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八十三章 乌鸦

    江州州治湓口,州衙后院书房,长沙王、江州刺史陈叔坚坐在榻上发呆,他双目无神的看着窗外草木,身边随从垂手而立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放在食案上的饭菜已经没有热气,从端进来那刻起陈叔坚一口都没有尝。

    他的心情如同案上的饭菜冰凉冰凉的,三日前,凌晨时他被人叫起来,虽然有些恼怒但当他得知紧急军情之后心乱如麻:西塞山出事了。

    凌晨时西塞山燃起烽火,沿途烽燧一路接力将军情传到下游的江州湓口,虽然具体情况不知道,但得知消息的人都是心中一沉:周军来袭了。

    还能有谁,江北的周军收缩回去引而不发有一段时间了,凭着江中五洲以及江南的燕矶,周军随时可以顺流而下袭击不算太远的西塞山。

    “都秋收了还不消停,你们不用收稻子的么?”陈叔坚喃喃自语着,一旁的随从见状想说些什么,见着他面色铁青便继续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陈叔坚很烦,五月份作为大军主帅领兵西进,然后日子越来越糟糕,峥嵘洲水战大败,周军三顾武昌来去自如,又沿江袭扰拔掉许多陈军烽燧哨堡,在这种打劫式的作战方式下陈国损失不小,却又拿周军没办法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陈国对江北用兵以惨败告终,攻略江北晋州的那路不归陈叔坚管,可是进攻江北蕲州州治齐昌的兵马是他派的,结果依旧是惨败。

    周军盘踞江中的五洲扼守长江水道,又占了江南的燕矶作为据点,陈叔坚派出兵马前去攻打燕矶,结果牙都咬崩了都啃不下来。

    郢州局势一片糜烂,一连串的落败让主帅陈叔坚脸上无光,亏得朝廷调他到江州做刺史摆脱了郢州军务,结果上任没多久周军又来了。

    选的目标竟是水陆军队驻扎的西塞山,陈叔坚觉得是不是自己战绩太差让对方瞧不起,认为自己是鱼腩所以一个劲的欺负。

    凌晨时得了急报他不敢拖延,急匆匆赶到州衙召集众将议事,首先是加强城防免得有敌军袭城或者有人作乱,其次是传令让水寨加强防备,大小战船做好备战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调集援军,为防周军围点打援在半路伏击,陈叔坚和将军们商议后决定等天亮后援军再出发,天亮了光线好一路上小心警戒应该不会遇伏。

    也就是应该不会,按往常来说陈叔坚不会担心,他虽然不是什么名将但也带过兵,照常理来说这样应该可以放心,但是如今不同了。

    周法尚,陈叔坚的仇家,这个善战的周二郎如今就在江北游荡,此人和那个毒蛇般的独脚铜人宇文温勾结在一起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周法尚做过始兴王陈叔陵的佐官,而皇子中排行第二的陈叔陵和排行第四的陈叔坚是死对头,两人明争暗斗之际,陈叔坚把周法尚作为陈叔陵的羽翼剪除了。

    他向父亲告御状说周法尚谋反,于是周大郎周法僧因此入狱最后瘐死,周二郎周法尚带着家人叛逃北朝,周家在南朝的荣华富贵随之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此仇结下不死不休,陈叔坚本不怕周法尚来寻仇,只是自从五月份领军西进,到了郢州地界后危险越来越大,他已经探得清楚,周法尚作为周国的水军总管,指挥周军在鹦鹉洲、峥嵘洲大败官军。

    想想峥嵘洲大战的战况,那时他差点领着后队撞入周法尚大军中,若是不幸被俘那么会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按着他的身份就算被俘也无性命之忧,周法尚不过一个客居北朝的叛将,就算想杀他也不敢杀,但是有了那个宇文温撑腰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始兴王陈叔陵被俘,宇文温说杀就杀了,他被俘虏了也不例外,因为宇文温已经和周法尚勾结在一起,齐昌城下官军惨败就是这二人在作祟。

    搞不好袭击新蔡的周军也是这两个人派出的,而此次周军袭击西塞山也许就是这两个人在搞鬼,目标说不定也包括他陈叔坚。

    陈叔坚想到这里心中不安愈发严重,细细回想三日以来的安排,判定湓口固若金汤才松了口气,不光如此,他想起来西塞山江面拉有三条横江铁索,守将也是谨慎之人应当不会有大碍。

    江北周军迟早会卷土从来,这是众人早已定下的结论,所以应对之策已经制定好:固守,等水军实力恢复之后再反击。

    无论是夏口还是武昌,亦或是江州州治湓口,新的战船正在赶制,新招募的水军士兵正在操练,再过几个月成军就可以争夺长江控制权,周军来去自如的日子也不会再有了。

    无法跨过长江天堑,周军就无法渡江袭扰,郢州各地的庄稼也可以安心播种,驻军那沉重的后勤压力随之减轻,所以对于秋收过后周军的南犯,陈军将领已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其实是提前做好了准备,所以陈叔坚静下心来后觉得西塞山定会安然无恙,有横江铁索在,周军无法直接袭击水军营寨,驻扎西塞山的水军实力不弱,足以击退来袭的周国水军。

    陆寨就更不用担心了,横贯两山之间的营寨固若金汤,周军来袭要么走陆路从西面进攻,亦或是击败水军登陆从东面进攻,反正从那边进攻都不是容易得手的。

    西塞山距离湓口水、陆均有两百里左右,当然阳新会近些,大约是一百二三十里,阳新援军抵达西塞山最迟就是三日,再加上后续赶到的江州援军,陈叔坚觉得西塞山定然无恙。

    还有东面二十多里处防御蕲口的韦源口戍,那里也有上千驻军,陈叔坚觉得再怎么说守上几日都不成问题,只是他心中依旧惶惶不安,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唯一可能就是声东击西,当然周军击的不是西面的武昌,搞不好是东面的湓口,所以陈叔坚这几日坐立不安,就担心仇家周法尚领兵突袭要害他性命,甚至都担心到茶饭不思的地步。

    陈叔坚调整心情,让人进来将饭菜拿下去热热以便进食,他走出书房来到院里透透气,看着红红绿绿的花草心情刚好转,却见屋顶落下几只乌鸦。

    遇见乌鸦可不是什么好兆头,随从见着陈叔坚心情瞬间变差赶紧将乌鸦驱离,那些乌鸦飞离屋顶后却没走,绕着院子在上空不断盘旋,不停的呱呱叫着。

    陈叔陵扭头便走,刚走几步就见数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,说是西塞山那边有紧急军情传回来了,听说人在前院他随即快步向前院走去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了?”陈叔陵问道,见着面前三人那垂头丧气的模样,他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,果不其然接下来来的回答让他如遭雷劈:西塞山失守了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让在场众人目瞪口呆,西塞山驻扎数万水陆兵马,防御森严的水、陆两寨怎么会被周军短时间夺下,许多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周军是何时攻下西塞山的?”有人问道,来人说是当日凌晨周军顺江而下偷袭,拂晓天刚亮就攻克水、陆两寨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!”多人惊叹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有内奸接应么!”陈叔坚咬牙切齿的问道,他在西塞山驻守了一段时间,不觉得周军光凭猛攻就能拿下西塞山,只能是内奸接应才会让对方轻易得手。

    那三名回来报信的人俱是身着戎服,领头一人为增援西塞山的江州援军所派传令兵,另两人则是西塞山驻军的幸存者,见得陈叔坚发问便将实情一一说出。

    那日凌晨,周军顺江而下袭击西塞山,经过黄石矶江面时驻军及时点火示警,西塞山驻军接到警讯后立刻吹号示警,水军士兵很快便驾船出击。

    周军顺风顺水桨帆并用所以速度极快,不知用了什么法子,将西塞山拉着的三条横江铁索瞬间弄断,在陈军战船刚来得及离开水寨时就堵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用车船筑成一堵墙把官军战船堵在水寨中,然后就趁着顺风放火。。”一名士兵心有余悸的说着。

    陈军战船被挤做一堆然后‘火烧连船’,连同岸边水寨都化作火海,周军趁势登陆追杀溃兵向陆寨进攻,又有奇兵从陆寨北端的西塞山壁缒坡而下,内外夹击下陆寨失守而守将自刎殉国。

    “缒坡而下。。”陈叔陵喃喃自语,他身形一晃站立不稳,亏得旁人搀住才没有倒下,西塞山陆寨他知道,北端就是西塞山陡坡,没人可以安全的从山上下来,结果周军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西塞山要地就这么完了,原本还以为驻军能撑到援军到来,结果却被周军轻而易举的攻破营寨,连带着驻泊的大量战船,说是全军覆没都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“周军破寨之后把俘虏都装船了,我等几个好容易趁乱逃了出来。。后来遇见了援军才逃得一命。”士兵说着他们的逃生历险,可陈叔坚已经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西塞山完蛋了,数万大军伤亡惨重,水军战船损失殆尽,幸存的将士无一例外的被带往江北,援军赶到时西塞山空荡荡,除了残垣破壁外就只有侥幸逃生的些许溃兵。

    堆积如山的粮草没了,营寨化作平地,一如被周军三顾的武昌般,除了满地尸体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西塞山西北方向的黄石矶营寨随后也被攻破,同样也是活着的被掳走,营寨被搞毁留下满地尸体和残垣断壁。

    陈叔坚只觉得欲哭无泪,他已转任江州刺史,西塞山并非江州防地所以失守不是他的主责,可是作为陈国宗室见着官军如此惨败,心里已是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传令兵见着陈叔坚失魂落魄的样子想说些什么,纠结了片刻后鼓起勇气说道:“大王。。使君,敌军主将,就是那独脚铜人留了个什么檄文,说是请使君亲启。。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