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六章 王八蛋

    巴州弋阳郡,崎山东南麓,一处山林里伐木工正在砍树,山脚下一座座炭窑正冒着浓烟,而伐木工们砍下的树木就要运到炭窑里烧成木炭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林漏在林地间,这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山林,树木多有合抱粗,伐木工两人一组合力砍树。

    他们奋力挥动斧头,铁斧砍在树干上,发出“笃、笃、笃”的声音,这些伐木声在林间此起彼伏,和山林的回荡声缠绕在一起,将平日里寂静的山林弄得热闹非常。

    锋利的斧头将树干砍得木屑横飞,两人一组的伐木工,在树根部砍出两道斜交的缺口,在缺口的深度达到树径的八成之际,两人停止砍伐开口大喊“树倒了”。

    待得周围人都注意到这边,做好躲避的准备之后,其中一人向着缺口斜交处用力一推,便听见大树躯干撕裂发出的轧轧响声。

    大树缓缓的倒下,速度越来越快,最后轰然一声砸在地上,那两名伐木工上前将倒下的大树砍成数段,而其他的伐木工则继续砍伐着各自的大树。

    一颗颗大树倒下,然后又被砍成一截截树段,看着越堆越多的树段,工头招呼大家休息。

    鲁稻谷坐在大树下,他是义州人家里贫苦没有地,想做佃农也没人雇佣,平日里帮别家打短工为生,听得在巴州弋阳郡砍树的族叔说这边缺人,就跑过来做了伐木工。

    吃的勉强但好歹能混个半饱,砍树很累到月底结算的工钱也不多,但鲁稻谷在想省吃俭用好歹也能攒下点,所以对于目前的状况很满足,这可比在家乡饱一顿饿一顿好多了。

    他来到山里伐木不久,对于很多‘业内规矩’都不懂,尤其是昨日上山伐木砍完就走,如今可是要运木头下山去的,看着昨日和今日堆起来的木头,鲁稻谷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上山要一个时辰,山路又崎岖难行,鲁稻谷在想该怎么把这些东西运下山,一个人扛太吃力,两个人扛倒是可以,只是下一趟山就够呛,这么多木头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叔,这些木头。要怎么运到山下去?”他开口问道,坐在鲁稻谷旁边的一个中年人闻言笑了笑,说上山时看见山坡上的长土槽,那叫做滑道,是用来放木头下山的。

    鲁稻谷闻言哦了一声,他在义州乡下住在山边,也曾上山砍过柴,所以对山林到不陌生,但是如此大规模的伐木却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中年人又继续讲解一些知识,有些树木不适合烧炭,例如松树、杉树等,这些树烧出来的木炭质量不好,也不耐用,所以伐木时就要看清楚树种,不要白费力气砍这些树。

    “砍树时别闷头挥斧子,耳朵竖起来注意听,听着哪里不对劲赶紧抬头看,虽说树倒前都会喊,但就怕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山上的野果可不能随便吃,认不出的果子就算再饿也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出恭可别走远了,小心给豺狼虎豹叼了去,草多的地方先打两棍,免得有毒蛇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鲁稻谷上过山,所以一开始他对伐木有担心,毕竟大山里不要说毒蛇,就连野猪、豺、狼、虎、豹都是有的,若不是积年猎户,冒冒失失上山很容易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就算没遇见这些东西,进入老林里也容易迷路,树枝茂盛看不见太阳无法辨别方向,绕来绕去找不到出路就困死在山里。

    不过来到弋阳郡后,鲁稻谷稍微放了心,伐木工上山都有数十人规模,还有些护卫带着弓箭等武器随行,这么大规模的伐木队伍,也不怕给猛兽害了性命。

    吃着带上山的干粮,喝着竹筒里冰凉的溪水,鲁稻谷觉得力气恢复了一些,他是做惯苦力的人,所以伐木不算得什么,再说有族叔照应,也不怕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看看脚上的鞋子,已经是破破烂烂,山上到处都是茅草、灌木、荆棘,一不留神就会把鞋子弄得到处是小口子,而他的面颊因为没有遮挡,已经茅草被划出一道道小伤口。

    “叔,这工钱当真不拖欠么?”鲁稻谷关心的是这个,如今弋阳郡的采石场、伐木场还有石灰窑、炭窑都在招工,他觉得反正都是凭力气干活,不如哪家钱多去哪家,在山里伐木总觉得有些不安全。

    “别乱想,采石场更累,石灰窑、炭窑的工钱哪里有伐木多,相信叔,这几个月下来东家可没拖欠工钱。”

    鲁稻谷看看四周,发现没人注意他俩,纠结了片刻便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叔,听说这山里的山蛮不太平,昨晚我听见人嘀咕,说山里的寨主时常派人来捣乱,不许东家们砍树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?”中年人有些紧张,看看了两边随后反问道,鲁稻谷支支吾吾说就是听见人议论,他来这里没几日哪里认得是谁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两个村之间还抢水源不是,那帮山蛮平日里比我们还穷,见着东家们雇人砍树发财,自己又没门路烧炭或者采石拿去卖,这是眼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”鲁稻谷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,你看见这些护卫了么?一个个带着弓箭武器,不光防着豺狼虎豹,也防着这帮山蛮。”中年人劝解道,“再说这大山里又不光一个寨主,有的寨主好说话,那些搞乱的是极少数罢了。”

    叔侄两个嘀嘀咕咕聊了一会,工头见休息的差不多便吆喝着干活,伐木们依旧两个一组,扛着一截截树段向外走去,他们来到山坡上开辟的滑道旁,有数人向山下“哟呵呵”的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喊声与大山的回荡连成一片,这是在提醒山下有木头要滑下来了,片刻后山脚也响起了吆喝声,是山下的人示意一切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随着工头一声令下,伐木工们将树段依次放入滑道,光溜溜的滑道上发出轰隆隆的声音,一根根树段向着山下滑去,发出万马奔腾的声音。

    鲁稻谷第一次见着这壮观的场面,心里兴奋得很,待得砍好的树段全都放下山后,伐木工们松了一口气,今日的活已经做完,总算熬到收工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呐,这活就是这么。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话未说完,一支羽箭钉在他太阳穴上,鲁稻谷被他脑袋上溅出的鲜血喷在脸,目瞪口呆的看着族叔两眼一翻随后倒地。

    “是山蛮,是山蛮来了!!”护卫们高声叫喊着,他们弯弓搭箭向着树林深处钻出的黑影射去,而对方不断射出的箭也在伐木工身上绽放血花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!!!”伐木工们嚎叫着乱成一团,一些反应快的拔腿就向山下跑,有的反应慢了些只是抱头蹲下,亦或是躲到树后瑟瑟发抖,而满脸是血的鲁稻谷如同疯了般抱着族叔尸体嚎叫着。

    “快走,快跑啊!”护卫们大声喊着,虽然他们奋力反击,射倒了不少衣衫褴褛的山蛮,可是树林里却涌出来更多的人影,这已经不是先前遇到的小股骚扰。

    护卫们的职责就是跟着伐木工上山警戒,对付野兽没问题,应对山蛮的小股骚扰也没问题,但是眼下的山蛮人数众多,已不是他们能够顶得住的,但是职责所在他们撤退之前也得通知伐木工们赶紧跑。

    许多人听得这么嚷嚷好歹回过神,一个个连滚带爬的向山下跑去,但是山蛮也冲得很快,他们世代居住在山上,走起山路来如履平地,兼之又是突然袭击,所以逃跑的伐木工有许多还没来得及跑远就被射倒。

    鲁稻谷嚎叫着操起一把斧头,逆着人流而上冲向来袭的山蛮们,他被族叔的惨死深深刺激,所以如同疯了般要报仇。

    一只箭射中肩膀,锥心的痛让他一个趔趄差点站不住,眼见着一名面目狰狞的山蛮冲到面前,他咆哮着将伐木的斧头奋力掷出,正好命中那人面门。

    “去死啊王八蛋!!”鲁稻谷睚眦俱裂的喊着,弯腰抄起一截木棍迎向数名冲来的山蛮,对方手中握着短矛,如同围住猎物的猎人般笑着向他冲来。

    鲁稻谷双目发红,脑子里就想着和山蛮同归于尽,未曾料一个殿后的护卫拼死抱住了他,向着放木的滑道滚了下去,下滑间他看见一个山蛮砍下族叔的脑袋,手舞足蹈的用短矛挑着似乎是在庆贺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王八蛋!!”他痛苦的嚎叫着,泪水蒙住了双眼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!”张宁声嘶力竭的咆哮着,他如今身处采石场,原本应该一片忙碌的采石场如今却是遍地尸体,许多采石工身上中箭倒在地上,而首级无一例外的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东家!!护卫们损失惨重,没能拦住那些山蛮啊!!”有人在旁边哭喊着,其余几个都是人人带伤,个个神情默然。

    张宁看着采石场那几处被烧毁的房舍欲哭无泪,方才他在弋阳城里,收到急报说采石场出事,原本还因为又是哪家山中寨主派人捣乱要‘损失费’,结果赶到一看心都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工人们伤亡惨重,这下可得大出血抚恤家属,三处采石场只有这处遇袭,但剩下那两处的工人们都吓跑了,如此一来采石场就是彻底停工,要想恢复也不知道猴年马月。

    “东家,这采石场停工,若是误了州衙那边的进度,这。。这。。”

    张宁闻言心乱如麻,停工赚不到钱事小,违了和州衙定下的契约可就不妙了,要是西阳城的那位发起飙来谁也挡不住,想到这里他只觉得天旋地转,站立不稳差点倒地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弋阳城响起号角声,似乎是郡衙在集结郡兵,听到这声音张宁惨白的脸上好歹恢复了一些血色,他踉踉跄跄的冲向坐骑,只是手忙脚乱间怎么都上不了马。

    “快,扶我上马!!我要入城,我要去见郡守!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