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七十五章 琉璃

    西阳城东一隅,五味斋内人声喧闹,推杯换盏之声此起彼伏,这座今年新开张的酒肆生意终于开始红火,以其独特的菜式和别具一格的风味吸引着饕餮们。

    五味斋的外表和一般酒肆没太大差别,对于‘有见识’的人物来说,即便是在安陆等大州州治也是普普通通,但在巴州州治西阳那就是‘高档’场所。

    西阳城虽然濒临长江,往来大江东西的商旅都从门前过,但是他们一般都不会在西阳上岸,一来是巴州物产没什么特别之处,二来是西阳没有什么值得他们逗留的。

    所以西阳城内酒肆规模不大,毕竟没有多少外地客商来消费,光是城里和周边所谓大户的需求根本支撑不了太多的酒肆,不过自从五味斋开业后局面开始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他的菜式是别处从来没有见过的,不是说用料多么名贵多么罕见,纯粹是用寻常可见的食材做出不一样的味道,当然要吃上一席价格不菲,但是渐渐的让巴州本地有钱人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凡是开酒肆的都得各条门路打点好,不过没有谁敢到五味斋造次,首先西阳城里的牛鬼蛇神被整得服服帖帖,其次这是刺史宇文温名下产业。

    别处小酒肆里乌烟瘴气的情形绝不会有,若是有谁喝过头也都是到了酒肆外才敢发作,有了个正常的用餐环境,到五味斋里的客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最近开始火热起来的‘东坡肉’‘酱肘子’等菜式,就是从五味斋开始传出去的,还有各色糕点之类风味不错,若是付不起在五味斋吃席的费用也没关系,所有菜式、糕点都接受单点‘打包’。

    所以稍微有些钱的人家也时不时尝尝鲜,碰着什么好事也到五味斋订几样菜,尤其是各色糕点之类最受欢迎,连带着一些小食也经常有人下订。

    按说五味斋有如此多独门菜式定会紧紧捂住,免得让人把做菜诀窍给学了去不好赚钱,可是五味斋对其菜式糕点的制作方法竟然不保密。

    除了个别招牌菜外谁都可以来学,据说是包教包会当然学费不能少,许多大户人家花钱派自己的厨子到五味斋学艺,甚至还有小酒肆的厨子也来学本事,所以其菜式和各类糕点的做法也渐渐扩散出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五味斋的食客依旧不少,别人学着做出来的菜式总是差了那么一点,不是五味斋不教诀窍而是做菜需要的东西太多,许多人都不一定凑得齐。

    首先是‘炒’,这年头那里有人知道‘炒’菜是什么玩意,所以得买铁锅而不是砂锅来‘炒’菜,其次是佐料,像什么豆酱油、豆豉之类不一定买得到,没这些东西做出来的菜味道总是差一些。

    五味斋也出售这些佐料但是量不多,酿制方法交了钱也会倾囊相授,但是除了开酒肆的哪里有人愿意如此折腾,所以许多人家最多是学上几个简单些菜式或糕点的做法,要是请客什么的还是直接到五味斋。

    宇文使君名下有做买卖的瑞兴店,据说来做买卖的都是大商人所以生意兴隆,许多人觉得既然如此何必又开个酒肆赚辛苦钱,不过‘有识之士’也点出其中蹊跷:西阳城原有酒肆格调太低,宇文使君手下王掌柜需要个好地方宴请贵客。

    如今王越王掌柜确实是在五味斋一间厢房里宴客,在座的是今日刚刚抵达西阳的吴忻一行人,王越的合伙人李方也在场。

    王越作为宇文温手下掌柜主管其名下一切买卖,李方则是站队正确的本地大户,作为奖励被宇文温接纳‘有钱一起赚’,此次他两个一起和江南来的几个掌柜谈买卖。

    因为周、陈两国交战的缘故,早就该进行的买卖推到了现在,王越手上有一大批货积累,而江南吴掌柜等人也等着带回琉璃镜以及其他货物赚钱。

    推迟数月的货以及货款都交接完毕,清了‘旧账’后双方如释重负,正好是吃饭时间便分主客就座用膳,当然五味斋的菜式也让大家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一轮饭前小食过后主菜上桌,首先是西阳名产‘东坡肉’和‘酱肘子’,这两个年初才冒出来的菜式颇受在座诸位喜欢,当然五味斋的东坡肉和酱肘子比别家酒肆要美味得多。

    然后是别具一格的汤心鱼丸,闻所未闻的西阳烤鸭,清淡的鲜菇豆腐汤,奇怪的香煎藕盒,不知道怎么做出来的干焖鸡,香气扑鼻的蛋‘炒’饭,耸人听闻的狮子头以及酒香扑鼻的佳酿。

    那酒很给力,迎来送往千杯不醉的吴忻等人本不当回事,结果一杯下肚后暗道不妙:后劲很足啊!

    “西阳不比建康,这都是寻常菜式,诸位见笑了。”王越笑着说道,随即和一旁的李方起身‘劝酒’,五味斋的菜胜在别具一格,若是说到山珍海味什么的还是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这酒可不一样,也不知道是如何弄出来的比其他酒烈很多,王越大约知道是五味斋从别处买了酒来‘浓缩’,但怎么个浓缩法却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酒走三轮在场众人都是满面红光,不要说王越、吴忻这些做大买卖的掌柜,就连本地大户李方也自诩酒量不错,结果几杯酒下肚还就真有些上头了。

    吴忻几人接连摆手说不胜酒力,一会还有正事要办他们可不想出丑,做买卖奔波了许多年也曾吃过山珍海味,也曾四处风餐露宿,也有过在乡下某处喝到绝世好酒的经历,但都没有今日如此尽兴。

    论用料自然是比不上建康有名的酒肆,甚至连江陵的酒肆都未必比得过,但是菜式和风味却是别具一格,尤其是那什么‘炒’菜,他们是从来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王越见着气氛差不多,和李方交换了一下眼神后坐直身子,拍了拍手唤侍女进来,各人面前的食案被撤下然后换上案桌,片刻后有数名侍女端着盘子依次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们将盘中盛着的小木盒轻轻放到各位掌柜面前,转身离去之际卷起一阵香风,吴忻轻轻一嗅沉吟片刻后问道:“桂花的香味?”

    “正是,吴掌柜好嗅觉。”李方开口说道,现在是他的‘主持时间’所以便继续说道:“请诸位打开木盒。”

    吴忻等人轻轻打开木盒,只见其中绢布上躺着一枚鸡子大小之物,颜色橙黄散发着一股桂花香味,这时李方继续说明这是用于沐浴之物,名为香皂。

    “香皂?”吴忻看着这东西喃喃自语,他将那香皂拿起却觉得十分滑手,低头嗅去只觉桂花香味更浓,仔细端详了片刻他开口问道:“皂者,皂角也,皂角可去垢,此物想必也可用于洗手吧?”

    “女子的手自然是要呵护。”李方点到即止,在场的掌柜闻言都默默点头,做买卖的人大多是人精,李方这么一说就直接点明了‘香皂’面向的对象。

    李方拍拍手,侍女们分别端来一个铜盆和一小碟油膏放到诸位掌柜面前,他们按着李方的说明先是弄得满手油,然后在水里搓着香皂洗手。

    油污很快便洗去而双手残留着桂花香味,吴忻对这香皂的功用有了最直接的认识,他看看铜盆里浑浊的水又看看香皂,心中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香皂用起来似乎消耗得蛮快,这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这是卖给女子或是讲格调男子的玩意,沐浴时使用不但可以除垢,还能让人沐浴后身上带着香气,香皂之名确实是名副其实,更重要的是不耐用,那么就得不停的买。

    所以需求量不会少,虽然比不上珠宝首饰利润大,但是女子们肯定喜欢用,单价想必也不会高到哪里去,能买得起的人也不会少。

    若是单纯的除垢之物倒没什么,毕竟用皂角、胰子都有相同效果,最主要是还带着香味,这样一来可就不一样了,建康的贵人们就喜欢这种调调。

    “想来还会有其它香味的香皂吧?”吴忻问道,其他几个掌柜也是望向李方,见得对方点头后俱是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物以稀为贵,香皂别处大约是没有,虽然不知道单价如何但想来贵不到哪里去,销路倒是可以预见不愁卖,所以薄利多销下来那也是赚钱的营生。

    “这香皂便让诸位掌柜试用,如果有意待明日再与李某相商。”李方大声说道,见着诸位掌柜的表情他已经知道事情算是定下了,这可是宇文使君交给他的财路,这下子又要财源广进了。

    单价不会太高但成本低,不光江南就是己方地界的需求量都不会小,这样一来的进账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

    “诸位,请看下一件东西。”王越开口说道,见着众人都拭目以待便拍拍手,片刻后一名侍女小心翼翼的推着小车进来。

    车上放着个长条木盒,那侍女将木盒打开小心翼翼的捧出个东西,吴忻看去随即愣住:那是个摆在架上的象牙。

    不对,不是象牙,那疑似象牙的东西色彩斑斓,至少有蓝、绿、黄三色混在一起十分好看,材质应该是琉璃所以在灯光下晶莹剔透却又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侍女推着车在众人面前走了一圈,为的是让诸位掌柜看清楚,这琉璃象牙长约三尺,不光外表光洁无暇,里面还嵌有数朵花。

    应该是用金箔制成的金花,做工精致栩栩如生,为本就让人眼前一亮的琉璃象牙平添一份光彩,若用锦上添花倒是恰如其分。

    象牙是名贵之物但建康的权贵已经不稀罕,除非洁白无瑕的极品象牙才会引起他们的兴趣,面前这琉璃象牙别具一格倒是不愁销路,而且售价也低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‘想来制作一根出来也花费不少心思吧,若是随随便便就能作那么就卖不出好价格了。’吴忻如是想,随后王越的话也让他安心:这个琉璃象牙制作不易,诸位掌柜无须担心。

    然后侍女推进来的是另一件更加制作不易的东西:琉璃珊瑚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三尺高但是栩栩如生,一眼看去和真的珊瑚没有分别,吴忻等人起身上前仔细端详看得入神。

    绿色、蓝色、黄色,似乎还有其他颜色,将一座琉璃珊瑚渲染出让人迷离的五颜六色,珊瑚也是建康各位贵人家中寻常见的东西,可如此漂亮的琉璃珊瑚却是别处没有的!

    吴忻可以肯定确实没有,正所谓“富贵不归故乡,如衣锦夜行,谁知之者”,贵人家有了好东西都要拐弯末将的让别人知道,虽然不是斗富但争一口气的念头肯定有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听说谁府上有琉璃珊瑚这种东西,所以面前这个琉璃价再高都不愁卖,光是待价而沽就能把价钱炒上去,贵人们可不会吝啬这点小钱。

    吴忻觉得这琉璃珊瑚若是再大些,或者再高些那么更具震撼力,不过转念一想觉得还是现在的尺寸好。

    再大再高那如何运输就成了大问题,一旦磕到碰到哪里断了小块那就是瑕疵,如今运货回江南走的是水路,虽然没有陆路那么颠簸但摇晃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如今的尺寸刚刚好,方便包装方便运输,吴忻对王越对琉璃珊瑚尺寸的取舍颇为佩服,既保证能卖上大价钱又便于客户转运。

    珊瑚小了摆出来无法吸引人注意,大了又不好运输,这么复杂的琉璃珊瑚天知道是如何做出来的,本就少见外加物以稀为贵,这东西卖出去的价格不会低。

    “诸位,接下来是重头戏。”王越说完和李方站起身,见着众人目光集中到他们身上便向两边走开,接着原先座位后的布幔徐徐拉开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这是?”吴忻等人看着呈现在他们面前的东西目瞪口呆,个个都是目不转睛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此为百鸟朝凰琉璃屏风。”王越微微一笑,“拆装方便也不怕路上损坏,虽然贵了些,但是。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接着说道:“想必大陈的张贵妃会非常喜欢吧?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