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七十六章 利益

    五味斋后侧一处小院内,房间里宇文温端坐上首,下边在座的都是西阳城里昔日的小地头蛇,在大地头蛇田元升、鲁氏一族等被铲除后,站在刺史这一边的他们获得了‘新生’。

    为首的李方参与到宇文温的圈子里做买卖,他们这些跟班的日子也比以前好过了许多,旧的秩序被打破而新的秩序很快建立起来,只要是听话的就不愁肉吃。

    “秋收一过,很快就有许多事情要做。”宇文温大声说着,见着众人都看着自己,继续说道:“今日上午在州衙的会上都说过了,诸位不要有疑虑。”

    “使君,我等自会竭尽全力,为巴州尽所有力量。”一名身材较胖的男子说道,其余众人都是点点头,上首的这位在巴州可是呼风唤雨,没有人敢阳奉阴违。

    因为前一批这么做的人已经被斩首示众了,当然宇文温也不是嗜杀之人,既然有人识时务愿意合作,那么他不介意一起发财。

    “三台河北岸河堤要修葺,所以需要大量石块,开荒需要耕牛、种子、农具,这些都是多多益善。”宇文温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今年秋收算是保住了收成,百姓们借的贷也能还给各位掌柜,到明年开春,借贷种田的人会更多,本官不希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使君请放心,我等定会盯着下边,绝不会有高利贷之事发生!”众人都是把胸膛拍得啪啪响,宇文温的手段大家都见识过,大家一家老小都在巴州都在江北,没有谁敢起什么坏心思。

    “该说的任长史和许别驾都说过了,本官只是再次提醒大家,不要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断了自己的财路。”宇文温再次敲打着在座各位。

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,若不是因为父亲的地位,若不是当了巴州刺史,若不是手中有兵,想来在座的人也不会把他当回事,作为一个风雨飘摇中的末路宗室,唯一靠得住的就是手中强兵。

    养兵就要粮食,兵越多需要的粮食就越多,要增产增收就得扩大农田面积,在巴州这个湖泊众多又濒临长江的地方要种田就得修水利。

    有水是好事因为可以灌溉农田种水稻,但是水多了也是坏事因为水患也会让人颗粒无收,宇文温已经下了决心要治理经常发大水的三台河,所以需要集中所有力量。

    修河堤最省事的是纯夯土堤坝,然而这种土坝用了几年就会各种‘侧漏’,即将开工的三台河北岸河堤不能是豆腐渣工程,这样一来需要大量的石料,而其他各处例如燕矶和五洲戍的扩建都需要大量的石头。

    宇文温把采石的工作外包给了在座的几位,巴水上游山区不愁石头,满载着石头的木船顺流而下,要么进入三台河直接运到筑堤工地,要么出了巴口直接到江南燕矶或者下游的五洲戍。

    运输便利货到付款绝不拖欠,无非就是采石碎石需要的人手多些,宇文温给的这条财路听起来不怎么样,但利润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   当然光是这个还不够,宇文温决定‘让利’,让站在他这边的本地大户尝到甜头,也就是一起发财的意思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是布料生意,宇文温的虎林军上下五千人是个无底洞,操练强度很大导致士兵们的戎服经常破损,虽然不可能一破就扔都是补补又继续穿,但是耗不过每日的摸爬滚打,所以宇文温把虎林军连同州兵的戎服外包,当然是承包给在座之中的一些人。

    当然用料要实在,戎服的质量不能差,验货时不合格的一律拒收,要是谁敢唬弄不会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还有各类副食品的供应,五千个厮杀汉没日没夜的操练,消耗的肉类不是小数目,虽然宇文温已经开办了养猪场但远水解不了近渴,所以他也让在座的有能力之人做供应商。

    无论是鸡、鸭、鱼、鹅、猪、羊肉什么都行,只要是新鲜没问题的肉有多少收多少,当然这个时代的保鲜能力很差,所以收货基本都是以**为主,至于各种蛋类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军队的需求巨大,已经有人计划开办养鸡场或养鱼等之类养殖场,对于这种‘创业’宇文温也是大力支持,为了让大家对做军队的供应商有信心,他派人经过认真核查后也定下契约。

    和各家定好契约预支三年的货款,当然供应方按时按量提供各类家禽家畜也是必须的,考虑到这年头鸡瘟猪瘟什么的也确实让人头痛,对于交货的时间有一定灵活性允许暂缓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都有个度,谁要是敢携款潜逃或者来个空手套白狼之类把戏,宇文温会亲自带兵教做人。

    当然要是各家有门路贩来粮食那是求之不得,至于盐这种必需品也是多多益善,若是能贩来铁料甚至战马等重要‘战略物资’,宇文温不光全收还要送锦旗。

    不过巴州没什么豪商,各位在座的也就是一般的本地‘小土豪’,对于盐、铁、战马这些东西到底能不能弄来宇文温也不敢抱太大希望。

    但是他要给对方希望,让对方知道‘只要宇文使君好那么大家都好’,切实的感受到只要跟着他走就有肉吃,只有用利益才能让双方的合作稳固。

    宇文温的精力主要放在用兵练兵上,旁枝末节的东西就让巴州本地人也‘利益均沾’,要让他们觉得宇文温养兵对自己有好处,再到了都盼着虎林军打胜仗的地步,那他在巴州的根基才算是牢固。

    也就是所谓的利益集团,虽然巴州是个小地方,豪强的成色也不怎么样,但是正好让宇文温练手如何进行‘利益捆绑’,这个年代要杀光豪强、门阀、世家不现实,所以要用另一种办法来壮大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一番揉搓之后宇文温预祝在座的各位‘供应商’财源广进,待得他们都告退之才长吁一口气,站起来揉揉已经坐麻的双腿活动四肢。

    他还是不习惯‘坐’,奈何不坐也得坐,就如同他不喜欢豪强也得打交道,杀一批拉拢一批然后打一棒给个甜枣,这种手段必须尽快熟练。

    作为次子,宇文温的处境有些微妙,山南各州摊子很大所以占用了父亲很多人力资源去控制,剩下的还得优先倾斜给长子宇文明,所以不想只做富家郎君的宇文温还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他必须发展自己的‘朋友圈’,自己打造一个有力的班底,首先不要扯父兄的后退,然后打虎上阵亲兄弟一起帮着父亲抗住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不说邺城里那个小皇帝宇文乾铿,大周的宗室已经快被杀光了,成年的就是他父子三人,连带着三个未成年其中两个还是婴儿,灭族的危险可是从来没有远离。

    姓宇文的当然还有,宇文述、宇文化及父子就是其中之二,但那不是杨坚的目标,自从东晋末年刘裕受禅让后杀害晋恭帝司马德文,清洗前朝皇族、宗室已成铁律。

    三国归晋,曹魏末帝曹奂被立为陈留王,陈留王国一直延续到南朝齐;蜀汉后主刘禅,做了八年安乐公才去世;孙吴末帝孙皓,做了四年归命候才去世。

    而东晋末帝司马德文禅让不到三个月就被闷死,从那以后前朝皇族和宗室不再受新朝优待,南朝宋灭亡后刘氏亦被屠光,周灭齐之后高氏皇族也没逃过厄运,当然不具威胁性的宗室倒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‘所以宇文宗室被杨坚屠光也是报应么?’宇文温有时会这么想,杨坚屠光了宇文周宗室,后来江山易色,杨隋宗室也被杀得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残酷的权力斗争就是如此,谁对谁错已经说不清楚了,所以宇文温不想做失败者。

    门外响起敲门声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,说了声“进来”之后房门打开,进来的是王越和李方,见着这两位满面红光的样子,宇文温笑着问是不是谈妥了。

    王越点头称是,之前积压的琉璃镜等货物已经‘两清’,李方负责的香皂也顺利销售出去,几位江南来的掌柜当机立断下了订单,香皂有多少要多少。

    至于那三件琉璃制品自然也是大受欢迎,尤其那扇‘百鸟朝凰琉璃屏风’,对方想不买都不行。

    如今的陈国新官家陈叔宝,其皇后沈婺华早已失宠,陈叔宝最宠爱的则是贵妃张丽华,那扇‘百鸟朝凰琉璃屏风’是专门为这位张贵妃定制的。

    当然宇文温不是对这位有什么想法,他是设身处地为江南的各路大员着想,历史上陈叔宝对张丽华宠爱有加,后来甚至让张丽华帮忙处理朝政,能讨好这位陈官家面前的宠妃那可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送金银珠宝钱财之类太寻常,毕竟你送别人也送,一味的堆数量没意思,要让张贵妃高兴得别出心裁,百鸟朝凰的寓意那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所以不由得那几位江南掌柜不买,这几位后面的东家算是抱团,如果他们不买自然有别人买,将宝贝献给张贵妃那才是头等大事。

    “使君,那琉璃屏风可是卖了天价啊。。”李方说道这里话音里带着颤抖,他旁观了王越和吴掌柜等人讨价还价的过程。

    看着一个漫天要价一个坐地还钱,激烈的砍价之中掺杂着‘欲擒故纵’‘欲迎还拒’等等技巧,李方觉得自己果然是巴州的一只井底蛙。

    “琉璃屏风的成本也不小,耗了数月时间方才做出来。”宇文温笑了笑,“不要紧,工匠的技艺越来越熟练,要花费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这面屏风可真是宝贝!”李方赞不绝口,第一次见到琉璃屏风时他就惊呆了,上面的百鸟栩栩如生,尤其凤凰更是气势十足,也不怪吴掌柜等人拼尽全力都要买下。

    宇文温点点头,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叹道:当然是宝贝了!我家丽华可是《百鸟朝凰》的项目总监,为了完成制作耗费了许多心血,这可是正宗凤凰加持过的琉璃屏风,江南的那个丽华可是赚大了。

    “一切照旧,陈统军那边所需你明日立刻办理。”

    王越点点头,宇文温为了养兵耗费颇大,做买卖赚来的钱到手后存不了多久,其中一大部分就得转到军营库房里,五千人的开销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说了片刻后王越和李方告退,宇文温走到院子里看着夜空出了神,片刻后摇摇头转身离去,行走间喃喃自语道:“钱还不够,还不够啊。。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