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九章 一言不合就发车

    安陆,杞国公府邸内,宇文温正和兄长宇文明交谈着,他二人都是接到父亲宇文亮的召唤,从各自任上赶来安陆,父子三人上一次聚会就是今年过年之时,距离现在也不算太久。

    过年聚会时宇文明一直在揪着‘讨陈檄文’之事,恨铁不成钢的兄长训斥顽劣不堪的弟弟,宇文明对于经常弄出大话题的宇文温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那狗屁不通的檄文早已经传遍山南各州,为有识之士所不耻,也亏得宇文温打陈国连战连捷,好歹让大家统一共识觉得这位宇文二郎尚有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就是不学无术这名号太难听了!

    “二郎,如今巴州折腾那山里的山蛮要到什么时候?”宇文明问道,这是弟弟新搞出的名堂。

    “兄长,巴州缺劳力,也只能硬着头皮耗下去了,怎么着也得到江堤完工再说。”宇文温答道,他确实是在策划修筑长江大堤,也确实缺劳力。

    西阳城就在长江边上,想起后世里见过的长江大水,再看看光秃秃的江边,还有城外一大片新开垦的农田,每到下大雨他就是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宇文温作为一州刺史收拾山蛮理所当然,而宇文明在襄州也少不得和附近山中的酋帅们打交道,只是对于巴州处置山蛮的手段有些咋舌。

    竟然是买通山中部分寨主,让他们去攻打别的寨子,然后花钱或物买俘虏,这和贩卖人口没什么区别了吧!

    “兄长,可知朝廷天使此次来有何大事,竟让父亲将我两个召回来?”宇文温问道,他一直在忙着开副本找项目,对于这种‘人情来往’不是很注意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今日才知道些。。其他的事没什么,蜀国公。。尉迟丞相要召你岳父去邺城,此为其一。”宇文明说道,这个事情宇文温已知道,他是抵达安陆时向岳父问安时才知此事。

    “其二,朝廷希望有名宗室到邺城和陛下见见面,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我擦,一言不合就发车,莫非邺城热要面世?我又要做人质了!!

    宇文温心中吐槽不已,如今大周的成年宗室也就他和父亲、兄长三人,当然他兄弟俩的儿子是做不得数的,所以呢,要去邺城的人选就非宇文二郎莫属了。

    不是宇文温头大要争着去戴这帽子,想来想去能离开山南的也就只有他,父亲宇文亮是山南之主绝不可能离开,兄长是继承人要是不小心变成质子那就和做邺城寓公没区别,所以也就他这个人质专业户出马了。

    邺城的那位小皇帝宇文乾铿,是故赵王宇文招幼子,和宇文温父子三人基本没什么交集,所以‘叙叙旧’这种事情基本就是场面话。

    “二郎,父亲定会计划周全,莫要担心。”宇文明拍了拍宇文温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道,此事的人选已经很清楚,弟弟又要出远门,做兄长的当然要安慰安慰。

    管家来请宇文明、宇文温两人入书房,他们的父亲宇文亮已在书房等着,看书房里的场景,似乎是刚有一群人在这里开过会。

    父子三人自然不是外人,宇文亮首先说明了此次朝廷来使的一些事情:去年六月到今年初的大战后,周国国境终于连成一片,来使首先是协调朝廷和山南的一些人事以及政务、军务的相关事宜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要召安固郡公尉迟顺回邺城,丞相、蜀国公尉迟迥的长子尉迟谊已于两年前遇害,次子尉迟宽早逝,三子尉迟顺便是年纪最大的儿子,所以召他回邺城倒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耐人寻味了:山南这边自然是要派使者入朝,一来是觐见天子以明君臣名分,二来是和尉迟丞相协商诸多事宜,但是朝廷希望一名宗室能随行入邺,当然人选就自行决定了。

    朝廷来使的说法很明确,大周宗室几乎被杨坚屠戮殆尽,仅存山南的杞国公父子三人,天子自登基后左右无亲,丞相希望宗室入朝觐见,陪着陛下说说话。

    另外许多朝廷典礼需要宗室撑场面,两年来许多本该宗室承担的职责是大臣分担,原先山南未和朝廷接壤,宗室无法抵达邺城情有可原,但如今国境已连成一片,邺城却依然没有宗室出现,别有用心之人很容易借此大做文章。

    当然丞相无意要宗室长留邺城,逗留一段时间便可返回,也不想让人说他意图对宗室下手。

    “那孩儿这一去要几时才能回来?”宇文温问道,他很自觉,面对不可抗力放弃了抵抗,虽然事情的进展出乎他预料之外,基本和‘一言不合就发车’没区别,但该承担的责任就得承担。

    “扣掉来回路程上花费的时间,大约月余也就够了,蜀国公也不至于把事情做绝。”宇文亮没有拐弯抹角,他还是习惯称呼尉迟迥为蜀国公,这种事情大方向上没得选。

    小皇帝孤零零待在皇宫,作为宗室不去探望也说不过去,虽然从权力斗争角度来看,到邺城的宗室有被扣为人质的危险,但尉迟迥只要思维还正常,决计不会做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当然防人之心不可无,宇文亮自然是不可能去邺城,真要这样做那就和老虎入笼没区别,而长子宇文明去也不太合适,万一真要待上几年那可让人坐立不安,所以次子宇文温去是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一切和将近三年前差不多,当时安州和长安朝廷‘握手言和’,能去长安的也就只有宇文温最合适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因素,宇文温的正室尉迟炽繁,是尉迟迥的亲孙女,宇文温和尉迟炽繁的婚姻,是宇文氏和尉迟氏联姻的结果。

    故而宇文温到了邺城后,可以凭着孙女婿的身份拜见尉迟迥,即便是和尉迟迥的第四子尉迟惇、侄子尉迟勤也能攀交情,侄女婿、堂侄女婿这关系总比不搭界的外人强多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是宇文亮亲生子,但又出继宇文亮弟弟宇文翼继承香火,宗法上和宇文亮不是父子而是伯侄,朝廷只要不打算把事做绝,那宇文温到邺城也就是走一圈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他在巴州的‘事业’就得耽搁了,眼见着陈国副本即将再度开启,宇文温只能无奈‘离线’,其中滋味也只能无语问苍天。

    “二郎,虽说防人之心不可无,但是蜀国公也未必真有那层意思,你到了邺城不可造次。”宇文亮叮嘱道,宇文温上次出使长安,在大殿上无故撩拨辅政丞相、隋国公杨坚,差点就弄出大事,所以他不能不叮嘱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篡位登基的杨坚,年纪和宇文亮差不多,可蜀国公尉迟迥已经年逾七旬,算是杨坚、宇文亮父亲一辈的人,万一真要在大殿上被宇文温气得当场昏倒身亡,那就真是祸事了。

    尉迟氏要和宇文亮一家翻脸倒是其次,大周可经不起这样的内乱,一旦被隋国趁虚而入,那就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,且不说宇文温会不会被当场格杀,他父子三人国破家亡后可是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就算逃到江南陈国,而陈帝不计前嫌接纳,可依着陈国那半死不活的德性,怕是过不了几年就会被隋军攻破建康,到那时其他人都可以降,他父子三人连同幼子可都是要掉脑袋的。

    然后妻妾被赏给有功之臣,各种喜闻乐见的段子搞不好会流传千古。

    “父亲,事情轻重孩儿自然知道,只是此次去邺城,陛下到底靠不靠谱,不会急不可耐弄出什么问题吧?”宇文温又问道。

    他就怕那位当皇帝其实和傀儡没区别的小堂弟不靠谱,万一见着了亲人情绪激动,玩什么“咬指血书衣带诏”就祸事了。

    “二郎哪里话,蜀国公还没到那个地步!”宇文亮训斥道,“蜀国公是太祖的亲外甥,你莫要乱想!”

    “父亲,蜀国公也许不想,可难保其他人不想。”宇文明说道,权力之争可是鲜血淋漓六亲不认,已经篡位的杨坚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“那是以后的事,杨逆虎视眈眈,谁吃饱撑了玩内讧!”宇文亮态度依旧坚决,他就怕自己的言行让次子误会,到了邺城擅作主张兴风作浪,到时真是没事都搞出事来。

    宇文温说知道分寸不会轻易惹事,只是和朝廷协调诸般事宜,还得由副使承担,他作为正使就负责履行宗室的义务,和天子聊聊天说说话,要是风和日丽什么的就陪着郊游走走,意思到了就行。

    “陛下年幼,父兄都被杨逆杀害,唯剩一位姊姊还远嫁突厥,他一个人在宫里想必孤单得紧,二郎到了邺城要好好陪着他说说话。”宇文亮叹了口气,宇文宗室到现在已经凋零,应该抱团取暖。

    “那去邺城得备下不少礼物,诸多人物、势力之间的纠葛还得父亲告知,免得孩儿不慎被人利用就不妙了。”宇文温开始盘算着邺城之行如何准备,去是免不了的,所以如何保证安全、尽快回来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此次特地招你兄弟回来就是要好好商量,把出使邺城的事情圆满完成,让蜀国公放心,让朝廷放心,也避免局面恶化。”

    对于宇文温来说,‘这个阶段正是我事业的上升期’,到邺城走一遭浪费数月时间是无可奈何,邺城是别人的地盘,变数很多但他比较在意的就是小皇帝。

    大周的朝政牢牢掌握在辅政丞相、蜀国公尉迟迥手里,小皇帝形如傀儡,有了堂兄宇文阐那种禅位后依然被害的前车之鉴,心里自然是不会好受,那么这位是怎样的人就很关键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阿斗那种类型,至少不会和权臣起冲突,可万一是热血少年那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辅政丞相、蜀国公尉迟迥,是周太祖宇文泰的外甥,他跟着舅舅打天下为宇文氏的强力支持者,对母亲极为孝顺,对宇文氏的忠心比其他权贵高。

    虽然掺和了宇文护废立几位堂弟的事情,还帮着宇文护监视宇文邕,后为宇文邕以高位架空,但是好歹在大象二年时起兵反杨,撑住了大周的旗帜。

    若不是尉迟迥吸引了杨坚大部分的兵力,宇文亮哪里能趁机吞下襄、荆还有抢回梁国,宇文温觉得至少目前来说尉迟迥是大周的擎天之柱不为过。

    也许他会和曹操或司马懿一般,成为未来尉迟王朝的奠基人,但至少目前局势来说,尉迟迥如被小皇帝那啥了,大周就铁定要完了。

    ‘那么我要是见了小皇帝,可不能说错话,万一这位误会了什么,可就麻烦许多。’宇文温如是想,‘杨坚还没完蛋,有什么以后再说,实在不行做个质子在邺城过年,打掉牙只能和血吞。’

    一言不合就发车,谁要看邺城热啊魂淡!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