。

    可宇文温所说故事里,巴州的司马杨济、别驾许绍、主薄郑通,给他的印象就是栩栩如生,一提到名字就想起相应的故事,哪里还能忘得了。

    听着一番番奇遇,他真想肋生双翅,飞到传说中湖泊纵横、群山绵延、瘴气环绕的江南之地,去游山玩水,泛舟大江之上,展开一次次历险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宇文温开口说道,把宇文乾铿从神游天外的思绪中拉回现实,“微臣方才在花园中,有幸一睹白叠花之风貌,此物在山南并未得见,微臣想带些种子回去栽培,也让杞国公和世子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山南没有这白叠花么?那就带回去。”宇文乾铿兴致很高,他的亲族不远千里进京探望,些许白叠花有什么好宝贝的,此次使者们回山南,他还要送许多好东西让对方一起带回去。

    君臣相谈间,不时饮用酪桨,辅以糕点瓜果,此时的水果除了直接食用外,还有相当一部分被制成蜜饯、果脯或果粉。

    这些蜜饯大多以蜂蜜浸制,可以延长其食用期,并且使味道更加可口,宇文乾铿年纪不大故而食量较少,兼之已用过午膳,只吃了一些便看着宇文温进食。

    “西阳公,来到邺城饮食可习惯?”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在长安亦住了十余年,邺城饮食与长安类似,哪有不习惯之理?倒是初至山南安州,有些水土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长安。。”宇文乾铿闻言有些失神,“朕当年亦随父王在长安居住。。”

    见着无意间勾起小皇帝思念之情,宇文温只怪自己没留神说漏嘴,他自己是父兄双全,而对方则是全家几乎死绝,唯独一个阿姊远嫁突厥,今生怕是再未能见面。

    “陛下勿忧,杞国公和世子在山南厉兵秣马,微臣也日夜操练士兵,终有一日,能够报仇雪耻。”

    宇文乾铿“嗯”了一声,随即振作精神道:“西阳公,那日在朝会上,朕一时感慨,忘记丞相事先所说,原定西阳公过了重阳节便回去,结果却说成年后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难得来一趟邺城,多待一些时日也无妨。”宇文温笑道,心中却无奈至极,他当然想顺杆往上爬,让皇帝答应重阳节后就让他回去,奈何此时说出来太不近人情,除了‘表白心迹’,也没法说其他的。

    “西阳公,山南正是紧张备战之际,巴州临江,对面即是陈国要地郢州,西阳公为一军主帅,岂有久离之理,朕自当以国事为重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惶恐,且待过后再说吧,九九重阳节,微臣怎么都得陪伴陛下身边,登高望远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宇文乾铿用力点头,他只不过是个孩子,虽然举手投足间努力保持天子的威严,但时不时仍显露出稚气来。

    九月九重阳节,是这个时代极为重要的节日,时人认为,重九为阳数之极,此日天气下降而地气上升,天地二气相交,不正之气弥漫。

    为避免接触不正之气,须登高山以避重九之厄,所以登高是重阳节最主要的风俗活动,同时也是为了寄托情思,魏晋以后,上自皇帝百官,下至庶民百姓,每至重九均登高野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也是亲人团聚之际,唐朝诗人王维便有名诗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: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,遥知兄弟登高处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

    小皇帝的父兄均已罹难,到了九九重阳登高时,孤零零一人倒是颇为可怜,他这亲人若是在身边,好歹能缓解一下心情。

    ‘到时少不得插茱萸,然后想着山南那边,也不知家人如何了。’宇文温心中叹道,他平日用脑过度,脑子一转起来就刹不住车,由重阳节想起了红彤彤的茱萸果实来。

    茱萸香气辛烈,可入药亦可作为调味品,这玩意的果实他以前吃过,还闹出笑话来:他误把一种类似的野果当做茱萸吃了,也亏得无毒,否则就‘英年早逝’了。

    ‘魂淡,长得这么像,结果一个茎梗有毛,一个茎梗没毛,就是不同的东西。’宇文温依旧在心中吐槽,即便是那一世的事情,他依旧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有毛无毛,类似有码无\码,完全是两种体验,宇文温的思维一发散,便如醍醐灌顶般,将他原先懵懵懂懂的疑惑点开:他方才见到的虞美人,其中一些有问题!

    问题就在有毛无毛!!

    虞美人,观赏花卉,罂粟科罂粟属,一年生草本植物,全体被有伸展的刚毛,花呈紫红色,花季在春天,简而言之此花有毛。

    罂粟,代表物种鸦片罂粟,罂粟科罂粟属,一年生草本植物,无毛或稀,花呈紫色或红色,花季通常在春夏之间,一般晚于虞美人,简而言之此花无毛。

    凭着对禁毒宣传资料的回忆,他知道这两种植物同科同属,外观乍看起来几乎一样,最直接的辨别办法就是看茎梗有毛无毛,还有就是果实大小明显不一样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这里怎么会有这玩意啊!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