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七十九章 扩散

    荥阳,周、隋两军攻防战正如火如荼的展开,自从六月两国之间爆发战争以来,荥州州治荥阳首当其冲,去年曾经攻克荥阳的周军卷土重来,领兵的依旧是周国相州总管尉迟惇。

    去年双方交战之际都顶着周军的名号,互相称对方为叛逆,如今杨坚登基称帝建立隋朝,大家再也不用争夺大周正朔这么累了,就连军中服色也不怕分不清。

    身着黄色戎服的隋军坚守着荥阳城,身着黑色戎服的周军将荥阳团团围住奋力攻城,而西侧三十多里外的虎牢关,周、隋两军也是在对峙着。

    荥阳城外,一座座高大的投石车正在发砲,数十斤重的石块被它们抛向荥阳城强,这些投石车和以往的形制不同,它们不需要人力拽动。

    然而荥阳城内也有同样的投石车在发砲,同样也是抛出数十斤重的石块砸向城外,许多周军的投石车被石块砸中随即解体。

    当然荥阳城内隋军的投石车也有被击中解体的情况发生,从交战一开始双方投石车就在相互进行着较量,虽然命中率不算高但效果也不错,周军无法忽视隋军投石车所以只能发砲对攻,所以荥阳那重建的城墙如今还算完好。

    被砸坏的投石车残骸上继续立起新的投石车,对方抛射过来的石块正好作为己方的石弹又抛射回去,双方都是两三百米的射程远在弓箭的威胁范围之外,

    相州总管尉迟惇正在周军营地看着眼前的战况,此次南下作战他原本信心满满,凭的就是手中新制的这种投石车,相府长史崔达拏出使安州时带回来一张图纸,按照这图纸做出来的就是攻城利器,但没人想到隋军竟然也有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宇文亮暗地里泄露给杨坚?”有部将忿忿不平,尉迟相国是抵抗杨坚的中流砥柱,山南的宇文亮实力差远了可却是渔翁得利,趁着邺城和长安死磕才席卷山南各州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相国、蜀国公尉迟迥麾下亲信,数年来是正面同杨坚‘叛军’打硬仗的主力,对于一直表现平庸的杞国公宇文亮不是很看得上。

    “这对宇文行台没什么好处,须知他们也是靠着这东西才拿下襄阳等坚城。”尉迟惇倒没怎么发牢骚,“要是故意让杨坚学得这东西,最难受的就是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军骑兵众多不惧和隋军野战,山南的骑兵怕是有些捉襟见肘,要是硬抗隋军得依托城池,如果城池都守不住那就只能往江南跑了。”有将领笑道。

    又有将领疑惑隋军是如何知道制作这种投石车,不过想想也就释然毕竟山南的周军数次围攻城池,隋军见多了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山南那边是如何想出此等利器,可惜被隋军学了去,这扩散得挺快的,若是两年前我军能有此物,那杨坚早就在长安授首了!”

    “所以只能耗下去,隋军被困在城里物资有限,若论能用的木材可耗不过我军!”尉迟惇下了结论,当然这也是给他自己鼓劲,此次大军南下分兵一部分到虎牢关,就是要堵住洛阳方向的隋军,不让他们出关才能保证攻城不受干扰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木材也不怕,耗到冬天等黄河结了冰,我军骑兵可以不走浮桥直接踏冰过河,就是在荥阳外决战也无妨!”

    南北相争数百年,南朝军队都是趁着春夏河水暴涨之际北进,为的就是方便用舟船输送粮草随军前进,而北朝南下时都选在冬季,为的就是趁着黄河结冰以及河面变窄好过河。

    当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因为各种内乱南朝的国土不断萎缩,先是黄河以南然后退到淮北,再就是淮南而最后缩到长江以南,若不是杨坚篡位导致形势骤变,周军如今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全线突破长江了。

    “耗下去无妨,朝廷耗得起,所以诸位要奋力争先,一鼓作气把虎牢关以东全境收复!”尉迟惇依旧信心满满,此次作战准备充分,过冬的粮草等物质充足,加上是全线进攻他不认为周军会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“总管,尉迟青州那边进展如何了?”有将领问道,尉迟青州指的是青州总管尉迟勤,他是尉迟相国的侄子也是面前这位的堂弟,这两位尉迟总管有尉迟相州、尉迟青州之分。

    “按着前日收到的消息,合州战况那边胶着,于仲文倒是有些手段。。”尉迟惇沉吟着,片刻后恨恨的骂道:“他于家受大周如此恩惠,不思回报反倒助杨坚篡位!”

    于仲文祖父为大周太师于谨,于谨是周太祖宇文泰的左臂右膀,双方又是儿女亲家,于仲文之父于翼十一岁时就娶了周太祖宇文泰之女,于家和宇文家本应该是患难与共,未曾料关键时刻选了杨坚。

    大象二年四月天元皇帝宇文赟龙驭宾天,身为幽州总管的于翼和并州总管李穆一起站在摄政的杨坚这边,结果今年杨坚登基称帝后,这两位便成了隋国的太傅、太师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,先帝看走了眼和杨坚做儿女亲家,结果呢?”有将领不以为然,他口中的先帝自然是英明神武的周武帝宇文邕,至于那个荒淫的天元皇帝想起就让人烦。

    先帝把好端端的江山传下来,你用两年就败光了!

    尉迟惇闻言也是摇摇头,那天元皇帝真是让人无语,宇文家让这种孽子登基也难怪会众叛亲离,尉迟惇堂兄尉迟运为武帝信赖结果得罪了时为太子的宇文赟,待其即位硬是把尉迟运逼得忧惧而死。

    最让人扼腕的是文武双全的齐王宇文宪,宇文赟登基不到一个月就对皇叔起了杀心,随便按了个谋反的罪名把这位宗室顶梁柱灭门,如果宇文宪还在的话杨坚哪里有机会揽权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宗室被人如同杀鸡宰羊般屠戮也是活该!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豫州,州治悬瓠城外,身着黑色戎服的周军骑兵被黄色人潮淹没,这些周军骑兵昼夜兼程赶来悬瓠,意图在内应帮助下夺城,结果却被数倍于己的隋军包围。

    昼夜兼程本已疲惫不堪,又与数倍于己的敌军恶战已是强弩之末,周军骑兵虽然顽强作战试图突围,但是隋军重重包围下滴水不漏,他们如今已陷入绝地。

    马槊折断而佩刀也砍崩口,面对着围上来的隋军长矛手,残存的周军骑兵奋力向对方撞去,然后无一例外的被捅翻在地,骑兵被步兵缠上失去速度本就很危险,更何况外围还有弓箭手。

    骑兵在马上居高临下对步兵有优势,然而被困住的骑兵却成了弓箭手绝好的猎杀目标,虽然有的人身着铁甲被射成刺猬一般还能挺,但是再能挺也抵不过长矛一捅。

    落地的凤凰不如鸡,落马的骑兵谁都能欺,从马上摔下来本就摔得七晕八素,若是侥幸手脚没断站起来,还没回过神就被人照着头一敲。

    虽然有兜鍪护头但依旧被敲得脑袋嗡嗡作响,接下来什么死法都有,周军士兵是精选的悍卒没人投降,所以无一例外的当场阵亡。

    临近战场的悬瓠城门一片狼藉,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阵亡者的遗体,他们有的身穿戎服,有的则是身着平民服装,半掩的城门上血迹斑驳,许多隋军士兵正在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城头上,男女老少数十口人正跪在地上,他们个个被五花大绑,看着城外那厮杀都是噤若寒蝉,每个人身后都有杀气腾腾的士兵按刀而立。

    一名身着明光铠的男子顺着楼梯走上城墙,身后跟着的士兵手中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正跪在墙头的一群人中有名白发苍苍的老者,见着了那个人头后面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“谢公,你生了个好儿子!”豫州总管司马皇甫绩冷冷的说道,他看着面前一干人面露杀意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只见那士兵将手一挥,人头划过一道弧线落地,骨碌碌的滚到那名老者身边,他低头看着人头嘴角抽搐着,一行浊泪滑落面颊。

    有一名中年女子见着那人头即刻昏了过去,她身边的两名幼子惊恐地膝行后退,一名老妪紧紧搂着他俩,三人不住地哆嗦着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无言以对。”白发老者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抽了去,说完话后再未开口,此时此刻大难临头,他再说什么都没用了。

    他谢氏一族是豫州的大户,儿子是豫州的州司马,和周国的蜀国公、相国尉迟迥搭上了线要做内应,其间还协助过邺城那边的使者,助其往返于河北以及山南之间。

    今年周军再度起兵,他儿子按照酝酿已久的计划准备起事,日子就在今天,东面周国的亳州总管司马消难会派精锐骑兵袭城,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打开城门迎接王师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豪赌,赌赢了那么他儿子就是大周新任的豫州总管,可惜的是赌输了,随之而来的是灭门之祸。

    不知是何时走漏的风声,领兵开门的儿子被伏兵截杀如今被砍下头颅扔在面前,城外的周军如期而至却依旧被伏兵拦截全军覆没,他谢家满门俱被一网打尽押在此处,老者已是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“魑魅魍魉之辈,尔等勾结周军之事总管早已知晓!”皇甫绩高声训斥着,谢家是当地大户已暗中投靠周军,若不是有人告密他们还蒙在鼓里,不过皇甫绩决定放长线钓大鱼,结果真就钓来一头大鱼。

    “陛下已知尔等图谋,圣旨昨日便已送达。”皇甫绩决定再给对方一个惊喜,连远在长安的皇帝都知道谢家要做什么,可见这帮人的密谋是如何的破漏百出。

    此言一处,谢家上下许多人如同溺水之人捞着了救命稻草,他们急切的看着皇甫绩想要得到个不杀的好消息,而那老者则是惨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谢家男丁成年者枭首示众,未成年者连同女眷打入贱籍没为奴仆!”

    “立刻行刑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如狼似虎的士兵便将男丁按住,另外有人拔刀上前对准脖子奋力挥下,城头上瞬间人头滚滚落地,凄厉的哭喊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女眷和幼童被带走,忽有一人背着包裹气喘吁吁的跑上城头,先是想扯住谢家一名女眷,见着士兵拔刀横在他面前赶紧跑到皇甫绩面前行礼:“司马,这这。。”

    “放了那女的。”皇甫绩一挥手,见着男子谄笑着他说了句“好自为之”便转身离去,男子转身跑去扯住那名女眷的手,在其他谢家女眷如刀的目光中畏畏缩缩的走下城楼。

    “卖主之仆!”一名将领呸了一声骂道,皇甫绩看向那俩人的背影也是面露鄙夷,此人是谢家奴仆和郎主小妾私通,后无意间听得机密得知谢家和周国勾结,那人便到官府密告。

    这种卖主之仆当然是人品恶劣,但皇甫绩不是读书读傻的人,对于这种上门告密的小人不会拒之门外,既然出首了当然得重赏,其中就包括那个小妾。

    和郎主小妾私通本就是龌龊之举,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出卖郎主满门道德败坏,将心比心,在场的隋军将领可不希望家里出现这种仆人。

    “治家如同治军,治下不严就是如此下场!”皇甫绩告诫着身边将领,人人家里都有不少奴仆,要是让这种小人在家中,小妾生下来的不是自己的种倒是其次,被其背后捅刀那可是哭都没地方哭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若是司马消难亲自领兵过来,那就赚大了。”有将领感叹道,也是调整话题免得大家郁闷,出卖谢家的小人为他们立了大功,可卖主之仆到哪里都不受人待见。

    “无妨,司马消难此次崩掉了牙想必也会老实许多。”皇甫绩看向东面轻松的说道,周军此次全线进攻隋国虎牢关以东州郡,豫州总管府首当其冲,不但东面有周国的亳州总管司马消难,西面还有山南行台宇文亮的大军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就该轮到宇文亮了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