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七十三章 秋风起

    秋风起,旷野里一顶顶毡帐此起彼伏,袅袅炊烟在毡帐之间的火堆上升起,外围时不时有游骑在游荡,这是进攻隋国的突厥大军宿营地。

    十余骑由东边向着营地疾驰而来,在外围的游骑上前将其拦下,片刻之后游骑散开那十余骑便直接进入营地。

    大帐内,一名身着华贵的男子正在吃着烤羊腿,帐外一人进来禀报说捉到隋军细作,那男子问捉到几人,待得知只有一人并且声称要见他后,将羊腿一扔冷笑道:“好大胆,倒要看看是怎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帐外响起脚步声,男子喝着酪浆等待那个胆大的细作被带进来,自从南下之后有无数不要命的隋军细作来刺探军情,但是敢单独前来的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一人被五花大绑带了进来,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,原本正要发话嘲讽却愣住了,然后猛地窜起来冲到对方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胆!放肆!赶快松绑!”他高声喊着,左右见状不由得面面相觑,男子见着一帮人愣头愣脑便拔出随身小刀,三下五除二将隋军细作身上绳索割断。

    “季晟兄,我这帮兔崽子都是瞎子,你莫要放在心上。”男子热情的将对方拉到上座,“要来怎么不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两国交战,何必为难叶护呢?”长孙晟笑道,一改先前被俘的落魄样子,大大咧咧的和男子一起坐了下来,季晟是他的字。

    当面之人是突厥贵族,为汗国叶护,是如今沙钵略可汗的弟弟处罗侯,也就是阿史那处罗侯,亦是长孙晟在突厥的好友。

    “哪里话,别人是一回事,你,是另一回事!”处罗侯笑道,面前这位可是让人敬佩的好汉,一箭射死两只大雕的英雄。

    草原上的射雕者是百里挑一,而能够一箭双雕的几乎就没有过,但是他面前的好男儿就做到了,虽然是周国人但也让突厥贵族们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不对,如今是隋国人了,但处罗侯不在乎,若是可汗攻破长安在中原站稳脚跟,他觉得长孙晟一定是高官厚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一个人来了?”处罗侯问道,他听说长孙晟被隋主重用,便奇怪对方怎么会冒冒失失一个人跑来这里,再说以对方的武艺怕是只要想撤就没人拦得住。

    “随从来多少都没用,我是要见可汗,还请叶护帮个忙。”长孙晟直接表明来意,“两国交战只会两败俱伤,陛下让我面见可汗。。”

    “季晟兄,莫非是得罪什么人了?”处罗侯闻言愣住了,“这种时候来找可汗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汗国大军南下,不是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能打发走的,长孙晟独自前来要说服可汗退兵,处罗侯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被小人陷害,逼他见突厥的大可汗然后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也别说了,留在这里,隋主瞎眼了让你来送死,我可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倒霉!”

    “可汗是个明理的人,他也不会害我性命,叶护不要担心。”长孙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可敦贺就不一样了!”处罗侯喊出声来,“她一心撺掇着要可汗攻入长安,为她的父亲兄弟报仇!”

    他见着长孙晟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急得一把抓住对方说道:“好兄弟,不是我吓唬你,如今可汗对可敦贺可是言听计从,你要去。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看看外边后说道;“你要去的话先等上一段时间,现在不合适!”

    “可敦贺要报仇,不论等多久心意都不会改变。”长孙晟说道,“叶护,我军已经调集精锐前来迎战,若是和可汗斗得两败俱伤,回到草原后阿波可汗会放过这个机会么?”

    可敦贺,就是两年前周国嫁给佗钵可汗的千金公主,后来没多久佗钵可汗病逝,按照风俗由继任的沙钵略可汗娶了她,千金公主是周国赵王宇文招的女儿,同隋帝杨坚有杀父之仇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可是玷厥。。达头汗此次南下急着要立大功,可汗若是退兵便会被他趁机。。”

    “叶护,现在已是秋天了。”长孙晟说道,“双方一直对峙下去,到了冬天你们在隋国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可汗也知道战事拖久了不利,只是。。”处罗侯干咳一声说道,大家都是聪明人,突厥大军深入中原战线过长,隋军虽然吃了些败仗但是实力不小,而且有相当数量的军队在突厥大军后方。

    那些隋军还都是骑兵为主,一旦突厥军队在前方受阻后路又被袭扰那就不妙了,虽然要突围回到草原也不是不行,但是实力受损后怕是要变天。

    “达头要冲那就让他冲,撞得头破血流才好。”长孙晟说完起身,他郑重地行了个礼说道:“陛下让我面见可汗陈述利害,莫要让别人渔翁得利了!”

    “哎哟我的好兄弟,你这是急着去送死么?”处罗侯一把将对方拉下坐好,“可敦贺如今正得宠,要是她派人害了你的性命,可汗也就是生气几日。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,在这里安心住下,等到战局变化你再去找可汗商量。”他拿起根羊腿递到长孙晟面前,“这都大半年不见了,可得好好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叨扰了。”长孙晟接过羊腿,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,就是要在处罗侯这里留下来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完全靠嘴皮子是不可能说退敌军的,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光靠嘴也得不到,突厥大军南下只有到了撞得头破血流之际,他在各位可汗之间才能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沙钵略可汗新继位,急需对外发动一场战争以证明他的实力,突厥汗国的西面可汗——达头可汗也想着借此机会立功增加声望,位置还没有坐热的阿波可汗也有想法,他是盯着沙钵略可汗引而不发。

    现在这三位一起领兵南下,表面上看起来亲密无间,可是等到战事不利了那就有得勾心斗角,只有到那时才能四两拨千斤。

    吃了几口烤羊肉,长孙晟告辞说要先回去,把跟着自己过来的随从打发走,同时也是报个平安免得家人担心,处罗侯闻言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隋主真是的,怎么不派些胆大的跟你一起来,让几个胆小的回去报信就行了,其他人一起在我这住下!”

    “可别,万一叶护有个三长两短,会有人说我带着手下害你。”长孙晟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没那回事,你要杀我还用找帮手?”处罗侯哈哈大笑,“让他们来,我来帮你好好调教调教!”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西阳城,虎林军军营,巴州刺史宇文温正在‘点头哈腰’,在他面前是黑压压的人群。

    今天是快乐的发薪日,如今战事告一段落大军回营,正好将军饷颁发给将士们,宇文温化身散财童子,先是到南岸燕矶和江中的五洲发军饷,又回到江北军营继续散财。

    在燕矶和五洲的虎林军士兵都不愿拿军饷,不是不想要只是他们如今在外驻防拿了没用,到了轮休时还得带回江北,所以宇文温乘船走了一圈也没发出去一串钱,将士们都信得过主帅所以都是声明回去后再领。

    将士们的想法很直接:驻防时伙食免费供应,他们也没地方花钱,反正宇文使君肯定不会喝兵血,那就回去再领免得麻烦。

    宇文温也不是闲得慌,不会无聊到用船拉着沉甸甸的铜钱到处乱跑,正所谓‘诚信为本’,他要让将士们看到军饷可是按时发放的,当然和先前每月一样的还有另一个,那就是军饷都由他亲自发放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宇文温不停的点头哈腰,传令兵不停的念名字,集合在校场里的士兵一听念到自己名字就上台,宇文温亲自把军饷双手奉上,同时说些鼓励的话。

    有点肉麻,有点装模作样,但是宇文温从去年一直坚持到现在,除非是领军在外打仗的特殊情况,他已经坚持了一年多。

    扣除在外驻守的士兵,今日在军营的将士有将近三千人。宇文温花在每个人身上的时间若按五秒计,一套流程下来就得花上一万五千秒,也就是四个多小时(两个时辰)。

    有鉴于此,士兵们不是全部一起集结在校场里,按着往常的惯例是一幢一幢出来,既能看见前一个幢的同袍领军饷,又不用等得太久。

    这样子点头哈腰下来,折腾了两个时辰让宇文温受罪不轻,待得最后一个士兵军饷后宇文温快要跪了。

    双臂发沉几乎抬不起来,腰感觉快要断掉,双腿也是站得发麻,宇文温好歹这一年来刻苦训练,总算是能站着把完成发饷。

    当然同样受罪的还有州司马杨济,过几日州兵发饷就得这一位去受罪了,宇文温向来喜欢坑下属,自然不会放过任劳任怨的杨济,虎林军的人心是他的逆鳞,州兵的人心让杨济帮忙看着倒无所谓。

    强撑着在军营里转了一圈,宇文温登上马车离去,自从便宜岳父杨坚派来西阳的高手成功潜伏后,在‘业内人士’张\定发的强烈要求下,他在城里出行都是坐马车。

    也亏得有马车,待得门一关宇文温瞬间垮了,按说每月发军饷都已经练出身板,但是这几日和‘敌军主帅’尉迟炽繁‘夜战’过度,他的状态不同以往。

    “大长腿。。”宇文温有些走神,一边揉着腰一边掏出水壶喝水,他在犹豫今晚要不要挂免战牌,再这样下去可没办法对付‘敌军副帅’杨丽华了。

    耕田是体力活哎,还好现在只是两块田。。

    正纠结间马车停下,张鱼在外轻声说已经到了,宇文温闻言抖起精神,车门拉开后他走下车,面前是一望无尽的稻田。

    黄色的麦浪随风起伏,别驾许绍领着吏员们在田边等候多时,在他们身边人头涌动那是满脸笑容的西阳百姓,宇文温点点头接过许绍递来的镰刀,向着面前的稻田一指后喊道:“秋收开始!”

    秋收之战,正式拉开序幕。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