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卷 林中有虎 第七十二章 定策

    长安,皇宫内,隋帝杨坚正在查看奏章,自从六月战事再起之后各处烽烟不断,东面是周军挑起的大战,而最让他头痛的则是西北方向,那聚众数十万南下的突厥大军。

    突厥纵兵自原州平高郡的木硖、石门入寇,凉州武威郡、秦州天水郡、泾州安定郡、河州金城郡,敷州中部郡、宁州赵兴郡、延州偏城郡等地被铁骑踏遍。

    对方来势汹汹,隋军自然不会坐以待毙,六月中旬,大将军韩僧寿破突厥于鸡头山;下旬,上柱国李充破突厥于马邑。突厥达头可汗入寇河州,凉州总管贺娄子干将其堵在可洛峐下。

    突厥骑兵被堵在山口不得出,隋军当路结寨控制水源,数日后突厥骑兵饥渴难耐,隋军趁机猛攻大破之;

    但是坏消息也接连传来,另一路突厥大军在沙钵略可汗带领下进入宁州,行军总管达奚长儒于赵兴郡周槃与其相遇但被击败。

    柱国冯昱驻守凉州乙弗泊,兰州总管叱列长文守河州临洮,上柱国李充固守马邑,均被突厥大军击败,其中一路大军向着长安方向进军已经逐渐逼近。

    渤海郡公高颎、沁源县公虞庆则分别率领精兵迎战,太子杨勇率军驻扎咸阳以安人心,隋军在关中集结了大军严阵以待,随着战线拉长突厥的进攻势头减弱,他们的后路有隋军袭扰只要遭到当头痛击必然军心不稳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那个人发挥作用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奉车都尉长孙晟,两年前护送周国千金公主入突厥,突厥可汗有感于长孙晟武艺技艺精湛,独独留他在突厥不许回国,一次打猎时长孙晟用一支箭同时射中两只大雕,是为一箭双雕。

    长孙晟借着四处游猎之际借机,记下突厥治下山川河流地势,各部落之间的关系以及实力强弱,滞留突厥一年多之后他得以回到长安。

    杨坚知道长孙晟的才华,对方也将突厥的虚实倾囊相告,借着这位‘草原通’大家才对突厥的底细有了了解:对方内部可不太平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挫败突厥的锋芒,各位可汗之间必定心生间隙,长孙晟再在其中一挑拨那就有四两拨千斤之效。”杨坚喃喃自语道,他是在给自己鼓劲。

    长孙晟在草原待了一年多时间,结交了许多突厥贵族,如今的沙钵略可汗(阿史那摄图)之弟处罗候,就和长孙晟十分要好,凭着各种路子再加上战局不利的现实,长孙晟完全可以离间突厥内部各方关系。

    去年突厥佗钵可汗在领兵南下进攻长安途中病逝,他知道自己儿子庵逻无能,留下遗言传位给自己二兄木杆可汗的儿子大逻便,结果却招来风波。

    佗钵可汗的长兄为乙息记可汗,其子摄图实力雄厚,声称若是大逻便即位他就起兵造反,若是前任大汗之子庵逻即位他就臣服。

    大逻便实力比不上摄图,生母身份卑贱无法压服突厥贵族,无奈之下只能让位给庵逻,而实力更弱的庵逻即位后镇不住大逻便,更压不住各方势力,权衡利弊后索性传位给摄图。

    这三个堂兄弟一番勾心斗角,摄图如愿以偿即位成为突厥可汗自号沙钵略可汗,然后隐患就此埋下。

    仗义执言要主持公道的摄图竟然成了可汗,本该坐那个位置的大逻便哪里咽得下这口气,沙钵略可汗为了安抚就以大逻便为阿波可汗,庵逻独居洛水称第三可汗。

    阿波可汗自然是和沙钵略可汗不对付,双方暗地里相互提防,但是麻烦还没完,西边的实力派不老实了。

    突厥汗国分为东面、西面两个部分,如今沙钵略可汗阿史那摄图在东边是实力最强的,可是西边的突厥西面可汗阿史那玷厥实力比他还要强。

    玷厥号达头可汗,其父子二人在汗国西部经营多年实力雄厚,地位却比不上东部的那些小可汗,比自己实力弱的摄图成了突厥最高首领,他心中自然是不服气。

    沙钵略防着达头、阿波可汗,可他弟弟处罗侯也不是省油的灯,处罗侯心思缜密又会笼络人心,在突厥贵族里声望很高,有鉴于此沙钵略可汗也防着自己弟弟篡位。

    这些勾心斗角的可汗们如今率军南下,一旦战事不利那心思可就活络起来,不但要防着别给隋军重创,还要防着被别的可汗背后捅刀,所以突厥大军看起来人多势众但很容易内讧。

    “两儿常尽孝,哪怕国贫。”杨坚看着舆图上写着的字喃喃自语,面露坚毅之色,“以为中原是尔等牧场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!”

    突厥原为柔然的锻奴,精于锻造铁制兵器,后来柔然衰弱他们便趁机崛起,那时正是西魏、东魏拉锯战的时候,突厥不但吞并了原来主人的领地,还在西魏(北周)、东魏(北齐)之间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周、齐两国为了拉拢他们争相拿出厚礼贿赂,借此良机突厥愈发骄横,佗钵可汗得意洋洋的说“两儿常尽孝,哪怕国贫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杨坚气愤难当,作为志在天下的男人,他受不了这种蔑视。

    将近二十年前,北周保定三年底,周军汇同十万突厥兵进攻齐国,杨坚的父亲杨忠作为行军元帅领兵出征,第二年正月时进抵齐国晋阳城下。

    当时大雪纷飞寒风凛冽,人数占优的齐军大军对周军发动猛攻,十万之众的突厥兵害怕不敢战,唯有行军元帅杨忠率领精锐出战,一番恶斗下击退齐军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父亲一直不把突厥当回事,所以杨坚也不觉得突厥有多可怕,对方也就抢东西的时候厉害,不过是欺软怕硬的货色。

    此次大战,他的重心就是放在北面,突厥这只恶狼只有打痛了才会知道畏惧,杨坚已经知道对方内部勾心斗角,决定趁此机会来个狠的,然后挑动对方内战免得时不时南下袭扰。

    如今东面的周军纠缠不休,不依不饶的进攻洛州、豫州、合州、吴州总管府地界,杨坚和高颎等心腹计议已定,一定要保住洛州和豫州,合州、吴州则是尽量守住。

    和五年前周灭齐时周国的地盘相比,隋国同样掌握着潼关以西之地,没了山南的荆州、襄州、安州三总管府,多了并州、洛州、豫州、合州、吴州五总管府,他不认为自己会输。

    当年周国争夺天下的基本盘——关中在他手中,和饱经战乱的河南、淮北、淮南以及江北相比,手中的人力物力要充裕得多,只要排除了北面突厥的干扰,全力进攻之下周国未必扛得住。

    周国如今控制的河北、河南、淮北、淮南之地为齐国故地,光是理顺各种关系都要花许多时间,当年齐国面临的各种问题如今周国一样要解决。

    要是解决不了,那么周国的下场就会和齐国一样,空有广阔的国土、庞大的户口、大量的兵力却依旧无法聚集力量,无休止的内耗和政争,都会让这个看起来强壮的国家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时间在他这一边,所以不能急,否则会为敌所趁。

    杨坚理顺了思路不再为北面的战事忧虑,此次出战的高颎、虞庆则是他的左膀右臂,必定能给突厥予以当头痛击。

    将一份份舆图收起,不经意间毛笔滑落在一处地方染上墨点,一旁的内侍赶紧拿着布上来擦拭,杨坚看着那个墨点眼皮一跳。

    这张图是山南各州的舆图,而墨点落在黄州总管府地界附近,见着这个位置他的心情瞬间变差。

    北面的恶狼让人心烦但能顶住,东面长江边上还有个恶狼就让杨坚咬牙切齿,他的宝贝女儿杨丽华如今就被那恶狼掳去了江北的巴州,连同外孙女一起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“连儿子都有了,这个混蛋!”杨坚恨得牙痒,他派去巴州的几拨人都伤亡惨重,好歹最后派去的高手站稳了脚跟,按照传回来的消息,杨丽华给那混蛋生了个儿子。

    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,杨坚自从判定女儿被‘宇文恶狼’掳走后就有了思想准备,这年头一个妙龄女子落到恶贼手里不被那啥才怪了。

    他在犹豫是不是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皇后独孤伽罗,两年前杨丽华在长安皇宫里失踪,独孤伽罗一直在思念女儿和外孙女,杨坚探得女儿被‘宇文恶狼’掳到安陆又转去巴州,一直不敢将实情相告。

    “算了,日后再说吧。”杨坚还是有些顾虑,他觉得皇后若是知道女儿在巴州受苦怕是会发飙,后果就是成日里逼着他出兵进攻山南的宇文亮。

    然后在长江边上的宇文温就逃跑,这头‘恶狼’会带着杨丽华逃到江南投奔陈国,寄人篱下之际此獠难保不会起心思,已是小妾的杨丽华搞不好会被当做礼物送人。

    我杨坚的女儿是大隋的金枝玉叶,决不能落到如此下场!

    杨坚一想到女儿会落到那种地步不由得心如刀割,他已经派人在巴州西阳城潜伏,为日后解救杨丽华做准备。

    宇文恶狼把他女儿还有外孙女关在府里,高手们进不去只能在外潜伏,对方养的‘狗’本事了得,他们能潜伏下来已经是极限,所以杨坚下的命令是随机应变。

    一旦那头恶狼要溜,无论如何都要救下杨丽华和宇文娥英,为此他不惜许下重赏:立功者封县公,授开府衔。

    “等朕解决了北面的恶狼,就抽出手来对付你这头恶狼!”

    正当杨坚咒骂宇文温不得好死之际,皇后独孤伽罗走了进来,因为皇后经常协助办理政务批阅奏章之故,时常进出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皇后来了?”杨坚起身迎了上去,他每次上朝时皇后都同辇而行到了大殿外才止步,要是处理政务时有什么疏漏皇后都会及时提点。

    ‘是个贤内助,就是管得太严了,多看女子一眼都不行。。’杨坚如是想,当然后一句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独孤伽罗的来意很简单:他们的次子晋王杨广年纪到了,是时候选个好媳妇过门。

    “原本想着和梁国联姻。。”杨坚叹了口气,梁国是周国的属国,其实去年七月前也是任他拿捏,若不是安州宇文亮派兵控制了江陵,如今梁国就是隋国的属国。

    梁国宗室也就是兰陵萧氏系出名门,宗室公主配得上他大隋的晋王,原想着选个公主联姻结果希望落空。

    “都是那该死的安州军,害了柳鸿胪性命不说,还霸了江陵,特别是那个宇文温!”独孤伽罗说着说着忽然激动起来,“祸乱梁国皇宫,好像还祸害了一个公主!”

    杨坚听着不住点头可最后就愣住了,皇后所说柳鸿胪就是梁国的鸿胪寺卿柳庄,柳庄素来主张梁国站在他这一边,

    去年七月安州军控制江陵,柳庄为从魔掌下救出梁帝萧岿赴险结果遇害身亡。

    当时宇文恶狼也在江陵,据闻还是坏了此事的罪魁祸首之一,但这都不是重点,杨坚好奇皇后为何对那宇文温了解得这么清楚?

    对宇文温“好像还祸害个公主”十分激愤是怎么回事?听语气似乎皇后对宇文温很有意见啊?

    独孤伽罗见说漏嘴心知不妙,她先前借着沛国公郑译的门路得知女儿杨丽华的下落,宝贝女儿已被宇文温这头恶狼掳到安陆又转到巴州。

    她怕夫君知道此事后盛怒之下发兵猛攻山南各州,万一恶狼见势不妙跑到江南投奔陈国,为了荣华富贵把杨丽华送人求荣那就悔之晚矣,所以她暂时没将内幕告知。

    按说她和宇文温没什么交集,可方才激愤之下说漏了嘴,夫君若是回过神来定会怀疑自己为何关注宇文温。

    “那罗延。。陛下,此事交给妾来办吧。”独孤伽罗赶紧先声夺人,当然儿子的婚事也确实重要,儿媳妇得贤惠要知道相夫教子,最重要的是孝敬公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了,就喊那罗延吧。”杨坚笑了笑,他的字是那罗延,梵语为金刚不坏之意,几十年的夫妻对方都叫惯了。

    “今时不同往日,陛下已是一国之君。”独孤伽罗郑重地说道,一国之君当然得有规矩,不过其他的都好说就是什么三宫六院谁也不许提,谁敢提谁就是奸臣,大大的奸臣。

    “皇后说的是,为晋王选妃的事就由皇后张罗吧。”

    见着皇后主动请缨杨坚求之不得,如今他忙着国事没有精力为次子的婚事奔波,先前皇后提到的宇文温他也不敢多说,万一对方察觉什么不对那可麻烦得紧。

    见着皇后告退,杨坚看着舆图暗暗起誓:宇文温,朕一定要找你算账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