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一章 上朝喽!

    翌日凌晨,使邸内,眼圈有些发暗的宇文温双手横举打着哈欠站着,张鱼等人在帮他穿朝服,今日是朝会,所以抵达邺城才是第三日的宇文温,要直接在朝会上面君了

    他昨日到丞相府衙走了一遭,又演了一场戏给尉迟丞相‘观赏’,而副使郑万顷领着谈判团队和丞相僚佐讨价还价折腾了一日,到晚上把拟定好的台词交给宇文温背诵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温睡眠不足纯属因公,绝非某些心理阴暗之徒所传为通宵饮酒作乐之故。

    他的爵位是正九命郡公,官职为正七命的州刺史,按着最高等级来算,朝服是‘诸公’的级别,全套朝服首先要从头开始,所谓冠冕堂皇的‘冠’要戴上,然后是服。

    周制,诸公之冕有九种:方、衮、山、鷩、火、毳等六,皆九旒;韦弁、皮弁、玄冠共三,合上为九。冕旒为礼冠中最贵重者,一般在参加盛大祭祀才戴,韦弁、皮弁为兵事所用,故而宇文温戴的是玄冠。

    其次是服,诸公之服九章,衣重藻粉米,裳重黼黻,皆以山为领褾,冠服及履穿戴完毕,然后就是一系列的朝服‘附件’:印、绶带、笏、白笔、紫荷、佩剑。

    印即为印章,而绶带为系在印柄的装饰性丝带,宇文温所佩为方寸二分、高八分的龟钮金印,系玄色绶带,因为是金印所以分量十足,上刻“西阳郡公官之印”七个字。

    朝服腰间右侧有上刺虎头刺绣的鞶囊,缀于皮带上,专门用来放印章,绶带可放于囊内,亦可垂于腰间,考虑到拉风系数较高,宇文温选择后者。

    笏,是为上朝时大臣拿在手中以作记事的板,与后世的记事本功能类似,材质多以木、竹为主,当然高级别的有玉、象牙、犀牛角材质,宇文温所持为象牙笏。

    光有记事本——笏还不行,得有笔才能在笏上写东西,这东西就是白笔,朝服自然是不会设计有胸前口袋以方便插笔,为了方便取用,白笔是夹在右耳郭处。

    这形象和木工耳朵上夹笔类似,当然朝官这样做美其名曰“簪白笔”,正所谓“读书人的事,能叫偷吗?”

    在朝服的左肩处缝有紫色夹囊,此即为紫荷又称契囊,这配件只有高官才有,‘群臣’这种级别就没了;然后是佩剑,正经的两面开锋杀人剑是不用想了,如今的佩剑已经是朝服的佩饰之一,宇文温所佩为玉首剑。

    穿戴完毕,宇文温走出邸舍,和同样穿戴完毕的郑万顷说了会话,邸官来报车驾已到,两人一前一后向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身着朝服到皇宫还得乘车摆仪仗,车自然是高级货——辂,诸公之车有九种,宇文温不可能千里迢迢从巴州弄来九种辂,所以得由朝廷提供。

    如今朝廷为宇文温备下的是碧辂,辂身皆为锡面,鞶缨九就,金钩。

    辂上建旗,旗画白虎,皆加云气;旌析羽而杠有五仞,斿及轵;又有通帛为矦,杂帛为物,上书“西阳郡公”,又书“巴州刺史”,再书“宗室宇文温”。

    宇文温一行从山南到邺城,相关事宜早已和朝廷沟通过,所以这些全套出行装备也是早已备好,不可能等他到了邺城才临时赶制。

    郑万顷为上大夫,按级别辂车有六种,今日备下的为革辂,旗帜旌斿按大夫级别配置,通帛亦书其人官与姓名之事号,二人各自登车后护卫骑兵前方开路,护送辂车前往皇宫。

    使邸位于南城,故而距同在南城的皇宫不算远,如今天蒙蒙亮,晨曦出现在东方,太阳还未露出头来,街道上行人寥寥,偶尔出现的几个也被开路骑兵斥退缩在路边。

    ‘真是折腾啊,每一次早朝,要从凌晨开始起来打扮准备,早餐也不敢吃太饱就怕大殿上内急,还是外放州郡比较自在。’宇文温如是想,不过也就是想想。

    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,在外面当总管、刺史之类土霸王爽是爽,万一朝中无人那就是被玩死的命,太平年代倒还行,一旦遇到多事之秋只能干瞪眼,若是京中大变那就是鞭长莫及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大象二年五月中旬,天元皇帝宇文赟突发疾病卧榻不起,向来无法无天的‘天’心知情况不妙,急招被赶到外地的五位藩王回京救火。

    结果没几天宇文赟就龙驭宾天,在京的隋国公杨坚近水楼台先得月,趁机篡权掌握禁军控制长安,把宇文宗室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宇文赟忌惮国丈杨坚,有次甚至起了杀心,召杨坚入宫问话,事前埋伏刀斧手若干,就等一声令下冲出来砍人,结果却被装傻的杨坚骗过。

    杨坚也知道女婿有心要干掉自己,为了避祸便走了老同学郑译的关系,成功说得宇文赟将他外放扬州做总管,可就在这时杨坚忽然脚疾发作无法远行,外放之事暂缓。

    巧合的是宇文赟随即突发疾病,甚至连话都说不了,眼见着皇帝要完,京城各路权贵蠢蠢欲动,皇后杨丽华急得六神无主,急招父亲杨坚入宫救火。

   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在长安的宇文宗室没有实权,稍微有点实权的五位藩王又在外地,杨坚轻而易举篡权,宇文氏辛苦攒了四十几年的江山,数月内败得干干净净,宇文温想到这里,一个念头忽然冒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历史里,莫非是杨坚猛然发力,下毒将宇文赟弄残变哑巴,最后还死得不明不白,否则哪里会有这么巧!

    “女婿和岳父之间勾心斗角,你死我活,还真是尔虞我诈啊。。”宇文温叹道,随后一愣:说来说去我也是杨坚的便宜女婿哎!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皇宫外,大批车驾停在止车门外,各个车厢里走下身着朝服的官员们,他们陆续向着止车门内走去,时不时有相识的相互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除非是获得特许的权贵,否则止车门内车驾不得通行,官员们步行穿过止车门,向着北面的皇宫前门——端门步行前进。

    宇文温和郑万顷走在人群中,一边是司仪中士在领路,他两个第一次入宫参加朝会,为免‘意外走失’,丞相府特地安排了人带路、讲解。

    “那是山南的使者吧?”

    “年轻的那个莫非是巴州的宇文使君?”

    窃窃私语从周围传来,宇文温面带微笑的向前走着,这些官员他都不认识,就算上前寒暄都不知道如何称呼,先博个好印象,反正日后有的是时间来结交。

    从止车门向北,是皇城的正门——端门,朝官们来到端门后驻足门前,一个个都在整肃衣冠,守门禁军两边排开,默默的看着朝官走入大门。

    见着威风凛凛的禁军,宇文温不由得想起自己在长安皇宫值守的日子,想起了数次历险,想起了和杨丽华的纠葛,想起了禅房内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“使君,朝官在端门前须得整肃衣冠。”司仪低声解释着,宇文温点点头,和郑万顷一般整了整衣冠。

    进入端门,他习惯性的打量了两侧,发现端门内有条东西走向的大道,司仪解释说这条大道东出云龙门,西出神虎门。

    宇文温随着人群继续向北走,却见一堵短墙如同屏风般横在中轴线上,朝官们左右绕过这短墙继续前行,司仪向他解释此为“屏垣”。

    ‘屏垣?大约是后世的影壁吧,想来后面就是正门了。’宇文温如是想。

    果然绕过屏垣后前方便是一座紧闭的大门,只见门楣上牌匾内写着“闾阖门”三个烫金大字,司仪向他解释这就是宫室外的正门,其后就是太极殿,天子朝会群臣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使君,朝官需在此门分文武、依品秩列队,待大门开启后依次入内,使君和仆射为外官,须得朝会开始后才能入殿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闻言点点头,皇宫里的规矩大多类似,只是细节稍有不同,例如各国的大殿都是叫做太极殿,外官未得宣召不得擅自入殿等等。

    通用的礼仪还有一些,入朝时得小步快跑,也就是所谓的‘趋步’,臣子趋步是以示恭敬,还有入殿时得去掉佩剑、脱去鞋子(履),着袜入内。

    要是有人“赞拜不名、入朝不趋、剑履上殿”,除了少部分是德高望重,亦或是地位超然的王公大臣,大部分是权臣,十有八\九要么篡位,要么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鼓声从闾阖门上门楼处传来,已经排列完毕的朝官精神为之一振,鼓声响过十二遍,闾阖门缓缓打开,站在队列一旁的宇文温转头看去,透过大门只见内里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沐浴在朝阳下。

    大殿正门上有牌匾,书有“太极殿”三字。

    马蹄声起,有一队骑兵护送着辂车,由南至北行进至闾阖门前屏垣旁,数名随从扶着一名身着朝服的老者下车,宇文温定睛看去,却是丞相尉迟迥。

    “丞相。。”

    问候声此起彼伏的响起,尉迟迥不住点头,却依旧目不斜视的直行,沿途朝官均是微微低头,无人敢与其对视,他如同行走在百兽之间的虎王,睥睨众生。

    此时此地,宇文温自然不会如昨日书房里那般随意,他与郑万顷一起低头行礼,丞相如今的气势和昨日截然不同,大庭广众之下,该有的礼仪就得有。

    尉迟迥走到朝官队列之前,整了整衣冠随即昂然而入,待其跨入闾阖门后左右朝官队列依次前行,而宇文温及郑万顷则在司仪的带领下,跟在队伍后列进入闾阖门。

    见着最前方那孤零零的身影,宇文温思绪万千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他现在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滋味,至于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感觉。。

    真想知道啊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