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九十三章 宁死不屈

    江边栈桥旁,面对着刚上演的一场情景苦情戏,‘见多识广’的宇文温心情激动,因为此情此景他想看过的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东洋,平安时代末期平氏源氏相爱相杀,源氏的军事天才源义经屡建奇功,后功高震主为其兄源赖朝追杀,源义经带着仆人乔装打扮潜逃外地躲避追捕。

    某日路过关卡时接受守军检查,源义经因为不慎露出破绽引起对方怀疑,其家臣武藏坊弁庆急中生智,装作主人训斥源义经这个‘仆人’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没有仆人敢如此对待主人,所以守军便认为源义经是个仆人,不是那身份高贵的通缉犯,故而再没怀疑,其实关卡守将已经看出来了,只是有感于忠仆救主的举动没有说破,源义经一行得以顺利过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宇文温也看出来面前这两位有演戏嫌疑,所以他感动得心情澎湃,决定要将对方身份拆穿,正所谓‘十动然拒’嘛!

    “你,站起来让本官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俘虏闻言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站了起来,宇文温瞥见旁边那壮汉似乎有些紧张,心中更是确定无疑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,在军中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小的只是区区杂役,贱名不值一提。。”俘虏轻声细语的说着,一直低着头。

    ‘衣服不是很合身,看手背和脖子有些白皙,不像是干苦力饱受风吹日晒的人。。’宇文温如是想,他上下打量了对方越来越觉得有戏。

    王八蛋,装作下人或者大头兵也要记得换上草鞋啊,你穿着这么拉风的靴子是要怎的!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叫做菊花郎君吧?”宇文温促狭的说道,他判定面前的人身份不低,搞不好是陈军大将,所以也称得上是菊花郎君了。

    谁叫你们被我军捅了菊花!

    俘虏闻言没敢回答只是头更低了,宇文温见状正要嘲笑为何如此‘娘气’,正想到这里忽然心里一个激灵:不对啊!

    带兵打仗的将领怎么会细皮嫩肉,皮肤白皙。。不会是女扮男装吧魂淡!

    一想到有广大男性喜闻乐见的‘女将扮男装被俘’事件发生,宇文温忽然觉得自己尴尬症犯了,按桥段来说这女将一般都是将门虎女之类,而且大多是貌若天仙。

    宇文温没想到在江边观战都能遇见女扮男装,一时间脑袋转不过弯,他不记得南朝陈时有什么出名的‘将门虎女’,那个‘红拂女’勉强挨得上边。

    隋末唐初风尘三侠之一的红拂女张氏,相传其父为陈国将军,张将军于隋灭陈时为隋将史万岁阵亡,后张氏之母被分给越国公杨素为奴,拖油瓶的张氏便在杨府住下。

    她长大成为杨府歌妓,因为手持红色拂尘故而被称为红拂女,一日杨素会见后辈李靖,在一旁侍立的红拂女看中了这位青年才俊与其私奔。

    ‘年龄对不上啊。。’宇文温瞬间没了兴致,红拂女的佳偶李靖如今还是未成年,比李靖年纪还小的奇女子想来也不会是面前这位。

    “低着头做什么,怕见人?还是怕被人认出来?”他似笑非笑的说着,随即命令对方抬头,见着那人抬起头后仔细一看,宇文温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是眉清目秀,样貌只能说是端正不畸形,最关键是有喉结,所以就不是女人咯,那就更有意思了!

    宇文温问那人到底是做什么的,声言不说就挂起来风干,身后的士兵们也觉着有些不对劲,个个提刀围上来,虎视眈眈的看着眼前这几个陈军俘虏。

    “小的。。小的是杂役,平日里端茶送水。。”

    “端茶?你家郎主喜欢喝什么茶、如何备茶、水是什么水、是泡茶还是煮茶、茶饼一次取多少、上茶前过几道水、承茶用的是什么。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连绵不绝的问题,那人支支吾吾的回答着,答到后面时额头上已经冒出汗珠,不过好歹是都有问有答,见着宇文温没什么‘异状’,刚想松口气却听得这位继续发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郎主的亲随么?”

    “是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郎主平日里爱好是什么、喜欢的服饰打扮为何、家中子女几何、排行老三的是谁、几人婚娶几人出嫁、郎主的兄弟有几个、他在家中排行老几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郎主府邸在何处、占地多少、别院几间、管家姓甚名谁、有几个侍妾、最宠爱的是那个、她是何方人士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几个兄弟、排行第几、籍贯哪里、令慈为何处人、有无兄弟、大舅贵庚、小舅有无子嗣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噼里啪啦问了很多问题,那人一一作了回答,只是有时答起来还得想过才开口,故而时不时被宇文温催促快答,好容易答完了连带着周围之人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本官再问你。”宇文温又开口问道,“你为郎主备茶,是泡是煮?”

    “是。。煮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方才说的是泡!”宇文温忽然反问,那人面色一变说记错了,是泡茶。

    宇文温又问他的郎主家中排行第几,那人擦了擦汗说排行第三,宇文温反驳说先前你自己说是排行第四,见着那人满头大汗,他又问其小舅的二郎今年几岁。

    “是。。二十四岁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方才说小舅子只有一个儿子!”

    那人闻言已是神情慌乱汗出如浆,身边的‘主人’见状正要开口辩解却被周军士兵按住,宇文温笑眯眯的看着那人,片刻后忽然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听说你娘是吴中酒肆的娼妓,给钱谁都能上,所以你父亲是谁都两说,对吧!”

    那人原本慌慌张张,听了这话后瞬间面色发红,他不顾一切的咆哮着:“母亲只是酒肆的奴婢,不是娼妓!!!”

    话说出口他愣住了,因为回过神来知道不对,宇文温闻言哈哈大笑拱手行了一礼:“原来是长沙王,方才对令慈多有冒犯,失礼,失礼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那人面色一变,旁边的几个陈军俘虏猛地前冲就要困兽斗,然而周军士兵已有防备,一拥而上将他们抓住按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要杀便杀,要杀便杀!”那人被按着肩膀声嘶力竭的大喊:“孤不会向尔等求饶!!”

    宇文温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位长沙王,他觉得今日运气极好,莫名其妙就抓到了陈军的主帅,看着那一身局促的戎服,大约是乱军中换装逃命结果没逃掉。

    “幸会,本官大周巴州刺史宇文温。”宇文温又行了一礼,“那独脚铜人已经饥渴难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。。你是宇文温!”陈叔坚闻言眼睛都睁大了,他看着面前这位年轻郎君有些不可置信,那个让他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吃其肉的宇文温竟然就在面前。

    陈叔坚咆哮着要冲上前和宇文温拼命,却被士兵们死死按住无法动弹,他如同一只暴怒的狮子却被关在笼中,“宇文温,你不得好死!!”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陈家的种,你们兄弟俩说的话一模一样啊。”宇文温笑得眼都眯起来,“始兴王的表情,又在长沙王脸上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陈叔坚听得这话先是一愣,随即停止了反抗,面前这位可是干掉了他的死对头始兴王陈叔陵,反正都杀了一个宗室藩王,如今再杀他长沙王也没什么顾忌了。

    “择日不如撞日,如今策湖边上秋风起,正是决战的好时节呐!”宇文温把手一挥,“去,把独脚铜人扛来,本官要和长沙王决战策湖之畔!”

    “杀了孤,杀了孤,孤决不会向你求饶!!”陈叔坚声嘶力竭的喊着,眼中满是绝望,落到了此獠手中,他已经没有活命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‘那么怕独脚铜人,你可以自杀啊,嚼舌自尽都不敢,还敢跟我玩宁死不屈!’宇文温心中吐槽,他不过是吓吓陈叔坚,自己哪里有什么独脚铜人,也亏得多了个心眼又有相关‘内幕’,才能火眼金睛识破陈叔坚的伪装。

    今年年初龙驭宾天的陈国皇帝陈顼,年轻时为始兴王,经常到吴中一酒肆饮酒作乐,酒到酣处怎么爽怎么来,美酒佳人一起上,兴致勃勃之下这位高富帅就把陪酒的奴婢给那啥了。

    那个奴婢的肚子也争气,怀上了贵人的血脉,后来生下的还是个男孩,于是被迎入王府作了淑仪,而那个男孩就是始兴王陈顼的第四子,名叫陈叔坚。

    这种偏门的历史资料宇文温自然是不知道的,除夕之夜和始兴王陈叔陵‘详谈’之后,对方顺带把死对头之二的陈叔坚身世透露出来。

    长沙王陈叔坚的生母出身卑微,所以谁敢拿这件事撩拨他绝对成功,在陈国时即便是始兴王陈叔陵也不敢随意挑起这话题,一来是父亲那里不好看,二来是这长沙王真的会发飙。

    宇文温一开始以为对方是女扮男装,后来大约猜出有可能是宗室藩王,不过还是先热热身问问题,最后再放出猛料,这一下果然是正主了。

    见着陈叔坚在那里要死要活又没敢嚼舌自尽,宇文温没了继续下去的兴致,他使了个眼色让人将陈叔坚等几个俘虏五花大绑,然后将其嘴巴堵上。

    “不是本官不讲风度,实在是难做唉。。”宇文温理了理陈叔坚的领口,“长沙王,你知道为何本官不去指挥水战,反倒在这江边吹风么?”

    陈叔坚嘴巴被堵上哪里说得出话来,他气鼓鼓的别过头以表示对宇文温的蔑视,但宇文温不以为意,在他耳边低声说道:“有周使君指挥水战,本官自然乐得清闲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陈叔坚面色就瞬间变白,他知道对方特意强调的‘周使君’值的是谁,他的仇家周法尚和宇文温狼狈为奸,定然是此次周国水军的主帅。

    “马上派人坐船去找周使君,就说本官遇到了他的故人,请周使君亲自过来叙旧。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