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七十八章 耳目

    清晨,宇文温实现了对夫人尉迟炽繁的承诺:早上和你一起醒来。虽然两人一夜缠绵,但是到了早上却不约而同睡醒,宇文温是因为军旅生活养成了习惯,尉迟炽繁则是惦记着儿子。

    两人在五味斋过了一夜,新环境自然有好‘兴致’,但是该忙的事情还是得忙,刚吃完早餐就有事情上门得宇文温处理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们?”宇文温有些诧异,护卫头领张\定发点点头,他说昨晚要到五味斋欲行不轨的人身份出乎意料,不是意料之中的‘邺枭’。

    宇文温昨日到五味斋谈事情顺便过夜,一来是为了公事二来是为了私事,不光是为了夫人加深感情,引蛇出洞也是一个目的。

    蛇是来了也捉住了,但却不是他便宜岳父杨坚那边的人,按照张\定发连夜拷问的结果,那两名刺客是江南过来的,目的也很直接:杀死宇文温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宇文温让江南的陈国郢州地界‘生灵涂炭’,连续吃瘪的陈国没了水军又不能把他怎么样,年轻气盛的陈军将领忍不下这口气,花钱雇人到西阳刺杀‘此獠’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‘邺枭’的事继续盯着。”宇文温意兴阑珊,他的仇家越来越多,想来日后要下手的刺客也会越来越多,不过最让他在意的是杨坚那边的‘邺枭’。

    张\定发点点头,昨夜他布下一张大网结果没捉到正主,不过除掉一个大患也不错,也正是有了昨晚的战绩,才证明了他那疑神疑鬼的保卫措施确实有必要。

    作为前马匪大当家,张\定发经历过许多事情,所以常人看上去一片平静的生活里,在他看来一样是危机四伏,有时候不是某些人不想动手,只是你还没有让他们动手的资格。

    不过昨晚刺客用的一个小机关让宇文温颇为感兴趣,对方不知用什么手法达到了闪光弹的效果,那玩意已经没有了无法研究,但是宇文温猜测也许就是原始火\药加些‘料’。

    类似于历史上那些神乎其神的毒药,宇文温判断就是后世化学实验室里常见的‘剧毒’试剂,不说别的,光是‘三酸两碱’口服一样效果惊人。

    古代的炼金术、炼丹术无意间弄出的各种试剂、化合物,应该就是名目繁多的神药、毒药雏形,只是没有系统的学说,靠着师徒代代相传难免断代,所以宇文温也不打算研究这种‘闪光弹’。

    但是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张\定发的老到之处,刺客的‘闪光弹’晃花了护卫们的眼睛,也亏得张\定发见多识广,用眼罩解决了眼睛被晃花的问题。

    后世的大航海时代,海盗船长的经典形象就是独眼龙,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瞎了一只眼,有说法是戴眼罩可以保证两种环境下的视力。

    敌我双方激战时,在明亮的甲板上切换到昏暗的船舱中,人的眼睛因为要适应明暗环境转换故而有短暂盲视,冲到昏暗的船舱时将眼罩掀起,那一只被遮住的眼睛可以马上适应昏暗的环境。

    短兵相接瞬间的迟疑就会丢掉性命,无论是海盗船长也好,马匪大当家也好,为了能在刀头舔血的生涯里活下去,各种奇思妙想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“备车吧,打道回府。”宇文温吩咐下人去准备马车,至于没有出洞的蛇他让张\定发继续‘跟进’。

    他那便宜岳父杨坚派过几拨人来西阳,前几批已经被清除,后来的应该是高手中的高手,有迹象表明他们就潜伏在西阳城里,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原想着要引蛇出洞一网打尽,未曾料捉到的不是眼镜蛇而是竹叶青,昨晚动静不小看来会打草惊蛇,那些潜伏着的‘邺枭’怕是会更加慎重。

    亦或是等待某种时机成熟后再发难,宇文温估计应该是等隋军攻入山南各州,到了兵临城下时这帮人再在暗地里策应,首要目标是要干掉他,同时要保得杨丽华的安全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宇文温完全不在乎,杨丽华已经是他的女人所以谁也别想弄走,不过有意思的是他发现一个情况:便宜岳父和便宜岳母似乎是在相互隐瞒‘真相’。

    这两位各自都知道杨丽华在他身边但都是分头行事,想来都是相互担心对方知道真相后“眼泪掉下来”,要是因此出兵猛攻山南,把他逼急了会狗急跳墙带着家眷南逃。

    宇文温不想变成寓公流落江南,况且陈国的陈官家也不是什么善茬,历史上这一位在隋军兵临城下之际,还有心思诏大将的娇妻入宫‘留宿’,当真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主。

    自己的妻妾三人都是国色天香,只要他寄人篱下那就是一个都保不住,无论古今中外的男人都差不多,对权力和美色的追求都是孜孜不倦的,所以他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西阳郡公府邸,书房内宇文温正在听汇报,刚才一回府尉迟炽繁就抛下他去找儿子,悻悻然的宇文温也没惆怅多久便有了事做。

    “郎主,这是上月物价波动清单。”管家李三九将一卷纸交到宇文温手上,他除了‘管家’外还负责其他工作,首先是监督府内外院所有人的言行,其次是管理西阳郡公府的耳目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异常么?”宇文温问道,李三九摇摇头说没有,关于五味斋的谣言渐渐没什么人关注了,至少谣传五味斋拿婴儿下锅做菜的谣言没人信。

    不过造谣宇文温喜食人肉,又极度好色、强抢民女入府行淫之类的谣传依旧猖獗,按照分析这都是江南陈军细作故意散布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捉了多少个细作了?”宇文温无奈的揉揉太阳穴,说他好色也就罢了,只是用“强抢民女入府行淫”这种谣言模板也太偷懒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这强抢民女就是污蔑,家中妻妾个个貌若天仙,哪里还用得着强抢民女。

    “累计十八人,这月已经捉三人。”李三九答道,对于这种抹黑自家郎主名声的细作他可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“人手还够吗?实在不行再增加几个,不过都得教他们识字,不然光是靠你来写总结太累了。”宇文温对情报方面还是很舍得投入的,这东西就和人的耳目般重要。

    李三九说按目前状况还行,但是打听的范围增加那就得加人手,安陆那边留守人员也肩负着‘市场调查’的任务,成绩如今还不明显,但是王掌柜和安陆那边的商人谈买卖砍价就方便许多。

    听完了汇总,宇文温又交代了李三九一些事,待其告退之后他看着书案上的一卷卷纸发呆,心中在想着日后建立情报机构的问题。

    搜集情报是任何一个集团或势力必须要具备的能力,兵法有云: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所以情报工作必不可少,对外对内两手都要硬。

    首先要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,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军队缺额的问题,例如账面上一万人的军队可实际上只有三千人,然后能打的只有一千,若是主帅不察让这只军队执行需要一万兵力的任务,那么崩盘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其次,己方内部各种瞒上欺下也需要提防,例如州衙下令想每亩田加租三升,先放出风声结果百姓们有怨言,但胥吏们都汇报说百姓们没意见,结果真实行起来激起民变还是他这个刺史背黑锅。

    无论多难都要把情报机构的架子搭起来,宇文温之所以组织几个人去探听各种消息就是基于这样的考虑,经过锻炼先有了骨干,再慢慢带着新人增加工作量,局面会渐渐打开的。

    市场调查部,这是宇文温定下的名字,顾名思义就是调查市场,本意当然是为了掌握各地物价,方便做买卖时低买高卖,亦或是掌握各地需求方便调货赚差价。

    四处打听自然会听到各种风言风语、小道消息,所以顺便从这些消息里分拣出有用的东西也很重要,正所谓“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”,种种蛛丝马迹综合起来,各种言行都可以找到原因。

    所以市场调查部的任务慢慢扩大,西阳城里所有流言蜚语等能听到的都要记下来汇总,宇文温要从这些信息里尽量发现对自己不利的动向。

    州衙里大大小小吏员的牢骚,各家店面掌柜、伙计的怨言,州兵及家属们的怪话,各家大户家仆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主人动向,这些信息繁琐纷杂似乎没什么用,但用心的人可以从中分析出不一样的信息来。

    言者无意听者有心,许多事情就是无意间的言谈中泄露出去,典型的就是军属泄密:若是某日到市场买菜的婆娘抱怨当兵的丈夫要离家,那军队的动态就能猜的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细节决定成败,但是细节也很繁琐,负责人自然是‘伪麻衣神相’郑通最合适,但是宇文温需要这个人精去镇住那帮狡诈的胥吏,拿来做市场调查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负责这种事的人心思要活络,但心思活络的人未必是他能把握得住的,所以起码的忠诚度要有。

    李三九当年在宫里当小宦官经常被欺负,为求自保只能不停察言观色,不停的注意细节免得被人找茬,加上沉得住气能静下心,所以他适合负责这种工作。

    例如这几个月在西阳城里抓陈军细作,李三九及手下表现就不错,从各种流言中顺藤摸瓜找到根源,再让张\定发制定计划去抓捕,反正陈军细作多多益善,正好给他的人练手刷经验值。

    另一个就是监视陈军俘虏,这工作一直都在做,数月来陈军俘虏里的告密者已经揭发数次阴谋,有几次大规模的暴动被扼杀在串联阶段,被宇文温‘人间蒸发’的主谋者累计超过百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在观察看守俘虏时表现出色的人,为以后情报机构的发展打基础,那机构的名字他都想好了,非常高端大气上档次:

    全俄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。。不,全巴州肃清反朝廷及怠工非常委员会,简称开光办。

    所有要对付他或者怠工的人都必须‘开光’,不老实的就由开光办负责送上西天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